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穿书七零:我竟成了恶毒女配林芷梁毅完整版

小说:穿书七零:我竟成了恶毒女配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吃藕的橙

角色:林芷梁毅

简介:林芷善心爆发做了一次好人好事,救了一位老奶奶,却被楼上掉下来的花盆砸死,这是好事做太少,老天对她的惩罚??
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穿到了一本名叫《七零年代茹雅的奋斗史》的年代文里,而自己竟然是里面的脑残的恶毒女配,记得当时看这本书时,被这个女配气的怒火攻心,一手好牌打的乱七八糟,恨不得进去把她脑子里的水倒干净
还好穿来的及时,没有做什么愚蠢的事,从小鲜肉横流的时代穿过来,自己对帅哥都免疫了,再说这个年代能有啥好看的帅哥,林芷表示不屑~
后来……啪啪啪,林芷表示脸真疼,“嗯……那个……梁同志,你有对象吗?”
梁毅“……”

书评专区

魔武士:在一个以打猎为业余爱好靠马车出行的世界 最大敌人魔族第一次出场已经开起飞船了 科技树的重大差距 主角还是带领一群贵族亲戚们坐着马车逃走了 不是主角真没这么好命

1851之远东风云:没有胆量的黑社会分子,一旦有了政治野心,他立即成了基督徒,展现道德典范,忠于家庭,恪守一夫一妻,勤奋工作……这是谁?

女皇调教日记:自从来到污客,康萝莉再也没用“和谐当道,壮士断腕”这8个字了,现在也不用石更代替硬了,果然原来在起点被压抑惨了么~

穿书七零:我竟成了恶毒女配

《穿书七零:我竟成了恶毒女配》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救我的是谁?

吃过晚饭,趁着天还没黑透,她们各自回到屋里,洗漱。这样是为了省电,省煤油,这年头电费和煤油都贵。

林芷洗好,爬到最里面的那个床位躺了下来。

韩雪和吴美娟也都上了床,在闲聊。

看到林芷上了床,吴美娟用手肘捣捣韩雪,韩雪拍了她一下。

“林芷,你脚如果明天还没好,我就帮你请假吧。”

“谢谢你韩雪姐,睡一觉应该就会好了,再说今天我已经耽搁了,明天再不上工,就耽误进度了。”

“笑死人,你耽误进度还少啊,整个大队的知青,就属你最会偷懒。”

“好了,林芷不是说了要改正嘛。”

“韩雪姐,你知道今天救我的是谁吗?”

“听村里的人说,好像是隔壁三生产队的,是个军人,刚好这段时间回家探亲,他把你救起来就走了,我们也没看到。”

没想到是个军人,原著中没有提,不知道长得怎么样。

一天的慌乱终于在虫鸣声中过去了,林芷乱想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当林芷想着,是谁救她的时候,救她的那个人,脑海中也闪过林芷。

梁毅躺在床上想着他妈话里话外,都在提点他该找媳妇了,再不找,她就请人讲了。

军队里也不是没有人给他介绍,只是他都不感兴趣,回绝了。他现在没这方面的想法,一心只想着在军营好好发展。

脑海中突然闪过中午的画面,他中午刚到家,家里就他妈和一两岁的小侄子在家,说了会话,他妈让他去东边的河边找他大哥家的儿子狗蛋。

刚到河边就听到喊声,有人落水了。这一块水流最深,不会水的都不敢下去,梁毅冲过去,看到有个人在水中挣扎,他立刻跳了下去,把人救了上来。

救人的时候没想那么多,现在回想起来,软绵绵的手感好像还在,他不禁捏了捏手指。

突然他用力拍了下脑袋:梁毅你想什么呢,龌龊。

…….

第二天天一亮,林芷被各种嘈杂声吵醒。

睁开眼,她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不是梦啊!

