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齐决明高良姜从登上那辆列车开始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从登上那辆列车开始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东海孤鳞

角色:齐决明高良姜

简介:丧尸横行的漫威宇宙、邪祟肆虐的华夏旧城、以及虚空入侵下,人类苦苦挣扎的瓦罗兰大陆······齐决明张开眼,看到的是与自己认知中绝然不同的景象:美国队长变成了丧尸?圣主竟然没有被打败?不会吧,拜月教主还真的在搞科学!?
当列车从神秘中驶来,带来的是死亡?还是新生!

书评专区

回到民国当小编:一股浓浓的买办 小资 投机客的腔调

任务奖励我不要了:角色崩坏先不提。根据读者的选择来写剧情???什么sb玩意,难怪这么好的创意只写了这么点字!!!!!

叛逆的鲁鲁修之最强杂兵:拿着作弊器都玩不转的loser

从登上那辆列车开始

《从登上那辆列车开始》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少女

齐决明在睡梦中被惊醒,听到了一阵吵人的噪音。

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他睁开眼后,很快便让自己回到了清醒和戒备的状态中,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一个多月以来练就的技能,只有时刻保持警戒,才能尽可能地活久一点。

循着声音,他来到阳台,大半个身子藏好后,这才稍微将脑袋探出了围墙。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离他已经非常之近了,他凝神看去,瞳孔骤然一缩。

是幸存者!

十几辆摩托车从远处驶来,晃眼的大灯闪得下面的一切都乱七八糟的,伴随着一声声精力过剩,高亢的吼叫,说是一帮妖魔鬼怪都有人信。但那些明显是人,因为鬼怪是不会骑摩托的。

齐决明并没有因为有别的幸存者而感到欣喜,要知道在这种秩序崩塌的末日世界里,人有时候往往比鬼怪可怕多了。他把自己藏着更加严实,几乎只留出小半个脑袋在外面,同时也很好奇,这帮子人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大半夜来这儿是为了什么?

灯光闪烁中,他瞥见一条纤细的身影,正跑在摩托车的前面,齐决明眯起眼睛,让自己尽可能地看得更清楚一点,但那身影倏然一转,便没了踪影。

“搜!别让那小娘们儿跑了!”

有人喊了一嗓子,接着就见那些摩托车分成了几队,向着各处驶去了。其中有两辆留在了这里,就停在他楼下的不远处。

齐决明缩回了脑袋。

这帮人绝非善类,至少普通人是不可能在鬼怪出没的深夜,如此招摇地穿街过市的。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齐决明打定主意,决定闷头装死,反正他的房门锁得很严,对方在不确定有没有人前提下,也不太可能暴力破门。

“哒,哒,哒······”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楼道却突然响起了一阵爬楼的脚步声。

这个小区是八九十年代的老建筑了,隔音很不好,如果有人爬楼,离得远还好,近的话隔着两道大门都能听得到。一个月以来,齐决明从来没听到楼道响起过脚步声,除了他自己的,然而在这时,却有人在上楼。

齐决明小心翼翼地摸到房门旁边,竖起耳朵仔细倾听,爬楼的人应该就在这附近。他隐约听到了粗重的喘息声,断断续续的,这人似乎是受了伤。

难道是被追的那个人?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大着胆子趴到猫眼上向外瞧去,楼道里空无一人。齐决明略有些紧张的心平静了下来,看样子爬楼者已经走了,但不幸的是,只怕这里就是他的绝路了。毕竟再往上去,就算上到顶楼不也是死路么?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否定了他的想法,齐决明那稍稍平复的心情顿时又紧张了起来,好巧不巧,那个人就在他的房门口!

