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沈西张矜贵冷漠小说在线资源

小说:娇妻闪婚财阀大佬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浅九

角色:沈西张矜贵冷漠

简介:一夜荒唐,她惊恐的发现自己找错了人,他竟然墨家那位只手遮天心狠手辣不近人情的墨三爷!所有人都说她完了,墨家三爷出了名的不近女色,惹了墨三爷,那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了!众人:等啊等啊等着看她死无葬身之地!可是只等来了她骑在墨三爷脖子上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三爷,沈西在泼妇骂街呢
”“我女人单纯可爱善良美丽,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诽谤她?”“三爷,沈西把房子烧了
”“我女人温柔可人楚楚可怜,不知道烧伤手了没?真是个小可怜
”“三爷,沈西把你的白月光给揍了
”“我的白月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有沈西

书评专区

我粉丝是帝国第一:真香!看到是这个作者我就进了

泽越止的游戏:真正的人形自走炮,名字就代表了一切

三国之名门公子:穿越成荀彧的儿子,当成小黄文看还是挺好看的。我个人不喜欢那种历史文中加武侠的设定,感觉很违和

娇妻闪婚财阀大佬

《娇妻闪婚财阀大佬》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沈家出事

  外头传来敲门声,墨司宴回过神,漆黑的瞳仁沉的如滴出墨来。  房间里也没有女人衣服,墨司宴只能找了自己的衬衣胡乱给她套上。
  他打开门,让宋璃进来,周身涌动着骇人气息。
  宋璃气质清冷,始终给人恬淡清雅的感觉,但是看到墨司宴,眼中还是闪过一抹难以自持的热烈:“宴哥,这个点找我,是身体不舒服吗?”
  墨司宴面色不愉:“不是我,看她。”
  宋璃这才看到躺在宽大大床上那个即便昏睡着,也难掩容貌昳丽的女人。
  她这么躺着,就好像一尊易碎的水晶娃娃,美得叫她心悸。
  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就听到墨司宴的催促:“怎么还愣着。”
  宋璃敛了敛心神,上前,查看了沈西的情况,近了看,才发现这女人不但美,就连肌肤都是吹弹可破,没有一点瑕疵,最关键的是她还穿着墨司宴的衬衣。
  而衬衣下,身上各种青紫痕迹更是一清二楚!  宋璃用了十分的力气才压下心中的失常,用清冷的嗓音道:“没什么大碍,就是受了凉,发烧了,我给她打个吊针,烧退了就好了。”
  “好。”
  沈西的手,白皙修长,触感细腻,指尖圆润饱满,粉润晶莹,真是叫人嫉妒的都要发了疯。
  宋璃拿着针尖一扎,霎时殷红的血液便透过针尖流出来,床上的沈西轻轻一哼,眉头都锁了起来。
  墨司宴也跟着眉心一拧,见宋璃神色如常贴了胶布后,便也没说什么。
  宋璃转过身,眼尖的发现墨司宴胸前的衬衣上有淡淡血迹渗出来,震惊道:“宴哥,你受伤了,快让我看看!”
  但她的手还没碰到墨司宴,就被他挡了回去:“不用,今晚你留在这里照顾她。”
  宋璃指尖颤了颤,抿着唇敛下所有心绪,然后语调轻快道:“宴哥你放心吧,我保准她明天活蹦乱跳出现在你面前。”
  墨司宴又深深看了眼床上的女人,这才转身离去。
  墨司宴走后,宋璃站在床边,目光沉沉看着床上虽然汗水淋漓却像是雨打玫瑰般娇艳又柔弱的女人。
  他怎么能,怎么能女人上他的床,还弄得这么激烈。
  沈西身上重重暧昧的痕迹刺激的宋璃眼角发酸,忍不住落泪。  *
  沈西清醒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
