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恪夺lofter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快穿:大佬她小娇夫又装柔弱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元糖圆

角色:棠秽祁阈

简介:几个世界以后,系统终于发现一直都是同一个任务对象以及某些人真面目以后……
蛋羹:秽秽,你家那位其实是一点也不柔弱的!
棠秽:没看到快哭了,没看见他被人欺负了,蛋羹你别胡说
蛋羹看着某个人躲在棠秽怀里笑的腹黑,实在是无言以对……
从落魄小鲜肉到大佬的影帝夫,
从遇到电信诈骗的小可怜到女首领手心宠,
从亡国小太子到独宠女皇夫,
……
她知道他也在演,但是陪他演,为得无非是那位曾为她脱去一身傲骨承受百仙剔骨阀诛,灵魂破碎流落三千小世界的谛仙

书评专区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不怎么样。开局限制主角的设定多少沾点脑瘫。

马林之诗:有人也许喜欢看小屁孩装笔,但绝对没人喜欢一直看小屁孩装笔。

回到21世纪:科幻网文精品 有思考

快穿:大佬她小娇夫又装柔弱

《快穿:大佬她小娇夫又装柔弱》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让落魄小鲜肉成为影帝的金主老婆6

“在练习?”

祁阈刚刚练习完舞蹈基础拿起手机看到信息上的小红点,是棠秽。

“嗯嗯,刚刚结束。”

“晚上有空吗?”

“我请你吃饭。”

“之前说好的。”

连续发了好几条信息给棠秽,等了几分钟,但是她可能在忙,没回。

正准备放下手机,“叮”

“好,可以。”

“地址、时间你选好告诉我。”

呃….祁阈有点傻眼,很干脆利落。

“好的。”

……

晚上七点,祁阈在餐厅等棠秽 ,心里不免有些紧张。毕竟以他现在的能力,也订不到那种高档的餐厅,不知道会不会……

此时棠秽刚刚到餐厅门口,还没下车。靳特助有点疑惑,自家老板到这小餐厅干嘛,要知道之前棠总可没到过这种小餐厅。

“棠总,您这是要?”

“有事,你们可以回去了。”

“啊?”

“有问题?”

“噢,没,没有。”

“那…..棠总您等会怎么回去?”

“会有人送。”

“好的。”

棠秽进入餐厅,一眼就看到了祁阈。此时的他低着头看着手机,不知道在干嘛。

走近一看,“你到了吗?要不要去接你?”

手机界面还停留在和棠秽的聊天上,消息编辑好还没有发出去。

“我到了,你不用接,但是你得负责送。”

耳边听到心心念念的声音,心里有点发颤,抬头,便看到棠秽就站在自己身侧,弯着腰和自己说话,脸突然就红了。

“嗯?脸这么容易红?”

棠秽轻笑了一声。想到以前某个人也是这样子,特别容易脸红,自己也是格外的喜欢逗他脸红。

祁阈慌张的摸了下自己的脸,“没,没有。”

“你来了啊,快坐。”

“我,我,你,你看一下你想吃什么?”

“我怕你会不会吃不惯?”

“不会。”

棠秽手插在西装裤口袋里,边往祁阈对面座位上走,边回答他。

坐下以后又说,“你看着点吧,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请的。”

祁阈没错过刚刚棠秽眼里透过他看另一个人的眼神,虽然就那么一秒而已。

心里多多少少有点不舒服。

此时又听她这么说,稍微又好受了点。

“那你有什么忌口吗?”

“不要葱姜蒜,不喜欢。”

“啊?好……”

嘴上应着好,低着头看起了菜单,心里却在想:葱姜蒜都不喜欢,好可爱。

估计知道祁阈心里想法的孤儿院院长得疯狂吐槽了“可爱???”

让你照顾小朋友吃饭的时候你是怎么义正言辞和小朋友说不要挑食的。

祁阈低着头点菜的时候,还是能感受到棠秽那股看他的眼神,可能别人觉得没什么,但是祁阈觉得脸都要烧起来了。

“我,我点好了。”

“你要不要看看?”

“不用,我看你就好。”

“啊,我…..我脸上是有什么吗?”

“有,有两朵玫瑰花,很好看。”

噌!祁阈的脸更红了。

“秽秽,任务对象脸好容易红啊。哈哈哈哈哈……”

“嗯,他在我面前一直这样。”

“啊?秽秽,什么叫在你面前一直这样?”

“你们之前就认识吗?”

“以后再告诉你。”

祁阈有点无措,他本来不这样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遇到她就会脸红。

明明,她也没有干嘛。

“我,我平常不这样的。”

祁阈越发显得像个小媳妇了。蛋羹也是这样想的。“秽秽,他好像小娇妻啊!”

“哈哈哈哈哈……”

棠秽则越发宠溺了,“嗯,你不这样。”

“在公司感觉怎么样?”

“还能接受吗?”

祁阈想,她一定是为了缓解尴尬才和他聊正事的。

“嗯,还好,能接受。”

“公司和经纪人对我都挺好的,最近在练习,准备参加一档出道节目。”

“有什么可以和我联系。”

“嗯嗯,棠总,我可以问一下,你之前说因为故人之托,这故人是???”

“很久之前一个朋友,你应该不记得了。”

“你只要知道,你可以依靠我,我会在。”我是来接你回家的,棠秽心里补了一句。

“这,这样吗?”不知道为什么,祁阈心里有一点点失落。

……

吃完饭,祁阈想起来棠秽说的需要他送,所以问“我,我送你回去吧?”

“打车吗?”

祁阈在想自己是不是该买车了,不然以后多少有点不方便。但是,现在他身上所有的钱加起来也……

“走走吧,消消食。”

“好。”

祁阈也还不想那么早分开。于是两个人绕着前面一个公园外围走了走。

“这些年,都是在孤儿院?在那里还好吗?”

“啊,还好,就也有去上学什么的。”

“嗯。”

气氛多多少少有那么点冷。

这时候,突然旁边一辆机车呼啸而来,祁阈看到了,立马上前护住棠秽,怕地上的水溅起或者怕这车会碰着她。其实,地上没水,机车也很稳当。

祁阈只是下意识想护着她,将人护在怀里之后,有些后知后觉,但怀里的温度让他清晰的感知到了心跳的声音。

但是他没注意到棠秽眼里的思绪……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