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南相知折渊(山有木枝)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山有木枝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萧疏衡

角色:南相知折渊

简介:书上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书上还说,人生何处不相逢
他是人间春日的远山,光源迷途的暗影,落寞处随遇而安,不可一世
她是仙界落渊的桃枝,日薄桑榆的海边,看潮起黄昏坠落,无问归期

书评专区

科技之全球垄断:科技专家带记忆旧日重生的科技文,没系统之类的BT金手指,基本没啥主角私生活装B环节,作者对IT和金融知识比较了解,有很多细节其他书没见过,主线就是传统的开公司,攀科技,能读,没啥新意

真髓:真髓。刻画人物入木三分,得了温侯真髓。

我只想安心修仙:装逼流

山有木枝

《山有木枝》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求情奔赴黄泉路(二)

高求无奈只好上前取下南相枝身上的披风。

高求:“公主,奴才得罪了。”

南相枝冷的一哆嗦,但还是强忍住冷意,眼下最重要的是母妃的性命,这些都不重要。

“父皇,昭华祈求父皇放了母妃,饶母妃一命,父皇,父皇,求您救救母妃……不要赶走母妃……好不好?臣女只有母亲了,父皇,昭华,哦不…臣女不相信母妃会是那样的人,求陛下重新彻查。这其中一定有误会,父皇万万不能受他人挑唆——”

南相枝强忍住膝盖处的痛意,一双水眸盯着父皇,希望能够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打动他,只要母妃没事,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南相枝都心甘情愿。

可这一切,并没有她想象的那样的简单,成年人的世界有太多遗憾和变动。

她虽然小不过一十五岁,可在后宫中见过太多勾心斗角,这件事不简单,母妃是被奸人所构陷,这一点毋庸置疑,可父皇却相信他人,她不由得心寒。但还是将想说的话说出来,哪怕会火上浇油。

南傅训一听,怒上心头,“够了!皇家脸面不要了?你胆子真大,敢为他们开脱,莫非是那个贱人指使你来的?”

贱人?父皇居然这样看待母妃的?南相枝不由得心凉了半截。

原来不止时间会变,在不知不觉中人也会变了模样啊!

南相枝跪坐在地,拼命摇头,“不是,父皇,不是这样的。母妃她是被人陷害的……她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够了,吵的朕心烦头疼。来人,把这个小野种关到冷宫,赐毒酒一杯。高求,朕命你亲自监督。”

南相枝万分震惊,她不敢相信父皇居然会这样对自己,她抬头看向眼前冷冰冰的人,口中念念有词,“什么?父皇、父皇您为什么不信我呢?不信昭华了?父皇,昭昭……”

南傅训却突然打断,不悦的看向一旁的高公公说:“高求!你没长脑袋吗?待在这儿等着看戏?嗯?”

“奴才这就去,陛下息怒!”

“还不快给朕滚!带着这小野种,给朕滚!滚的越远越好,又吵又闹的,真够烦人的!哪里还有堂堂一国公主的样子?也对,不是皇家血脉,而是野种!”

“父皇!”

南相枝眼眶湿润,哭的泣不成声。

父皇当真如此绝情……

高求实在看不下去,让人把公主带下去,选了合适的时辰去看望被关禁闭的公主。

高求:“公主莫要再哭了,眼泪都快干了。”这样说着,高公公悄然靠近公主耳语,“奴才有话要说,然而隔墙有耳。”

南相枝猛然抬头,她今日被突如其来的事打乱了阵脚,全然没注意到其他。

“高公公,你这话什么意思?”

高求:“公主且记得,万事万物都要留个心眼,不要单纯的相信别人。”

南相枝若有所思,她点点头,“本宫……已经不是本宫了,算了,都过去了,你说的我知道了,我会记住的。”

高求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公主不必这样,在老奴的心里,您永远是公主。所以不用妄自菲薄,用刚才的自称无碍。”面目慈祥的老人,微笑着安慰失落的公主,南相枝有一刹那红了眼眶。

“谢谢您,没想到我、本宫足够幸运,到最后还有人送别。本宫知道你是陛下派来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陛下赐毒酒一杯,也算是一种体面吧!”南相枝苦笑,她是早慧的孩子,许多东西她不说出来并不代表她不明白。

先前高公公擦肩而过近身时在耳畔的提醒,是告诉自己附近有人暗中观察,恐怕会有杀身之祸,所以,说出这些话是为了给暗中的人一种错觉,在劫难逃从此失宠的错觉。

“到了如今的局面,公主莫要惊扰陛下了,随奴才下去吧!这杯酒喝下去公主也能解脱了。”高求一边说,一边偷偷将酒杯暗格旋转,一半是毒酒,一半是清酒。

南相枝点点头,“自古帝王多凉薄,高公公,麻烦你告诉父皇,从此以后,昭华再也不会出现了,如果有下辈子,我不会再来做父皇的孩子。”言毕,南相枝流出两行清泪,哽咽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干脆利落。

角落里的人悄然退去,急忙跑去翊坤宫汇报情况。“娘娘,如您所料,陛下总归下不去面子,就一杯毒酒结果了那小野种。”

高流云终于笑了,“看来我那个堂哥还有点用处。不愧是我高家的人,心狠手辣……”

那小丫鬟心里有些犯怵,高贵妃笑的太瘆人了,就好像吃人的怪物,眼神狠厉,不能轻易得罪。如今宛妃被废,皇后娘娘无所出久居长乐宫,她家娘娘不用说也是宠惯后宫独一份。以后的日子可得提心吊胆的过,万万不能得罪高家人。

高流云心情格外爽利,立刻吩咐小厨房做了陛下爱吃的甜点,再带上乌黛百合汤就去合德殿献殷勤,这个时候陛下该是需要安慰的,自己过去还能混个好感度,何乐而不为呢?她高流云的好日子不远了!

