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在哪能看免费的暴君一对一辅导我宫斗小说?

小说:暴君一对一辅导我宫斗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花

角色:宋隐萧锦寒

简介:世人皆说大演国新登基的皇帝是个暴掠凶残的昏君
穿越人士宋隐表示,昏君人设不都是爱美人不爱江山吗,怎的这货每天都在琢磨如何弄死自己的小老婆?
暴君:后宫女子爱的是权势,不是朕,安分守己,才有活路
宋隐:收到!
后来——
暴君:不想当皇后的贵妃不是好贵妃
宋隐:亲,您人设崩了!
某日,宋隐准备跑路了,上辈子当社畜,这辈子还要宫斗,人间不值得
暴君:跑去哪里你都是朕的皇后!
【女主心机咸鱼,男主病娇狼灭1v1】

书评专区

量子神格:所以果然邪教碰不得,现在作者天天跪舔白人与邪教,恨不得把冒犯洋大人的全拉上火刑柱。

七冠王:白到这个程度也真是少见,作者根本不懂球,貌似还是今年第一本足球精品文,是我OUT了吗

天下首富:垃圾2B书,各种粉!

暴君一对一辅导我宫斗

《暴君一对一辅导我宫斗》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后宫生存守则

“噗通”,宋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栽了过去。

此时,人群反而安静下来,像是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幕发生。

老太监着人去看后,回万贵妃,“这宋贵嫔属实目不见睫,只顾着贪玩,也不管自个身子撑不撑得住,扰了娘娘的雅兴,还请娘娘莫要责怪。”

万贵妃双眉微蹙,嘴角含笑,慢悠悠喝了一口茶,又说自己肩膀不舒服,让侍女按了一会,这才开口道:“小女孩调皮,本宫怎么会和她一般见识。”

“多谢贵妃娘娘体恤,老奴这就着人送贵嫔回去歇着。”

老太监挥挥手,两个小太监将宋隐抬了回来,直接送去了她的住处满月宫。

今天随身伺候的是画意,她眼见自家小姐脸色煞白,四肢僵硬被人抬着回来,当即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掉,抢在前面一路小跑去请太医。

哪知道了到了太医院,当值的太医却说贵妃娘娘旨意,宋贵嫔歇着便是了。

无论画意怎么求,都无济于事。

正不知如何是好,满月宫的小侍女小橙过来将她叫了回去。

一进宫,就见宋隐坐在床榻上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小姐,你没事了?”画意冲过去抱着她喜极而泣。

宋隐伸手拍拍她以示安慰,“刚刚我是装晕的。”

画意擦干眼泪,“小姐,可你的身子抖的厉害,还是吓到了吧?诗情呢,怎么也不给小姐煮壶安神茶。”

“我让她去打听林昭仪今日为何没有出现。”

宋隐说这话时,声音不自觉带着哭腔。

画意不知缘由,只当她是受惊了,煮了安神茶看着她喝后,又服侍她躺下。

此时此刻,宋隐怎么可能睡得着,她闭着眼睛,想让自己静一会,可脑子里一片混乱。

那笼子里的如果是林英儿,万贵妃动她必定是得到皇上的许可,以前看那些宫斗剧,皇帝为了平衡后宫,不都是不允许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吗?

现在贵妃独宠,为了芝麻大的小事,想杀谁就杀谁,而且这林昭仪还是他自由恋爱相中的人。

这狗皇帝真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昏君暴君!!!

……

承明殿里,萧锦寒莫名打了一个喷嚏,伺候在一旁的舒嬷嬷满脸关切,问道:“陛下近日减轻了药量,可是有何不适之处?”。

“无妨。”他手里把玩着一把半尺长的玉制小剑,示意回话的宦者继续。

“回禀陛下,宋贵嫔被送回宫后,便遣了人去林昭仪处。”

“呵,本以为是个不禁吓的草包,这么看 ,倒是个可堪一用的好苗子。”

萧锦寒说着话,将手里的玉剑随意一掷,那剑便如切豆腐一般,没进了厚厚的一沓宣纸里。

“陛下看中的人总不会出错。”内廷总管冯吕恭敬答道。

“哼。”萧锦寒冷笑一声,“但凡是朕看中的,他们必定要除之而后快。”

“陛下刚刚亲政,日子还长着呢。”

舒嬷嬷将刚刚端上来的药盏递上前,满脸慈爱的看着他喝下去。

每次喝完药的一个时辰内,胃里便翻江倒海般难受,浑身上下像是有烈火在炙烤,这种折磨,从萧锦寒八岁开始到如今,已经整整十年了。

看着他额头渗出细密的汗水,冯吕不忍,“陛下还是稍作歇息,且看林大将军有何举动再议也不迟。”

“嗯。”萧锦寒向后靠在龙椅上,双眼微阖。

大将军林深并非出自四大家族,在朝中也无结党营私之迹象,但实际他是上官家埋在军中的一颗隐秘棋子,这事怕是上官族内知晓的人也不多。

林英儿是他唯一的妹妹,此事一出,他如何应对,便是决定此人以后能不能留。

“启禀皇上,万贵妃求见。”

“不见!”

