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免费的小说《替死鬼》程天择王卫国

小说:替死鬼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一人从众

角色:程天择王卫国

简介:身患肝癌晚期的王卫国,却被不明真相的人抓去当了供体,无端丢掉了性命,当了替死鬼
天道轮回,他又获得了重生,还重新得到一副年轻健康的身体
他死了,又活了,且看他如何面对和应对这错换的人生……

书评专区

长夜将明:好文,好在是文章有趣,笔触细腻,你会为主角帮盲女捡大拖鞋小木铲而感到高兴,也会为盲女的身世而悲伤,只能说在现在这个时代能看到这种文很高兴。但是他娘的要是作者写得结局不是happyend我就去砍死他!!!

魔法禁书目录的光:那些说仙草的。。。你们让白云怎么想呢 。。。

路人的视角:神TM的404。

替死鬼

《替死鬼》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2章 换脸手术

“懂了,院长。我这就去安排,但……“

“你只管安心做手术,外面我挡着。“陈雪娇看出了他的顾虑。

冯副院长再次回到手术室,布置工作:

“老李,老郑,你们一人带一个助手,把老板跟供体的伤口缝合吧。其它人准备跟我做换脸手术……“

随着三楼电梯门打开,两个长相有着几分相似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正是程家老大程登封和程家老二程登科。登封、登科、登弟。程家老爷子给三兄弟起这名字的含义,是想让他们能在官场上有前途,没想到,三兄弟在生意场上做得风生水起。

两人来到陈雪娇面前。

“雪娇,老三还有我天择侄子情况怎么了啊?查出来是谁干的了吗?“

老大着急的问道。

陈雪娇摇了摇头,“正在里面做手术,情况不容乐观啊!“陈雪娇说着,就要哭出声来。

“是全市最好的大夫吗?用不用我再请几个名医过来。“老二说道。

“是老冯在里面。“陈雪娇回道。

老二这下也没话说了,冯副院长的名头和专业水平也是全国有名的。

“老二,我们进去看看老三吧。“老大提议。

“好。“老二应声道。

“不行,里面正在进行手术,你们进行把细菌带进去,你们是想老三父子俩死吗?“陈雪娇拦住了二人。

“那……,咱们就在这儿等吧。“老二眼看老大,说道。

“好吧。“

老大也同意了。

“这个……,弟妹啊,你也别太担心了,要保重啊,要是老三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老三这个家,还得你来当啊。“老大安慰说道。

陈雪娇此时心里想,果然这二人是为了家产来的。老三父子还在手术里抢救呢,这两个不是人的东西就追过来想着霸占家产了。

陈雪娇平复了一下心情,回答:“大哥这话说的,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有那个本事来管理这份家产呀,我不求别的,只希望他们父子二人平安无事,万一……,万一他们都不在了,”

说到这里,她已经开始哽咽了起来。

老大老二心里着急,这怎么说到关键地方就要哭起来了。

“我只要这家医院和我们的房子,我是学医的,打理医院还是可以,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就行。”陈雪娇继续说道。

“至于手下的兄弟们,也为程家打拼这么多年,大哥二哥也要给他们安排个去处吧?”

听陈雪娇这么说,一直护在她身旁的王得福脸黑了起来。

老大老二对视一眼,老大说道:“弟妹,看你这话说的,弟妹的能力我们程家还是很认可的,但我们程家的老爷们儿总不能让你一个女人冲在前面,打打杀杀吧。”

老二在一旁附和道:“对呀对呀”。

“这么的吧:老三白面的产业,给你和兄弟们留着。其它有危险的,我跟老二帮你分担掉,到时候,给你分成。可好?”

老大还有点人性,还没赶尽杀绝。程家的产业,黑道居多,程老三自然不例外。老大老二分掉的老三产业,年收入起码有几个亿了。

白道的产业,除了这家医院,也就是五家茶楼跟一家游乐场。合起来一年收入不到一个亿了。

“那就听大哥的吧。”陈雪娇这会儿已经没有谈判的资本,只好答应。

她现在心里最担心的,就是她的儿子程天择了。

“那就先这样,我们先回去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老三有什么消息立马通知我们。”

老大见说服了陈雪娇,自然就待不住了,他要马上回去跟老二商量,怎么安排人手,怎么接管老三的产业。

“嗯,知道了。大哥二哥慢走。”陈雪娇见他们要走,求之不得呢。

电梯里,程老大说道:“老二,我看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应该是把王得福给做掉。”

老二阴森森的笑道:“正合我意,哈哈。早看他不顺眼了,不识抬举。”他早就安排人想招安王得福了,可这家伙对老三忠心得很。

程老大程老二人是回去了,但也在医院布了不少眼线。

陈雪娇就静静坐在手术室外,目光呆滞,一直等着,滴水未进,她的心在滴血,可她表面上却必须要表现得坚强。

五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冯副院长带着老李老郑走了出来。

陈雪娇、王得福连忙起身迎了上去,“怎么样了?”

“换脸换好了,老板的伤口也收拾好了,你进去陪陪老板吧,他的时间不多了,我刚给他打了肾上腺素。”老冯说道。

见老冯这么说,做为院长,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是让她跟老公道别呀!

王得福扶住了陈雪娇的胳膊,两人走进了手术室。

只见手术间被一块白布隔成了两间。外面这间:两张手术台并排摆放着,靠门口那张手术台上,一块白布从头到脚盖着一个人。靠里面的手术台,正是弥留之际的程登弟。

里面隔着的,就是她的儿子程天择。

只见他眼色惨白,双腿及腹部都被大量纱布所包裹着。好像他感觉到了妻子的到来,眼皮挣扎着想睁开,但就是睁不开。

陈雪娇又拉开了白布,见到了儿子,小天。因为刚做完换脸手术,下吕整个头都被纱布包裹了个严实,现在看不出来了。

陈雪娇先是来到程登弟的手术台旁,自己动手,慢慢把各种议仪器的引线拔掉,因为她知道,这些已经不起作用了。

都清理好后,她让王得福把程天择的手术台拉到程登弟的身边,把他们父子俩的手牵在一起,她一手牵着父子两人的手,一手把程登弟的头搂在自己怀里。

王得福就在一旁静静等着。

其它人把手术室清理过后,就在手术室门口等候着。

半个小时后,陈雪娇搂程登弟头部的手,摸到他的太阳穴处的动脉已经跳动,双眼流下了眼泪。

“老程走了,送他去太平间吧。”

她现在还顾不上悲痛。

站起身来,把父子俩的手分开,手术室外等着的特护也进来了,帮忙整理程老板的遗容。她们比殡仪馆的人可专业多了。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