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别作 陆昭最新章节,重生后贵女不想退婚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贵女不想退婚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好大一只鲈鱼

角色:许意潇陆昭

简介:1v1 双向奔赴互宠型

软糯霸气小掌柜 vs 专情忠犬锦衣卫
前世风华绝代的肃王妃许意潇全族被屠,凄惨而死
临死前她才知道前世与她有媒妁之言的陆昭默默爱着她
重生一世,她幡然醒悟,陆昭才是她的如意郎君
听说陆昭打算退婚,她急急忙忙跑过去,发现他被众多小娘子围在中央
她费力扒拉人群,挤到陆昭跟前眼泪汪汪道:“夫君,你想抛弃我?”
陆昭冷漠地与她擦肩而过
前世锦衣卫指挥使陆昭心狠手辣,城府极深,众人讨好无道
可他半生坐拥权势,却还是失去了最爱的姑娘
冥冥之中,他又回到十七岁那年
明眸皓齿的少女献宝似地送来糕点,试探地看着他
他喉头翻滚,呼吸一滞,小心翼翼地走近少女,忽而眼尾泛红:”真的是你,潇潇!”
*小剧场
许意潇在府内对着陆昭怒目直视,举起菜刀凶巴巴道:“你是自己老实交代,还是我来严刑逼供?说!你还有什么秘密?”
“娘子真想知道?”
拿起蒲扇给许意潇扇扇风,准备投喂葡萄的陆昭神秘兮兮道:“为夫还想吃一辈子软饭

府内众人惊,次日西京盛传:救命!传说中那位高岭之花居然是个…妻管严

书评专区

兽娘永不为奴:哈哈比较明智先看书评在看作者,发现是个上黑名单的文青绿帽死女爱好者。直接回避,这种傻逼就爱无病**跪在真实

奶爸的文艺人生:那么多玩孩子的,我直男接受不能啊。这玩意只有20%情节是剧情,剩下都是养女孩子的日常,我花钱订阅岂不是石乐志。而且,那些日常有趣吗?粑粑麻麻的,是我孩子早抽改嘴了。

我夺舍了太阳神:我坚信写书是要有门槛的,对于新人作家也要百般宽容,万分忍耐。可你这本书无异于照抄照搬,尚且写成这样,还混混沌沌写了60万字……这可如何是好。

重生后贵女不想退婚

《重生后贵女不想退婚》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上元灯节风波

满天星火,绚烂飞扬。

汝河旁,艳丽娇憨的少女冲芝兰玉树的少年莞尔一笑,而后娇俏道:“不作数。”

陆昭用手轻抚她的软发,小丫头还记仇了。

可惜这美好的画面被某人一句话打破。

“陆昭。”

顾景轩看到许意潇和陆昭两人惺惺相惜,就像任何人都难以间入两人的感情。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许意潇应该如以往一般喜欢他顾景轩才对。

于是他提着手中玉制的四方筒子宫灯对面前的陆昭道:“陆昭,那七彩琉璃宫灯本王急需。你看,你若是不在意,我们能否换一换?抑或是本王出高价买下可好?”

许意潇抱紧了手中的灯,陆昭好不容易送她一个礼物,她手还没焐热就要被抢吗?

她可不干,而且顾景轩这厮八成会将宫灯送给苏柔,不行。

陆昭余光瞥见小姑娘似小鸡护雏般死死抓住宫灯,正色道:“殿下言重,陆某将灯免费给殿下都无妨。”

许意潇一惊,他在说什么呢?

她目光如箭地盯着陆昭,心想:他要是真敢把宫灯给顾景轩,她就不理他了。

陆昭发现了她的表情,又言道:“可是殿下,你看我家娘子现在这要杀人的目光,陆昭不是不想将灯给殿下,实在是这年头娘子难伺候。我想殿下应该也不忍心拆散有情人吧!”

