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在线阅读主角sheng傥

小说:冷师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赏秋蔬

角色:觅彧辜亩禺

简介:“觅彧辜”此次穿越的目标,收齐徒弟,但在收徒弟之前,她得先提升修为
遇冷则雨,逢热未必风
某穿越人士:“又来轮回?玩秃了都要

排雷提示:文慢热、无CP!
此文为在下的修仙题材练笔之作!
关于修仙晋升等级、等等等,所涉及的一切,皆参考网络共享资源,并以自己的杜撰揉合,尝试篇

书评专区

仙绝:石三这次的创意还不错,弄出来个碑符!

重生之自由的飞翔:怎么回事8章就有8点几分?

高魔地球:弃书。进度:390\u002F490。评:干粮(中)对抗上帝很燃,第二世界的设定也很宏大,但是自从主角学会魔法之后感觉越来越弱,甚至被胡桃夹子弄得很狼狈,拖戏严重。

冷师

《冷师》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 5章 玉牌风波

为什么她会选择来藏书阁?

按照她去过武侠世界的经验,选择有二:

一,在人多的地方听八卦,然后收集整合。

二,了解一个从没去过的地方风土人情,先查典籍史书。

常言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亩禺:……

乱掉书袋。

觅彧辜抬手捂眼。

好吧,其实她来藏书阁的真正原因是,没钱。

总不能把掌门的玉牌给卖了吧。

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人涌入了藏书阁,有的人熟门熟路去往想要看的书架分区,也有的人登记带回寝卧借阅。

……

事实证明,让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来看史书典籍,是一项不明智的决定。

“嘿!醒醒,闭阁了,你快醒醒啊!”

日落西山,余晖洒在书阁的一处角落,一人背靠着书架,一副四仰八叉的模样。

女子齐腰部耷拉敞开着一本关于剑仙宗由来的书籍,此刻她的头歪向一侧,斗笠被磕碰倾斜,面纱飘忽,真容若隐若现。

来提醒藏书阁闭阁时间到的剑仙宗外门弟子,见怪异女子此形状,不由咽了咽口水。

千万别误会,他这不可是见色起意。

主要女子戴着面纱呢,啥也没见着。

他看女子丝毫没有惊醒的趋势,心下一动,突然有点想看一下她的容貌。

大家都很好奇,为什么掌门会对此人另眼相看,竟出手赠予亲传弟子才有资格使用的玉牌。

亩禺瞧了瞧睡得几乎不省人事的女子,摇了摇头:宿主,开饭了!

“什么!”

觅彧辜“唰”地起跳,一蹦就往记忆中的门口方向冲,片刻后想起什么又跑回来,弯腰捡起地板上掉落的书本,挥手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才把它放回原位。

路过时,她奇怪地看了一眼,旁边好似在摆地上有钱捡的poss的某人。

不得其解:书阁里还能有人掉钱?

掉书还差不多。

“这人,莫不是有病。”

女子感觉莫名,吐槽一句,转身离去。

余下外门弟子风中凌乱……

他只是来叫醒她的,不过一时贪心,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如此而已。

食堂。

晚饭时间,不少体能训练消耗后饥肠辘辘的弟子,拿着托盘,自觉有序地排队打饭。

觅彧辜凭着掌门师兄给的玉牌,轻易取得了一份十分丰盛的晚餐。

比于其他同门的菜色并无不同,只是肉的份量要多上一些,饭碗的容量要相对大上一点,颠菜勺的师傅比旁的颤巍动作稳如老狗。

看来不管到了什么地方,一些传统的“习俗”总是不容易失传啊。

唯一差强人意的是:她戴着斗笠不好进食,咋办。

觅彧辜:亩禺,我要怎么吃饭?

亩禺:……

系统微犹豫:首先,宿主要找个位置坐下,然后拿起筷子,先喝汤,再把菜夹在米饭上,最后可以扒饭了。

觅彧辜的唇角控制不住轻抽:你这是在教我怎么吃饭嘛。

亩禺:开个玩笑,好笑吗?

觅彧辜面无表情:不,很冷。

亩禺:皮一下很开心。

是她的错觉吗,这个系统,怎么越来越不像没得感情的机器了。

有藏书阁的特殊目光“礼遇”在前,食堂众人的反应在她的意料之中,不过情况相对却要好上一些。

在这里吃饭的,多半是外门弟子,亲传弟子有额外的小灶,内门弟子端架子打包,再说这也实在没有他们施展人际关系的必要。

藏书阁是求知的地方,有助境界大成,即是造成此等差异的原因了。

亩禺恢复了正经,替她开启了一层易容术,此术可使低于它境界的修士无法看穿。

觅彧辜摘下了斗笠,抱怨着系统为什么不早点给她使用易容术。

亩禺:是宿主自己非要戴斗笠的。

觅彧辜:……

她从来没修过仙,根本不懂这些。

会有戴斗笠的想法还是来自于她下意识的心思细腻,因察觉到觅彧辜身为长老突然降为练气期,自是不宜外扬,更别提现真容于大庭广众了。

口中干饭,识海交流,完美实现食不言。

觅彧辜:亩禺,为什么你今天主动在人前呼唤对接?

亩禺:他们的境界太低,窥探不到。

觅彧辜:……

她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空梦道人和掌门师兄的道行太高,所以系统的屏蔽功能对他们无效。

如此可推断出,系统的超自然力量和修仙的晋阶等换于太乙和道祖的境界之间了。

她不是一个含糊人:那你的境界是在什么期?

亩禺:相当于修士的金仙后期。

才金仙后期?

岂不是排在太乙期的后面……

抱歉,是她高估了。

觅彧辜求知若渴:不是说低境界看不出高境界的修为么,你又是因为什么叫掌门道祖仙师?

亩禺:纠正宿主一点,掌门的境界不是道祖,对外称是大罗后期。

觅彧辜:一会儿说道祖,一会儿又说大罗。

……跟她这闹着玩儿呢?

亩禺:虽然系统的版本低,但挡不住我有剧本。

觅彧辜关注点偏移:噢?版本低啊。

她拿到的剧本是配角,这点已经不用怀疑了。

片刻后,觅彧辜没止住自己的好奇心:那个,你能不能,把剧本给我看看?

亩禺拒绝得十分干脆:不能!

觅彧辜:我说你…

“哎,你们听没听说?”

“听说什么啊,爽快些,别卖关子了。”

人群中开始热议,打断了她的不满。

要不是议论的主角自己,觅彧辜势必要和亩禺好好探讨:什么叫“一条绳上的蚂蚱”,有剧本大家一起看才对。

那人润了润嗓子,半天不见吐出一个词。

“哎呀,急死我了你。”

另一人先手看不惯他一直吊人胃口,后下手拆台。

“不就是今天在藏书阁,有位师姐拿的是掌门亲传弟子的玉牌么,切,当谁没去过似的。”

“你!”

“哈?此话当真。”

那人见驳了面子,干脆抢先把后续一股脑说完。

“当然是真的,我亲眼所见能有假,还是在练气期呢,啧啧!”

听众之一:“前面的我相信,后面的可信不过,哪有练气期的亲传弟子,是吧众位。”

大家:“是啊。”“是啊。”

拆台的那个同门冷笑一声,饭罢放下碗筷离开。

他才懒得像表演耍猴一般去解释卖弄,有一种手段叫做掩饰境界。

不过,掩饰境界不算什么厉害的招数,压制境界不突破才是真高手。

那么,谁会去特意这样做呢?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