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白荞香和梁家庄的女人们香荞王金荞全文免费

小说:白荞香和梁家庄的女人们

类型:其他小说

作者:叶知瑜

角色:白荞香梁锋

简介:她们,为何会成为留守的人?九十年代到本世纪初的时代背景下,整个社会日新月异,远离城市喧嚣的梁家庄的人们经历了什么样的变化呢?丈夫梁锋常年在外,白荞香嫁到梁家庄后如何经营自己的家庭?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外出务工,越来越多的人成为留守妇女,她们,在时代的洪流中,向阳而生……

书评专区

我不想逆天啊:干,令人窒息,这操作也是没谁了。

夜旅人:我觉得男女主都是性格坚韧,遭遇不公仍然善意地对待他人…看这篇文让我觉得优秀的人才会遇到优秀的人,所以自己要努力啊!

其实不太末日:现在刷书评已经这么夸张了吗?才五章就能上热榜?

白荞香和梁家庄的女人们

《白荞香和梁家庄的女人们》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扫把星

“辉辉,想我了吗?”荞香笑着拉过孩子,弯下腰,摸着孩子的头问。

小孩眼珠一转,偏着脑袋说:“姑姑,你要给我糖我就想你。”

“你个人精,还不请你姑父进来?”荞香娘听见外面的动静从屋里走出来。

梁锋有点迟疑,不知如何开口了。按照白水湾的习俗,白荞香怎么称呼自己父母的,梁锋就要怎么称呼。可按照梁家庄的习俗,除了上门女婿,一般把丈母娘叫作“嬢嬢”,把老丈人叫作“爸爸”,意思就是城里人说的“阿姨”、“叔叔”。荞香见他发愣,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梁锋赶紧喊了声:“阿妈。”

荞香娘听见他这样喊,与荞香对视了一眼,母女俩一起笑了。

白老汉虽听得女儿女婿来了,并未出来迎接。此时他正在专心地搓蜡芯,准备灌蜡。炕桌上一溜儿摆着几个又大又圆的萝卜片,上面插满了细棍,细棍的最上面缠着棉花。炕上还放着火盆,这点和梁家庄有很大不同。两个地方虽然离得不算太远,但气候又很大不同。梁家庄人的火盆是不上炕的,也不会在炕桌上吃饭。

“你们快上来烤火啊,愣着干什么?”白老汉手没停下,嘴上却催促两人赶紧盘炕。

“阿大,我来帮您吧!”梁锋一坐下就动手帮忙。“那行,你来搓,我就开始灌了。蜡已经消好了。”

荞香探头看向铜罐里,果然黑乎乎的泛着黄,看不见蜡渣了。

白老汉拿起一个萝卜,翻过来,倒拿着,慢慢浸到铜罐中,过了约莫有一分钟才拿出来。白荞香心里想着让梁锋好好表现,便拿起一个萝卜,对白老汉说:“阿大,要不让梁锋试一下吧!”

梁锋听他这样说就接过了萝卜,使劲盯了她一眼,荞香抿嘴一笑,说:“快点,不会就多学学。”一边说着,一边自己开始缠蜡芯。

等梁锋把所有的蜡芯都蘸好了蜡,白老汉又蘸了两三遍,直到蜡像手指头一样粗时,才算好了。

等三人弄差不多时,荞香娘和荞香嫂子张红红端着饭进来了:“阿大,要不先让大家吃饭吧?“那先吃饭吧!”

“给你们留了红烧肉,这是宴席上没用完的,正好今天人多,大家一起吃了,也就完了。过宴席时其实自己人忙得都没顾上吃。”荞香娘撤掉放在炕桌上的蜡,拿抹布擦了擦桌子,把碗碟放在炕桌上。

饭后荞香又带着梁锋在村上转了转。村口的老大爷老婆婆都盯着两人,梁锋觉得怪不好意思,看看太阳,觉得差不多到时间该走了。他于是扯了扯荞香的袖子,说:“我觉得振东说不定快来了,我们也该回梁家庄了,我们去马路边上等等?”

荞香看出他的难为情,就说:“那我们回家给阿大阿妈说一声。”

两人跟家里告别来到马路边,约莫等了半个小时,果然梁振东开着三轮车“哒哒哒”来了。

三人还没到梁家庄,远远地就看见庄上一股浓烟。

“哎呀,不知道哪里着火了!振东,快点!”

