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赵庆个人信息全文免费阅读(我在古代帮我爹造反)小说

小说:我在古代帮我爹造反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周小繁

角色:赵庆赵益

简介:本书又名《土著阿庆和穿越重生阿庆爹的造反史》
赵庆的亲爹穿越活了一世后又重生了,乱世当道,前世大受刺激的亲爹今世要举大旗造反,阿庆捂着自己的钱袋子,亲爹要造反,她能怎么办?只能撸起袖子加油干!
一家人红红火火恍恍惚惚造反路上一去不复返,担惊受怕倒是小事,重要的是阿庆作为反贼的女儿,嫁不出去了!一家人为着婚事愁眉不展时,阿庆大手一挥,“你们忘了我小时候网鱼网出来的小伙了?救命之恩以身报,我就选他!”

书评专区

大数据世界:另类无限流,庄周梦蝶,其实我挺好奇按书内的描述联邦每位公民的全技能应该都是Max才对,毕竟一个技能都可以刷上成千上万年,更加不用说使用这项技术攀科技树了。

东方神探九录:加油↖(^ω^)↗加油支持

五千年来谁著史:无劣迹老作者,新书四星鼓励。

我在古代帮我爹造反

《我在古代帮我爹造反》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 5章 丰厚谢礼

“娘,我说高家送来的东西,是不是也该分一分。”

冯氏素日都怕田氏这个厉害的婆婆,不过在钱财面前,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骂就骂吧,总比一个铜板也拿不到好。

她硬着头皮也要说出来。

“分?你个没良心的,这是别人给老大的谢礼,就是我也一个子儿都不能碰!你算老几!”

田氏中气十足吼道,“你要再折腾,现在就送你回娘家!”

“娘!”

冯氏心头一跳,赶紧使眼色给赵二。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娘家人她最清楚不过了,再回娘家只有当牛做马的份,她两个嫂嫂精明又凶悍,哪里还有她的立足之地。

赵二琢磨着,正想开口,就被田氏出声打断,“老二,这些东西是你大哥用命换来的,你大哥到现在都还没醒来,你忍心昧下这点东西?

让村里人知道,他们会怎么看我老赵家?觊觎兄长的家财,你爹一辈子积攒的名声都要葬送到你手里。”

老二暗自腹诽,他当然忍心昧下,而且他那短命爹一辈子还不到三十来年,能积攒什么名声。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拿到台面上说,他要真敢说,他娘就真敢打死他。

“娘,我们不要,都留给大哥家就是了,您何苦还要说这个吓英娟。”

赵二舌头一卷,转了话头。

英娟都给他生了四个儿女,这把年纪送回冯家,那不是要她的命吗。

她娘那样子太吓人了,要是他们抓着那点东西不放,指不定她娘真就送英娟回娘家了。

他娘就是这样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之前英娟在外头跟别人乱嚼舌根,就被他娘送回娘家待了一个月,等他去接回来,人都瘦成了皮包骨。

“行了,赶紧搬,看到你们我一顿少吃两碗饭。”

田氏面上不显,心下却很满意,这人知道怕就好对付。

“老大媳妇,把这些东西搬到你们房间去。”

田氏朝花氏说道。

“娘,要不东西就放你那里吧。”花氏有些犹豫,虽说二房分出去了,可掌家大权还在婆婆手里呢。

“废什么话,这些都是人送给老大的,赶紧搬过去吧。”

得了田氏首肯,花氏这才应下,赵三赵四帮忙把东西抬到他们房间。

阿庆也甩着小手去帮忙。

冯氏和赵二眼睛都瞪圆了,娘竟然把东西全给了大嫂!还是当着他们的面,太过分了。

“娘,这个布摸起来好软啊。”阿庆高兴得叫起来。

比她身上的粗布好摸多了,而且颜色很鲜亮。

一共六匹布,两匹细布,四匹素锦绸缎,其中一匹正红色的素锦绸缎,颜色非常漂亮,阿庆摸了又摸,爱不释手。

里长家的孙女小花就有一身大红色细布做的衣服,穿起来像个福娃娃一样,喜庆又漂亮,村里的小伙伴都爱和她玩,她忒羡慕了。

可惜家里穷,她爹的月钱没两个,县上铺子赚的钱要养一家人,还要送哥哥去书院读书,很少有银子给她买新布做衣裳。

她穿的衣服都是买染坏了的处理布做的,就那几个寡淡的颜色,灰不拉叽,特别丑。

她长的这么可爱,穿上大红色的裙子,一定比小花更受欢迎,这样,村里的小伙伴也能围着她转了。

“娘,我想要一身红色的裙子。”

阿庆抬头望向花氏,眼露渴望。

“好,等过年的时候,娘给你做。”

“谢谢娘。”

阿庆顿时开心得不行,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娘,我帮你清点东西。”

阿庆虽然年纪小,但是在家里人的教导下,数数是会的,特别是涉及到铜板和银子这类财物。

“咦,娘,银子,有二十个银子!”匣子一打开,阿庆都惊呆了。

一锭银子十两,加起来就是……二百两,好多银子啊。

花氏也被一匣子白花花的银锭晃了眼,这高家不愧是做官的,一出手就是上百两。

有这笔巨款,相公的药费和儿子的束脩是不愁了。

现在,只要相公早些醒来,她就知足了。

高家一共送了银子二百两,布匹六匹,精致糕点四盒,金手镯两对,银手镯六对,金银簪子各六根,细绒绢花一匣子,另还有一根五六十年的人参,炮制好的何首乌和灵芝各一半。

高家真是大手笔!

这么多东西,难怪二弟妹会眼热,要是让她知道里面装的是啥,还不得撒泼打滚闹翻天。

“这盒点心,还有这一半头花,拿去和姐姐们分了。”

花氏理出一半的头花用手绢包好交给阿庆,打发她出去玩耍。

虽然二房分出去,且她平素和冯氏相处也不好,但二房的几个孩子被田氏教得极好,不像冯氏一般贪财又嘴碎。她作为长嫂,能照顾一点是一点。

另外的银子和首饰分出一半来,布匹留了大红色素锦和藏青色的细布,剩下的东西准备交给田氏保管。

“二苗姐姐,三苗姐姐,静静!”

赵阿庆扯着嗓子,朝赵家的老房子喊道。

“四姐,你来啦!”赵静从木门里伸出脑袋。

“去,叫你二三苗姐姐出来,我有好东西给你们,悄悄的,别让叔婶知道。”

二叔二婶盯着别人送他们家的礼物,她才不愿意进二叔二婶家里,进入肯定要被拉着一通问。

“四姐,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姐弟几个躲到外面的大榆钱树下,兴奋地看着阿庆带来的盒子。

“这是人家送的糕点,我们一起分了。”

“四妹,这个呢,也是给我们的吗?”

三苗看着盒子里的五颜六色的绢花,搓了搓脏脏的小手,不敢去碰。

“我数过啦,一共六朵,一二三苗三个姐姐,一人一朵,再一人一朵就分完啦,一苗姐姐的交给二苗姐姐保管,等她回来再给她,三苗姐姐的可以自己保管。”

赵阿庆扳着手指头一个一个数。

冯氏的亲娘摔断了腿,冯氏遣了大女儿赵一苗过去照顾她,这都大半个月了,还没有回来。

在农村,八岁大的孩子就当半个大人使唤,而且一苗还是个女儿,冯氏也不会心疼。

“四姐,我也想要一朵。”赵静耳朵红红,扭扭捏捏道。

“咦,静静,你是男子汉,头上不能插花呀。”

“不是我戴,我想送给小花。”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