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倾明黎雾最新章节主神祂不知道

小说:主神祂不知道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一蓑烟雨戏平生

角色:倾明黎雾

简介:无限流
文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当真!!!
一切纠纷都属作者瞎编!!!
最开始的时候,黎雾遇上了一个奇怪的人,明明是青天白日的大街小巷,却没有一个人惊异那个穿着一身古装人,准确来说根本就看不到他,甚至直接从他身体穿过——只有他能看到
而且是一个看一眼就无法忘记的美人,尤其是那身美人骨,对于特殊职业的黎雾来说,不可否认这是一场特殊的奇遇

书评专区

食戟之冒牌小当家:按作者的描述,那个世界特级满地跑五星不如狗,小当家穿越过去也只会被人吊打,无法接收这种设定只能给个毒草

从零开始:这是每个正版读者都必须打赏的书,就像每年都要去庙里拜拜一样,每个网文作家都有这样的精神,哪里来的书荒

小仙有毒:书中的人物的性格都偏幼稚,格局也不大,偏偏剧情发展还可以,文笔也很棒,可以一看。。。粮草。。。

主神祂不知道

《主神祂不知道》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白山古村2

“啊,哈哈,我跟他之前因为共同朋友见过几次,这实在是太惊讶了,我是真没想到居然会因为灵异探险而来到这里,毕竟每次见到他都是特别严肃的人,真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么有意思的人。”

他是真的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周行末,自从因为他连累周行末也发生车祸,就一直愧疚,既怕见到,又恐遇不到。而且,更没想到的是这游戏居然让他连续遇到两个熟悉的人,一定是这个游戏在搞鬼。

“对,我也没想到会见到涂先生,在我的记忆中,你可就是个小朋友,这没想到两年没见,你都长那么高了,不错,帅气多了。”周行末嘻笑道,仿佛真的如邻家哥哥般。

“行了,你们两个就别在院里相互讨论了,好不容易到了这里先进去休息一阵再说吧。”

“好的好的,阿卡姐,刚才我从后面过来的时候碰到村长,他说如果看到你就让你快点过去一趟。你放心,他们交给我,我可以帮你直接安排在收拾好的房间。”周行末静静的点点头,忽然像是想起什么,直接把阿卡支走。看着阿卡有些纠结的表情,他直接说把一行几人带到屋里。

阿卡考虑了一下,直接跟周行末说道:“好的,那就交给你了,要求还是跟我之前跟你说的一样,别让他们乱跑,犯了忌讳,不然我都保不了你们。”

“是是是。”

几个人都不傻,看出这是故意支走NPC,那一定是会有什么内部信息。

看着阿卡着急的往后院走去,根本就不在意在场的所有人,而且走的很是匆忙,仿佛有什么追着似的。

不到一分钟,阿卡便跟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从内院走出来,两人皆是直直的往外走,碰到周行末一行人打招呼也只是轻轻的介绍了下自己的身份,再问都不带搭理,最后,隔着老远说了句,有人做晚饭,让大家别忘了明天的婚礼。

周行末带着几人快速前往右侧的楼梯,带着几人上阁楼,先过去是一个大的客厅,放着十几把椅子围着长桌,这场景根本就和外界如同两个世界。

“我想你们在过来的时候都应该或多或少的了解些这里。我知道你们想知道很多,但是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明天就是婚礼,记住我们只有一天班加一个晚上的时间,村民也都是昼出夜行的规律就像是吸血鬼一样,我和一位老玩家有过大道的猜测,很有可能是像僵尸一样的,就是不惧阳光,所以也就只是怀疑,他们对这些讳莫如深。至于是新娘还是新郎,那些村民根本就套不出话,而且他们极为排外,但是又作出特别友好的作态,如果出去碰到那些村民也不要过多的跟他们接触。你们一定想知道为什么都告诉你们,这是那个老玩家的交代,至于他现在在睡觉,他可能受了重伤,所以,我们能靠的就是自己,不然等待自己的就是死亡。”

听着周行末的话,众人吸了口凉气,“僵尸”这种传奇的事情根本就是影视剧才会出现的东西。

涂图直接向姓刘的大胡子,“刘哥,你是老玩家,有见到过僵尸,他们大概有多强。”

