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重生我成了负二代

小说:重生我成了负二代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婳云白

角色:王春良婳云白

简介:郁郁不得志的人基本都重生了,
重生了的人基本都升官发财了,
升官发财的人基本能预知未来了,
虽然带有讽刺,但重生确实是一种趋势……

书评专区

重生过去当神厨:有点意思,不过一般人第一套人民币应该不会剩个几百元的,有也会到银行换,剩个几毛块吧还可能

无家:抗日并非什么抗日奇侠,至今仍记得冬日里,在暖气和打开的窗户边拿着手机看这书的感觉。年代感厚重,不似网文,当兵抗击敌人,求生挣扎的情景刻画得相当出色。标记。

天降横财一百亿:毒死我也……和《黑卡》一个尿性……连花钱都不会的主角……弱智配角……坑爹系统……此篇小说主角唯一的优点,就是比较有孝心,值得表扬。但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优点了……

重生我成了负二代

《重生我成了负二代》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歪?我举报啊

王春良跟包小天是发小,王春良家还穷那会,包小天兜里有零花钱基本都分他一半,平时更少不了从家小卖店捎带。

就连逢年过节,都是先到自家给老爸老妈拜年。

可反过来看看自己,尤其打包小天没了以后,别说替包小天尽孝了,就是包小天父母去世,自己好像都没有去露一面。

这一世,王春良觉得自己混成什么样不好说,但作为兄弟,有挣钱的买卖肯定会拉包小天一把,但肯定不是这种鸡鸣狗盗的事。

尤其这小子命短,王春良更舍不得拿兄弟冒险。

王春良是一路跑,一路乱想,目的地直奔村大队方向。

大队办公室里面乌漆嘛黑,村长跟妇女主任都不在,一再确定里面没人,王春良撬开窗户就翻了进去。

“歪!治安大队吗?我报警啊,不是,我举报啊……”

“什么?镇上新修的水泥路一夜被偷光了,你们要去蹲坑,警力分不出来?”

王春良还头一次听贼这么厉害。

可治安大队不来,计划就得落空。

王春良记得他帮他爸看工地的时候,还有掰栅栏上的尖刺拿回去卖,一整排尖刺都被掰秃噜了。

穷是原罪,铤而走险,发生什么事都极有可能。

王春良脑瓜当即一转:“我好像听里面有个人说要偷学校新立高压线,还要在半夜把打更老头敲晕,然后把刚弄一半的铁塔拆了卖。”

王春良话当即引起足够重视:“好,一会儿我们悄悄的进村,不拉警笛,然后你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如果赌资较大,你就是立了大功一件……”

他们悄悄的,自己计划就不保险。

王春良觉得自己这个智商啊,肯定不白给。

“**同志,我觉得警笛能起到威慑作用,比起抓住坏人,阻止坏人犯罪才是执法关键。”

接着,王春良又打起感情牌:“我们七间房小学打更老头是位孤寡老人,之前为了保卫公家财产还折了半条腿……

据我所知,赌徒一般都穷凶极恶,没准这件事,还跟水泥路盗窃案有关。”

对方情绪一振:“好有道理。”

几经折腾,王春良酒劲也散差不多,等再悄无声息摸到张军家后窗户,一路也感觉很轻松。

王春良是过来查看他们有没有散局的,见他们还在继续玩,他就放心了。

此时张军又输了,开始徒手拆墙,炕头挂灰的大白已经被他抠下来一片。

Duang!

一个人影踉踉跄跄走了进来。

王春良还以为是治安大队踹门,实则进来的是七间房村民何万金。

“来?来?来啦。”何万金跑的呼哧带喘。

“嗯?”

现在抓赌抓的狠,一个个都怕了。

打牌的汉子们集体打个激灵,然后齐垫起脚尖往外,预做群兽散。

张军也摆出开窗架势,猫后窗户的王春良心提到嗓子眼。

此时何万金捂着肚子已经笑岔气在地:“你们想啥呢?我说是来,来玩两把啊。”

“我XXX!来?来?来?气卵子差点被你吓出来?!”

“来!输尿炕了,你来替我会儿!”

虚惊一场,王春良期望和失望并驱。还以为是治安大队,脚程这么快。

Duang!

还不到一泡尿的功夫,张军家门又被撞开,这回进来的是刚刚出去尿尿的孙大伟。

“嘶……”

几个打牌的恼了:“干什么玩意,你们一出一出的,还让不让人好好打牌?”

孙大伟提提裤子,手又往衣服上揩了揩:“我总感觉今天不对劲,我改天再找你们玩。”

张军闻言:“你特么的,赢了就学兔子,以后还想不想玩?”

“不是,军哥,我总觉得不对劲。”

“再废话就把赢的掏出来!”

孙大伟无奈又打了两把,屁股犹如长了茧子,心神不宁,坐立不安。

“军哥,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对,你不是说后院每天都有猫叫秧子,怎么今天没来?”

“你他妈的,人家跟哪只小野猫好上了,还得过来告诉你啊?”

这回张军的吼声没有镇住孙大伟:“不行,我又来尿了,我再出去逛一圈。”

“滚!出去你就别回来!”

趁屋里一阵乱的功夫,王春良又悄无声息摸出去,怕一会治安大队里外搜查,自己在误伤里面。

与此同时,城里通往七间房的荒野小路警笛阵阵。

两台小挎斗开路,后面跟着四辆警车快如闪电。

从乡里出发,途经头道岗、二道岗、三台子、四台子,五洞桥……然后奔七间房疾驰而来。

“滴~呜~~滴~呜!完喽!完喽!”

所过之处,村民纷纷出门观看。

“我呲!是个大案!”

没过多时,治安大队顺利抵达七间房,直奔张军家。

配合夜里的空旷,警笛声哇啦哇啦的,声音犹如声效和旋。

这回所有人都听到了。

“军哥,那咱们咋办?”

“嘿嘿!”张军熟练的掏他爸生前收电费军用小挎包:“快,把钱都装包里。”

里面有事先缝好的小夹层,一共十个,谁的钱装里面都不会乱。

刚进门的何万金叫苦连连:“军哥,你撇远点,我刚玩两把就被抓进去太冤。”

“滚!就是你方的,还有那个兔子孙大伟!”

然后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小挎包被张军飞了出去,直接打到墙根。

“哈哈!我们接着玩,等**走了,咱哥几个再去大河里游一圈!”

“打牌打牌,都装像点,谁也别往后窗户看。”

随手,张军又把事先准备好的钉子**早就钉好的窟窿眼。

不知道的,还以为张军家后窗户一直是封死的。

几人刚摆开摔牌架势,治安大队人就冲了进来。

“不许动,举起手来!”

今天带队的,是治安大队大队长钟立国。

多次打过交道,彼此都认识。

张军佯装着很委屈,学着港片:“钟sir,你们又来,我们做完农活打打小牌,总不至于犯法吧?”

搜查一圈,仍是找不到有关赌博的蛛丝马迹,不过钟立国嘴角还是微微露出笑意。

“有人举报你们跟一起盗窃案有关,现在你们每一个人都要跟我们回去配合调查。”

???

“不是抓赌?”

张军有点跳台,猛的从位置上站起,指着钟立国鼻子道:“钟立国,抓赌你就抓赌,要是这么玩,有点不地道吧?”

“不要动,治安大队执法配枪,你们动一动都很危险。”

小民警瞅张军家后窗户表情古怪:“队长,大夏天关窗户情况不寻常,我要不要带人去后院看一看?”

钟立国看一眼窗户是封死的:“不用,抓紧时间,把盗窃案从他们嘴里撬出来。”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