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娇软娘子带球跑陆垚垚 顾阮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娇软娘子带球跑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幽默的葡萄

角色:阮惠然陆修明

简介:阮惠然爹不疼娘不爱,幸好有个宠妹的哥哥才能安然活到现在
谁知长大了却被邻村那个高大俊俏的男人拐走了……
小河前她信誓旦旦说要等他还乡,可是男人前脚刚走,她后脚就嫁与他人,没想到五年后男人不仅回来了,还有权有势……
陆修明站在阴暗的角落,眼神冰冷的看着远方,娇软娘子在前面走,后面跟着个小萝卜头……

书评专区

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hhvv

钢铁时代:有的数字明显夸张 不是合理的

半妖司藤:完成度很高的作品,剧情一波三折,伏笔、悬念设得很好,真相揭露时是各种万万没想到,不经意间就能看到作者的创意。人与妖的恋情很动人,明明一直没有诉诸于口,却相互明白对方的心意。。。仙草

娇软娘子带球跑

《娇软娘子带球跑》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六章接触

天色渐渐接近正午,王婶还未归来。

阮惠然站在门口,踌躇不定。

秋日骄阳高挂空中,还未进入深秋,她剁了一会儿馅料便觉得有些热。

宝哥儿在午睡,要是他醒着,让宝哥儿去送水倒是很好,可是家中最近经历的事情颇多,他晚上睡得不佳,今日好不容易睡了午觉,她不忍叫醒。

但是别人帮忙干了一上午活,总不能连碗水都喝不上。

想了想,最终还是转身去厨屋,取了个素白的碗,打了碗水。

转头看到镂空竹柜门里面油纸包,愣了愣,那人看着冰冷禁欲的样子,却嗜甜。

打开柜门,狠心放了两勺糖,只剩下半包了,应该够宝儿喝半月了。

陆修明正垒着最后几块土胚砖,胳膊上鼓起小丘,两个阮惠然都抬不起的砖,被他轻松一提垒到合适位置,然后用破碗舀一碗泥浆,均匀的涂抹在砖块之间。

细致又耐心。

等他垒完这块砖,阮惠然才开口,“陆,陆大哥,干了一上午活,累了吧?喝口水歇一歇吧。”

陆修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真当自己是邻居了。

将破碗扔在木盆中,激起一点“浪花”,不起眼的泥点子,溅了几滴到阮惠然的裙角。

她惊呼一声,差点将手里的白碗打翻。

陆修明一言不发,绕过她,找到一盆清水,细细的将手上的污泥清洗干净。

阮惠然拧着眉,盯着他,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她“请”别人帮忙,心头起火,却不能发。

忍着气,柔声道:“陆大哥洗好了手,喝口水吧。”

陆修明接过来,里面掺了糖,心底一颤。

“咕噜——咕噜”几口便尽了。

将碗递给阮惠然,当她伸手来接时,却紧紧抓住了对方柔嫩的手掌。

许是常年握刀枪之物的原因,他的手上磨得都是茧子,阮惠然感受到粗糙的感觉,像路边的石子一样。

她气愤的看向眼前之人,“放开!”现今,她与他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了。

陆修明却冷冷道:“别忘了,是你先招惹我的。”常年杀伐的他,说出此话,不免带了些凌厉之势。

阮惠然后背发凉,手却还被他握着,相当于两人一块儿捏着一个白碗。

“我说过了,是我下贱了。”阮惠然低头,他们两人之间,总是差那么一点缘分。

陆修明眼神里仿佛有滔天怒火,但始终隐忍不发,他一字一句道:“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满心欢喜的回乡,迎接他的是什么?是最心爱的人的背叛。

她甚至还愚蠢的嫁给一个混混。

不是信誓旦旦的说,日后一定会过得很好很好吗?

现在呢,寄人篱下,忍辱偷生,和宝哥儿一块儿吃苦。

阮惠然心中又酸又涩,她张了张嘴,想说:我不是故意不遵守诺言的。

但两人如今已经是两条驶向两头的马车,说出这句话对两者都是负担,不如她默默承受。

如果未曾相识该多好?

