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完整版叶清楚相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废柴走阴阳路,全靠大佬撑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红漆

角色:叶清楚相和

简介:叶清供奉了一棵槐树做仙家,谪仙一样的长相,第一次见,她就被迷了眼
直到有一天天降惊雷,她供的老槐树被劈成了两半,供桌上的牌位掉下来,上面却只写了她的名字
迷雾散开,原来,她这一路烧的香火,竟然都是给她自己烧的……
真相残忍,叶清方才醒悟,楚相和有上千年的修为,他的心思,她怎么会看得懂?
而他有上千年的修为,她的心思,他又怎么会看不懂?
不过不想懂罢了……

书评专区

买活:二十八画生讲的好:“路线错误,知识越多就越反动。”这本小说,就是最鲜明的例子。

我有一柄打野刀:看推荐过来,只能说水军太多了。不合逻辑的地方多,看起来很违和,文笔方面也是中等偏下,战斗描写画面感全无。就目前来说三星干粮,水军减一星。

魔门妖女:写的蛮好的,女主很NB,看了前面大半,看到主角结婚生孩子之后就看不下去了!

废柴走阴阳路,全靠大佬撑腰

《废柴走阴阳路,全靠大佬撑腰》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胡因梦

不过她话到嘴边刚想请教请教仙家,脑子里却突然闪现出三个字——磨山站。

叶清一下想起,自己是在磨山车站看见这只女鬼的。

通常不是正常死亡的人不愿离开人世的话 ,那大多都会变成地缚灵。

那这只女鬼会不会就是困在磨山车站里的地缚灵呢?

因为李婶身上的特殊磁场,所以误将它带了出来?

想到这儿,叶清感觉自己好像在混乱中拽住了一个绳头。

她急忙拿出手机,搜索关键字——磨山火车站事故死亡案列。

搜索结果不少,不过大多都是发生在铁路上的事故。

滑过一众词条,叶清终于发现了唯一一个发生在磨山火车站的惨案。

因是四十多年前的,年代稍微有点儿远,所以报道的文章都被往后压了。

而且让叶清十分诧异的是,这个案子里的死者叫胡因梦,凶手也叫胡茵梦。

写法上只有一个草字头的差别,读音上完全一模一样。

文章开头二人是一起下乡时最要好的朋友。

文章最后,却是一个尸骨无存,一个被判处死刑。

~

“胡因梦”,这个女鬼会是四十多年前惨死的胡因梦吗?

看看手机,又看了看床上,叶清忍不住试探的叫了一声:

“胡因梦?”

距离很近,绝不会看花眼。

那一声过后,叶清清楚的看到李婶的身体愣了一下。

虽然只是一瞬,但她也还是看到了。

“你就是胡因梦吧!”叶清很高兴自己找到了突破口。

不过女鬼好像已经镇定了心思,没再有什么明显的反应。

叶清也不气馁,又靠近一点,对着床上的“人”说:

“四十八年前,你被人害死在磨山火车站,害你的是一个跟你同名同姓的女人,对不对?”

这几乎已经不再是猜测,下意识的反应最真实,叶清觉得,自己应该已经找到了答案。

她站在原地,一字一句的陈述自己刚才看到的信息。

“你因为心有怨恨不愿转世投胎,所以化作恶鬼,在磨山火车站徘徊了四十多年,对不对?”

女鬼依旧没说话,低着头身体一摇一晃的,又是叶清第一眼见到时的样子。

她都说的这么具体了,它愣是没露给她一丝表情。

只手指在衣摆上缓慢的绞着,嘴里时不时诡笑出一声,怎么看怎么诡异。

看来是油盐不进了,叶清看着它叹了口气。

微微弯下腰,手摸着屁兜里的符箓,趁着它不注意,她觉得可以给它来把阴的。

别的不说,李婶已经这么虚弱了,得先让它离开才行。

只是,她刚把符箓捏在手里,都还没来得及贴上去,它却突然抬起头来。

手里依旧撕扯着衣裳,目光却比任何一次都凶狠。

叶清不防与它对视,心里暗道“我去,这就让它发现了?”它就又张着大口扑了上来。

“都是你害的我!”

“都是你害的我!”

叶清及时躲过,女鬼更加声嘶力竭,房间里起了风,仿佛墙皮都要被震掉下来。

李叔他们瞬间被吓得站到远远的,手脚无措的不知道能帮什么忙?

叶清看了他们一眼,往后退去,努力跟床前保持更安全的距离。

都说诡计多端,果然是“鬼”计多端,这鬼尽爱搞突袭,又吓了她一大跳。

感觉床架子都要散了,叶清站在原地,本想等女鬼冷静些再说。

但她直直的盯着那张狰狞的脸,却没多大会儿,就突然感觉眉心开始发烫。

又是槐花香!

烛火还没灭,就代表仙家还没走。

叶清感觉香味在慢慢刺入她的眉心,将她往前勾着,朝着此刻正张牙舞爪的“李婶”靠去。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近到快要贴上她的脸,都能数清她眼底的红丝,叶清急忙紧闭了双眼。

——

没有预想中皮肤相贴的触感,倒是感觉有风从前面吹来。

又是磨山车站!

叶清睁开眼就看见了站名。

只是现在看见的这个车站明显比刚才看见的规模要小得多,也没有多少人,四周更是野草丛生。

“我为什么到这儿来了?”

一下换了地方,叶清拍了拍屁股上的灰,问仙家。

话音落下没多久,她就听见了回音。

“是胡因梦带你来的!”

还是一样,只闻其声不见其影。

“什么?”

胡因梦带她来的?

“鬼魂在歇斯底里,难以自控的时候,就是它想起死亡时痛苦的时候,是它的痛苦将你引到这儿来的。”

仙家给了解释,叶清却仍有疑问。

“那我闻到的香味是怎么回事?是那香味将我引进来的。”

对于是谁引自己进来的,叶清深表怀疑,毕竟这也不算第一次了,他没少干过让她猝不及防的事。

仙家答她:“你道行尚浅,即使它有心让你探寻真相你也寻不到门路,我不过是顺手推舟,推了你一把。”

叶清:“……”

他这手,可是越来越顺了。

沉默一瞬,她笑得不阴不阳的:“好的老神仙,您只要别忘记,我是跟您一边的就行。”

虽然自当弟子以来从没出过什么大岔子,但叶清总感觉,她的这位仙家有些不靠谱。

极爱让她充当前线炮灰不说,还大多数决定都不爱跟她商量。

虽然,她能力差脑袋笨,也没什么商量的必要。

话转回头,仙家并没理叶清的唠叨,办正事儿时他向来只说正经的:

“这里是胡因梦变鬼之后的记忆,也是它痛苦不愿转世的根源所在,在这儿发生的一切,都将是她成为恶鬼的原因,你不妨好生看看。”

叶清点点头,“那您可不能走啊!没事儿多散点槐花香下来,这样我比较有安全感。”

能想到的,上方没再有应答。

被无视惯了,叶清也没计较他像是多说一句就会死的态度。

相处时间久了,她反而挖掘出了自己厚脸皮的潜力。

听见远处有汽笛的声音,应该是火车快要到站了。

叶清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着,直到火车停下,车上开始陆陆续续下来人,她一眼就看到了刚从车上下来的两个年轻女孩。

其中一个女孩跟她在车厢里找李叔李婶时遇到的那个女人长得很像。

只是女人的身形高些,化着淡妆,眉眼轮廓比此刻素面朝天的女孩更加突出一些。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