“不,有听说过,似乎有个6级玩家遇到过,他们一共三十个人,出来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侥幸逃脱,但是对全身造成的伤害异常严重,因为只要脱离游戏就能恢复到最完美的状态,而他从出来完全就是剩下半个身子,颈部甚至留着两个齿印,最后好像因为思维被惊吓,最后好像自杀了。而且这游戏所有等级的都是可控的,哪怕是我们匹配到一个8级的玩家,也会为新人留下保护的,这游戏至少是对新人还是有一点仁慈心的。更何况我们根本就不可能会跟相差太过悬殊的组成队伍,这种情况从来就没听说会在低等级出现,那完全是超脱生死的存在。”刘大胡子根本就没想到会发生这么严重的情况,他这种玩家就是个小人物,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对了,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受伤的老玩家吗?他多少级,那他能……”

看着那张满脸胡子还卖萌的脸,周行末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别想太多,那位先生受了那么重的伤,若是你你会吗?更别说那位先生以身犯险帮我们打探到这么多信息,已经算是功德圆满了,如果再不要脸强求人家,我说不出口。”

虽然知道这是事实,但是大家还是忍不住的失望起来。“行了,别放弃,那位先生可是说了,这游戏没有不能破解的可能,我就想如果是僵尸他们会不会惧怕桃树之类的东西,赶紧想想有没有可能带着。”

几人回答自己自从来了这里,衣服东西都被替换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救急的东西。

周行末叹了口气,直接指着客厅里面的房间,左右各有房间,但是那个门上都挂着门牌号,当然除了那位先生和周行止以外的房间随便居住。

“我是今天凌晨就到了这里,至于是怎么到的,我很抱歉,其实是我自己也不知道。对了,早饭是九点到十点,晚饭是四到五点,晚上看他们情况有没有夜宵,所以大家别忘了垫点东西,不然今晚就要饿肚子,多吃点谁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吃了。大家也都相互认识认识,毕竟咱们一会看能不能商量出一个结果来。”前一句对着涂图和黎雾的方向说到,后面看大家害怕的神态,又交代了下晚饭时间之类的话。

周行末一句话说的惹得于绵绵又要哭起来,不过这会大家所有人都心态崩溃,并没有说什么,或许这也可能代表他们而哭。

一直沉默的女人看了看周围几人,大着胆子说道:“你们好,我姓陆,其实——我也是老玩家,但是,我这是第二次游戏,或许都不算是老玩家。对不起,我开始很害怕,根本就不敢说。我有一个断掉的簪子,是我爸爸给我妈妈亲手用桃树枝做的,你们放心,真的是桃树,因为那是我爸他们有一个桃林,这是用最好的一块枝干雕刻出来的。而且我是被朋友嫉妒推倒,然后摔在簪子上才进的游戏,而这个断簪也是唯一陪着我的东西。”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发红的枝干,被鲜红的血液浸泡过的桃枝闪烁着不祥的气息。

她害怕被认为是假的,连忙解释的告诉众人事实。

本来有些被她隐藏信息有些生气的大胡子,也闭上了嘴,他或许是极端了些,但是却没有主动去害过一个生命,而且居然是因为朋友。

“我呢之前就说了,姓刘,这是我的第四场游戏,你们几个新人算是我在这里面见到素质最好的,现在也算是面熟,以后要是再见到了也都相互留情。所以也就喜欢跟你们多说两句,但是我还是忠告一下你们,不是所有人都会好心提醒新人,别被当了垫脚石。哈哈,放心,这可不是威胁,我呢,就看着凶,可以叫一声大胡子就行,但是我的心还是红的。”刘大胡子说着卖了个萌,逗得两个小姑娘也都哈哈大笑起来,正好缓和一下气氛。

“你们好,叫我小婉就好,这是我男朋友,叫他耗子就行。我们是因为在车上吵架,所以发生车祸到这里的。”另一对情侣,随后跟着也介绍起来,扯了扯身边人,勾勒着一丝笑,从自己的思绪里跟大家介绍起自己的身份。

“我叫涂,姓氏是涂抹的涂…”

周行末看众人都已经介绍完毕,直接开始说回正题:“既然我们都认识了,那就先定一下我们今天晚上需要做的事。先生为我们定了一个计,如果我们能够相互信任,他能保证所有人都能活着。先别忙着拒绝,我丑话先说到前面,如果我们开局就因为隐藏,造成自己的死亡我们不会为你们这些陌生人伸出援手,所以别想着依赖别人,唯一能够相信的只有自己。”看了看众人的脸色,也不停顿,直接先说些前提。

“我大胡子先同意,这是个高危游戏,靠我自己肯定死,我跟着大佬走。”

“我,我只玩过一次,还是被人带的,我也跟着大佬走。”

“我…”

“还有我们也…”

“好的,这样的话,那位先生定的计策就是……”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