“师傅?您怎么来了?”洛斐看见高求突然出现,他推门而入,脚步放得很轻,可还是惊动了洛斐。洛斐一回头就看见是高求不由得惊讶出声。高公公见状,连忙捂住他的嘴,小声说:“小点声,不要命了不成?”

洛斐有些茫然,但看到师傅一脸凝重便也默不作声。师傅这么晚来一定有什么要紧的事而且不能让人发现。

洛斐披上衣,跟在高求后面悄悄出了门。

这一去,从此改变了他的一生。

……

晨光熹微,落红难坠。木叶尽脱,一少年长身玉立,看向帘子里恬淡女孩睡容不由浅浅一笑。

当南相枝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身边只有洛斐。洛斐看到公主醒过来很是开心,但很快隐藏起莫名惊喜的情绪,淡淡的问她,“你醒了?”

南相枝直觉脑袋瓜子嗡嗡的,之前好像是喝了一杯酒,然后醉了还是晕倒了不得而知,可眼前的少年似曾相识。

“你是谁?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洛斐笑了笑,似乎早有预料她会这么问。

“公主真是好记性,我叫洛斐,是高公公的弟子。奉命保护公主,成为公主的影卫。”

“洛斐?名字很好听。斐,美玉也。是个好名字。”说话时南相枝恍惚间忆起,那时大雨滂沱,是他,那个风雨飘摇中的身影给久跪的自己披上了一件蓑衣,挡去暴雨如注击打身上的疼。

那时候实在是太累了,只记住那个声音,没有抬头看人,原来他和自己差不多大啊!

洛斐一笑,嘴角边的笑涡时隐时现,他的声音清爽明朗,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多谢公主赞赏。”

南相枝托着腮帮,脑子快速运转起来,“所以高公公出手救了我,是吗?那酒是假的,出宫才是真的。”

洛斐叹息,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圣意难测,师父出手相助想必也是有陛下的默许。”

关于她那个不念亲情的父皇,呵呵,南相枝冷笑,心中更是半点不信,不回答也不赞同。

“对了,师父叮嘱,公主从此以后隐姓埋名,莫要再回京城。还让洛斐跟随公主,今后唯公主马首是瞻。”

“你不回宫了?”南相枝有一丝诧异,但很快又反应过来,“高公公有心了,怕本宫出了什么意外,想必你有武艺在身,所以高公公就将你放在本宫身边,嗯,本宫知道了。也对,现在已经不是公主了。”

南相枝突然想到自己已经没有公主的身份了,不由得自嘲起来。

“都已经不是公主了,还称什么本宫啊?!”

值得庆幸的是,还有那个老人愿意帮助自己,高公公是个好人,心思缜密,为人耿直。他手下教出来的弟子也不会差。

南相枝看向洛斐,打从心底里接受了这个高公公安排的“小尾巴”。

洛斐听到公主妄自菲薄,连忙出言阻止,“公主此言谬矣!皇室只有一位公主,便是昭华公主。”

南相枝笑了,这个小家伙真有意思,其实这些她都不在乎,眼下还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去做。

南相枝摆摆手,“罢了罢了,躺了这么久都快发霉了,我想出去走走,散散心。”一边说着一边扭头提醒洛斐,“斐公子不必跟随。”

洛斐:“公主抬高斐儿了,我是公主的影卫,是奴才,不可称谓公子。”停顿了一会儿,洛斐继续说:“恕难从命,公主殿下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斐儿必须跟随,望公主见谅!”

“得了得了,那你也跟上,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

“不许告诉高老头儿,我怕他担心。”

洛斐有一刹那的茫然,但很快又点点头,心里也愈发好奇公主到底要出去干什么?

出去走走散散心?他可不信!看来,这个他从小就认识的公主不一般啊!

于是,洛斐贱兮兮的跟上去,“公主,等等我——”

“你是傻子吗?不会跑啊!”南相枝哭笑不得,这小子怎么就那么轴呢?

“公主说斐儿是,斐儿就是。”洛斐眉飞色舞,跟在公主后面,默默保护。公主说的话,他不会反驳,无关痛痒,他不会刻意理会。

“走啦!不耍嘴皮子,是时候加快脚程。”

“是,公主。”

贫病无医的老幼妇孺,正在角落期期艾艾地抱头哭泣;衣着华丽的贵妇,捧着银子在粮店外求米……南相枝一出来,眼前看到的景象是那么真实。

可远远望去,这帝都一如往昔的繁华,飞檐翘角,红绸漫天,只是不再有人头攒动。

南相枝微不可察地叹息一声。

洛斐见状说:“公主殿下养尊处优,自然不知道……这盛世烟火,繁华绮丽向来都是与残忍相伴。”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