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最新章节苗酥洛怜在线资源

小说:疯批美人重生后,又甜又软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吾心长青

角色:苗酥洛怜

简介:【疯批x病娇+甜爽苏】
从乱葬岗里爬出来的疯批美人失忆了,她抓着一只奶白狗崽,表示问题不大
杀人揍人砍人,她样样精通!
重生第一天,她笑眯眯的和当朝国师结成了死仇
重生第二天,她慢吞吞抬眼,抓包了想药倒自己抢走狗崽的国师
重生第三天,她面无表情,想宰了要克扣报酬的国师
重生第四天,她恍然大悟,兴冲冲对人国师谈喜欢
重生第n天,动心的冷清国师眉眼潋滟,哄着说:阿姐,你再说一次喜欢可好?

书评专区

男男世界里Omega女的生存日常[ABO]:绝对好文啊这本,没更多少,但是就目前我看到的内容简直完美。女主人设完美,聪明大胆又皮的性格很爱。剧情一波三折,看了直呼过瘾,期待后面的走向。

影帝的日常:就目前的更新而言,这本书有文艺时代的影子,不过能写出文艺时代的感觉来,说明作者笔力还是可以得。都是带着生活气息的娱乐文,区别就在于一个是男性作者,一个是女性作者,同样的风格,不一样的味道!

伊利达雷魔影:看到138章,为了保卫太阳井选择和阿尔萨斯合作,主角还觉得自己很睿智。这怕是个傻的吧。还有前面和深渊领主做朋友,理由是深渊领主背叛了军团所以会和主角站一起。逗笑我了,和恶魔合作的恶魔猎手。

疯批美人重生后,又甜又软

《疯批美人重生后,又甜又软》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她这次绝无生还的可能

苗酥微微眨动了下眼睛,很快垂眸,又软又甜的嗓音轻快道:“你是饿了吗?”

她说着,理所当然地把含着血迹的指尖凑到了小奶狗嘴边。

“快吃吧。”

饿了就吃东西。

指尖这红红的东西,肯定也是能吃的!

大脑常识一片空白的苗酥,如此笃定的想着。

就在小奶狗懵懵懂懂地就要舔舐的时候,苗酥耳畔一动,轻微的脚步声落在眼前,不待抬眼,便感受到自己的手被人轻轻地遏制住。

刚好拉开喂食的距离。

拉开手的洛怜,淡淡想着:他可不想自己附身的对象,品尝过血。

那力道不到,只要苗酥愿意挣脱,很快就能挣脱。

不喜欢被桎梏的苗酥,果断转动下手腕。

挣脱后,她的视线划过那道冷白的袖腕,又顺势落到来人的容颜之上。

坐在尸体小山堆上的苗酥,微微仰着头,呆了呆。

她眨动了下眼,看痴了的苗酥回过神后,脏兮兮的小脸露出了个笑,不问来者何人,如白纸般的她也不关心这些。

只天真而直白地夸赞说:“啊,你生得真好看。”

被夸的国师神色不变。

他生得一副冷清色,开口却是温和地道:“苗姑娘谬赞了。”

苗酥皱了皱鼻子,用空白的大脑努力想了想后,恍然开口:“你认得我?”

“啊,所以你也是和这些人一样,来找我玩游戏的吗?”苗酥兴奋起来,她的指尖朝下指了指。

一边歪着脑袋看人,她清亮的眼眸微微眯着,看起来便带上了一点野兽的凶性。

这个人,虽然生的好看,但是找我玩游戏的话,那我肯定是不能输的!

胜负欲超强的苗酥,脏兮兮的小脸蛋上闪过跃跃欲试的神情。

洛怜的视线落到了她指尖下的尸体,这才看到那下边“一沓”刚咽气不久的一堆尸体。

国师大人神情略微妙,很快微笑着摇头否认:“不是。”

夜色里,国师大人清冷的语声,说着温和的话:“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绝色的国师大人,面色苍白,他轻咳嗽了下,对着面前脏兮兮的苗酥,笑着伸出手:“要和我走吗?”

