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小说薛阆英年早肥《秘境行者》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秘境行者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英年早肥

角色:薛阆英年早肥

简介:当形态各异的界碑降临之时,没有人知道,这是游戏照进现实,还是高维生命做局

  滚滚而来的钢铁洪流

  光彩绚烂的魔力苍穹

  异能与魔法的巅峰对决,科技与变异的争锋相对
  

  当时间的长河不在滚滚向前,当原有的认知都被彻底推翻

  至明之后,至暗降临

————————————-

  逆境中成长的薛阆,对着悬浮在半空中的流砂秘境界碑——时光沙漏,狠狠地竖起了中指

  你不带走爷,爷就带走你!

书评专区

非职业半仙:除了很坑的感情戏之外,作者的文就是质量的保障,从没见过能把种田写的如此脑洞大开趣味横生但又与日常结合的如此之好的作者,本本都是有不一样的新意和欢乐,都是个人仙草。

天才麻将魔女:清纯猫的百合同人~好稀罕——额,好像已经不稀罕了,囧。只有一句话,清纯赛高,百合赛高,后宫赛高←_←没看过原著也没事嘛,反正我没看过也能津津有味

一拳分开生死路:这是什么傻逼书

秘境行者

《秘境行者》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杨过的手被砍了

小龙女被**了!

……

宛如实质的空间,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宽广,以至于产生了类似回音的效果,久久萦绕,不肯散去。

时之魔女还在加载中的表情让薛阆内心忐忑不安

“你刚刚说什么?”时之魔女语气三分询问,七分冰冷。

“小龙女被**了!”薛阆重复一遍,但是这次声势低迷了很多。

“你再说一遍!”时之魔女面色阴沉,这次薛阆听出来不善的语气了,糅合了愤怒、伤心、羞愤,以及不可思议。

“不是我说的,是信上写的!”薛阆刚想举起信笺自证清白,却发现信笺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时之魔女的手上。

事实上,信笺上的内容,除了开头的敬语,就只剩一句:小龙女被**了。

后面还用括号标注:大声吼出来!

少女形态的时之魔女甚至预判到女王形态的时之魔女会让自己念信!

果然自己最了解自己啊!

“很好!很好!消耗一枚时之刃,就为了给二十年前的自己剧透,真是……真是……真是我能干得出来的事!”女王形态的时之魔女,气到发抖。

很快,信笺重新化作流光消失不见,时之魔女有些颓然的靠在王座上,玉手轻抚额头,表情略带忧郁。

至于么?

铁打的小龙女,流水的郭靖、欧阳锋、金轮法王、霍都,甚至李莫愁。

薛阆表面上低头不语,其实心底默默嘀咕着。

似乎被时空信笺上的噩耗给伤了神,时之魔女没有理会薛阆,闭目养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时之魔女幽幽睁开双眼,淡紫色的眼眸充满了威严,问道:“你是谁?”

呃?

这是什么问题?

“我是……我叫薛阆,我……”薛阆谨慎的在心底措词。

“我在问,你是谁?”时之魔女打断了薛阆,充满压迫性的问道。

“我就是我啊!我还能是谁?”薛阆也感觉莫名其妙。

“还没苏醒么?”时之魔女自顾自说道。

说完,时之魔女轻轻翻转手腕,薛阆就感觉身体受到某种无形力量的牵引,双臂在看不见的丝线操控下举起,就像耶稣受难日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姿势。

薛阆在无形力量的束缚下,宛如提线木偶,漂浮在虚空中来到时之魔女的身前。

“喂喂喂!”薛阆有种不祥的预感,还想说什么,就看到一截白皙细嫩的胳膊,直接贯穿自己的胸膛。

依旧没有肉体撕裂的疼痛感,但是熟悉的灵魂拉扯席卷而来,薛阆再次目睹自己水雾状的灵魂被抽离。

透明水雾状的灵魂在时之魔女的生拉硬拽下,几乎被完全扯出,看起来像一颗鲁伯特之泪,只剩尾部的一缕细丝连接着薛阆的身体。

这一幕我见过!

时之魔女一言不合就抽人灵魂的臭毛病得改改了!

灵魂守护!

