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全文免费阅读郭先水梦中行走梦中梦无限水循环

小说:无限水循环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梦中行走梦中梦

角色:郭先水梦中行走梦中梦

简介:阴沉的,几乎能挤出水的天空下,浑浊的水流打着旋,充斥了整个视野,只有几个孤岛一样的楼顶,在浊水包围下瑟瑟发抖……这是末世三部曲的第一部,最晚的梦鬼却最早动笔,可以归功于灵感吗?一笑

书评专区

奶爸的异界餐厅:很久没有百章弃书了,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毒抗能力很强的人,但是抵挡不了复读机。 一直是一个套路,推新菜,龙鸣们跪舔,然后一直复读。

恶魔契约:现在字数不少了,充了10元,一口气看完了!很好看,一如既往地作死,所以悄悄地推荐,看过的都知道,我的仙草!

舌尖上的求生游戏:这书不是推理小说,也不是高智商主角。这是一个绝望的背景下,主角不断在努力拯救的故事。一路上经历的副本,也不仅仅是副本这么简单。

无限水循环

《无限水循环》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太突然了

还特么的有人吗?有人也被你给吓死了!这玩意,是在拍惊声尖叫吗?一波接着一波,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终于,在一秒钟的延迟后,老婆抓着一把五颜六色的塑料袋,火烧屁股般从卧室窜出来,胖脸抖了又抖:

“怎么了?怎么了?”

我扶着差点软掉的膝盖,翻着白眼,“有人敲门呢,还能怎么了!”

“嗨呀,那你怎么不去瞧瞧,在这儿充什么愣?”老婆一甩塑料袋,摆出个旦角的手势,屁颠屁颠的跑到门口,慌里慌张地问,“谁,谁在外面?”

撕心裂肺的叫喊停顿了一下,“郭太太,是郭太太吗?哎呦,出大事了郭太太,快点,快点开门啊!”倒不过气来的声音,一听就是癌症晚期了!

老婆连忙凑到猫眼上,“好像是十一楼的小侯夫妻俩,我要不要开门?哎呀老郭,傻愣着干什么,赶紧拿主意啊!”

“哦哦!”

到这会儿,我的身体总算是彻底苏醒过来,以顺拐的姿势迈到门前。果然,猫眼里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小侯,正甩动着他那标志性的**浪,对门的曹女士也在。我壮着胆子开口,“小侯,你怎么上来了?你也知道外面出了状况……”

**浪小侯继续张牙舞爪,一对肉乎乎的眼睛几乎贴到猫眼上,这就更有恐怖片的氛围了,“哎呦郭哥,还怎么上来了,大洪水都淹到八九楼了,快点跑啊!”

我悄悄后退半步,避开那对恐怖眼。老婆则紧张的盯着我,“要不要开门?要不要开门?”

我使劲按了按眉心,甩掉挂在腮上的汗滴,恢复了几分睿智男人的自信,“废话,没听小侯怎么说的吗?人多力量大,开门开门!”

咣——

房门子弹一样应声弹开,露出一脸焦灼的小侯。同一时间,儿子小胜也“吱呀”一声推开门探出头来,脑袋上别着标志性的大号耳机。两个高音一起飙响:

“郭哥,我还以为你们睡死过去了呢!把我给吓得……”

“妈,怎么没信号了?灯也不亮了?”

老婆看了看我,然后才奔向小胜,我则以男主人之身份,故作镇定的迎接一众人,尽显男人本色,“小侯,有你这样咒人的吗?大家呢,先不要慌,大洪水已经来了,慌也没有用 ,就算跑,也得准备一番,对吧?”

应急灯昏黄的光芒下,我的视线依次扫过众人。情绪激动的**浪小侯,就胡乱套着一件T恤衫;瘦骨伶仃的小侯老婆,本来就愁眉苦脸的,现在更加愁眉不展了;电梯门前则是风姿绰约的**对门曹女士,头发一丝不乱,杏黄色的小衣一丝不乱;靠楼梯口是老洪老两口,哆哩哆嗦的挤成一团,都穿着湿乎乎的睡衣;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们应该是六楼的。

“情况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怎么就发大水了?还这么大?什么时候的事?毫无征兆嘛!**也没有发预警信息,不应该啊!而且,其他人呢?咱们单元人可不少呢!”