一语相关。

须臾,顾景轩眸光阴冷,扯出一丝和善的笑容:“那自然是,本王和陆兄还有同窗之谊,是不该夺人所爱。”

许意潇即便是舍不得琉璃宫灯,可听顾景轩这番言语,担心他会在会试时暗中对陆昭不利,心想要不把灯给顾景轩就是。

她作势要走上前,忽地一只手握紧她的手腕,顺带着将她护在身后。

“殿下宅心仁厚,如妃娘娘有福了。”陆昭眼里满是和善的笑意,而在眼底深处藏着狠绝的阴鸷。

许意潇不能总和顾景轩近距离待在一处,待久了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前世许家遭遇的灭门惨状,继而对他感到恶心。

往后走走,她在汝河边欣赏两岸的灯火。

“你既然选择和陆昭在一起,那之前为什么要吊着殿下?”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许意潇头也不回地冷漠道:“我没有吊着他。”

苏柔愤愤不平道:“你还说没有,之前你时不时地缠着殿下,不就是想要让殿下习惯你的存在吗?然后再一举移情别恋,殿下就会对你产生好奇和不甘心。你别告诉我你不是这么想的!”

许意潇见苏柔愈发歇斯底里,只觉得没劲:“你想象力过于丰富,你们一个两个都在这揣摩我的心思。有这闲情还不如好好相处。”

反正现在她已经不是顾景轩和他白月光苏柔之间的阻碍,他们为什么反倒咬着她不放。

许意潇走到一旁,不想与苏柔纠缠,前一世的惨剧少不了她的推波助澜。

苏柔见状更加恼怒,眼波流转下扯起半边嘴角,讥讽道:“陆昭知道这件事吗?知道你的计划吗?他要是知道还配合你演,那他就是犯贱。”

许意潇脚步陡停,努力平复的情绪瞬间爆发。

所有人都可以说她,但她不准别人以任何名义去诋毁陆昭。

她转身直冲到苏柔跟前,怒火中烧,双唇止不住地颤抖:“闭嘴,你们都没资格这么说他!你们自己内心肮脏,还有脸说别人!”

许意潇双手攥成拳,指尖快陷入掌心却感觉不到疼痛。

苏柔见许意潇的声音已将不远处的顾景轩和陆昭引来,她心里有了一个计划。

许意潇隐忍中看到苏柔眼光阴森,不停往汝河边移。

她知道苏柔想陷害她,然后借此让顾景轩呵斥她。

这就是苏柔前世惯用的戏码,而她现在只觉得索然无味。

扭头就走的她突然被苏柔死死地掐住手腕往一边拖。

手臂上被苏柔的指甲划出几抹血痕。

她看见苏柔靠近汝河边做出后仰的举动,然后大叫:“许姑娘,你喜欢殿下也就罢了,你还利用世子,到如今为何还要置我于死地?”

这场闹剧许意潇不想参加,苏柔爱如何闹,顾景轩会怎么想,她都不在乎。

她冷然待在原地。

许意潇望着苏柔掉入汝河,周身散发出很深的戾气。

一个人突然挡到她身前。

说时迟那时快,一把抓住快要下落的苏柔往旁边抛去。

接着连忙回身问她:“有没有哪里受伤?”

许意潇看眼前男子拧眉,担心地问东问西,生怕她有半点闪失。

“没有。”她握紧双手。

陆昭左右打量小姑娘全身,发现她白皙的手臂上有几抹刺眼的血色伤痕。

他眼色愈深,眸光冷到极点。那一抹抹血痕让她压抑已久的怨恨快要喷薄而出。

强忍着心里的暴戾,确认许意潇此外再无伤痕后,他心头一松。

无意间又看见小姑娘抓紧的双手。

他温声道:“潇潇,让我看看手好吗?”

许意潇心中乱成一团,她滋生邪念不去救苏柔,这一行径在玄昭看来定是冷血的吧!

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

越想着,她的手握得更紧。

陆昭看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脆弱,而后弯下腰平视着她的双眼,慢慢握住她的双手:“你乖,我在这,把手打开!”

他一根一根地扳开她细长的手指,看到满是血痕的掌心。

轻轻捧起伤处吹了吹,他哄道:“这么傻,是不是很疼?不论什么时候,都要让自己不受伤知道吗?”

许意潇回忆起前世死后见到的玄昭,满头白发的他也是这么细心乃至魔怔地护她平安,不让她沾上半滴鲜血。

她泪如雨下,张开双臂朝陆昭哑声道:“抱抱!”