薛阆在心底呐喊着,果然一道金光从薛阆的灵魂中一闪而过。

时之魔女突然发出一声女孩看到蟑螂时的尖叫,松开了手指,薛阆的灵魂得以重新回归身体。

薛阆想笑。

二十年后,少女形态的时之魔女在自己灵魂守护上吃过亏,然后把自己的灵魂送回二十年前,让女王形态的时之魔女再上一当。

只能说这娘们真狠,疯起来连自己都坑。

“灵魂守护!”女王形态的时之魔女咬牙切齿。

时之刃幻化的信笺里完全没有提及灵魂守护的事,很显然是少女形态的时之魔女故意隐瞒。

只见时之魔女美目含霜,再度翻转手腕,薛阆的身体悬浮着继续靠近王座。

又要干嘛?

薛阆心慌的咽口水,就看到时之魔女淡紫色的眼瞳里开始出现漩涡。

在漩涡的牵引下,薛阆感觉自己的记忆开始不受控制的翻涌起来,如同老式电影胶片,光与影一帧一帧的闪现着。

时之魔女在读取我的记忆!

薛阆猛然意识到,自己从出生开始的每一幕,都开始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时之魔女的眼前!

第一次尿床!

第一次梦遗!

第一次……

轰隆一声!薛阆从虚空中跌落。

眨眼的功夫,薛阆的两世一生就已经在时之魔女的眼前一览无余。

“原来是糟老头子选中的人!”时之魔女不屑道。

又是这句话!

薛阆在两个时空的时之魔女嘴里听到的相同的话。

那个卖秘籍的糟老头子到底是谁?

为什么选中了我?

不会真让我维护世界和平吧!

“你是怎么发现秘境真相的?”时之魔女问道。

薛阆翻了个白眼,你都看光了我的记忆,还来问我?

秘境的真相当然是糟老头子……

不对!那个糟老头子就出现过一次,骗了自己辛苦积攒的十块钱,留下半本残缺的玄功秘籍之后就消失不见,再也没有出现过。

那么自己是怎么知道秘境真相的?

薛阆惊恐的发现,自己想不起来了!

自己是怎么知道秘境真相的?

自己是什么时候知道秘境真相的?

薛阆忘了,一点印象都没有,这些所谓的真相,就好像凭空出现在自己脑海之中。

薛阆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记忆被人删改过!

“不记得了么?那就对了!”时之魔女幽幽说道。

薛阆怀疑自己听力出了问题,分明从时之魔女的语气中,听出一丝喜悦之意。

“我到底怎么了?”薛阆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卷入某个宏大的漩涡之中,鼓起勇气向时之魔女发问。

“不需要问,时机成熟了,你自然就知道。”时之魔女出人意料的回应了薛阆,虽然说了等于没说。

薛阆最讨厌两种人,第一种就是话说一半卖关子的人。

“那接下来我要做什么?”既然时之魔女不愿意多说,薛阆追问也没用。

时之魔女沉默片刻说道:“去把时之刃找来给我。”

???

时之刃不就在你手上?

薛阆这才意识到,时之刃消失了。

不对!

薛阆想到时之魔女的原话是:消耗一枚时之刃!

消耗?消耗品!

一枚?量词!

这也就意味着,时之刃并不是唯一专属物品!而是某一类物品的统称!

消失的时之刃,是自己从上辈子的时空里带回来的,时之魔女让自己寻找的,应该是这个时空的时之刃!

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薛阆也不敢确定,但是并不妨碍借机提要求。

“我需要帮助!”薛阆大大咧咧说道。

既然是帮你办事,那么想马儿跑得快,就得给草啊!

“你想要什么?”时之魔女没想到薛阆居然还敢讨价还价,倒是饶有兴趣问道。

“我能要什么?”

“你什么也不能要。”

“……”

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哪有这么好的事。

“那我就不能保证什么时候完成任务了。”薛阆开始耍无赖。

“时间只是你们人类方便记录而创造的刻度概念,对我而言时间没有任何意义,你花几年、几十年,还是几百年我都无所谓。”时之魔女一点也不着急。

“我有所谓!你就不怕我老死了,没人去帮你去找时之刃么?”薛阆以退为进。

“无所谓,你死了,自然会有其他人找到时之刃之后来找我。”时之魔女无所谓道。

呃!

其他人?说的不就是上辈子的自己么?

真小气!

薛阆没辙,只能在心底嘀嘀咕咕!

