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辛小月个人资料主角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BE拯救攻略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长亭@

角色:小小辛月白

简介:一棵神树魂牵三生,缘定四世
小小作为一个资深的be爱好者
一直将be美学奉为神旨
在一次跟团旅行中,小小触摸到神树,神奇的获得了了解她前三世虐恋的前后因果的能力
在冒险似的经历中,她与游戏主播辛月白暗生情愫
逐渐放弃了be念想,追求一个美满的大结局
现世的她,会如何替前世的自己选择呢?
【重情重义心怀天下的公主赵瑶X为大计隐忍不发的皇子路至】二世
小小:“既然做不了他心中的白月光,那就做他心头久难消的朱砂痣

赵瑶:“路至,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

【怼天怼地怼空气的自媒体人小小X因伤退役而陷入迷茫的游戏主播辛月白】四世
辛月白:“这个行业更迭迅速,更是牛人代代辈出,我已经不是18岁时的我了……\”
小小:”打游戏最重要的就是快乐啊,想这么多干嘛?不服?不服你来怼我,看谁能赢谁

【激进求改变的知识分子宰蕾X默默支持为宰蕾负重前行的大将军司徒台】三世
宰蕾:”新时代新女性,我们要做自己,不做牢笼里的金丝雀

司徒台:”我是你最忠臣的守卫者,无论何时

起于一世,终于一世
不变的是,
我爱的都是你

书评专区

神话禁区:没什么意思

无头学姐异闻录:收藏,待看

饕餮幼崽她超凶 嗷呜~:看了个开头,感觉有点太顺了,顺到让人恍惚

BE拯救攻略

《BE拯救攻略》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洞房花烛夜

“进去吧你。”

“去你的。”

向至被几个人像丢垃圾一样丢进了房间。

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环顾四周——这是间被精心布置过的婚房,就这精细程度,布置者对这场婚礼的重视可见一斑。

“可惜了……”可惜很显然这场婚礼的主角并不重视,不然也不会干出临时换新郎这种荒唐事了。

向至双手仍然被绑,他绕着房间走了一圈,最后在床沿边坐下——他巡视周围,没有异常,只是他没有注意到房间里燃着的香……

“兄弟们!喝!”

乐瑶在外面喝酒喝得不亦乐乎,仿佛把洞房里的人忘得一干二净。

胡二怕乐瑶再这么喝下去会喝断片,便上前拉住即将一口下肚拿着酒杯的手,说道:“够了够了,老大别喝了,你待会儿还有事儿做呢……别喝了!你快去醒醒酒,我来替你喝。”

乐瑶不满的看着胡二,一副别管我的模样,但是见胡二坚持,她也没再说什么,只道:“那你替我继续喝,今晚要是有一个站着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胡二连声答应,接过酒杯对着兄弟们。

“来,喝!今晚不醉不归!”

乐瑶离开后,并没有去房间,而是摇摇晃晃来到寨子旁边的小溪。

夏日的晚风是那么的清爽,吹走了脸颊上的温度,让人神清气爽。

“今晚的月亮好亮啊……”

乐瑶躺在一块石头上,嘴里小声嘀咕着。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在这种环境下,乐瑶不一会儿便昏昏欲睡,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石子悉悉簌簌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乐瑶被一阵蛙声吵醒,蓦然想起今天毕竟是自己的大喜之日——还有个人在房间里等她,让他“独守空房”也不好,还是回去看看罢。

于是乐瑶翻身便起,向房间走去。走路姿势稳健,想来是醒酒了。

房间外,兄弟们此时都喝得东倒西歪,不省人事;房间内,红烛明亮,显然有人在等她。

乐瑶三两步上前,推开门——人傻了。

只见向至歪倒在床榻上,怒目圆睁,眼里仿佛下一秒要喷出火来。

这是怎么了?

乐瑶忙走上前去,扶起向至:“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我这什么都还没做呢。”

向至想挣开乐瑶的怀抱,可是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有气无力的靠在乐瑶肩膀上,边翻白眼边说:“你问我??!不是你安排别人给我下的药让我有气无力,然后方便你的恶行吗?”

“你可别乱说,我什么都没干!你别冤枉好人。”

向至本来准备好了很多收拾乐瑶的办法,没想到她来这一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不是你干的,那你说是谁!”

