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完整版在线资源沈悠然南山

小说:攸然见南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川宝

角色:沈攸然陆南山

简介:【校园暗恋+小虐怡情+甜宠治愈+破镜重圆】
【一鸣惊人帅哥转校生×不学有术学霸喜剧人】
新学期的第一天,沈攸然迎来了新同桌,他叫陆南山,他跟别人有点不一样
这个新同学,在别人面前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在她面前粘乎得像个糯米糕
十七岁的每分每秒都漫长,心动的过程那么顺其自然,又那么步履维艰
PS:小清新慢热文,不是传统爽文,女主不傻但白甜
*不会写简介,有缘人试读5章便知

书评专区

重生方鸿渐:猪脚碰上什么事都要展露一下后世的方法,一会背诗,一会抄歌,一会弄药……显得没有连贯主线,作者掌握不好剧情节奏。

又见九叔:啊,时髦度极低,神秘度极低,而且毫无代入感

重生科技狂人:邓丽君丑吗?我觉得邓丽君比现在很多网红脸漂亮多了。

攸然见南山

《攸然见南山》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他在大气层

陆南山在试卷上接着她的字迹写了一句:你是哑巴吗?

沈攸然:……您倒打一耙是吧?

这位“哑巴”能够完全不自卑是好事,但为什么说话还这么气人呢?

沈攸然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转过去看着陆南山的眼睛,字正腔圆地用慢动作说:“谢,谢,了。”

陆南山笑了下,正打算转回去继续做题,沈攸然又伸手敲了敲他的桌子。

周围人声喧嚷,三班的教室里尚未安静下来,陆南山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用那双很浅的褐色眼眸。

沈攸然放慢了语速,声音不大不小地说,“对不起啊,昨天说你是哑巴,我当时不知道,不是有心的。”

陆南山想了想,拿出手机打字给她看。

【没关系,我知道你不知道,就是看你昨天纠结了一天,我还以为你不愿意跟我当同桌,正想去跟唐老师说一下,调个位置。】

沈攸然很不服气,“我怎么纠结了?我心理活动你都能看得出来?”

陆南山悠悠打字:“也没有,就感觉你脖子很酸。”

沈攸然被戳穿了心事,不由得默默地红了脸,“……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其实陆南山说得没错,她昨天想看又不敢看,身体有个扭头的倾向,但一直克制着没做扭头的动作,导致今早上起来脖子酸得要命。

她怎么会变得这么矫情?不就是多了个听障的同桌吗?有什么大不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沈攸然深刻地反思了自己,决定做回从前那个潇洒温柔全能美少女(社牛沙雕摆烂搞笑女)。

才这样下定了决心,就感觉到陆南山碰了下她的手肘。

【陆南山:不用故意放慢速度跟我说话,让我感觉我像个弱智。】

沈攸然瞪了他一眼:“我还不是怕你累?您真是狗咬吕洞宾。”

陆南山有点意外地看着她,沈攸然继续露出生气的表情,陆南山就笑了一下,从书包里拿出一瓶……亲嘴糖。

放在了她桌上。

沈攸然欲言又止,她很想问同桌,你知道这个是接吻之前吃的糖吗?

算了,不问了,他肯定不知道,反而显得自己很……yellow

沈攸然拧开圆锥形的瓶盖,吃了一颗,想把剩下的还回去。

陆南山摇摇头,示意都给她了。

双方建立(并不怎么)友好的邦交之后,沈攸然终于在陆南山面前变得自在了一点。

老王的数学课还是两节连堂,陆南山还是不听课,在做英语月考卷。

沈攸然有点搞不懂他了,非得跟老师逆着来?

转念一想,啥呀,他根本也听不到老师在讲什么,只要不抬头,对他来说随时随地都是自习课,哪个老师在上面讲都没差别。

沈攸然想到这里又有点替他难过,其实他们班的人经常上课不听讲,尤其是语文课和生物课,不只是沈攸然这样,是他们这群理科尖子生普遍的毛病。

但是他们哪怕不听课干别的事情,还是能一心二用,耳朵里灌进去的东西并不是完全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讲到重点的时候也会专心听一下。

