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小说《赵日天凌霄》团宠天选之女:带着菜鸟穿七零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团宠天选之女:带着菜鸟穿七零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白凰口的鲠

角色:林晓晓赵凌霄

简介:【年代+团宠+甜宠+空间+锦鲤】
林晓晓取快递被砸到了七零年代,幸好带着菜鸟一起穿!
据说家里有萌宝一枚,还有个奸懒馋滑的“大儿子”?!
林晓晓却不以为意,看我怎么调教出一个模范丈夫!
家里穷?没事!咱有空间!还有个天选的锦鲤体质!
事业爱情双丰收,关键家里婆婆宠,大嫂宠!
“大儿子”:媳妇,媳妇,我才是最宠你的人!

书评专区

阳光大秦:有人推荐,就看了下。不到100章败退,点X之后发现自己能抗100章,也蛮厉害的

无限冒险指南:为啥作者老是喜欢用尼玛,我勒个去,卧槽等口语,严重影响阅读

这个世界好可怕:脑残文,剧情设计都不带智商的。像那个牢房中谁先开锁竟然都能吵一架,这是有多煞笔,又不是只有一把钥匙,五把都有至于为个先后顺序吵吗?

团宠天选之女:带着菜鸟穿七零

《团宠天选之女:带着菜鸟穿七零》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杀猪

饭桌上的几人都坐着没有说话,赵老汉抽了好几口烟,才对着赵凌杰说道:“老大老大媳妇,爹知道这几年辛苦你俩了,你们呀,也别怨你弟弟,要怪就怪你爹娘没本事。生你弟弟的时候赶上灾荒年,都说养不活,你娘和我愣是把他养大了,都觉得他小的时候亏了身子,才娇惯了些,没成想大了大了,惯成习惯了。”说完就咳嗽了几声。

梁书珍在旁边抹着眼泪,赵凌杰和李桂芳听着也红了眼眶,“爹,放心吧,有儿子一口饭吃,就不能饿着弟弟。”“是呢,爹就放心吧!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虽然我有时候说话不好听,可我能看出来,弟妹是个好的。”

赵老汉听完,脸上也浮上笑意:“行了,该干啥干啥吧,晚上老大媳妇多烧点水,咱们杀猪!”

“哎!知道了爹!”李桂芳痛快答道。

屋内,赵凌霄看着坐在床上抱着哭的母子俩,头一阵疼,走到床前,推了推林晓晓,闷声说道:“别哭了,我不是想打你!”

林晓晓把二狗子放到床上,站起来对着赵凌霄恶狠狠的说道:“不是想打我,那你刚才什么意思!”

赵凌霄被看的眼神闪躲:“我,我…”

林晓晓逼近赵凌霄,“赵凌霄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打我一下,我就打你十下,你打我十下,我就打你一百下!然后再跟你离婚,我带着二狗子自己过去!”

“你敢!”赵凌霄一听说离婚,也急了。

“怎么不敢,我过的什么日子你看不到吗?养一个儿子不行,还得养着你,养着你有什么用,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离了你,我跟二狗子能过的更好!”林晓晓这会儿也是豁出去了,原主活的实在是太憋屈了,只知道闷头苦干,却还得仰人鼻息。

赵凌霄气的眼睛发红,额头上的青筋一抖一抖的,拽住林晓晓的胳膊喝到:“你敢!你不许走,你,你要走,我就,我就…”

“就怎样,打断我的腿?”林晓晓一脸嘲讽道。

“我,我就让你下不了床!”说完上前抱住林晓晓瘦弱的肩膀,嗓子有点闷闷道:“不许你走,不许你离开我,我改,我都改还不行么,谁让你之前都不看我!”

林晓晓一脸懵逼,僵着身子想要推开他,“松开,松开我!”

感觉到林晓晓的推拒,赵凌霄抱的更紧了,“我不,你得先答应我不离开我!”

林晓晓咬牙切齿的说:“赵凌霄,我数到三,你给我松开!”