知青点是女生轮流做饭的,男生就做些苦力活,砍柴,挑水浇菜等。

她们就着咸豆角,喝稀饭。

还好每个人有一个粗面馒头,不然林芷怕走路,肚子里的水都会晃出声。

他们其实都在观察林芷,怕昨晚是假象,毕竟之前每天她都能挑出别人的刺。现在看她真的没有作妖,并且脸上还扬着笑,吃早饭也没有抱怨,也就放心了。

看到她走路还有点不利索,问候了下,知道没事后,就陆陆续续出去上工了。

林芷也和韩雪她们一起出去,今天她们女知青和村里的几个妇女们,要把西边的那一片地垄好,种上玉米。

现在是五月份,正是种玉米、大豆的好时节。

……

一路上遇到村民,林芷都用一张笑脸对着他们。

她不管别人怎么想,既然想要改变,就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笑脸总比之前的臭脸好吧,笑多了他们也就习惯了。

等她们几个拿了工具来到地里,地里已经有两三个妇女在闲聊了。

她们看到林芷,正打算讥笑她几句,就看到林芷笑着和她们打招呼,到嘴的话,吐也不是,憋也不是,梗在那难受的很。

刘婶看到林芷走路一拐一拐的,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大声地问:“哎呦,林知青这是怎么了?”

林芷就怕没人问,这人是村里出了名的大嘴巴,她一知道,村里的人就都知道了。刚好,省了她不少力气。

林芷也大声回她:“刘婶,还不是昨天我脾气大和梁同志吵了几句,转身的时候不小心扭脚了,没控制住掉河里了。”

她把裤腿卷起来,露出脚踝给刘婶看,上面比昨晚看起来更可怕,一片青紫,周围还泛着黄,在雪白的腿上尤为显眼。

刘婶看到这样,也是一惊。

“不都说,你因为小娟和张知青说了几句话,气的跳河的吗?怎么是崴脚了。”

林芷声音更大了:“刘婶,这话可不能乱说,我是和梁小娟同志拌了几句嘴,那也不至于跳河吧,我脾气是不好,但脑子还是好的,我经常和人吵架,每吵一次,都要跳河,这村里的河都不够我跳的,您说是不是?”

“这倒也是,但是你——”

林芷打断她,接着说:“我和张家栋同志是一个地方长大的,我把他当大哥看,但是呢,经过这次我也知道了,这毕竟不是亲大哥,还是要避讳点,万一传点啥,我是不要紧,我脸皮厚,但是不能影响张大哥的名声,您说对不?以后啊,我就自己独立,不再想着偷懒,总依靠别人。”

她拿起锄头像模像样的薅地。

“刘婶,我不跟您说了,我要干活。我想明白了,当初下乡我是打算来建设乡村的,可是我没干过活,犯了懒病,所以这次掉水里了,是老天给的惩罚。

这次被救了过来,就是是老天给的改过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珍惜,以后请你们监督,哪做的不好,你们指出来,我保证会改。”

地里的人都竖着耳朵,听到林芷说这样的话,心里多多少少有点相信。

农村里的人大多数都很淳朴,虽然林芷平时眼高手低,恨不得拿鼻孔对着人,但是听到她现在的这番话,想想也是,一个小姑娘,还是城里来的,从小就没干过活,猛然来到农村下地干活,是不适应。

这次也算是遭了罪,连老天爷都被她扯出来了,估计是吓坏了,想要自力更生了,不敢投机取巧了。

……

就这样过了几天,大家看她是真的在认认真真的干活,不偷懒,不给人添麻烦,一直笑脸迎人。

原本还不相信的人,心里多少也改变了当初的想法。

就连村长也在开会的时候表扬了她,夸她进步很大,希望她能够一直保持。

林芷只能苦逼的笑着——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能说,不能说啊,这该死的命运。

连续上了几天的工,明天终于可以休息了。

几个知青商量了一下,打算明天去不远的山上散散心,顺带挖点野菜。

林芷还是很期待的,来了这么多天,除了下地干活,都没机会出去。

也不知道山上都有什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