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方茴和小白&小说精彩(全本免费阅读)

小说:在渣船上乘风破浪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小于哈哈妮

角色:方茴廖元白

简介:方茴,一代枭雄设计师,专为功德女性设计出报恩系统,脚踩五彩祥云,拯救她,她与她们于水火之中,实现她们的愿望,终得圆满,实验成功
社畜才得以休年假
谁知竟被下放到一书中世界
行吧,既来之,则安之
什么,我竟是一个被渣了的结局悲惨的男主的老婆的弟弟的众多前女友之一,什么,男主的姐姐竟然还要我和她弟的孩子变成她和她老公的孩子,,,
这,都走边去,看哪个人敢影响她方枭雄拔五十米大刀的速度

书评专区

国士无双:说起国士无双,我首先想起的是与天争锋在国战中一人挽大厦之将倾,这主角哪里国士了,哪里无双了。这里的士难道类似是战国四公子养的狗那种士吗?

我是灵馆馆长:马克……干草带毒,矫揉造作磨叽拖拉圣母

大宇宙时代:Z兽转型之作……很精彩,但有几点需要注意。1.屁股有点问题,吹白皮2.烂尾3.烂尾好了,没了

在渣船上乘风破浪

《在渣船上乘风破浪》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你之甜,我知你

实际上,忽地从后面搂住男人的脖颈,纤纤指尖戳在男人清俊的脸颊上,亲昵道。“你怎么老跟着我啊,怕我丢了吗?”

“……”

廖元白只是执过她的手,置于唇边,轻轻吻了吻,抬头用一双幽邃的眼眸望着她。这眼神里仿佛还透露出一股你说呢的表情。

好吧,还真不会丢,大少爷想跟就跟吧。

方茴想被人盯着,又不会少块肉。

轻柔温热的吻落在指尖,尽管廖元白不太想承认,但那一瞬间,他真的有种心尖尖被触及的战栗。

这感觉很温柔,也很会上瘾。

所以暂时还不太想戒掉。

方茴抽回手,瞪了廖元白一眼,“好吧,那你不要再跟别人凶了,你应该多笑笑”

廖元白还能怎么着,宠着呗,实在是她太招人了,都轰跑几个来搭讪的了,,这个女人怎么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都是有男朋友的人了,拿他当…死人吗?

等等,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什么时候他竟然承认方茴是他女朋友,看来他对她的定位模糊了,这几天的相处令他失去了以往的冷静睿智。

看来,是时候得好好的想一下了。

一道海浪软软的亲过两人的脚面。

廖元白看着少女欢快的追着海浪而去,她穿着很仙的波米亚长裙,迎着海风追着海浪。

青春洋溢,生活在阳光下的样子很美。

一时间,竟怕她再也不回来了,,就看见少女转身回望,再次如乳燕投林般奔入男人怀中,双手环着男人的脖颈。

树袋熊一般挂在他身上。

而他承接她所有的重量。

就如在抵达爱琴海前夕,邮轮上奔向他而来,一模一样的姿势,一模一样的心动,一模一样的…让他失去了该有的冷静。

前一秒还盛气凌人的方茴此刻却乖乖的站在他身边,软得像没有脾气的白面团子。

他紧紧的拥着她,方茴悄悄地看着廖狗闭着眼睛,她想他应该是在享受这醉人的“粑粑”。

时间过得很快,方茴和廖元白一行人已经来到这里好几天了。

方茴知道他们这群人,来这里组了这么一个局肯定不单单是来玩的,同样是叫的上名号的纨绔子弟,他们从来都是佼佼者。

同样的这几人在商场也是赫赫有名。她不信他们会无缘无故来到这个地方。

“元白,这件事你怎么看,瑞丰医药下这么一大盘棋,也不怕会满盘皆输。”

管智宸轻轻的摇晃着红酒杯,在这爱琴海著名的旅游胜地,一高档别墅,随意散座的四人,都在这午后的阳光下,被附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贪心不足蛇吞象,且看他们造化了”一杯红酒在嘴中化开,醇厚的味道蕴含了十年的沉淀,发酵。正如廖元白此时的手段一样,不给人一点准备,务必一击即中。

“啧啧啧,听元白这么说,看来,我得准备着抛售了,准备收网了这是要。”葛文曜拉着许鸿文”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这兄弟一向不会喜形于色。

