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主人公叫诸葛亮借10万支箭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阿斗:我不用人扶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借箭十万

角色:刘禅借箭十万

简介:腹吞北斗,故称阿斗,大汉当兴,兴在刘禅,穿越者刘禅横空出世,当他觉得自己可以纵横天下之时,却意外发现,魏,吴两国也有穿越者,穿越者vs穿越者,谁能更胜一筹
(无系统,无开挂,无后宫,智商在线,三观正能量,原汁原味的三国风,热血文)

书评专区

狂狮少帅:比较干的教练文,选择穿越年份太早,整本书就是每年不断的低价买进未成名但日后的球星然后自己培养,不停的再比赛时放嘴炮折服这些小牛,拿一个个冠军的故事,起伏太少了,赛季开始就感觉无敌了,导致爽点不够

我是至尊:同样的小白文,风凌的书真比不上净无痕的直爽。。

我的好感度系统有问题:系统奴隶文,强走剧情,没有推演,前后吃设定严重。开金手指,然后在强走剧情,导致剧情蠢逼,惹人烦。

阿斗:我不用人扶

《阿斗:我不用人扶》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万人敌的三叔

队伍有了,现在缺乏的是武器装备,巴族士兵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好一些的有自带的短刀,弓箭,差一些的带着镰刀,斧头,甚至木棍,更有一半人赤手空拳,至于盔甲,则一件都没有。

武器还好说,盔甲可不是一般人能铸造出来的,铁质的盔甲制作工艺复杂,繁琐,消耗大量的人力财力,一般只有军中的高级将领才有,要害,关节部位的甲片,还会用上特殊金属打造,用来防护,精英特殊部队会配备皮甲,用铁片护住要害部位,至于普通士卒,能有个皮甲穿就不错了。

刘禅穿的那件两当式,类似于马甲的鱼鳞甲属于私人专属打造,也不知道是二叔关羽从何处得来的

三百多件武器,盔甲,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这件事以刘禅目前的能力来说,压根解决不了,只能去找张飞

巴西郡郡治阆中,刘禅发现越接近阆中百姓的生活越好,张飞驻守巴西期间,大力发现农业,桑业,惩治豪强,打击地主,别看他是个大老粗,却是粗中有细,爱民如子,亲自带人修建屋舍,节省军粮发放给百姓,在阆中名声及好,提起张飞,百姓赞不绝口,人人都会尊称一声张将军。

几日的奔波,刘禅带领五百士卒赶到了阆中古城,古风古色的阆中古城充满了少数民族特色,虽经经历过短暂的战乱,但在张飞多年的经营下,早已恢复了往日的生活。

此时张飞并不知道刘禅来到了阆中,正在城中菜市口支起好几个摊子,脱掉盔甲,摘掉头盔,手持剁刀,砍着案上的猪肉,半扇猪肉在张飞手上,砍成了一条条肥瘦相间,大小,长短皆一样的长条。

周围围了很多百姓,面露喜色,相互讨论着张将军劈砍猪肉的高超技术,不时发出阵阵喝彩,

几名亲兵忙着打下手,几个时辰的忙活,数百条猪肉条,整整齐齐的码在肉案上。

随后将砍刀剁在案上,吩咐身边的范疆

“让百姓们领肉”

范疆抱拳后,对着百姓喊道

“张将军有令,凡城中五旬以上老人,皆可来此领肉三斤,张将军有令,凡城中……”

话音刚落,百姓们顿时沸腾了,纷纷向前,唯恐被领完了

范疆见现场秩序这么乱,便向前推搡着百姓

“不要靠这么近,向后去,向后去”

说话的同时不小心将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大娘推倒了

张飞看到后拍案而起,一脚踹了过去,范疆被踹出五米开外,随后捡起地上的拐杖,亲自将其扶了起来

“老人家,您怎么样”

老大娘见张飞亲自扶她,受宠若惊

“无妨,无妨,老身无碍”

随后又一巴掌打在范疆头上

“人家来领肉,你推人家做甚,滚后面发肉去,回头自己去领二十军棍”

说完不解气,又拿起侍卫身上的马鞭,顺势要抽,远处跑来的张达急忙拦住了他

“将军莫慌动手,范疆也是无意之过,末将有事情告知”

“啥事打完了再说,在俺老张面前都敢欺负百姓,我要不在,这还不得吃人”说着又抽了几鞭,范疆脸上顿时多出几道血印,火辣辣的疼

打了几下解气了,把鞭子一扔,这可吓坏了周围的百姓,张飞见状,连忙换了一副笑脸:

“与大家无关,这是俺老张在教训手下这欺负百姓之徒,大家继续……”

范疆摸了摸自己一直滴血的脸,直咧嘴,张飞这一脚,几鞭可不轻,他可不敢说什么,解释不清楚说不定又得挨一顿揍,老张揍人可没理由,喝多了看你不爽就得揍你,多说一句接着揍,你想还手,但打不过

想到此处的范疆心中极为怨恨,紧紧握住拳头,却不敢表现出任何不满

张飞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张达你小子刚才说有事情汇报,啥事?”