沉默了一下,还是老洪开口,声音沙哑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我和你说,太突然了,真的是太突然了!我的睡眠本来就浅,突然就被一阵汨汩咕咕的怪声惊醒了。本来我以为又是幻听,可那声音一直在耳边响,吵得人睡不着,我睁眼一瞧,我天!水都淹到床沿上了,我们这才跑出来。”

小侯也疯狂点头,“一点也不假!我没有老洪的听觉,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人骂我,当然这不重要,我是被尿憋醒的。现在想想,我真得感谢这泡尿,价值万金呐!我爬起来后,就感觉身子一直在晃,心说昨晚的酒还没醒呢。当我扶住墙时,才觉察到不是我在晃,而是整栋大楼都在晃。我的第一反应是地震了,就喊小芬。才嚎了一嗓子,就听到窗外一迭声的鬼叫声,像是夜猫子,更像是锅铲子刮锅底。那玩意儿,听着太瘆人了,谁能受的了?还是小芬发现外面全是水,还涨的贼快……”

我果断挥手打断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小侯,“你就不要加那么多形容词了!我觉得这大洪水来的太蹊跷了,咱们这儿是丘陵地形,都淹成这个样,要是平原还了得!这不合理啊!我感觉水不可能一直涨的,这样,已经停电了,咱们走楼梯往高层爬,各人都回去搜集一下,最重要的是食物和干净水。这种大洪水,肯定不是小范围的,**发现救援的,都需要时间,在此之前,咱们先自救!”

我的视线不易觉察的扫过曹女士,正好她也侧过头,清亮的眼睛滞了一下,随即向我点了点头。我不动声色,继续沉稳表现,“对了,七楼到十楼的住户你们没去喊吗?要是他们还在睡觉没听见,可就糟了,绝对被水堵在里头!”

小侯忙尖声说:“我喊了对门的,没有回应,正好碰上淋湿的老洪……”

老洪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我们跑上来时,大水都淹到六层的楼梯了,我们都差点没跑上来,慌乱中也没顾上喊人,实在是大水太吓人了!”

小侯立刻加了一句,“一点也不假!”

我皱眉,“那不行,怎么说咱们也是一个单元的,不能丢下他们不管吧?”

话音刚落,我就看见老婆和小胜匆匆挤到门口,小胜依旧戴着耳机背着大书包,老婆则紧紧搂着一个红漆斑驳的首饰盒。

一看这个,我登时气不打一出来,“我说你个钱虱子,弄这些东西干什么?能吃还是能喝?现在最要紧的是食物,食物!那才是救命的!这些玩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就是个累赘!命重要还是这个……”

我上手就夺,老婆却愈发抱紧首饰盒,蛮横的打掉我的手,像个护崽的老母鸡一般,“别动我,这就是我的命,别动我!”

“你——”我瞪圆了眼睛,正要拿出家长的威风来,一阵尖利的怪声突然从四面八方冲过来。

小侯立刻抱住脑袋,尖叫着向人群里挤,“我天,我天!就是这个动静,就是这个动静……”

我第一时间跑向楼梯口往下张望,腥咸气息愈发浓郁了。楼梯层层向下,看不到水漫上来的迹象,只能听到水流涌动的“咕咕”声,本来很温柔安静的声音,现在却成了我们的催命符。

我急忙跑回来,肩膀不小心蹭到曹女士。我连忙伸手扶住她的柔软腰肢,又迅速收回手,站到众人面前,“还有时间,大家赶快……”

话未说完,我就看到众人齐齐后退了一步,惊恐的眼睛一致瞪着我。

“怎……么了……”

我被他们的表现吓住了,一时间不敢动作,更不敢回头看,空气瞬间凝滞住了。

下一刻,一声熟悉的“滴”突然从背后传来。

呃,电梯吗?电梯有什么害怕的?不就是电梯上来了嘛!

等……等等,都停电了,电梯怎么还会运行?鬼……鬼电梯吗?大洪水一来,可淹死了不少人啊!

仿佛为了回应我的猜想似的,一股阴冷的,好像从地狱冒出来的寒风,突兀的印到我后背上。瞬间,鸡皮疙瘩挤满了我全身,每一粒细胞都在向我疯狂示警。我看到小胜还想奋力上前拉我,却被老婆大力扯住了。

“我特么……”

我绝望的伸直手臂,想要呼救,嘴巴里却冒出一句国骂。随即,一股沛莫能御的巨力,猛然从腰间传来,几乎把我勒成了两半。下一瞬,我头重脚轻的摔了下去,并在剧痛袭来之前,幸运的失去了意识。

我的世界一片黑暗……

太突然了,真的是太突然了!难道这就是装逼的最高境界吗?把自己装死?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