“想不到我居然会死得这么狼狈······”

齐决明一怔,这声音有些耳熟,好像从哪里听过——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他略作回想,终于有了答案。

这声音他当然熟悉,因为几天之前他还曾听过,这是那五人组当中,其中一人的声音。

难道他们是遇险了?齐决明脑子乱乱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五人组救过他一命,他不想袖手旁观,但那些飞车党又不像善类,他也不想得罪这帮人。

笑骂声从楼下飘来,与这笑骂声同时传来的,还有纷乱而有力的脚步声。那帮人已经搜索到这栋楼了。

罢了,就当还你们的人情吧!齐决明一咬牙,不再犹豫,飞快地开锁、推门,看到门旁边墙根儿坐倒的人,也来不及细看,将人一把拉了进来,再轻手轻脚地将房门关死,尽量不让这该死的破门发出一丁点儿怪声。

他发誓他这辈子开关门都没有这么迅速过,如果这个世界还有吉尼斯纪录的话,他感觉自己简直能评一个开关门最快的纪录。

等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人像是虚脱了似的半靠在墙上,听着门外的笑骂声与脚步声渐近,在他的房门口停了下来,他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一门之隔,他甚至可以听到门外两人的呼吸声。

不过幸好,他们没有多做停留,待到动静远去,齐决明才终于无声地长舒了一口气。

······

“妈的,这小娘们儿窜得倒快,等老子找着她,非把她······”发动机轰鸣,盖住了男人的喋喋不休的咒骂,很快便湮灭在了夜色之中。

注视着摩托车远去,直到再无踪影后,齐决明收回视线,离开阳台回到了卧室。他看着躺在床上的少女,不禁微微一叹。

这才几天,一个活蹦乱跳的人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少女的情况并不好,或者说,很差。

她的胸膛偶尔才会起伏一下,显然呼吸已经很微弱了,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也显而易见:

胸口、腰腹、右边大腿各有一处明显的刀伤,伤口深达肌理,看起来狰狞可怖;一道贯穿伤更是直接从她的胸口穿过,隐约都能看到脏器在颤动。

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不死,这样娇小的身躯却有这么强大的求生意志,齐决明多少有些佩服。

齐决明是个外行人,他不懂医术,也缺乏包扎的经验,他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对方的伤口清理好,止血,然后简单地包扎,剩下的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等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也不敢远离,就在床边找了个地方坐下,一有动静就起来查看一下,就这么折腾了一夜,天将破晓的时候,少女的呼吸竟奇迹般平稳了下来。

见此,齐决明悬在半空中的心才终于坠下,困意也随之袭来,他靠在角落,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齐决明就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他总是很容易就被惊醒,即便只是一点风吹草动,他也会立马醒过来。

而就算一切平稳,什么动静也没有的时候,一个夜里也会醒来那么两三次,这次也不例外。

睁开眼,他隐约看见少女坐在床上,似乎正盯着自己,一声不吭。这会儿他的脑袋还有点迷糊,反复看了好几眼,才意识到不是做梦,揉了揉眼睛,惊喜地道:“你醒了?”

少女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齐决明。

“饿了吧?想吃点什么,多亏了你们,我这里现在倒不怎么缺吃的了,不过很好的也没有,将就一下吧。”说着,齐决明起身,要去厨房给她准备食物。

“是你救了我?”少女冷声道。

齐决明感受到了对方的敌意,有些哭笑不得,摊开手,说道:“救就过了,我只是给你简单地包扎了一下,真正能活下来,靠的是你自己。”

他这话也不完全是谦虚,受了这么重的伤,救治得也很简陋,仅仅才过了一个晚上,居然就能开口说话了,这女人究竟是什么机能怪物?

这少女也并非不通情理的笨蛋,试想如果想害她,趁她昏迷的时候下手不就结了,何必要等到苏醒之后。她摸着胸口打得仔仔细细的绷带,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略微一红,旋即又恢复冷色:

“多谢了。”

齐决明一摆手,也不废话,径自转出房间去给她准备吃的去了。

食物很简单,就是普通的自热粥,加上一点榨菜,这是齐决明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了,他一直舍不得吃,做好端给少女的时候,还感觉有点肉疼。

“你怎么了?”少女看着他脑袋偏向一边,眼里还微微泛着泪花,狐疑地道。

齐决明抹了抹眼睛,固执地不让自己去看那份热气腾腾的粥。“没事儿,热气熏得。”

需要提一嘴的是,这座城市大部分的供电设施都已经报废了,一口热乎饭对于齐决明来说都是奢望,他已经吃冷饮凉了好久了。

过了一会儿,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少女,说道:“对了,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