  她感觉自己做了一夜荒诞的梦。
  梦里有个温泉,温泉下却是吃人的水鬼,她好不容易与水鬼拼了个你死我活从鬼口逃生,居然又来了条美女蛇,阴恻恻的对着吐着鲜红的淬满毒液的信子……
  夕阳的余晖从窗棂照进来,落在她的身上,带这种岁月静好的不真实感。
  但是嗓子似是长满了燎泡一般,连吞口水都费劲无比,抿着干涉的唇艰难的支撑起来想找口水喝,就听背后传来一道清脆的声响:“你醒了,先喝口水吧。”一只素白的手,将装满水的透明水杯递到她面前。
  “谢谢。”  沈西急忙接手喝了几口,这才看向站在对面的女孩,一头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一张漂亮的五官,虽然不是明艳绚烂,但是那双清润的眉眼,灵动非常,也为她增色不少。
  沈西打量这个陌生的房间,不太确定昨晚她和墨司宴的种种究竟是梦境还是真实的。
  宋璃却以为她在找墨司宴,接过她的水杯后状若无意道:“你昨晚发烧了,宴哥直接把你交给了我。”
  宴哥?听着她的称呼,沈西就知道自己昨晚没有做梦,墨司宴那挨千刀是真的把她按在了冷水浴缸里糟践!
  然后她又吹了冷空调,就发烧了!
  一思及此,她就恨得牙痒痒!宋璃见沈西一个正眼都没有看她,面色又沉了几分,转身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拎着药箱,眼带轻蔑道:“沈小姐,既然你已经没有大碍,那我就先走了。”  沈西回过神,察觉到宋璃的敌意与蔑视,神色便也冷了:“你走吧。”  宋璃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沈西注意到自己白皙的手背上肿了个又高又乌黑的青包,不知怎么的,昨晚上梦里那条美女蛇就和宋璃的脸奇异的叠合在一起,所以墨司宴,就是那个水鬼咯……
  啧,一丘之貉!
  沈西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几十个未接来电,叶清欢的最多,但姐姐沈月也打了好几个,就连沈放庭都打了电话过来。
  沈西心下一沉,有了不好的预感,莫不是家里出事了。
  她急忙给沈月回电话,可电话响了许久,就是没人接,她连续打了几次,仍是一样。
  直到叶清欢的电话的电话打,她赶紧接起:“喂,欢欢。”
  “太好了,谢天谢地,西西,你终于接电话了!”叶清欢的嗓音沙哑中透着几分疲惫,还有几分喜极而泣,“再找不到你我都要报警了。”
  沈西截断她的话:“欢欢,我没事,你先告诉我,是不是沈家出事了。”
  叶清欢语调微扬:“你都知道了?”
  沈西心一沉,细长手指不自觉捏紧了手机:“赶紧说,怎么回事。”
  叶清欢长话短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早上突然有人放出话来,说是沈家得罪了墨家,然后那些人听风就是雨,一边害怕得罪墨家,一边又想巴结墨家,所以纷纷中止和沈家的合作。”
  沈西的脑中,不期然浮现出墨司宴那张俊**人但又盛气凌人的脸来。
  果然是他!
  他想弄死沈家,真的是太容易了,不过是一句话而已。
  沈西想到姐姐沈月的处境,一颗心如坠冰窖。
  “西西?西西?你有在听吗?”
  叶清欢的叫唤拉回沈西涣散的心神,她沙哑着嗓子应道:“知道了,欢欢,我先挂了。”
  沈西挂了电话,又翻出个号码打过去。
  电话一接通,沈西就听到了那边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这人才几点就开始夜夜笙歌了!
  “亲,寂寞了吗?”男人一开口,就带这种轻佻的放荡,听得沈西直冷笑。
  “是的,放放弟弟,姐姐寂寞空虚冷。”
  “那来玩啊,哥哥保证让你欲仙欲死~~~”男人狭蹙的语气引得周围的女人发出阵阵轻笑,身体更加依偎紧了他。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