白荞香心里突突跳,梁家庄的房子都是一家连一家,一家着火,指不定有几家遭殃呢!

一到村口,就看到隔壁邻居禾花家的傻二娃站在路口,指着梁锋哇啦哇啦一阵,梁锋心下一紧,难道是自己家里?

梁振东看见傻二娃这样,就知道肯定是梁锋家起火了,就开着三轮车直接到了梁锋家的巷子里,一路上看到村上的老老少少担着桶,也有提着桶的跑去河边打水的。

荞香下了车,腿都软了。

吴艳妮见荞香来了,把自己的两个孩子大斌和二斌交给了荞香。“嫂子,你看着大娃和二娃,我去帮忙!”

厨房那边火势最猛,梁锋急得没了主意,找到自己的弟弟梁锐:“锐锐,到底怎么回事?人都出来了吧?”

“哥,一时说不清啊,快救火吧!”梁锐忙着救火,也顾不上多说。

“房背后大爷家不是有水井吗?有人去哪里打水吗?”

“那哪够啊!”

“振东,振东!”

“我在呢,锋哥!”

“大家把空桶都放在振东的车上,让他开车去,河边还有人,打水的人手应该够了!”梁锋一边叫来梁振东,一边指挥大家把空桶放在三轮车上。众人七手八脚地把桶放上去。

几趟下来,火势才渐渐小了些,但仍然听得木头噼里啪啦地响。一阵忙乱后,终于把火势压了下去。

不知不觉中,天色暗了,来帮忙的众人也都累得够呛,都各自回家了。

只剩了梁锋一家。梁锋娘坐在门前,望着烧个精光的厨房和黑乎乎的厅房房梁,眼泪吧嗒吧嗒直往下掉。

“哭哭哭,哭有什么用?早就给你说了不让你熏肉,你偏偏要熏。这下去了你的心病了吧?”梁长福生气地说。

说话间,梁钥骑着自行车回来了。“怎么回事?”听梁钥这样问,申红玉更加难受了,嚎啕大哭起来。

“行了,娘,你就别哭了,已经这样了,我们都知道你不是有心的。”梁锐一把拉起了他娘。

“我就是想熏一下肉,想着火也小,就出去串了个门,还没坐多久呢,就有人说房子着火了……”申红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呜咽着。

原来梁锐带着老婆孩子去给丈母娘家送碗新做的臊子,本想在那里吃了饭再回来,哪知又这档子事。

梁老爹被一个老哥们叫去帮忙做个案板,着火时也还没有回来。

“你说说,要是全烧了,连睡的地方都没有了。”梁老爹气呼呼地坐到门槛上。

“爹,别说了行不行?”梁钥没好气地说。这女子人不大,向来是最有主意的。

“弟妹先收拾收拾吧,都注意安全。”

几人正在收拾,梁锦过来叫梁锋一家去她家吃饭。一家人虽无心吃饭,但盛情难却,又有两个孩子要吃饭,梁钥放学回来也没吃呢,于是就去梁锋三爸梁多福的家里吃了晚饭。

晚饭后回到家里,土木烧焦的味道散来了很多,天早就黑了,一家人就各自休息了。电线烧坏了,电灯也用不了,荞香想着半夜起夜不是很方便,就让梁锋找一下煤油灯盏。梁锋找到后又没有洋火,就去自己爹娘屋里找。出去后,荞香见屋里乌漆漆地,有点害怕,就跟出去了。

刚走到公婆窗前户旁,就听得婆婆说:“这个扫把星,刚娶进门就害得家里这样,都快过年了,害得人不得安生!”

荞香皱了皱眉,心里疑惑:这是说我呢?脚步停了下来。

“你个哈怂,你自己干的好事,怪别人干啥?”梁老爹没好气地跟自己老婆说。

梁锋开口说:“家里已经这样了,你们就别再吵了,这又关荞香什么事?把洋火给我,早点睡吧。”

荞香心里一口气卡在那里,上不来,下不去。梁锋大步走出爹娘的房门,差点撞到荞香身上。荞香在他胳膊上使劲拍了一巴掌,扭头进了自己屋。

梁锋进屋后点了煤油灯,看向荞香。灯下的人儿此时正气鼓鼓地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梁锋伸手拉过她,揽在怀里,低头蹭了蹭她的脸蛋:“好了,娘就是那种性子,虽然那样说,但心里知道是她自己大意了。你就看着我的面子上,别计较了吧……”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