张达连忙在张飞耳旁说了几句

张飞听后,大吃一惊“你说的真的?要是敢骗我,看我回头怎么揍你”

张达有些委屈的说道:

“我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欺骗将军您啊”

刘禅带领一行人来到阆中古城后,道明身份,城门士卒不敢大意,连忙去通报

随口问巴和道:

“酒量如何”

巴和听后一愣,随即说道:“罕见对手”

刘禅听后哈哈大笑

“一会看我眼神行事”

张飞得知消息后,衣服都没换,一路跑来,远远就听见一声声如同炸雷般的声音传来

“阿斗,阿斗,我的侄儿……”

刘禅听到这雷声般的呼喊,亲切而又熟悉,暗叹一声:不愧是当年当阳桥一声怒吼,吓的曹军肝胆欲裂的燕人张翼德

与我们所熟知的张飞形象没有太大区别,身高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不怒自威

刘禅连忙抱拳行礼,规规矩矩的喊了一声:三叔

张飞凝视着刘禅,突然笑道:

“果然是你小子,几年没见,长大了,也强壮了”

刘禅嘿嘿一笑:

“三叔见笑了”

“你不是留守成都吗,怎么跑我阆中来了,军师知道吗,你父亲知道吗”

刘禅有些无奈,笑着嘟囔一句:

“三叔何时也变得如此唠叨了”

“侄儿在成都得知三巴之地虽已平定,但仍有很多流寇作乱,三叔鞭长莫及,侄儿此次前来帮助三叔平定这三巴之地大小的流寇,父亲也一直在汉中前线浴血奋战,做儿子的也得为父亲分忧啊”

谁知张飞听后,竟有些生气

“这个诸葛亮,他怎么不自己来,派你这个从没有打过仗的小子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俺这丈八蛇矛可不认人,回头在三叔这住几天,派人把你送成都去”

“三叔莫气,先生意在磨砺侄儿,兴复汉室的大业早晚要落在我们这些晚辈身上,等父亲,二叔,三叔,等你们老了,就留在成都,不对,留在涿州的老家,三叔家的桃园,一起喝酒,侄儿则带着张苞,关兴她们继续征战,直到九州之地插满大汉的旗帜”。

一番话,让老张非常动容

“真希望有这么一天啊”

刘禅向前握住张飞的手,

“三叔放心,一定有的”

“好了,不说这个了,走,进城,三叔请你喝酒”说着指了指后面的队伍

“这些兵是你招募的”

“是的,三叔,您看怎么样”

“不错,送给我吧,等你回成都也用不到了”

刘禅:……

“这是侄儿亲自招募的巴族勇士,近身搏斗能力极强,既然三叔想要,那就送给三叔了,只要给他们配上优质的武器装备,上了战场必能以一当十”

刘禅脸上浮现一丝坏笑,但张飞却没有察觉,爽朗大笑:“真是我的好侄儿,三叔我正好缺乏兵马,走,请你喝酒”

中军大帐,士卒们把一坛坛酒,和一些熟食摆在案上,张飞虽然占据阆中,却没有住进府邸,每日都在军营大帐处理公务

张飞叫来了手下两名大将,吴班,宗预陪同,刘禅也带上巴和。

“来,侄儿,诸位,干了”

“三叔,我敬您,敬诸位将军”

刘禅学着张飞,一饮而尽

这个时代的酒度数并不高,和后世的啤酒度数差不多,一碗酒下肚,并没有太大感觉。

没一会的时间,三四坛酒下肚,吴班,宗预的多次敬酒都被巴和挡了下来。

酒过三巡,张飞喝了两大坛,多次抓碗都抓空了,看样子有点醉了,声音也变得粗犷起来

“阿斗啊,你就在三叔这住着,三叔把家传的矛法传给你”

刘禅听后,哭笑不得,他来可不是学武功的,再说了,这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

“三叔,您那矛法还是传给张苞贤弟吧,这次从成都出来,侄儿是要去平寇,侄儿是真想去,希望三叔成全”

“你知道哪里有流寇,人数多少,你会平个什么寇”

刘禅被问的哑口无言 “这……”

“什么都不知道就学别人去打仗,这个诸葛亮到底要干什么”

刘禅思考片刻,说道:

“三叔,侄儿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您截江救的那个阿斗了,侄儿长大了,那个男儿不想上马杀敌,不想学子龙叔叔长坂坡七进七出,所向披靡,又有那个男儿不想学二叔当年温酒斩华雄,傲视群雄,最让侄儿向往和仰慕的还得是三叔您当年在当阳桥一声怒吼,吓得曹军肝胆欲裂的壮举,每次听到三叔的故事都热血澎湃,恨不得与三叔一起杀敌”

张飞听后哈哈大笑

“你这马屁拍的也不错,算你小子有眼光,好,既然如此,三叔支持你”

张飞被刘禅一番话拍的有些飘飘然

“这算什么,想当年我和你父亲,你二叔,一起打吕布那厮,那场仗才算惊天动地……,要不是大哥爱惜他武艺高强,早被我一矛刺于马下了”