苗酥表情却是变得更凶了,绵软清甜的声音说道:“你骗人。”

“你就是来找我玩游戏的!”她如此笃定。

而苗酥口中的游戏,便是——杀她。

她的直觉,当真是意外的敏锐呢。

国师大人在心底轻轻叹息,又怜惜的看着眼前人,如此般想着。

他的怜惜,只对着死人。

萧瑟的寒风里,那丝丝缕缕的杀气裹着寒风,直逼着人面门而来。

国师大人收回手,运于掌心只待人牵手便挣破人心脉的内力重收回体,轻咳了两声后,再次抬眼,像是无可奈何,被识破了般开口:“好吧。”

他病弱气色的冷清眉眼含着浅淡笑意,颔首:“如你所言,我来找你玩游戏的。”

所谓的带你回家是托词,所谓的找你玩游戏也是托词。

它们都只有有一个意思——送人下地狱。

既然她更喜欢游戏来形容,那便当这是一场,毫无胜算的游戏吧。

他的实力碾压眼前人不知道多少,杀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般想着的国师大人,眸色清淡,一柄薄如蝉翼的匕首自国师大人袖中划出,寒光冷冽。

他步伐从容,甚至带着一点病弱之人的轻浮,匕首却是快准狠的朝着苗酥的脖颈处压来。

这匕首见血封喉。

看样子他是不想再多废话在此地逗留下去了。

鼻尖腥臭的血腥味让人不适,国师大人眼底划过一道厌恶不耐——这肮脏腥臭的血液味道,真是让人心情愈发不爽起来。

还好,眼前的人马上就要死了。

狗崽这弱点带回便可走了。

想到这,洛怜的心情轻快了几分,匕首下去的速度更快更狠了。

他瞥着眼前的匕首,正等着匕首擦过脖子,却讶然发现匕首顺着人的脸擦了过去。

她没死!

苗酥腰身半弯而下,如一只压弯的花苞,腰肢纤韧,她险而又险地避开了眼前的匕首。

离的近了,连匕首的冰凉都仿佛被血品尝到了。

一截断发从空中飘落,悠悠扬扬。

细密的血带着一点疼在苗酥脸侧蔓延而出。

两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落到了匕首之上。

那上面带着一点的血迹。

苗酥抬起眼,直起腰,疾退三步,脏兮兮的小脸上清亮的双眸凶野气息更甚,血痕在左脸侧,很快就滑落一滴血,坠在下巴,嘀嗒落下。

又被她泛着一点青色的指尖接住。

苗酥指尖无意识将血一搓,那血便如红梅绽在青玉指,妖妖娆娆。

苗酥见此,兴奋抬眸,舌尖抵着唇线舔舐了下。红唇鲜艳,带着一点湿润。

那古怪兴奋的颤栗再一次从四肢百骸蔓蔓延,苗酥微微弯着眼眸,盯了会儿指尖,再次感受着脸侧的疼,她抬眸时愉悦说着:“这个游戏,比我和任何一个人玩的,都刺激!”

“我很喜欢!”少女脏兮兮的小脸,眼眸熠熠生辉,笑容变得格外的灿烂。

清甜绵软的话语,把这一场收取性命的杀人举动,定义为一场更有趣的游戏。

这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想的定义。

这令国师大人略略闪过一丝兴味,难得想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眼前人觉得,这是一场游戏?

这侯爷家的小庶女,据他所得的消息,也不该是这般性情才是。

倒是让人心底深处生出了一丝探究的**。

可这点**,并不能阻止他想要杀了眼前的人。

洛怜视线轻瞥过少女怀中抱着的,那会让自己不定时附身的白毛小狗崽。

弱点这种东西,若是不能抹毁灭,那就只能妥帖藏好。

而这小狗崽就是自己的弱点,也是一颗定时炸弹,不能被外人发现。

他当然是放在自己的身边,才会放心。

垂眸这般想着的国师大人再次无声叹息了口气。

他抬眼,眉眼冷清,姿容绝色,黑红匕首衬的指尖修长。

国师大人松松握着匕首,这手里收取人命的匕首,如他所料的那般,将不会给人第二次闪避的机会了。

地上掉落的那截青丝被风吹散,七零八落的散了好远。

而那匕首却是近在咫尺,贴着少女胸前绯红染泥的衣襟往里探去,直直碰上温软的肉体。

冰冷的感觉就在胸口处,苗酥的指尖轻轻夹住刀身,带着一点青色的指尖和黑红色的匕首,一时间分不清谁更诡异。

更由于苗酥垂着眼,那顽劣的跃跃欲试想把刀往胸腔里更深入的念头,也就没有让人发觉。

一道念头自苗酥的脑海里闪烁过——这刀真好看。

唔,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染了血,应该会更好看吧?

苗酥这般想着,唇边的笑容却是更甜了。

她忍不住又舔舐了下唇线,指尖压着匕首,几乎带着丝迫不及待,想让它往自己胸腔的心脏而去。

她有一种愉悦而诡异的直觉——那直觉告诉苗酥,她死不了的。

这场游戏,她是不会输的。

少女的念头带着一丝的疯,动作也不带丝毫的犹豫。

握着黑红邪性匕首的国师大人洛怜,也想着,这场死亡的有关游戏,也就到此为止吧。

她这次绝无生还可能。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