“我后悔了,你知道吗?”一丝酸楚爬进她的鼻子,她流着泪道,“后悔纠缠你。”

“从军前的那一夜,我很是想念。”陆修明望着她的眼睛,眼里却看不到一丝情绪,他故意加大了手中的力量,似乎有所怀念的道。

阮惠然却摇头,没想到一场年轻的冒险,却是自己最大的一场劫。

如果不是那荒唐的一夜,她也不会没有退路。

继母的逼迫,周庚的诱饵,促使她选择了婚姻。

“是我对不起你。”她愣愣的流泪,没想到陆修明拿此事来羞辱自己,而她也的确做了。

当年自己死死纠缠这个高岭之花,本来对自己不屑一顾的陆修明,在自己不慎跌落水潭后舍身相救,她趁机表明心意,没行到陆修明紧紧的抱着自己,生怕会突然突然消失一样,立刻答应了下来。

两人约定好下月良辰吉时就去提亲,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他和村中大半男子一样被召进军中。

得知消息的那一夜,她偷偷溜出家,哭着找到陆修明。

战场上生死难料,她哭得梨花带雨,为分别,也为未知。

陆修明破天荒的主动搂住了她,在耳边轻轻安慰,“待我归家,必定三媒六聘娶你。”

油灯散发着昏黄的光芒,她重重点头。

轻褪罗衫,“陆修明,我想和你成亲。”

“惠然。”他喉结晃动,压抑着什么。

“你是怕自己负不起责任吗?”香肩半露,她半躺在床边,柔媚的笑着,勾了勾手指,“我想给你留下最深刻的记忆。”

她心中一遍遍的道:陆修明,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啊。

她听大哥说,去了战场十死九生,但是陆修明,你那么不同,你一定会活着回来。

……

陆修明却用余光扫了一下阮惠然家的院门,关着的。

两人身后正是桃树,他丢掉白碗,一转身便将阮惠然压在粗糙的树干上,没给她反映的机会,狠狠的吻上去。

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卷入了这场激烈的情动里。

想伸手去捶打陆修明,却提不起力气,只好呜呜咽咽的哭泣。

虽然家中继母看自己不顺眼,动辄打骂,但她从小跟着哥哥长大,是个被骄养大的女孩子,哭起来凄凄惨惨的,宠妹的哥哥一听便心疼的不行,想要星星绝不给月亮。

听在陆修明耳朵里自然也是如此,终于放开阮惠然,她却浑身没了力气,就要瘫软在地,陆修明赶忙扶住她,“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

阮惠然擦擦泪,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陆修明你才没出息!

“欺负人你还有理了?”

“我只是如数奉还,你忘了当年是如何‘轻薄’于我的了?”陆修明帮她回忆往事,这时候的他倒是有了一点人气。

阮惠然被这不要脸的言论震惊了,“我……”好吧,她的确是主动吻过这家伙几次。

“我要把你欠我的都‘报复’回来。”陆修明特意加重了报复二字,笑得温润,俨然一个如玉公子。

全然不像刚刚做过恶劣之事的人,阮惠然喃喃道:“你放过我吧,我不是以前那个傻丫头了,我也有了属于自己的责任。”

“那得等你还完债才行。”陆修明摇头。

回乡之前他听同行伙伴讲了一个故事:

美丽的姑娘向心爱的男人承诺,不论海枯石烂还是山崩地裂,自己都要等从军的他活着归来。

男人想到家中还有姑娘在等着自己,于是奋勇杀敌,经历大大小小几千场战争,每当濒死一刻,他脑中都是美丽姑娘的面庞,她还在等着自己归乡。

就这样,男人坚定地活到了最后,踏上了回家的路。

此时已是十年之后,姑娘已经嫁为他人妇,院里八九岁的孩子满地跑。

死里逃生的男人颤抖着拿出定情金簪,妇人却是满眼慌乱。

身后是她的丈夫,看样子是个木匠,手中在打的是张婴儿床,头也没抬的问道,“谁来了?”

妇人扶了扶笨重的肚子,强装镇定,“过路人,要水的。”

陆修明捏紧了手中的刀,“后来呢?”

“男人凶性大发,杀了姑娘一家七口人命。”伙伴失落道。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陆修明笑的阴森,他刚回乡也是有这样的冲动的,但远远地看到村口款款而来的身影,他隐在暗处,缓缓将手中刀收回袖口。

终是舍不得啊。

“真想和你死在一块算了。”陆修明阴恻恻的道。

阮惠然认识陆修明不是一年两年,从母亲死后,自己跟着哥哥上山下湖的疯玩,认识了大哥的好哥们——陆修明。

多年相处,一面被他吸引,一面也知道他并不如表面这样温润无害。

他这好像从地府而来的样子,让她觉得身上冷冷的,忍不住双手抱在胸口处。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