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完整版林孤生永无觞在线阅读

小说:千里雁,大漠行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寂寞锁清秋

角色:林孤生永无觞

简介:【江湖+朝堂+仙侠+单女主】
帝国崩塌前夕,天下反王四起,群雄逐鹿
宫内歌舞尤酣,皇帝仍然活在群臣编织的四海升平的梦幻泡影中
往前数千年,都城十分崭新:往后数千年,又是王朝更迭,花开花落枯荣
千里孤雁,大漠独行

书评专区

神工:五星,,不过不像任怨的风格,倒是像海豚的

第一侯:槽多无口,误入。

我成了过气武林神话:武林的水太深,你都退隐这么多年了,兄弟怕你把握不住。

千里雁,大漠行

《千里雁,大漠行》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太安一十六年,初冬

大雨磅礴。

帝都高耸的城墙被厚实的云层湮没。

这场雨下的蹊跷,前一刻还是星罗棋布,转瞬就大雨倾盆。

恢弘古老的帝都宫苑里模糊的灯火,在暴雨的冲刷下,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泡影。

报时的官吏冒着风雨,沿着摘星楼古朴石梯向上爬去。

雨水浸湿他的朝服,他好不容易爬到顶端,捂着后腰喘气,俯身回眸,又忍不住一阵叹息。

一千一百零一步。

摘星楼自四百年前帝国定都就耸立于此,传说是因战争而滞留人间的仙族所建。

“雨盈千秋,朝野升平。子时——”

铜钟鸣响。

他苍老的声音随着风雨淡去。

礼官苦笑一声,转身欲去。

说什么朝野生平,说什么千秋万世。如今天下割据,流寇横行。然而这宫墙之内,歌舞尤酣,仿佛天下果真一派繁荣盛世。

他又抬起昏黄的老眼,隔着朦胧雨幕望了一眼大殿上的灯火,正准备举步爬下摘星楼。

猛然,电光闪过!

“何来电光?”

中州的冬天,是不常有雪的,总是这样磅礴的大雨,尤其是这帝国的都城,或许是上天惊于天子的威严,却是不轻易打雷,何况降下闪电?

礼官一瞬间想起这样的念头。

就在这瞬,他已望见自己的身躯正向着那一千一百零一步高耸的阶梯滚下。

“我……我的身躯?”

他的思绪戛然而止。

那雪亮的惊骇半边天际的“电光”一闪而逝,回到一个人手中。

那是一柄镌刻着精妙纹路的暗红色长剑。看起来,还以为是一柄艺术品,但刚刚却发出如此惊鸿的剑光!

凌厉到让人误以为是闪电!

这人一袭黑色麻衣,袖口妆刺着朱雀祥云。他年轻,孤傲,俊秀,薄薄的唇尖紧紧抿着,唇角倔犟地拗下去。

他一手提着报时礼官死不瞑目的头颅,冷漠地看着无头躯体从高耸入云的天梯滚落,血迹一路泼洒在漫天大雨中,转瞬就被雨水冲刷。

“呵——”

此时,孤傲青年冷冽的目光微微皱起,他湿漉漉的眼睛在眉骨凹陷的阴影里显得格外深邃,又近乎无情。

“什么人?”

守台的宫城禁军发现了异常,怒喝着围到摘星楼下。

这些禁军甲士都是万里挑一的好手。

也是,能够食凉帝国厚禄,保卫皇城的禁军又岂是庸人?当下几队禁军卫队立刻默契配合,两人一阵冲向摘星楼。

也有另外两个守卫疾步奔向广场另外一端的鼓楼。

一旦鸣响金钹,皇城的禁军都会集中于此,将闯入者一举歼灭。

固若金汤的皇城自建立之初,迄今四百多年间还未曾有刺客活着离开!

持剑青年松开左手。

报时礼官不甘地瞪着眸子的头颅向着高台坠下。

不过。

若他还有神智,便可望见高台上所展现的惊奇一幕。

黑衣青年忽然跃起。

纵身雨中。

他的脚下,便是摘星台数百尺的高度!

冲上来的禁军看到那飞身而起的影子,先是错愕不已,但训练有素的他们立刻向着空中的身影投掷手中的长枪。

“上!”

禁军头领面目狰狞,吼道。

半空中的青年忽然一个翻身,蜻蜓点水一般,他的身形上下无凭,却能随意翻动,且忽然向上拨数尺。

那些掷向他的长矛,自然也落了空。

“不好!”

禁军头领神色大骇,疯狂后退,其余甲士也是面露凝重。

青年一个翻身,数柄枪矛掠过他的脚下。他的脚尖在众守卫枪尖轻轻一点,倏忽挥剑!

这古朴暗红色长剑出鞘,刹时,漫天琉璃光泽。

那青碧之色,连这灰蒙蒙的磅礴大雨也一时被染上一层青绿的剑光!

这剑光耀眼。

铺陈出一地绿色。

还带着三分脆生生的艳意。

一瞬之间,摘星楼下四周都被这剑光照明。

然后,血光乍迸。

仿佛大写意的春色调里,肆意泼墨的殷红牡丹。

先冲上去急着在统领面前邀功的两名禁军,身体忽然裂开。

——在青年的剑光下,支离破碎。

青年更不停留,冰冷的眸子如常的无情,如脱笼之兽,势不可挡。

这些禁军也是久经沙场的战士,虽然心中胆怯,但个个身怀绝技,这青年来势汹汹,出手狠辣,当即施展武艺,枪风怒啸!

但这些攻势,在那青碧色的妖艳剑光下,都似不堪一击。

瞬间,血肉横飞。

也就是一个呼吸,灰褐色的古砖上横七竖八躺着十几个尸体。

雨依然下的很大,青年手腕一挑,古剑的纹路上血迹一扫而光。

空气都有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

这血气在雨势中四下弥漫,带着微微腥甜。这雨,这平静的夜晚,衬得这布满尸体的广场,有一种格外的凄清和静谧。

“咻——”

摘星楼上,又是一道黑影掠过,在距离地面十尺之距时,那黑影一个后空翻,竟稳稳落地,让人不得不佩服此人内力之雄厚。

来人年纪相对年轻些,三十不到。

他近乎担忧的口吻问道:“觞,你还好吧?”

青年还剑入鞘,转过身,被雨浸湿的秀发下那一对湛蓝色的眸子微微一动,他缓缓别过头,眯着眼,凝望着宫阙尽头。

他身上那浓烈至极的杀性,如北漠孤狼一般桀骜,但回头看到刚刚到来的青年关切的眼神,杀气一瞬间又消失了似的,眸光闪烁,愈见深沉,愈发忧郁。

下一刻,被唤作“觞”的青年毫不犹豫转身,朝向那隐约闪耀着灯火的宫苑走去。

“觞……你独自去那里吗?”

青年脚步一顿,许久,他那沙哑的,干涩的,仿佛多年不语的声音传来:

“对。”

“会不会太冒险?”

“不必。”青年简短地说,顿了顿,他又道:“这是我一个人的战斗。”

他握紧了手上的剑,只有这沉重的金属在手心的质感,才是他唯一可以信赖的东西。

青年向下望去,透过风雨摇曳,古砖上的积水中,他仿佛看到了几年前的自己,在镜中一闪而过。

时年凉朝太安一十六年初冬。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