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完整版下界神主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下界神主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老新手了

角色:殷天辰老新手了

简介:所谓的上界(神界)众神奴役我下界无数年,视我下界之人为蝼蚁,我殷天辰唯有奋起反抗,纵使身死,也要为我下界杀出一片血路!!

书评专区

簪缨问鼎:情节展开中,挺典型的起点男主奋斗史,与起点文不同的是性向。。。男主塑造还是挺戳人萌点的,心怀天下的病弱受什么的……有点担心的就是女作者能不能把格局展开地大一些,起码不要半路崩盘,暂定仙草。

人渣的胁迫:我就是路过打酱油的。\u002Fs\u002F1X-AzxfuEHQGWk1nco4fVcg 车牌: qrc4 咳咳咳咳……我什么都没干,真的。

集结之园:龙枪虎豹骑吧,搜战斗猫,有惊喜呦,哈哈哈哈。

下界神主

《下界神主》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9章 神陨部落

“不愧是神王法器!”有大神惊叹混沌神炉的强大。

嗡嗡嗡!

黑洞的吸力挤压虚空发出嗡鸣声。

地上的尸体全都被吸走,场地上只剩下几个活人苦苦支撑着。

“我快坚持不住了。”殷天辰抱住一残破的柱子,身体悬浮起来,身形被吸向混沌神炉所产生的黑洞。

他本身伤势就很重了,现在已差不多力竭了。

此时他眼皮沉重,意识出现模糊,临近闭眼那一刻他看见一个亮点飞速向他飞来。

那亮点逐渐靠近,光团包裹住他,然后有双枯瘦的手伸出抱住了他,随后他也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

等殷天辰再次睁开眼时,他全身包裹着纱布就像一个木乃伊,全身疼痛瘫软在床上动弹不得。

这床很奇特,它不像正常的床。是用草铺成的,就是中间留点坑给人睡,用难听的话来讲这是给狗睡的床。

不过这床却散发的祥和的紫雾。

殷天辰他全身冒汗,而汗也早已浸**纱布。

“你刚刚怎么了?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为何发出那么痛苦的**声呀?”

殷天辰身旁站着一位头生鹿角,一对鹿耳巧小可爱精灵般的小女孩。

她是闻声好奇来看看的。

殷天辰脸色惊恐,面色苍白,全身冒着虚汗。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看见自己的父亲被神杀死绑在十字架上然后立在城墙门口,旁边也挂着很多士兵,包括那些将军们,个个死相可怕,惨不忍睹。

而他的叔叔殷帝羽则是被俘虏,斩断双手,神魂破灭。

皇朝的房屋到处烈火不断,百姓不断被杀,地上血流成河,伏尸百万,如同人间炼狱。

“我这是在哪?”殷天辰呆呆的问了一句,然后看了看缠满绷带的双手,“我这是怎么了?”

鹿角女孩眨巴了一下自己的大眼,耳朵抖动,颇为可爱。

“这是我们神陨部呀。”鹿角小女孩天真无邪的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对了,你是族长爷爷带回来了,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了,你被族长爷爷带回来的时候全身都是血洞。”

鹿角小女孩想起来殷天辰被带回来的样子吓了一跳,她从小在这里长大,被大人保护着,没有出去过也没有见过这么惨重的伤势。

“不!不!不……”殷天辰看着缠满绷带的身体不愿相信自己那个梦是真实的。

殷天辰眼神呆滞,顾不得伤体的疼痛捂着脑袋嘶吼。

“告诉我,我这是怎么了?”殷天辰被绷带缠满只露出一双眼睛和鼻子嘴巴,那眼睛突然睁大,缠满绷带的双手伸向小女孩。

小女孩着实被这气势吓到了,居然这么凶。

小女孩委屈的哭了起来,她从小在部落里都是受宠的,族人们都舍不得说舍不得骂。

“呜呜呜X﹏X……”

小女孩双手擦着眼泪跑了出去,房间内留下了目光呆滞无神,全身缠满绷带的殷天辰。

殷天辰一想到那个梦如果是真实的,脑袋就疼痛欲裂,整个人全身上下都涌上一股无力感。

不一会,门被撞开,几名壮汉,手拿锄头气势汹汹走进来。

“就是你欺负小玲儿?”最前面那个壮汉手指殷天辰。

“奶了个锄子!我管你是谁,就算族长嘱托过我们要好好照顾你,但你竟敢欺负我们小玲子!就不可饶恕!”

