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这个太监可真苟啊完整版笔趣阁季往斋李世民

小说:这个太监可真苟啊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果木烤臭臭

角色:季往斋李世民

简介:掘墓,权谋,诙谐,无系统,武功,朝堂,日常逗乐
李渊得天下的第三年
从后世穿越到唐朝的季往斋,被家族众人从家族赶出
因为喜欢考古,喜欢堪舆
季往斋生怕在这世界之中做的事情,天怒人怨
途径巧合救下李元霸师父紫阳真人
获得人生建议:“大树底下好乘凉

秉承着老人的话,则是智慧
季往斋打算激发起李世民的斗志,不要在窝在家中做个闲散王爷
“王爷,反了吧!”
“你要反天了你,那是我爹,那是我哥!反什么反!”
“反了吧,自己做皇帝多好啊!”
“季君子,你老实交代,你这次又挖了谁家的坟

“我没有!我就是迷路了,不小心走到太子正妻家中祖坟附近了

书评专区

穿越之太乙仙隐:作者的几本小说都不错,这是我认为的代表作。但这位作者写的书中几乎所有女性角色都会爱上男主角,这是个很严重的缺点。

仙路何方:这本书无论从什么方面来看都是一本优秀的作品。尤其是其前期凡人阶段的整体描述是本书亮点。后边修仙了较为慢热。但整书情节设置极为合理。很少有经不起推敲的地方。唯一的劣势是主脚三观容易让圣母们抨击。

嫡谋:关键词:女频,宅斗。和很多宅斗文套路差不多,但男主是我的毒点,文中把男主写得仿佛半仙,言情玛丽苏味好重…

这个太监可真苟啊

《这个太监可真苟啊》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要不打个赌?

**真人也不恼,毕竟也多年没见活人了。

眼下这季往斋的样子,也让**真人逗趣。

撇着眼睛就教训道:“你以为那些传世之兵都是街边卖的大白菜啊。”

又是摊手道:“就算有,我有可能带在身上吗。”

“我倒是知道哪里可能有,但是我们也出不去呀。”

季往斋听得就心动,行走江湖,哪能没有一件趁手的武器呢。

“在哪呢?”

看那样子,眼中都快冒出星星了。

哪个男人没有少年,没有拿着木棍扫过杂草,拌上一句狂风扫落叶。

这一刻,前世用木棍拦腰扫断的蒲公英,似乎追逐而来,丰满了季往斋的剑侠梦。

**真人乐呵道:“别想那些不切实际的啦,出都出不去!赶紧砍些竹子做竹屋吧,不然啊过些日子雨季来了,你可要淋雨咯。对了,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季往斋,季节的季,往生的往,斋饭的斋。”季往斋认真说道。

“夏季香火盛,入寺颂经文,口尝六根斋,心中去六秽倒是一个好名字,你父母信佛?”**真人鼻哼一声。

显然名字是好名字,颇为有意境,只是信佛在他这一道人面前,自然带些敌意。

“不信,他们为什么取着名字我也不知道,不过真人,我想跟你立个赌注。”季往斋意味不明的说道。

也怪**真人刚刚的话语,还是让季往斋起了争强之心。

**真人也来了兴趣,笑着道:“什么赌注?”

“我能出去!”

“什么?!”

“我能出去,就打这个赌。”季往斋直视**真人。

见季往斋确实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真人也不想过分打击这个孩子,毕竟刚进来,把这片地界想的太简单,怕季往斋自绝身亡。

“赌注呢?”

“嗯…要是能出去你就将那柄传世之兵位置告诉我吧。”季往斋沉疑一番就道。

**真人点点头道:“好,我就跟你打这个赌了,不过说好了啊,我也坦白告诉你,那柄传世之兵的主人已经死了,现在在墓葬之中,墓葬在哪里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个主人叫什么名字。”

季往斋听到这一番话,无所谓道。

“好事多磨嘛,反正考古这一块,我是行家。”

当即起身拍了拍**真人。

“真人,走吧。”

“去哪呢?”

“肯定是出去啊。”

**真人有些叹气,唯有站起身。

摇头晃脑的跟着季往斋前去。

没办法,少年心性嘛,理解理解,**真人也由着季往斋的性子。

虽然在他看来这不过是无用功,但便陪这年纪不大的季往斋闹一次吧。

这一老一少,一前一后。

在往竹林外走去。

季往斋决定出发,不是没由来的,自从到了这竹林,季往斋好像遁天大阵的爻位找到了。

定位到了其中一个位置,那么找到下一个就很简单了。

当然是对于季往斋来说。

这一段路不好走,季往斋走了好几次,许多地方都重复经过了三四次。

这些让**真人都看在眼里,也不禁连连摇头。

却也没有揭穿,也没有贬低,更没有打击。

耐心的跟在季往斋身后,但是第五次,第六次经过同一个地方的时候。

**真人总会发现解锁了一个新的地方,不由连连心惊,这些地方就连他这么多年,都没有来过。

忍不住声**真人就开口道:“你…你怎么好像真能出去。”