但是陆南山不行,他要么听课,要么做题,甚至听课的时候连笔记都没法记。

因为只要低头不看老师,他就什么都“听”不到了,错过什么都意识不到。

老王讲到一个很重要、难度很高的拓展题型的时候,沈攸然瞄了一眼旁边低头做英语题的男生。

老王讲课真的很快,像她本人一样雷厉风行的风格,虽然重难点挖得深,但错过去的就没了,不会反复强调。

沈攸然伸出手在陆南山的桌角上轻敲了一下,陆南山抬起头不明所以地看她。

沈攸然直视前方,目不旁顾,正气凛然。

心想,请你像我这样做。

余光里,陆南山好像笑了一下,然后也放下笔,开始听课了。

我就像你这样做。

实验中学的规矩,每个班每周有三节体育课,没排到体育课的剩下那两天,则安排下午最后一节为体育活动课。

三班的体育课正好排在周三、周四和周五,周一和周二没有,所以这两天下午的自习课都是体育活动时间。

昨天陆南山没下楼,今天就下楼了,还正儿八经换了身白色运动服,他身板儿挺拔,气质又好,简直是从头帅到脚。

好看的人总能把一切颜色都穿得好看,不好看的人穿什么都是灾难。

沈攸然跟向宣一块儿下楼,陆南山从后面超过了她们,沿着林荫道朝操场跑去,像一只轻捷优雅的白鸽。

向宣嘿了一声,“沈姐,你不觉得他真的很那啥吗?”

“怎么了?”

“就……很自在,太自在了,我本来以为聋哑人都是特别胆小无能,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别人照顾的那种。”

沈攸然笑了笑,没说话,陆南山确实也跟她想象中的聋哑人不一样。

向宣想了想,又笑道,“唉,反正我要是从小又聋又哑,我都想不出来我会变成什么样,估计可能早就自杀了。”

沈攸然不太高兴地哎了一声,“你别胡说啊。”

“我知道,我这不就跟你瞎聊嘛,”向宣叹了口气,“我意思是陆南山真的挺厉害,有点好奇他成绩到底有多好,不过最近一段时间都没什么考试,没机会让他大显身手了。”

·

没有大考,但小考不断,而且竞赛也已经进入了正式准备阶段。

理科实验班的同学准备参加竞赛的很多,学校每年都会组织赛前辅导,但不支持高一、高二就去参赛,一是耗时费力,二是不容易出成绩。

海市也有专门的竞赛培训组织,专门从各大重点高中选拔预备参赛选手,由各校最精锐的老师来辅导他们,争取让赛区一等奖能在全国拿到好名次。

三班的数学老师就是其中一员,但老王本人不是很热心这个,所以没催促大家,想参加数学竞赛的同学自己搜集了信息,提前去跟老师打听。

这年的竞赛刚结束,高三的学长们反馈回来很多的一手信息,体育课前,二班的周玮来找沈攸然,约她一块儿去老王那里问问竞赛的事情。

周玮高一的时候跟沈攸然同班,两个人关系很好,成绩也不相上下,这次开学分班,不出所料地被分到两处去了。

俩人去办公室找老王,老王果然正在那儿跟一个高三的同学聊竞赛的事情。

这位学长刚参加完联赛回来,被选拔进了省队,要准备接下来的冬令营了。

聊了一会儿,学长跟他俩说,“今年高二的同学挺厉害的,有个男生数学和物理双赛都进了省队,不过不是我们学校的。”

老王得意地笑着说,“这孩子已经转来我们学校了,上周刚转过来的。”

学长很惊诧,“啊?这么巧啊?”

“是啊,”老王指了指沈攸然,“就是你们班的陆南山,不过他放弃了今年的冬令营,他说今年可能拿不到特别好的成绩,想等明年再参加一次。”

俩高二同学都震惊了。

老王像是在夸别人家的孩子,十分动情地感慨道,“你看看人家心里面多有数,对自己实力啊,有清晰的认知,人家还是……”

没把话说完,因为有高三的同学在。

但沈攸然知道她想说什么:人家还是聋哑人呢!

可即便如此,仅凭自己的实力说话,陆南山就已经比正常的尖子生都强出一大截,让人不由得不敬佩。

原本想来打听怎么备赛,却得知同桌已经不声不响地拿了分量最重的两个竞赛的省一,沈攸然顿时有种自己在第一层而陆南山在大气层的感觉。

参差啊参差,这就是世界的参差。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