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完整版《苟了五年,你告诉我是绝世高手》小说免费资源

小说:苟了五年,你告诉我是绝世高手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高手下山

角色:江载高手下山

简介:江载意外被传送到一个修仙世界,在人人都在努力提升修为的时候,他却被系统禁足五年
无奈之下,他只能建了个“陶然居”的农家小院,每日弹弹琴,下下棋,喂喂鸡
直到有一天,一个修行者偶然来到“陶然居”,随后她惊奇地发现,眼前的青年似乎是个隐士高人!

书评专区

打个电话给大侠:跟风之作。如果每一本跟风之作都能不失起码的水准,也是开路者的福气,是不?

最强妖孽:牛逼!好久没有看的这么爽的书了!

锦衣为王:淡墨青衫的小说从来就是值得一看的,比起同时其写作的如今其他水的不行的锦衣类小说,他真的是很有诚意的。

苟了五年,你告诉我是绝世高手

《苟了五年,你告诉我是绝世高手》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大长老震惊,赠画之人的身份

正在这时,天空忽然又下起了雨。

江载只得把她邀请进了小木屋避避雨。

云梦一进了这小木屋,初看还没有什么,后面就觉得不对了。

他在墙壁上挂了一幅画,名曰“举杯邀明月”。

画面中有一个男人正喝得兴起,他身边还躺了几个空酒缸,而明月正好就映在了他欲饮的杯中。

整幅画惟妙惟肖,仿佛这人就在自己眼前一般,更加令人惊奇的是,这月亮仿佛被他画活了,柔和的月光似乎能够从画里面出来,打到自己的脸上。

渐渐地,她被画吸引了进去。

而体内的灵气也随之被催动起来,一开始她还有些庆幸于修为的继续增长,不过很快就后悔了。

因为仿佛就在一瞬间,周围的物品全都释放出了灵气,角落的古筝,桌上的茶壶,悬挂在墙上的木剑以及在案台上摆着的泥人,竟然全都是具有强大灵能威压的宝物。

鸣剑宗内有一个专门供给核心弟子训练的场所叫做试炼之地,据说是前辈们曾经合力设下的,灵力十分充足,在那里别说是修炼,就连普通的吐纳都能够使修为增长地十分迅速。

上个月第一次升任为核心弟子的云梦有幸进去了一次,那时候她就觉得里面是天底下灵气最充足的地方,想着以后一定要争取多去几趟。

然而,此时她却觉得江先生的小木屋里面聚集的灵气更是十倍盛于试炼之地,在此处如果修炼的话,一定会事半功倍。

然而,祸福相依,如此庞大的灵力涌入,对躯体也实在是个不小的考验,云梦进来这里没多久,便觉得头脑昏沉,并且脸色绯红。

情况不对了。

云梦明白,这时候如果自己再贪心的话,可能就走不出去了,所以跟江载告个别就匆匆离开了。

“江先生,今日就到此为止吧,云梦告退。”

“哎……”

江载还想着给她展示一下自己的满级茶道呢,结果人家茶也不想喝就跑了。

也是,刚刚自作主张给她炒了个什么公鸡蛋,估计是不太合她口味,后面下了雨又把她单独请到了小木屋里面,这孤男寡女的确实是有些考虑欠妥。

这下算是又错过了机会。

云梦一回山门,迎面就碰上了鸣剑宗的第一主峰峰主徐观应,也就是她现在的师父。

“师父。”

“嗯?云梦,看来你上次去了试炼之地收获不少,这么快就晋升结丹期了?”

徐观应有些惊讶。

鸣剑宗分为内三门和外四门,其中外四门中排名靠后的两名长老,也不过是结丹期后期的修为,所以这些能够到达结丹期的弟子,自然是要花大心思好好培养的。

“是,感谢师父栽培。”

云梦并没有立马说出实话,毕竟她升任核心弟子才第一年,按照门规是没有资格进入试炼之地的,是师父去向宗主求来的这个资格。

然而,云梦在试炼之地并没有取得任何进步,在江载那里反而一举突破结丹,这不是打师父的脸吗?

所以,她还是打算隐瞒一下。

“好好好,下个月门派试炼,你可得为师父争光,获胜之后就有去参加整个天南州大比武的资格了。”

“弟子明白。”

“好,那我就不跟你说了,我看看你们六长老去。”

“恭送师父。”

别了云梦,徐观应就只身来到第六主峰。

峰主张机玄当年之所以会受重伤,很大的原因在于他,所以这些年来他一直苦思医治之法,就在前几日,他又从古籍之中找到了一味适合的药物,打算去告诉张机玄。

踏入第六主峰的大殿,他就有些奇怪。

以往这个时候,师弟应该是泡在浴桶里进行药浴才对啊,怎么今日却在练剑?

“六师弟,你怎么又开始练剑了?宗主不是说了吗?让你非必要的时候不要出手。”

“呵呵。一时技痒。”

“我知道,你是在担心破杀殿卷土重来的事,当年没有将他们斩草除根的确是疏忽了。

对了,我前几日翻阅古籍的时候,看到一味名叫‘百年野山参’的药物,配合着朱浆果,可以治疗一切剑伤,如今朱红果我已经在易宝斋购得,就是这百年野山参属实不好找啊。

不过,你放心吧,师兄会加大寻找力度的。”

徐观应有些愧疚地说道。

毕竟当年破杀殿偷袭,是六师弟帮他挡了一剑。

“师兄,不用担心,我的旧伤已经得到医治之法。”

“嗯?什么情况?那个毒医门的扶尘子肯上门了?”

“不,这老头的脾气古怪,不是什么人都劝得动的,这次救我一命的,是一幅画。”

“画?什么画?”

毕竟也是自己的师兄,张机玄也没有卖关子,带着人就往房间里面走去。

“师兄,请看。”

他指了指悬挂在墙壁上的“愿者上钩”图。

徐观应抬头一看,顿时就有种奇妙的感觉。

细雨的竹林、微微闭着眼睛的老者、以及水里在嬉戏的鱼儿,无一不是在传达放松的情绪。

看了这画,徐观应也感觉到这阵子因为破杀殿而烦乱的心情也逐渐冷静下来。

并且,为了能够应对即将到来的大敌,他这阵子练剑可是有丹药作为辅助的,不过,那些增长灵气的丹药吃多了,也让他浑身有些无法承受,这阵子时常感到胸口隐隐作痛。

然而,此刻体内乱窜的灵气却随着这幅画的河水一般逐渐迈入正轨,一遍一遍地在周身中循环。

他顿时坐下调息。

片刻之后,他只觉得隐隐作痛的感觉完全消失,并且修为又精进了一点点。

神奇!

太神奇了!

“我刚刚还不相信一幅画能有这么大的能量,但是现在我完全相信了,并且,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谁?”

“画云真人,传说中只凭手中画就可以点化苍生的大能,不过,他貌似几百年前就飞升了,六师弟,你的画是哪里来的?”

“是山下一个青年所赠,对了,那个传说中可以偷天换日的日月壶也在他手上。”

“什么?日月壶?快快带我去见他!”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