季往斋还在心算着方位,在最后一个位置算出后,也得意的对**真人说道。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你是谁?”**真人沉声道。

“我….”季往斋就是一句嘴上的快意之词。

没想到**真人这么较真,只能尴尬道:“季往斋啊!哎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真人有些按捺不住了。

这季往斋这般带他走出这大阵的一举一动,没有瞒过他。

他能看出来,这是算出来的,而不是熟知出去的路,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眼下心中像是有一个李元霸拿着擂鼓瓮金锤敲着他的心。

彭彭炸响。

最后这一路很长,很是崎岖。

所谓的六丁六甲,便是洛书衍生的,河图衍生的是易经八卦。

两者同宗,但又完全不同。

河图算的是实物,洛书算的是虚物。

大概知道些便行,反正寻龙分金看缠山,就是河图衍生出的堪舆术。

最后的一条路,临溪而行,季往斋在溪流的一个隘口处推下一个大石头阻拦住了溪流。

溪流被阻,成为了一个小水坝。

**真人不解:“接下来呢?”

“且看!”季往斋指向小水坝,水可见的溢满,随后分成两道涓流分别而流。

“指路啦,走吧。”

季往斋带着**真人往比较粗的那一道涓流而行。

这一路走去,越发光明,水流一路覆去树林,林间地面上的成堆的落叶,还散发着腐烂的味道。

落叶之中,飞起成群的的蚊子。

比起之前的蚊子来的更凶猛更凶悍,铺天盖日的,灰蒙蒙的一片。

这一切蚊子都藏在了落叶之中,水流带着落叶离去,蚊虫飞起。

若是没有水流,又会被蚊虫遮蔽,恐怕也不知道会撞到哪里去。

再说了,会不会染上疟疾死在林中,也是一个未知的事情。

蚊虫却没有追逐着水流,朝着另外的方向而去,季往斋朝着反方向而去。

与水流,与蚊虫,形成了一条三岔路口,在另外一条方向离开。

在林间越走,视野越开阔,出现在了绝影山入口。

**真人当即傻了眼,指着身后的树林结结巴巴道。

“这..这…我来的时候,明明没有那些蚊虫啊,我来的时候路也不一样啊。”

听到他的话,季往斋也不由得称奇。

这阵在变,是无时无刻不在变,今日的蚊虫在这边,来日的就不一定在这边了。

涓流清洗了它们的存活地,它们飞往了另外的方向。

季往斋却没有说,毕竟也是保护季陆村。

转移话题道:“说吧,那兵器叫什么在谁的墓葬里?”

**真人此刻感觉季往斋真是个披着一层浓厚神秘的人。

脑海之中也是瞬息万变,终究还是问出了那句想问的话。

“你好像不是很在乎那等传世之兵,所以你为什么带我出来呢?”

这一路出来,他想了很多,两人连萍水之交都算不上。

季往斋对于那传世之兵,更多的是好奇,占有欲的表现,却是很少。

用传世之兵作为赌注,更像是一个台阶。

季往斋有些夸大道:“那兵器,世上难寻几何啊,我可是要做侠客的人,怎么可以没有一把趁手的兵器?”

又安抚:“所以,老头你就别想那么多了。”

**真人失笑,知道这些说辞有些勉强。

但季往斋不说,他也没有办法:“那柄剑叫做青虹剑,原本是一代诸侯曹操的佩剑,后…”

“后被赵云所得,然后呢?”季往斋也没想到竟然是一把熟悉的剑,不由出声打断。

**真人点点头:“在关银屏大婚之日作为赠礼,关银屏死后被盗贼取走,在湖中翻船后消失。”

听到这里季往斋脸色怪异,刚想说这**真人怎么净憋坏,难道想让他去做大海捞针的事情。

就听见**真人又说道:“虽野史是这般说,但我知道,这柄剑就在宇文化及父亲墓葬之中。”

季往斋也对青虹剑的辗转带着唏嘘。

“你怎么知道的,能确定吗?”

“以前元霸与宇文成都感情极好,我自是多有耳闻,再说当年宇文化及让宇文成都拜师鱼俱罗的时候,曾拿青虹剑作为拜师礼,后被谢绝。”**真人才道。

又是有些叹道:“也不知道憨儿元霸如今怎样了,既然唐国公已得天下,他这憨儿又怎能在帝皇家受宠呢…”

“我还是给他接上山罢了。”心中又道。

待李元霸如亲子的**真人,出来的第一件事情,已经开始心念爱徒了。

但知道李元霸下场的季往斋,听到这一句话,却哽咽在喉。

明明知道了真相,也知道了结果,却不敢告诉这位老人。

**真人是个不错的人,从细节可以得出,也是季往斋胆敢将他带出来的原因。

不怕他是个恶人倒打一耙。

两人有了些许交情后,见**真人这般,也不知该不该说,终究心叹。

还是没有将话说出。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