似乎看透了薛阆的心思,时之魔女难得解释道:“这座宫殿并不存在于秘境之中,你可以理解为秘境中的秘境,你在秘境中得到的东西,离开秘境之后也将随之消失。”

秘境中的秘境!难怪时之魔女说自己什么也不能要。

“并不是一切都无法带走,知识、体验、经历、记忆,这些都是我可以带走的!”薛阆退而求其次,拿不走的东西,就用脑袋装走。

“你想从我这里获取知识?”时之魔女倒是没想到这点。

“是的!”

“我的能力,不是人类可以学习得了的。”时之魔女泼冷水道。

“总有我能学的,不是么?”薛阆不死心。

贼不走空,自己二进宫,空手而归说不过去!

“你确定?”时之魔女眯着眼说道,浑身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薛阆不由自主的打着寒颤,但还是咬咬牙,应承下来。

刚答应,薛阆就后悔了……

七天之后。

时之魔女的宫殿,没有时间流逝的痕迹与概念。

七天,是时之魔女告诉薛阆的时间,但是在薛阆的感官世界,这七天犹如半个世纪那么漫长。

薛阆跟随时之魔女,不眠不休的学习了七天,或者说,被折磨了七天。

“时间到了,你该走了。”时之魔女说道。

“你怎么知道时间到了?”薛阆感觉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

流砂秘境每次开启的时间并不固定,短则三五天,长则个把月,时之魔女作为秘境主宰,怎么可能不知道具体时间。

果然,时之魔女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薛阆,冷漠道:“记得下次,把时之刃带来!”

“下次就要?”薛阆愣神。

流砂秘境的开启间隔时间同样随机,但是基本不会超过一个月。

“没有时之刃,下次进入秘境,你将从头开始,只有你拿到这片时空的时之刃之后,才能出现在我面前。”时之魔女说道。

呼!

薛阆松了口气。

“临别之际,我送你一件礼物。”

呃!

还有礼物!

说完,时之魔女摊开手掌,是薛阆含在嘴里带进流砂秘境的那半幅眼镜!

呃!

礼物?就这?

只见时之魔女掌心亮起乳白色的光晕,一道丝绸般的光带漂浮在半幅残破的眼镜上。

很快,眼镜也随之发光、然后破碎成一粒粒萤火虫一样的小光斑,漂浮到薛阆面前,

薛阆下意识的伸出手,光斑在薛阆的掌心汇聚、重组,最后变成一个精美的单框眼镜。

“宫殿里的东西,你带不走,但是这是你从你的世界带过来的,你可以带回去,我赋予它一些功能,你自己回去慢慢研究吧!”

神器啊!

“女王大人,我不是只带了这幅眼镜过来啊,您看我这衣服、裤子、鞋子,送礼送全套啊!”

薛阆还在叽叽歪歪,浑然不觉时之魔女逐渐冰冷的脸色。

“你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么?”时之魔女冷冷道。

呃!

临别赠言?

说什么呢?

经过七天的学习,薛阆面对时之魔女不再紧张。

薛阆脑海中百转千回,很快一阵白光亮起,薛阆知道时间要到了,在消失的前一刻,留下一句:“杨过的手被砍断了!”

白光一闪而过,绝美的时之魔女表情错愕的消失在眼前,反倒是平平无奇的马尾辫少女,此时脸色煞白的躺在地上。

薛阆这才发现,自己还维持着骑乘在少女身上的姿势!

不同秘境,对应的时间流逝法则也不尽相同。

有的秘境是1:2,就是秘境中一天,现实世界两天。

有的秘境则是1:0.5,就是秘境中两天,现实世界一天。

绝大多数秘境的时间流逝比例,都位于这两个比例之间,流砂秘境则是例外。

流砂秘境的时间流逝比例是1:0,没有时间差!

进入流砂秘境时是什么样,离开流砂秘境时还是什么样!

所以,薛阆在时之魔女的宫殿不眠不休待了七天,但是在高中同学眼里,薛阆没离开过。

额!

这该怎么跟少女解释,才能不被当成流氓呢!

薛阆刚想张嘴,那半幅含在嘴里的眼镜片就掉了出来。

被时之魔女加持过的眼镜片此时已经恢复原样。

薛阆刚想去捡,一股巨大的疲惫席卷而来。

时之魔女的宫殿里,薛阆在铭文的加持下,被折磨了七天七夜。

疲劳并没有消失,只是被储存了起来。

现在,疲惫释放,巨大的倦意席卷而来。

薛阆感觉像是被抽走了灵魂一样,直接趴在马尾辫少女身上昏睡过去。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