“你这人可别强词夺理啊,别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

说到后面乐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声音越来越小,语气也越来越心虚——今天白天……

“老大,毕竟你也是个黄花大闺女,可不能被男的给占便宜了啊。”胡二得知乐瑶没有真正成亲的意思的消息后说道。

乐瑶闻言,不屑一顾的哼了一声:“就他?”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想到这里,乐瑶放下向至后站起,环顾四周,一眼就看到了向至没有发现的熏香——也是,这种寻常人看起来正常不过的东西,但出现在了乐瑶房间里就很不对劲。

她从来不用熏香。

乐瑶见燃尽的熏香,一时有点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怎么不说话了?我真没想到你会用这种办法来逼我就范。”

乐瑶自知理亏,但也不愿就这么被冤枉,走到床榻前再次将他扶起,说:“爱信不信,反正不是我干的——中招也只怪你不小心。”

这时乐瑶敏锐地嗅到一股奇异的香味——与方才给向至点的香不同的另一种味道。向至这次长了个心眼,也察觉了。

这时,房门外出现了三三两两的脚步,下一秒,一群穿黑红色衣物的蒙面人破门而入,出现在两人面前。

两人对视一眼,情况不对——走为上策!

乐瑶从床上飞快弹起,身手矫健如常;然而向至却因中了熏香,全身酸软无力。

乐瑶没法,将向至往背上一甩,便通过窗子“嗖”的一下出了房间,往后山跑去。

一路上乐瑶背着向至跑得飞快,气都不带喘一下的,向至不禁心生佩服:“你说你们干土匪的,体力都这么好的吗?我这身量可不轻啊。”

乐瑶在向至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们世家公子啊,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

向至听到这一番评论,不置可否,换了一个话题:“刚刚那是什么人啊,感觉来势汹汹啊。”

“我怎么知道你问我?外面醉倒那么多人都没理,看来目标是咱俩其中一个啊。”

咱俩其中一个吗?向至在心中默念。

“我带你去小河边洗洗脸吧,这种熏香一般冲冲凉水就会恢复大半了。”乐瑶说着,脚下便不停地往目的地而去。

向至纳罕:“还洗脸?你不怕那些蒙面人追上来吗?”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世人都知道下山跟着河流走,但这柞宁峰上河流纵横交错,白天河水旁还大雾弥漫,没有专业的人——比如说我,在山中不困个十七八天根本出不来。不怕他们追上,就怕他们不敢追呢。”

向至闻言,微不可寻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柞宁峰迟迟没被两国收复?这就叫天时地利人和好吗?”

“说的是。”一边说,一边在乐瑶看不见的地方洒下一些他随身携带的粉末。

说着说着,他俩来到了河边,乐瑶把向至放到河边让他自己洗洗,自己去寻找了一些干柴到旁边的山洞里生起火来。

估摸着向至也洗完了,乐瑶便起身想将向至给背进来。

刚走出来的一瞬间,乐瑶便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月光洒下,水面波光粼粼,男子白皙细腻的皮肤此时视觉冲击力更大,好一幅美男出浴图!

乐瑶不知不觉间便看呆了,连向至什么时候转过来都没发现。

“喂,女土匪,看什么呢?难道土匪不当改当女流氓了?”向至在水里看着乐瑶道。

此时乐瑶才回过神来,连忙转过身:“你快穿好衣服起来,我背你到山洞。”

话音未落,向至已经趁着说话的时间穿好衣服,来到乐瑶身旁,俯身凑到乐瑶耳旁:“我觉得我已经好了,不用你背了。”

说完,向至就施施然的走进山洞。

一阵酥**麻,乐瑶缓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我,,,我被调戏了?”

意识到这个事实,乐瑶三两步追上去,准备调戏回来。

只见山洞里,向至一身白衣,找到一块石头舒服地躺下,惬意得很,眼看就要睡着了。

乐瑶于是也打消了调戏的念头,在他躺的石头下面靠着,轻柔地同他说起话:“你们来柞宁峰干嘛啊?不知道很危险么。”

“知道啊,本来是打算把我弟弟送回去的,谁知道他发什么神经,径直往山上跑,要不是为了寻他,我才不会来呢。”

“你弟弟啊……”乐瑶马上就回想起尚平那副咄咄逼人的模样,“你弟弟确实有点调皮,不如交给我,我保证把他收拾得服服帖帖。”

“好啊。”尚至声音越来越微弱,说完这句便没声了——彻底睡着了。

乐瑶于是也不说话了,默默在心底念到:“这洞房花烛夜也是真够刺激的。”想着想着,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这时,本早就睡熟的向至突然睁开眼睛。

“专业的人么?”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