小太监正要出去回话,萧锦寒挥了挥手,示意伺候的人退下,“让她进来”。

万贵妃本名万清茹,其外祖父是御史大夫上官谦。

萧锦寒十二岁被立为太子的时候,上官谦曾当过三年他的老师。

万清茹比萧锦寒大一岁,两年前进的宫,自进宫后便一直是专宠,如果不是另外两家使力阻挠,她现在应该已经是皇后了。

“陛下,这是臣妾特意让宫里小厨房做的煨鹿筋,您尝尝?”

万清茹将手里的食盒打开,用银器装了一小碗,端到萧锦寒面前。

“朕没胃口。”

“陛下,前几日您说想吃这道菜了,臣妾可是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做出来。”

鹿筋难烂,需提前三日,先捶煮之,去除腥味,放入火腿、冬笋、白芷、香蕈后,再用炖了八个时辰的鸡汁汤煨上十二个时辰。

“还要朕再说第二遍吗?”萧锦寒抬眼看了一眼万清茹。

只这一个眼神,万清茹便噤了声。

她其实一直都不明白,白天和晚上,应该是床上和床下的陛下怎会如此不同,床上热情似火,温柔小意,床下冷若冰霜、不近人情,就好像是两个人一般。

前几日陛下召她侍寝时,温存间说自己想吃鹿筋,她便记在心里,耗时费力做出来,陛下却看都不看一眼。

这么想着便有些委屈,垂首立在一旁,泫然欲泣。

万清茹随身的女官伶儿是她本家的表妹,进宫没多久,今天第一次面圣,许是见表姐委屈了,她盈盈一拜,声音轻飘飘的道:“还请陛下看在娘娘如此尽心的份上,笑纳娘娘的心意。“

“你在教朕做事?”

萧锦寒轻笑一声,眯着眼看向地上跪着的人。

他笑起来实在是好看,伶儿看得着迷,一时竟忘了身份。

她睁大眼睛,似是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 ,娇嗔道:“陛下是在打趣臣女吗?”

她的眼睛很漂亮,但那眼神里传达出来的**,萧锦寒见过太多了,无论怎么掩藏,都能被他一眼看穿。

萧锦寒捏了捏眉心,挥手道:“拖下去杖毙。”

片刻功夫,一个活生生的人没有发出一点声息,就这样消失了。

万清茹似是习以为常,但应付本家人的那些场面活还是要做足。

“伶儿不懂事,还请陛下莫要迁怒于无辜之人。”

萧锦寒不耐烦道,“退下吧。”

他让万清茹进来,以为她会借此机会为她表兄承袭爵位求恩旨,虽然此举也会让他不高兴,但有戏看他也不至于厌烦。

现在这女人一天天的不干正事,着实令人生厌。

“臣妾告退。”万贵妃半个字也不敢多说,便退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几个小宫女说话声音大了些,叫她听见,当即被送进慎刑司打死了。

“今日陛下许是有别的事烦心,陛下对娘娘那是极好的,说是千依百顺也不为过,您就别为今天的事情忧心了。”

说话的是从小照顾她长大,又跟着她进宫的云嬷嬷。

听她劝了几句,万贵妃阴沉的脸才柔和不少。

当今陛下后宫嫔妃虽多,但被抬进承明殿的只有她一人,陛下除了白日里相处对她冷淡些,后宫的所有事情都是由着她的性子来。

她不喜林英儿,挑个由头便能让陛下处置了她。

这恩宠之盛,的确是旁人求都求不来的。

提起林英儿,她突然想到一个人。

“陛下一向对后宫漠不关心,你说他为何知道有宋隐这么个人?”

那日,她只堪堪扫了宋隐一眼,便发现此女容貌绝佳,不在自己之下,又是宋家嫡女,身世显赫,心想不如趁其刚进宫还未成气候一并收拾了。

她还未开口,就像是被陛下看穿了一样,萧锦寒看似无意说了句:“贵妃,适可而止。”

这话中的意思她自然懂,如此才放过了宋隐。

云嬷嬷默了一会,开口道,“论容貌,娘娘艳绝六宫,论情分,您与陛下相识于微时,论恩宠,您是后宫独一份,一个什么都不懂、胆子又小的黄毛丫头,娘娘不必放在心上。”

“仔细盯着吧。”万贵妃冷冷道。

云嬷嬷福了福身子道了声:“是!”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