“一”

“二”

三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赵凌霄堵住了嘴,温热的触感让林晓晓的大脑即刻宕机,昨晚的“鬼压床”还能安慰自己说是意识不清醒,可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个狗男人!这谁能忍?林晓晓气急对着赵凌霄的唇瓣就狠狠咬了下去,血腥味立马就充斥了口腔。

赵凌霄“唔”一声,身子向后退了半步,捂着自己流血的嘴,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你咬我!”声音里带着不可置信,还有委屈巴巴。

林晓晓头上划过三条黑线,气的心里直骂娘,转过身不再看他一眼。赵凌霄却丝毫没有眼力劲儿,走到林晓晓面前一脸控诉,还没来得及张嘴说什么,就被林晓晓直接打断:“滚开,狗男人!”推开身前的男人走了出去。

狗男人愣住了,二狗子抬头看了看愣住的爸爸,小屁股一扭一扭爬下床去追娘了。

天还没黑,赵家的人就已经吃完饭了,都围坐在饭桌前,吃着草木灰中闷熟的栗子,一家人除了两个孩子要栗子吃的声音,就只剩下赵老汉时不时地抽几口旱烟,仿佛这一刻的宁静没人愿意打破般。

黄昏来临,金色的余晖在小小的村落上方跳跃着,越跳越远,透过树木之间的缝隙,夕阳渐渐坠落,收敛了光彩,披上一层朦胧的外衣,天色渐暗,天地缝合,绵绵的山脉只剩下了一丝轮廓。

“老大媳妇,多烧些热水,老大老三拿上棍子和绳子,老三媳妇,咱们走吧!”赵老汉磕了磕烟杆子站起来说道,声音之中还夹杂着一丝丝兴奋的颤抖。

林晓晓跟着站起身拿起背篓说道:“走吧,爹。”

一行四人默不作声的朝着大山走去,黑暗也掩饰不住几人沉重的呼吸,走到大山脚下,赵老汉朝三人挥了挥手,三人点头之后继续向里面走去,留下赵老汉在山脚下蹲守。

刚进深山,林晓晓就停住了,对着身后两人指了指前面覆盖着厚厚一层枯树叶的凸起,就走到一旁把同野猪一起从空间放出来的野菜放进了背篓。两人上前扒开落叶,看到野猪的全貌后都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心想“好大一头野猪”,两人相视后,就赶忙拿出绳子,把野猪的前后蹄子捆绑上,棍子从中间穿过,深蹲把棍子架在肩膀上,林晓晓也上前帮着抬起野猪,三人就往外走去。

快要出山时,林晓晓朝着山外“喵”了三声,等听到赵老汉敲击树木的回复后,三人才抬着野猪出了山,专门绕了小路,等回到家,四人除了林晓晓才如释重负,瘫坐在厨房前,李桂芳从厨房一出来就呆住了。

赵老汉拿出烟杆子,点了好几次才点着,深深吸了一口后,看着林晓晓说:“老三媳妇,以后还是别进深山了!”

“是啊,弟妹,我还以为就是一头小野猪呢,结果是一头成年野猪,这幸好是刚过了冬,野猪饿了一冬天,这…哎,这要是平时,这头猪怎么也得四百斤往上!”老大赵凌杰想想也挺后怕的。

哄孩子睡下的梁书珍走出来,看着地上的野猪:“哎呦老天爷,这么大,得叁百来斤吧!”梁书珍拍了拍心口,就催促道,“老头子,赶紧收拾了吧!”

三个爷们一听,就都行动起来,给猪冲洗过后,拿了盆子接了剩余的猪血,看着流动的猪血众人还纳闷,都死了好几个小时了,居然还能解出这么多猪血。接完猪血,便用开水烫,刮掉猪毛,开膛破肚,去除内脏后,把肉分成了两扇。

林晓晓和李桂芳两人用草木灰把猪大肠和猪肚处理干净,随后把院子冲洗干净,猪肉都放进了地窖里。

天太晚了,梁书珍没有让几人把孩子抱走,都赶着他们进屋睡觉去了,林晓晓又烧了水擦洗了擦洗,毕竟洗猪大肠是个很有味道的事情,擦洗几遍后,才终于爬上床。

赵凌霄从看到野猪开始,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翻过身看着爬上床就秒睡的林晓晓,心里一阵抽痛,不敢想象白天的林晓晓是如何躲避野猪攻击的,她那会是不是很害怕,万一…赵凌霄抑制不住颤抖的手紧紧环住林晓晓,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安抚自己不安的心。睡梦中的林晓晓哼唧了两声也没有抗拒,径自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