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完整版小说三十而立:开局和老婆离婚

小说:三十而立:开局和老婆离婚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笙予

角色:张铭笙予

简介:一夜破产,母亲重病,最后救命的三十万,被老婆借给其男闺蜜,成了压倒张铭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可不会看重感情当舔狗,反手就是离婚!
商界沉浮,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曾经的合作伙伴不停设计张铭,跌宕起伏的人生成了一种磨练,让张铭越挫越勇
商界的水太深,不是所有人创业都能成功
张铭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书评专区

泽天记:无边的压抑与恐怖,完全扭曲而又诡异的世界,疯狂的进化,不可名状的未知……

魔痕:绿帽必须死

春秋我为王:幸亏我还养了一百章没订,蛋疼的文青在结尾给你搞事,给大家喂屎的感觉是不是很好啊?看到这个结局,我感觉我前一千章的钱都丢在粪坑里了。

三十而立:开局和老婆离婚

《三十而立:开局和老婆离婚》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7章 神秘女人

刚走出卖血处,来到转角。

看着手中的五千块,张铭心里感触良深。

“呼!”

点燃一根烟,猛吸一口,吐出一个烟圈,似乎放松了许多。

五千块。

只是为了五千块。

这就是生活,不是么?

“啪!”

烟头弹在墙上,刚想走。

突然!

“砰!”

“去尼玛的!让你刚刚凶老子!”

“刚刚要不是祥哥在,老子不弄死你!”

“啪!”

张铭应声摔了个狗吃屎,手肘子撞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

下一秒。

两只脚已经踩在他的腰上。

一阵狂笑传来,十分得意。

扭头便是看见,刚才对他破口大骂那几人,此刻都站在他身后,一脸凶样。

“你刚刚不是挺凶的么?叫啊!怎么不叫了?”

“害得老子没血卖,你还有脸卖血?”

“来来来,刚刚叫得不是挺猛的么?”

“还五千块钱呢!有点意思啊!”

“给我打!老子倒是要看看,你是个什么上等血,竟然能卖五千块!”

“砰砰砰!”

拳拳到肉,脚脚到腹。

一拳一脚,打得张铭龇牙咧嘴,完全没有能力反抗。

这两天,他遭受的打击太大了,不管是心灵还是肉体。

多重折磨,让他的身体早已疲惫不堪。

此刻,只能被动老实的挨打,眼睁睁的看着他手中的五千块,被人抢了过去。

“还……还我!钱还我!”

这是救命钱,他不能丢!

靠着最后的一点执念,努力的挣扎反抗。

然而……

“啪!”

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

“哟呵呵!还要钱还你?”

“你可真是好大的面子啊!”

“这是你的钱么?”

“竟然敢得罪老子,不教训教训你,我面子放哪儿放?”

“啧啧啧,还一直盯着这钱呢?”

“怎么?你是想要拿这钱出去嫖啊,还是想干嘛呢?”

“跟特么个废物一样,还想要钱!滚一边去!”

一脚,狠狠的踢在了张铭的胸膛。

“咳咳!”

“哦——咳咳!”

一阵干呕,喘不过气,仿佛有什么重物,死死的压住了心口一般。

咕隆!

渐渐缓过神来,双手用力撑住,缓缓站起身来。

“钱还我,这是我的救命钱。”

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张铭眼神依旧坚定。

见状。

三人闷哼一声,戏谑一笑。

“救命钱?老子就是不给你!”

“还救命钱,你这种废物,就应该早点死!”

“我告诉你!得罪老子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

“依我看,你这么窝囊,不光是要死了,连老婆都要跟人跑了吧?”

“赶紧死一边去吧!这个钱,老子就帮你拿着!”

“嘻嘻嘻,说不定啊,还能在外面嫖到你老婆呢!”

“哈哈哈!哈哈哈!给我打!”

话落。

三人准备再次动手。

此刻的张铭,心灰意冷。

是啊!

他可真是窝囊,什么都没保住。

母亲在医院生死未卜,老婆的确跟人跑了。

连这好不容易到手的五千块,竟然都保不住。

可笑至极。

拳头,已然将至。

突然!

“在这里闹事,知道后果么?”

嗯?

三人一惊,扭头一看,被吓得失魂落魄。

“祥……祥哥……”

咕隆!

祥仔手中把玩着一把蝴蝶刀,缓缓走过来。

在那巷子口,还站着一道丽影,一身红色短裙,在这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妖艳又诡异。

“想活命,把钱还给他。”

“是……是是!”

三人不敢怠慢,连忙将钱塞到张铭手中,一脸惊恐的盯着祥仔。

“还不快滚?”

冷冷的一句话,吓得三人屁滚尿流。

“嗒——嗒——嗒——”

一阵高跟鞋声响传来,妩媚至极的苏雪,站在张铭的面前。

见张铭一脸自嘲,苏雪轻笑一声。

“这就是地下,怕了么?”

“在这里,若是没点本事,你拿不走钱。”

“他们这么说你,为什么不反驳?”

苏雪摆了摆手,祥仔很懂事,去守住了巷子口,给两人说话的空间。

闻言,张铭自嘲一笑。

“他们没说错,我为何反驳?”

“就算说错了,我反驳,有用么?”

“我还有事,谢谢了。”

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刚想走,苏雪那悦耳动听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想走,我不拦你,不过,我这么帮了你,可不是说声谢谢就完事的。”

“不如等会儿?”

“放心,不会耽搁你太多时间,聊几句。”

聊几句?

张铭缓缓转身,看着眼前的苏雪。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的很妖艳。

那等气质,也可谓是一绝。

看了一眼,极其平淡。

“你想聊什么?”

苏雪轻声一笑。

“你就不好奇,我一个女子,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么?”

“甚至还管着这所谓的地下卖血处。”

好奇?

“没什么可好奇的,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有意思!

“别的男人都巴不得一直看着我,目光所到之处,皆是侵略。”

“甚至巴不得,扑上来,将我占为己有。”

“为何你,却只是看我一眼,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兴趣?

呵呵!

他现在有资格去谈这些么?

他不过是个败者,是个废物,是个窝囊废罢了!

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当家的说笑了,当家的固然漂亮,妩媚至极,但我是什么人,我有自知之明。”

“当家的还有事么?如果没有,我真得走了。”

自知之明?

苏雪淡然一笑,左手置于腹前,右手托着下巴。

“好一个自知之明,有意思,我很好奇,你这种人,为什么会来到这种地方卖血。”

“你很缺钱么?因为什么缺钱?可以说说?”

她实在不解,有着这等魄力,好奇心这么小的一个男人,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因为什么没钱么?

张铭叹息一声。

“破产,母亲重病,老婆卷钱跟人跑了,就这么简单。”

嗯?

这……

苏雪一怔,没想到张铭竟如此惨。

“抱歉,我不是有意提到你的伤心处。”

“我没事了,你若是赶时间,那你就先去吧。”

话落。

张铭点点头,擦干血迹,留下一句谢谢转身离开。

看着张铭离去的背影,苏雪嘴角,莫名挂了一丝笑容。

他刚刚看她的眼神中,没有半点侵略,很是平静。

这个男人,似乎有点意思。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