小姑娘哭得双眼泛红,快要喘不过气来,却还是忍着没哭出声。

陆昭温柔了眉眼,将她揽入怀里,拍拍她的背,轻声安抚:“哭吧,别憋着!”

“不可以,会被人笑话。”

听见她瓮声瓮气,感受到衣襟处湿湿的触觉,陆昭又打趣道:“谁敢笑话我们潇潇,为夫替你教训他。”

顾景轩那方扶起倒在碎石上的苏柔,看着远处两人抱在一起,怎么看怎么碍眼。

他质问道:“陆昭,我婢女身上这些伤你作何解释?”

陆昭本是温和的脸色瞬时冰冷,“殿下,那就好好告诉你的婢女。不要总是靠近水边,不然自己掉入水里,还要去构陷别人。”

苏柔感觉背上火辣辣的,碎石让她背上血肉模糊。

原来在殿下心里她一直只是婢女的位置。

她方才在后仰时想,以一次的牺牲来陷害许意潇倒也不亏,她要让顾景轩和陆昭都讨厌许意潇。

却没想到,在下一秒她竟然被人拉起来,甩到一边,背部咯到了许多锋利的碎石子。

她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保护许意潇,“她说谎,明明是她推——”

顾景轩打断道:“闭嘴!”

“陆昭,我们会试见。”

说完,顾景轩拂袖离去。苏柔憋了满肚子气,但顾景轩一走,她没了撑腰的人,只得负气跟上顾景轩。

回定国公府的路上,许意潇待在一旁闷不吭声。

看到陆昭衣服上那久久未干的水渍,她面色绯红。

她居然当街哭成那样,太丢人了。

陆昭还在说什么让她哭出声。

她想着想着心中无限尴尬与纠结。

陆昭见小姑娘一个人在一旁甚是烦恼地歪着脑袋,伸手将她受伤的双手包在手心里。

“还疼吗?”

许意潇霎时回神,吞吞吐吐地不敢看他。

“现在不……不疼了。”

她心里还是有疑惑,他难道不觉得苏柔说的话有道理吗?

她突然不退婚,突然喜欢上他,这搁谁看来都不合理。

都像是在……利用他。

“你相信苏柔的话吗?”她问完心中忐忑。

陆昭捧着她的手臂,自顾自地呼呼她手臂上的伤口,然后拿出上好的生肌膏给她涂上,“苏柔是谁?我只相信你说的。真的也好,假的也罢,我都只信你。”

许意潇唰地抬起头,撞入那人深邃的眼里,他眼波黑沉,却仍能明明白白地看清她的倒影。

她从他眼神里看出真诚与信任。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陆昭垂下眼睑,嘴角明显勾起。

距离定国公府还有两个街区,许意潇悄声道:“你就在这把我放下去吧,我今天还是扯谎说与青青一起过上元节,才独自出府的呢!”

片刻后车厢里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陆昭道:“娘子居然还学会扯谎了。”

许意潇双颊发烫,忙掉过头去不看他。

“我再送你离家近些,你多蓄点气力,待会儿还得回去继续扯谎呢!”

陆昭所说不假,当许母看到许意潇手上的伤时,心疼得不得了。

“潇儿,这是怎么回事?”

许父在一旁吩咐翠柳去拿药,末了走近一看,发现女儿手心的伤上抹了极好的药膏。

“潇儿,怎么回事?这药是谁给抹的?”

许意潇可怜巴巴道:“阿爹,是今日看灯的人太多,我被推搡在地误伤的。这伤口的药膏是青青给我涂的。”

许父敛去神色,不发一词。他走到一旁拿出一份帖子,道:“镇南王府送来的清溪宴拜帖,你看看。”

清溪宴在会试结束后不久,这个宴席镇南王府每年都会举办一次,只邀请西京城内未曾婚配的少男少女。每年分发拜帖都会提前半个月。

这宴会一年又一年地举办,倒成了西京贵族世家间默认的盛事。

许意潇看一眼许父的眼色,道:“阿爹的意思是?”

“你自己看着办!”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