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小说凌零七阿阿阿嚏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镜痕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阿阿阿嚏

角色:凌零七阿阿阿嚏

简介:无限流
“这个世界不是真的!”
凌零七望向说出这句话的黑胖子
黑胖子是凌零七的发小,叫王凯
最近一个月,王凯越来越不正常了……

书评专区

十方帝尊:哎,黯然**转型真是不太成功。也算是远古大神了,可以自动大亨传说和玩家之后转型就不太行了。

天门:外星黑科技小说中处理比较特别的一本,既没有偷偷赚钱开公司,也没被国家通缉远走皿煮地穴,单就这点来说挺难得。至于五十岁的女朋友,人工智能的女儿,如果不太在意这毒点的话还能看看。

他,来自火星:bg文,软科幻,轻小说,还不错

镜痕

《镜痕》部分章节免费阅读

第4章 王楚秀

凌零七悄然的握紧拳头,全身肌肉绷紧。

旁边的尸堆中突然窜出来个矮小身影,老徐回头,刀朝着身影劈了下去,矮个子身影急往旁边跃去,老徐一刀劈在了空处。

矮个身影,急冲冲的朝荒野的方向跑去。

老徐提刀,朝着矮个身影追去。

凌零七乘空隙,一跃而起,几步到了死不瞑目的妇人身前,捡起了之前隋兵弃在地上的长刀,几个阔步跃到了蹲着还给左手包扎的隋兵面前,一刀劈下。

隋兵抬头,下意识的伸出右手格挡。

“啊!”

隋兵一声惨叫,右前臂被凌零七一刀劈断,血流如注。隋兵捂着左手捂着右臂切口,站起来,却没掌握平衡,往后走了几步,又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凌零七,上前几步,居高临下,抬手又是一刀,直接劈在了清兵的脑袋上。脑壳开裂,清兵仰着头向后倒去,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叫老徐的隋兵听到了叫喊声,暗道不好,顾不上这个矮子了,提着刀往回走,朝着凌零七奔来。

老徐和那个惨叫的隋兵可不同,自问在同僚中,砍人杀头也是一把好手,把总也是时常称赞自己了得的,倒没什么武艺傍身,只是自己刀练的勤,就营里的那些锻炼方法,一天也没落下。抽到快,下刀准,出刀狠,仅此而已。自己刀下的亡魂也有数十了。

他拖刀奔至凌零七面前,横肩,抬起手,上下,左横,右竖,前冲,上挑朝着凌零七连砍了六下。

”当,当,当,当,当,当。”

老徐的刀全被凌零七死死的用刀铛住。

凌零七,握着刀的时候,感觉已经握过刀,日日夜夜劈砍了几万下,熟悉的犹如一体。看见老徐的刀劈来,下意识的挡了几刀,竟然全部挡住了。

这就是刀术专精吗,那么技能尖牙呢,那就试试吧。凌零七望向自己手中的长刀,暗道。

“尖牙!”

凌零七感觉一阵清凉从脑门一路往下,传到手上,传到刀上。一道恶犬虚影从凌零七背后浮现,长刀上仿佛被抹上了一层黑影。

该我了吧,他摆腿,沉肩,双手握刀,抬起手,举起刀,劈下,举起,劈下,举起,劈下,举起,劈下。照着老徐的脑袋连砍了四刀。

“当,当,当,当。”

老徐两只手死死的握着刀柄,举着刀,望着刀身,膛目结舌,怎么会啊。只见刀身上格挡处的缺口,随着凌零七的一刀又一刀,越来越大,刀身上已经遍布裂纹。望着凌零七再一次举起刀,劈了下来,暗道,我命休矣。

乌鸦早就被惊起,在空中胡乱扑腾的乱飞乱叫。一阵清风吹过,长相扭曲的杨柳的随风飘荡。被堆砌的乱尸堆,染黑的黄泥地,以及老汉,老妪,少妇,青年,婴儿的尸体中间,叫老徐的清兵,刀身断裂,两只手举着把断刀,脑袋上流出鲜血。

随后,砰的一声,身子向后倒去,摔落在了身后的黄泥地上,激起一阵黄土灰尘,彻底没了生息。

凌零七双手拄着长刀,站在黄泥土地中间,望着几具新鲜尸体和周围的尸堆,沉默了良久,接着喃喃道:“这就是乱世吗。”他脑海里回忆起之前的购买权限,头脑中一股凉意,相关信息已浮现在脑海中。

“你的购买额度如下:

【洞察】

类别:技能卷轴

品质:普通

可以获取他人的个人信息,有一定几率识破其弱点。

你可以直接使用本技能,每次获取他人信息消耗一点镜痕点数。你也可以花费10点镜痕点购买此技能,购买后可任意使用。

【杀猪刀】

类别:武器

品质:精良

锋锐度:2

杀猪世家代代相传的杀猪的刀,代代相传,日日磨刀。

词条一:可震慑下等仆役及以下等级的魑魅魍魉

杀猪世家代代相传的杀猪的刀,相传刀下猪魂数以万计,浸染猪血无数。

可以使用两点镜痕点数暂时租用一小时,也可使用十五点镜痕点数购买。

“你个瘪色,让你追我,让你追我,还想捅我。”矮个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返回了过来,一边一脚又一脚踹着已经倒在了地上的老徐,另一边眼角浮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凌零七的反应,看凌零七面色如常,他还吐了口唾沫在老徐身上。