冷不丁的说出一句话,便是他们的共识。

一个眼神,兄弟四人共同举杯。

为的是即将到来的胜利,怪只怪瑞丰医药生不逢时啊。

最后一天的晚上,透过天窗能看到美丽的星空,在月光照耀的大床上,两个人静静的依偎着,男人将女人牢牢的以背后环抱在自己的怀里。

空气中流露着温馨的气氛,祥和而甜蜜。

方茴好久没这么放松了,以往报恩系统她更多的是执行任务,为每一位有功德的女性完成她们的愿望。

这些大功德者的愿望可谓是层出不穷,就连我就想吃一只鸡腿都可以成为愿望,心累,格局呢,打开打开啊,属实是小了。

说实话,廖元白这个男人的确带给她很好的享受,至少在他的面前不压抑,或许是知道这个人以后和她就没关系了,毕竟美色在前,多享受也不错。怎莫说还有一丝不舍,不过和她难得的假期比起来,男人什么的,只会影响姐拔五十米大刀的速度。

不知道为什么,廖元白突然多了一丝愁绪,具体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好像这些天都是偷来的一样,很怕怀中这个女人会变回去,又或者他回到原本的生活。

方茴也很享受,宽阔的胸膛给足了她安全感,虽然是一时片刻,但珍惜当下不也是一种美德吗?

现在的廖元白是她方茴一个人的,可是方茴知道,她只不过是廖元白包养的众多小情人中的一个,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她还没有想法去当那个将廖元白拴住的人。活的恣意才是她来这里度假的初衷。

至于以后的打算,应该是,小赚它一个亿吧…就用廖元白给得分手抚恤金。

他应该蛮大方的吧,毕竟身为女主的弟弟可不差钱,廖家在A市代表着财,而女主的未婚夫齐宏深,也就是廖元白的姐夫代表着权啊,最年轻的现役特种部队猎鹰的队长,妥妥的红色背景。

方茴可是认为这书中自成一世界,不可小觑,,虽是书中世界,但她从不认为他们只是一个纸片人。

或许是知道明天就要分开了,方茴还是挺舍不得这个帅气,活好但有点黏人的廖狗狗了。

“白白,你知道这个爱琴海的传说吗?”方茴柔柔的声音敲击在他的心中。

此刻,廖元白心中所想的是,看吧,这小女人果真非常爱我,这是想让我给个承诺,或者想我对她说我爱你吗?不过,女人可是宠不得,这几天把她宠的有点过了,还没有女人敢向他要承诺的,一时间有点心烦,但想到要伤害她,还是有点心疼…他还没想好,等回去怎么处理她…今晚甚至太吸引人沉溺下去了,这种感觉抑或是区分于男女之间的欢愉,今晚的廖元白没有一点那种心思,脂香体暖是最大的温柔乡。

“宝宝,太晚了,睡吧,等回去再说吧”故作困的厉害的样子,搪塞过去。

“白白,真不想听吗”

“看来,宝贝儿还有精力去胡思乱想,不如让我们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运动运动怎么样?恩?”

“你坏死了,不理你了,睡觉”

转身,气呼呼的背对着廖狗,圆润的肩头就这样明晃晃的出现在廖元白的视线中,那么可爱,突然感觉到一个浅浅的吻,温热的呼吸打在颈部。

腰间的手臂又紧了紧。

真的是廖狗杀我,还想好好的煽个情。怎么也得暗示一下分手费什么的吧。

很明显,廖元白没有给方茴这个机会。

这也成了令廖元白日后最最后悔的事之一。

“好吧,晚安,白白,爱你…啊…再见了”最后三个字几乎不可闻。

也就是方茴在心里在可惜那么一小下下。

又扭了个身,方茴也不在意,将自己整个嵌在狗男人的胸膛里,这廖狗不听,就算了,本来想给这段感情画个完美的句号。

方茴不想成为廖元白对他姐姐表示愧疚的方式,更何况是他姐姐是要她的宝宝。

她又不是原身,渴望从廖元白身上得到些什么,既然他想要,她就不奉陪了,希望廖狗日后再寻得佳人吧。

至于原身的悲惨遭遇,根据方茴的报恩系统经验来说,她的前世定是大恶之人,所谓善恶终有报,才有今世的结局。所以报复什么的,大可不必,但是既然现在成了方茴,如果女主还不安分的话,,,廖元白忽的在心里松了一口气,方茴能够安安分分的呆在他身边就好,不要想一些有的没的,既然对她的感觉不一般,那日后就多给一些宠爱,毕竟是他第一个浅放在心里的人。