“那是当然,三叔的武艺举世无双,所以还请三叔随便拨些兵马粮草,侄儿前去平寇,前几日听说黄老将军在定军山斩了夏侯渊,三叔在宕渠大败张郃,却不想被那厮跑了,侄儿这次若遇上张郃那厮,必定替三叔出了这口恶气”

“好,只是侄儿,夏侯渊之事以后休要再提”

刘禅有些不解

“三叔这是何意,夏侯渊被斩,曹军全线崩溃,这是天大的好事啊”

张飞欲言又止,有些尴尬,吴班,宗预则在偷笑,刘禅突然想到了什么

原来张飞的夫人夏侯涓是夏侯渊的侄女,虽说是侄女,但夏侯涓从小是被夏侯渊养大的,说是女儿也不为过。

“三叔节哀……”

张飞:……

“等侄儿见到父亲,一定求父亲厚葬夏侯将军”

张飞:……

“三叔您怎么不说话了”

“三叔……三叔”

张飞:“我说啥,你小子让我说啥,说恭喜大哥拿下定军山,恭喜黄老将军斩了我岳父吗”

刘禅:……

宗预:……

吴班:……

玩笑归玩笑,这位三叔性情豁达,再加上酒喝高了,当然不会跟刘禅计较这些玩笑话。

“三叔,您刚才说过,支持侄儿去平寇,这……兵马……粮草,您看……是您安排,还是侄儿自己去选”

张飞也不矫情

“你自己带来的五百兵马,还归你,另外我在给你五百精兵,八百副皮甲,枪五百杆,短刀五百柄,弓弩百副,弩箭三千支,半月的粮草,再送你十头猪,如何”

“这……”

这回该刘禅说不出话了,想到三叔会大方,没想到会这么大方,这可是份厚礼。

“侄儿叩谢三叔,侄儿还想要宗预将军跟随”

宗预并不是武将,只是挂着武将的官职在张飞手下负责处理日常公务,调配军械粮草

兵给了,粮草给了,武器装备也给了,刘禅又开始不要脸的要将了,说完当场跪下叩首,磕头,还不忘补充一句

“定不会让三叔失望”

张飞听后斟酌片刻

“宗预平生谨慎,有他跟着你,我也放心”

“宗预,即日起你便跟随刘禅前去平寇吧”

宗预大概四十多岁,不苟言笑,抱拳道“遵命”

三日后

刘禅分发给士兵三日的粮草,剩下由车马驮运,肉也已经处理,烘干成了肉干,便于携带,一千人分成四队,近四百巴族勇士组成的白虎营,四百人张飞赠予的精兵,一百余人组成的卫队,一百人驮运粮草。

一千人浩浩荡荡离开阆中

临别之际,张飞带领众人亲自前来送行

“范疆,张达,拿酒来”

身后的范疆,张达二人,一人抱着酒坛,一人端着酒杯,走向前来

听到这两个名字,刘禅浑身一颤,酒杯差点没拿稳,死死的盯着二人,范疆,张达被刘禅莫名其妙的愤怒眼神盯的发毛。

汉中之战胜利后,二叔关羽进行了北伐,围攻襄樊时,遭到东吴吕蒙的背刺,最终惨遭杀害,三叔张飞得知后悲痛欲绝,急于为二哥关羽报仇,最终因不恤小人,被范疆,张达这两个小人所害,身首异处。

想到此处,刘禅心中莫名的酸楚,如果按照历史接下来的发展,这应该是叔侄二人最后一次相见了,世间再无张三爷

要说刘备的手下,刘禅最感谢谁,无疑是赵云,最敬佩谁,那一定是诸葛亮,要说和谁最亲,只有张飞。

他不像父亲刘备一样刻板,也不像二叔关羽一样严肃,三叔张飞,性情豁达,不拘小节,小时候因为贪玩,被父亲惩罚,每次都是三叔前来求情,甚至瞪着眼睛与父亲争吵,吵不过就抱着自己去他那,童年的时光虽然颠沛流离,但三叔就像一道光,给了他无数温暖。

不行,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一定要改变这一切

“三叔,侄儿走后,您一定要小心身后二人,这二人对三叔怨恨极大,将来怕是会谋害三叔”

张飞听后却有些不以为然

“就那两个草包,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

“可是,三叔……您千万要注意,他们……”

“好了,三叔不会有事的,如果见到你父亲,告诉他,回成都的时候,路过巴西,一定来阆中,一起喝酒”

张飞越这么说,刘禅心中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算了,等从平寇回来,一定要想办法除掉这两个祸害。

“好,侄儿一定传答,三叔保重”

大军启程

“阿斗,路上如果有危险,就回阆中,回三叔这里,有三叔在,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你,三叔护你一生”

刘禅转身看着远处的张飞,对自己最后离别的叮嘱,那个熟悉的声音,那双亲切的眼神,那个关爱的身影

刘禅再也控制不住泪水,郑重的点了点头,随后急忙把头转了回来,他不想让三叔担心,更不想让三叔看到他的懦弱。

这也许就是人生的一种成长。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