接着,缓步来到凌零七面前,突然猛地跪倒在地,身子向前一扑,抱着凌零七的大腿,鼻涕眼泪眼看着就要下来了,哭喊着说道:“谢壮士的救命之恩,没有壮士,我王二狗这条贱命就折在这儿了。”他一边说着,一边继续观察着凌零七的反应。

凌零七,看着眼前的这个哭丧着的男人,八字胡,三角眼,但是哪怕穿着破布烂衫,裹着黄泥黑血,也藏不住补丁块里露出的细皮嫩肉,仔细端详了下他一边抹着眼泪鼻涕,一边环抱着自己的手,依旧细嫩,没什么褶皱老茧。心里想着,鬼才信你叫什么王二狗。一脸嫌弃的把自己的脚抽了出来,对着自称王二狗的男人没用力的轻踹了一脚。

王二狗眼见被踹,顺势就直接瘫在了地上,哭喊着:“恩公哪……”

“闭嘴,站起来说话”,凌零七一点也不吃他这一套,直接打断他说道。

王二狗,还想说些什么,眼角余光瞟到了周边的其他几具刚死的百姓尸体,不由的咽了口唾沫。站起身来。

凌零七举起刀,一把架在了王二狗的肩膀上,缓缓说道:“我问你答。”

王二狗望着凌零七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不禁打了个寒颤,说道:“好。”

“你真叫王二狗?”

“王,王楚秀。”

“做什么的。”

“史法可,史督师座下的管账的。”

“在这里做什么。”

说到这里,王楚秀突然垂头丧气起来,叹了口气,说道:“督师不肯走,要留名,但是像我们这样的有儿有女的小老百姓得求活,往城外走,哪知道到处都是围兵,城外也到处都是这些杀家。”

说着说着,他眼眶红了起来,握紧拳头:“连那些该死的大奉兵,也。哎,遇到了这些杀家,慌忙中走散了,不得已,只能,只能。”他小心翼翼的又瞟了眼凌零七。

“装死,是吧。”凌零七,毫不在意的补充道。

“现在皇帝是哪个。”凌零七又问道。

“啊。”

凌零七皱了下眉毛,“说。”

“大奉朝第十五代奉天君王,祯崇。”王楚秀说道。

凌零七眉头紧皱了起来,心想道,从没听过哪朝哪代皇帝叫什么祯崇,什么奉天,那个神经病老头到底是怎么回事。管他呢,那个劳什子任务不是说,先活过十天吗。先躲过十天再说,他想到这里,对着王楚秀问道:“哪个方位是出城的方向。”

王楚秀一边指了指方向,一边弯腰去摸两个隋兵的怀里,隋兵怀中除了之前从老汉那里抢夺的几枚铜板,居然还有一颗金灿灿的豆子。王楚秀献宝似的双手捧着,递到了凌零七眼前,“大人,你看。”

大奉朝的一石米约等于一两银子,这颗金豆子大概是一两,可以换十两白银,也就是十石米。一个成年人大概一年的伙食消耗是三石米,小孩的伙食消耗一年大概是一石米。这颗金豆子大概是一个四口,五口之家一年的伙食消耗,实不是什么小数。

凌零七本来就对这个这个世界的货币没什么兴趣,看之前的介绍,自己熬过这十天,应该就可以回去了。但是当他的目光转移到这些银两铜钱上时,眼前划过了别样的字样。

金银,铜钱:合约一两金十五铜,贵重物,可换取镜痕点数一点,此类物品必须无主或者你确定其拥有权后,才可兑换。”

备注:哪怕一点镜痕点数,也是所有使徒所渴求的。

”大人,现在隋军围堵,四面八方都有隋军,出城怕也不是那么好处,倒不如寻地方继续躲着,等隋军过去。”王楚秀提醒道。

凌零七没有理会王楚秀的话,看到备注后,面带一丝微笑的接过了王楚秀递过来的金豆铜钱。刀背架在自己肩膀上,大摇大摆的向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王楚秀惊恐的看着凌零七的背影,那是他指的反方向,去城内的方向。

凌零七回身,此时阳光正好落在他的身上,显得光彩照人,他望着王楚秀,脸上笑眯眯的叫唤道:“老王啊,你怎么还不跟上啊。”接着跨步继续向城内方向走去。

王楚秀,望了下周围的五具新鲜百姓尸体,“可怜了这一家子。”又望了下死去的妇女,“真是个贞女烈妇。”又想起了自己遇军队后走散的妻儿。”一边想着,自己的妻,此时是不是也已化作贞女烈妇,自己的子是不是也已死状惨烈。想到这里,他一跺脚,弯腰抽出了老徐腰间没来得及抽出的短刃,跟着凌零七的身影跑去。

——初遇凌异者,所感,其人冷漠,刻薄,无情,木讷,不通人情世故,不知今朝何年,皇帝为谁。唯爱财。然,刀术灿然,似有鬼神之力。

节选自王楚秀著《扬州十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