“今天我不非把你脑袋砍成两半不可。”

说完这人抡起锄头对准殷天辰脑袋就要锄下去。

殷天辰不躲不闪,整个人就一直呆滞在那,保持着发呆的姿势。

锄头就要落下的那一刻,一位面目和蔼,头发鬓白,长胡须,颇有道骨仙风的老人凭空出现。

看着已经年老体弱的老人却一只手很轻易的抓住了落下的锄头。

老人捋了捋长长的胡须笑着推开了锄头。

“族长。”几位壮汉纷纷出言恭敬叫道,眼前的老人便就是他们神陨部的老族长。

“族长,此人欺负我们小玲子,简直不可饶恕。”

即便德高望重的老族长来了,也改变不了殷天辰欺负小玲子的事实,同样也改变不了他们要为小玲子出气的决心。

老族长笑了笑,道:“诶,这也并非他本意,只不过出了些意外,精神方面出现了些许问题。”

闻言,一直处于呆滞的殷天辰转头看向老族长,目光炙热仿佛抓住了真相。

“你知道我这是怎么了?对吗?”

殷天辰从开始的冷静开始变得躁动,一直重复着“对吗?”这句话,因为他一直没有得到老族长的回答。

他正准备爬起时,老族长手指轻描淡写的一点,一个白色光点射出击中殷天辰。

躁动的殷天辰昏迷过去,房间又恢复了安静。

来为小玲子出气的几名壮汉不解,问老族长是怎么了?老族长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解释,只是吩咐他们不得再来打扰此人。

大约半个时辰后……

昏迷的殷天辰醒了,并没有之前的躁动,而是冷静的环视四周的环境。

很普通的房屋,比之他的皇宫差了不止几倍。

只是他发现他底下的“床”很特殊,虽是类似稻草一样的草堆积而成,但却冒着紫色雾气,很是奇妙。

而且他发现这些紫色雾气滋润的他们身体,很舒服,身上的伤也在紫色雾气的作用下逐渐愈合。

他情绪逐渐平稳下来,发现旁边桌子坐着一个人,是那老族长。

老族长很平淡悠闲地沏着茶,一个杯子被他缓慢推向殷天辰:“来,喝杯茶。”

殷天辰并没有立马接过,而是问他这是在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老族长听后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抿了口茶,砸吧一下嘴:“好茶!”

殷天辰也不急,他身体的伤势在这些紫色雾气的滋润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老族长依然没有说话,而是示意殷天辰先喝茶。

殷天辰这次照做,缠满绷带的手抓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入体的瞬间,顿时他感觉全身舒畅,一股清流涌上心头,很舒服。

他眼睛发亮,问:“这是什么茶?”

他不喜喝茶,但此茶竟让他生出了再来一杯茶的念头,真的很舒畅。

“静心茶,顾名思义此茶让人静心。”老族长淡淡的回了句。

老族长放下茶杯,突然开口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旧朝灭,新朝起。”

殷天辰似乎理解了这个意思,问道:“我所在的商朝灭了?我父皇呢?帝羽叔叔呢?”

老族长并没有直接回答他,依然说着很深奥难懂的话:“天下已成定局,不可改。”

说完,他停顿了一下,突然语气加重:“但可逆!”

一时还不能接受事实的殷天辰发疯似的捶打自己,一直抱怨自己没用,不能拯救皇朝,只能仓惶逃走。

他也知道肯定是眼前的老人救了他,但他不理解对方为何要救自己。

利益吗?但他能有什么利益,皇朝已灭,父皇已死,只不过空有前朝太子之名。

潜力吗?他也不知道自己潜力有多大,冒着巨大风险前来营救,付出与收入明显不对等,值得吗?

“受人之托。”老族长像是猜到了殷天辰的心思。

受人之托?殷天辰想不到能有谁会托人前来营救他。

“对了,我母亲呢?”殷天辰突然想起,他母亲自从他父皇参战之后就失踪了。

老族长再次喝了口茶,并没有回答他。

他以为老人并不知道所以并没有回答他也就不再问,他自会去寻找母亲。

老人不语手托茶杯闻着茶香,突然他起身一掌拍向殷天辰的天灵盖。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