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帝姬快跑!娇弱质子他是个白切黑》最新章节在哪里看?

小说:帝姬快跑!娇弱质子他是个白切黑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无尽夏

角色:灵玄墨烬

简介:【“爹系男友”质子&“恋爱脑”帝姬,男主白切黑,女主成长型,前面‘咸鱼’攻,后面‘狼狗’攻,偏GB文学

“帝姬,天启国战败,七皇子墨烬作为质子,现在人已经到帝都了

“七年没见,人长残了吗?”
“没有,长得更好看了,帝都不少百姓在朱雀街夹道相迎,掷果盈车,场面不像是敌国质子,倒像是得胜归来的大将军

…………

书评专区

反派:九世轮回,让女主哭求原谅:ctm这烧饼“文青”文把我看哭了,看到100章,100章在我看来就算完了,总结给飞卢冲了10可以说是物有所值。脑洞文100章后就崩溃,100章前可以说钱花的值

天枢:徐公子的书,半借鉴半原创了一个包含希腊、罗马、叙利亚、奥梯、巴比伦、埃及、以色列、波斯等中近东国家的浩大的神话史,非常值得一看的书

湖中旅人:西幻,更新足、情节够新,不套路,诚意满满

帝姬快跑!娇弱质子他是个白切黑

《帝姬快跑!娇弱质子他是个白切黑》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别忘了让他回头找我结账

两日后。

“帝姬,药材都理好了,全是咱们宸宫最金贵的。”

灵玄手里拿着折子,将上面的补药名和理好的那些一一对应。

“几日前国公府不是还送来了一条野山参,没有入库房吗?”灵玄问。

“入了。”

“取过来,一起带过去。”

虞清清有些犹豫,“帝姬,那条可是二百年的野山参,可遇不可求的宝贝,你这以后万一有个病有个灾什么的也可以顶顶。”

“取过来吧。”灵玄道,“我不会有什么病灾的,他比较需要,如果真的有用就好了。”

“好吧。”

灵玄换了一身翠绿袍子,玉冠束发,少年的打扮,跟着同样易容的虞清清和车夫出了宸宫,去了南苑。

但到了南苑,门前的侍卫却告诉她们墨公子今日不在府中。

“公子去了寒山寺。”南苑的侍卫说。

“去寒山寺做什么?”灵玄问。

“是玄镜大师相邀。”

听到玄镜大师,站在灵玄旁边的虞清清手抵在嘴边皱了皱眉头,在灵玄身后小声嘟囔了一句,“玄镜大师云游四海,今年刚回寒山寺,皇宫和各豪门贵族相邀都不肯出山,没想到会主动相邀一个异国质子。”

“出门的时候有说归期吗?”灵玄问。

“这个倒没有。”侍卫看着马夫从车上搬下来的那一箱箱东西,“公子可有与我家公子订下的拜帖?”

“那是什么?”

“没有拜帖。”灵玄说,“来给你家公子送药材的,我先让人把那些药材搬进去,到时候你就和你家公子说一下是一位姓林的公子送过来的他应该就知道了。”

“别忘了让他回头找我结账。”

门口的两个侍卫听完点了点头,那几箱药材抬进府之前他们都一一打开检查了一番,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就让马夫把药材给抬进去了。

“帝姬要去寒山寺?”虞清清跟在灵玄身后问,“有些远,而且山路颠簸,还是别去了吧。”

马车行驶在去往城外的道上,宸宫侍卫前来禀报。

“帝姬,女帝召见您即刻入宫。”

灵玄放下车帘,说:“改道吧,先回宸宫换装。”

“是。”

走在皇宫长长的甬道上,虞清清跟在灵玄旁边,一会儿帮她整理一下头饰,一会儿帮她整理一下宫装上的配饰。

“帝姬,这次女帝召见的有些突然啊。”

“自从私造假币案太子东宫被封禁后,这两个月我们宸宫也是安分的很,下面的人最近也没有折腾出来事的。”

“那你还担心什么?”灵玄笑着反问。

“担心女帝突然揪出来什么事发作。”

“女帝阴晴不定喜怒无常,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过。”

虞清清越说越害怕。

“帝姬,上次女帝砸在你额头上的淤青还没消下去呢。”

灵玄额头上有一块淤青,过了很久了,没彻底消下去,不过被碎发遮挡着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如果你害怕,就别进殿了,在殿外候着吧。”灵玄说。

“那不行。”

“我得跟着帝姬。”

进了宣政殿,灵玄向凤椅上的人行跪拜之礼,没让起身她就一直跪在那里。

凤椅上的女帝衣着华贵,姿容冷艳,十指染着的丹蔻颜色如血,她侧倚着,一只手支着下颌,另一只手一张张地翻动着那些太傅递上来的测卷。

“灵玄帝姬,最近课业修的怎么样啊?”她问。

下面灵玄开口答道:“还行,略有长进。”

只见凤椅上的女帝面色一沉,正了正身子,将那一沓刚刚翻看过的测卷往下砸在她的身上,虞清清要上去挡被灵玄用掌力推了回去。

“这叫略有长进?!”

“看看你答的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字体如同鬼画符!内容直接反映出你根本胸无点墨!如何惩治偷税漏税上行下效的贪官污吏,你答的是什么,没收了他们的银子冲国库,并开个茶话会让他们具体展开说说是怎么操作的,谁讲得好就能将功赎罪,讲得不好但长得好看的留在帝都待观察,讲得不好还长得不好看的滚去边境种树养鱼发展经济?”

“你脑子里整日里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要不你直接滚去边境别回来了!”

杵在一旁的太傅战战兢兢,“女帝莫要动怒,帝姬年龄还小,也是老臣能力有限,教不好帝姬,老臣有罪。”

“如果儿臣滚去边境能够让女帝气消,儿臣现在就可以滚去边境,永远不回帝都。”灵玄道。

“你再说一遍。”女帝语气中的怒意更甚。

虞清清在灵玄身后侧拉了拉她的衣角劝阻,“帝姬…..”

“儿臣说……”

“孽障!”

“女帝息怒!”太傅阻止不及,那茶盏已经向灵玄帝姬砸了过去。

“帝姬……”虞清清看着帝姬跪在那里没有躲,茶盏砸在她的耳朵上,破了皮,血流顺着下颌往下滴答在她的宫装上。

“灵玄!把孤气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七年前你单纯天真轻信他人差点死在外面,到如今都不肯说出当年诱你出帝都的人是谁,这么包庇他怕孤要他的命,他当年想要你的命的时候可有半分犹疑不定?! 现如今你竟然还想着出帝都,学业不行!武艺不精!若没有孤的庇护,你胆敢踏出帝都一步就会被那群狼拆骨入腹!”

“原本想着,经过七年前那桩事能够让你彻底明白,最是无情帝王家,放弃你那些手足相亲的幻想,斩草除根,将那些挡在你路上的人一个个都想办法清除掉!可是你呢,七年前差点被人算计着死在外面,回到帝都又几次遭遇刺杀,一个帝姬被人这么算计不知耻而后勇强大自身,反而越加堕落丧失斗志!孤在这个皇宫厮杀了十几年才有今时今日的地位,是用来让你给毁掉的吗?!”

灵玄跪在下面抬起头,看向女帝,道:“儿臣说过,我不要…..”

“灵玄!”

震怒声从凤椅上传下来。

“帝姬别再说了,我求求你了。”虞清清带着哭腔劝阻,“会出事的,真会出事的。”

宣政殿静穆了许久。

凤椅上的女帝带着威压缓缓开口,“从明日起,你去麓山学院进修学业,什么时候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什么时候出来。”

“否则就永远别出来了。”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