廖元白知道现在方茴就真真切切的被他抱在怀里,一闭上眼就是小姑娘眼睛水水的,随便看人一眼都让人心里一颤,什么话都还没说就想给她摘星星捞月亮,太惹眼了。何况她动不动就像现在这样笑起来,心都要给他苏化了。又纯又勾人,小模样简直能杀人。浑.圆,挺.翘,腰细而柔软,丰而无骨。

他可是切切实实的感受过了,因为感受过所以暂时还不想放手,至少是说在他腻了之前。这妥妥的渣男思想,方茴自然明白,说白了,在他们看来爱情是什么狗屁玩意儿,懂得享受才是真理。

这和她的一些理念也不谋而合,但她从来不是渣女,在对待一个人的时候会一心一意,过了之后大家和平分手,保持一个体面。

这样想着,渐渐的两人都睡了。

落地窗开着,白色的纱织窗帘随风轻轻的飘动,光隔着窗帘落进空旷的房间里,空气漂浮的尘埃里光影绰绰。

突如其来的枪声打破了这一切的沉静。

好像是在外面有人激战?

一向浅眠的方茴听见这枪声,顿时醒来。同样,廖元白多年来的警惕让他也第一时间将怀中的人搂的的更紧了,像是在确定她的安全。

方茴心中有些波动,不容思考,就消散了。

“怎么了,刚…”

方茴不知道外面怎么了,莫非有恐怖分子?还是那群纨绔子弟们有新的花样?不用想,那群人恐怕也能干得出来,cosplay?那也不能造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呀,大晚上的精力也太充沛了吧,所以肯定不是这样。

只有廖元白知道,可能出事了,难道是对家,知道他们在这里…

“嘘,别说话,乖,在这里等我,千万别出去…”

“那,那你呢,有危险…我”方茴虽然知道这男人蛮狗的,但是这枪声还是让人不寒而栗。

看来这是要走剧情了。

今天晚上男主就要出现了。

不过001只给方茴传输的剧情里,只有关乎原身本身的内容,并没有其他内容的介绍,就跟拆盲盒一样,不过巧了,这次确实和原身有那么一点关系。

事实上是被牵连的有关系。

至于这次发生枪击的原因,方茴猜测表示肯定是廖狗等人,树大招风引来的枪战。

“听话,相信我,没事儿,千万别出去,躲好了。”淡淡的暖流从心中流淌过,她是担心我的吧!

随着耳边簌簌的穿衣声音…

方茴回想到书中这一段,就在廖元白带着方茴度假的时候,男主出场了,男主的身份是特战部队的军人,正在抓捕一名逃窜的国际罪犯,地址好巧不巧就在爱琴海,好巧不巧就在经过这别墅。

方茴一个大大的无语,这次就是因为廖元白误打误撞的成了国际罪犯的人质,居然让罪犯抓住机会给逃跑了,不仅如此男主手下的一名队员因此牺牲,这样一来,持续1个月的计划付诸东流所以男主对于这个妹夫更有一份迁怒感,更加“回报”于虐女主身上,奠定了整本书的基调。

方茴想这男主也是,偏偏迁怒廖狗的姐姐,真想大喊一句,你没事儿吧?赶紧揍廖元白呀,是他害得你们的计划付诸东流,迁怒女人算什么事儿啊?

不过,所以呢,她是去看热闹呢,还是看热闹呢?这书就是书,书中小世界,如果真放在现实中,这国家怎么可能允许国际罪犯来去自如呢,特战也抓不住?

突如其来的破窗而入的声音,微弱到没有的脚步声打破了寂静的黑夜,方茴心里一蹬。

立马装睡,免得殃及池鱼,她可是来度假的,,,心里却悄悄的打起鼓来,难道有人进来了?是好人还是坏人?

黑暗中,只有朦胧的月光成为了他的视线。

左宜年慌乱中进入这个别墅的三楼,清晰还能听见恐慌的女声,应该是刚刚的枪声引起的。

他随意进了一间静谧的房间,空气中淡淡的香甜冲进了鼻间,粗重不平和的呼吸让他了解这个房间是有人的,尽力配合齐鸿深追捕的他也到了这个路线的重点位置。

左宜年本不欲多留,想要突破这里,到海岸线上去,到时候自有对方安排的人接应。

这次“逆风”计划不能失败,为了哥哥,为了猎鹰,为了国家,哪怕是奉献出他的生命。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