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小说林睿雪辞《帝界》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帝界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雪辞

角色:林睿雪辞

简介:林睿出身北炎王族,少年时国破家亡逃亡途中遭追兵追杀与众臣走散,后得恩师授艺两年在外磨砺一年,三年时间迅速成长,历经世事重情重义
机缘巧合下再次回到偏安一隅的朝廷,从此展开数年纵横朝堂与战场的人生,本只愿救回被困敌国的父亲的他在救回父亲后却遭父亲与众哥哥的猜忌与排挤,母亲此刻病逝心爱的女子重伤昏迷多日昔日征战沙场的兄弟一个接一个死在父亲的打压之下,本身对权力与王位并无欲望的林睿此刻却萌生了夺位的想法,待父亲病重传位二皇子时起兵逼宫造反夺得皇位,从此为定乾坤荡八荒林睿十年之间为了这付出不懈努力,只为天下安宁再无兵戈

书评专区

巫托邦:第二十九章弃。我非常讨厌主角被人威胁之后没有报复的打算,只是露出无奈的苦笑。

骑砍风云录:干草金手指开的大,但实际表现也就跟没开金手指的普通军队差不多,在巨怪施法者不仅出不了攻击法术,还出攻击法术就把巨怪自己弄死了弃书,无聊情节。 金手指不能自己加点,还故意反向金手指

秩序剑主:LOW破天际,西幻开头打太极拳,还是大学必考项目。郭嘉的广播体操不比这玩意强?

帝界

《帝界》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五章 一根木棍

林睿看着吴越扔过来的那根木棍,他有些懵的望着吴越,“前辈这是?”

“老夫膝下无子,空乏一身武艺却已到不惑之年,数年未曾寻得有缘人可接了老夫的传承。”吴越抚摸着他的那一把胡须缓缓说道。

“前辈打算收晚辈为徒?”林睿惊诧的望着吴越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小子,你不愿意?”吴越犀利的目光扫过林睿,“并非晚辈不愿意,只是晚辈此时还有事在身,待去了东都宣烨后办完事再拜师也不迟。”林睿此刻才想起来前往东都的事情,几天下来却把这事搁在了一边。

“宣烨?哈哈哈!小子?你骑着这匹青鬃马就算半月都不一定能到,况且此去宣烨的路早已被北离军封锁。”吴越听到宣烨,眼中闪过一刹那的惊异。

林睿此刻才明白,这一片茫茫草原已经远在塞外,现在凭着自己确实是寸步难行,但是从未想过学武的林睿面临着两条路,一条是留下拜师学艺,二是只身前往东都生死难测。韩太后心里的算盘林睿说是比谁都清楚都不为过,此刻自己一旦回到东都便是唯一的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一但扶持自己登位那么皇太后辅政便成了理所当然。要么太后一党若想篡位弄死自己比弄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如今好不容易逃离了太后的掌控,对于他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来说却是天大的好事。

“怎么,想好了吗?小子?”吴越看着林睿默默沉思了片刻,与其回去任人摆布随时可能送命,不如在这儿学点手段自保,权衡利弊下,林睿抱拳跪下对着吴越行礼后说道“徒儿拜见师父!”

“哈哈哈哈!”说罢转过身走进屋,取出一套衣物丢给了林睿,林睿打开一看发现是一身皮质衣裤,“这是?”他有些懵,“明日辰时北行三里后的独角峰上找我。”吴越说罢跨上那匹又高又壮的马,扬鞭奔向北方,林睿刚想问他去哪此刻却只能看到背影,随后连背影都消失在了草原上。

林睿走进屋四处打量着,肚子有些饥饿的他不免有些抱怨“这都啥呀?练武的人都不吃饭嘛?”从没下过厨的林睿四下里翻了半天却只翻到半根羊腿,无奈之下拿起就啃了起来,“噗!”随后一口喷了出来,“什么玩意儿这么难吃?这是肉嘛!”不过看着也确实没什么能吃的了,他除了忍着啃下羊腿抵抗饥饿之外别无他法。

不知过了多久,林睿的脑袋晕乎乎的,时不时的开始犯困。

林睿有些困意,但是困意却愈来愈浓烈,没多会儿便一头栽倒在床头。

梦中的林睿此刻出现了一抹又一抹画面,他的意识此刻却无比清醒,仿佛就在身旁一般,不过他看到的画面却是一片沙场,尸山血海,狼烟遍地,杀声震天,望着近在眼前的两军厮杀,从没见过如此场面的林睿吓的瘫倒在地,可是正在旁边厮杀的军士却丝毫没看见他,仿佛他如同一团空气一般,但是他却亲眼看着这个军士人头被对面士兵砍下。下一秒对面的士兵又被一刀捅死。林睿看着身边的一具具死尸已经快绝望了,他想跑此刻双腿却如同有千斤重一般,提都提不起来更别谈跑了。

他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望着乱军之中的一面大旗,上面赫然绣着一个巨大的“林”。

难道是北炎军?他此刻再度向前,大旗下的那个身着青铜八荒麒麟铠墨色战袍威风凛凛的年轻主帅时与自己竟有几分相似。当他往前想上去看个真切时,这一幕又消失在他的眼前,转眼间又是一片朝堂,上头坐着的那位同样与自己有着几分相似,不过眼神里却比自己多了几分狠戾与威严,朝堂之上,百官扣拜,战战兢兢仿佛眼前的不是帝王而是一个恶魔一般。

他回想起了父王在位时朝堂的乱象在这儿却无人敢喘一个大气,更别提有人胆敢在朝堂放肆。下一秒就在他上前准备看个究竟时,这一幕幕又消失在他的眼前,天穹之上居然出现了七道寒光,随后裂开了七道巨大的裂口,这一股强大的力量席卷了林睿全身,此刻他仿佛感觉这不是梦,因为他自己却能清晰的感受到身体快要被撕裂的痛苦之感。

“我这是在做梦嘛?”林睿被这力量压的此刻居然抬不起头来,强撑着抬头却见到一个高大清瘦的身影缓缓朝自己走来。

林睿这才发现,那个刚才发现的与自己无比相似的年轻人正是他,年轻人并未言语深邃的望着远处的林睿停下了脚步,大袖一挥间又是数道气浪震开,林睿这才感受到了轻松一点。

“前辈是何人?”林睿终究还是忍不住发问了,但是眼前那人却并无言语的离开了仿佛没听见也没看到林睿一般。

留下林睿一个人呆呆的伫立在那儿,无意间竟发现脚下有一小块石头散发着晶莹的紫色光芒,上面赫然刻着一个林字。林睿捡起看了一眼此刻却如同坠入无底深渊一般,身体不自觉产生下落的坠感。

下一秒,林睿一个猛的起身,才发现原来刚刚的一切不过是大梦一场,“这梦可真玄乎!幸好是做梦。”此时他才想起来临走前吴越交代的辰时赶往独角峰的事,匆匆穿上衣服出了屋门,但屋外的温度在夜幕下瞬间让他后悔了,一个寒战打的又退回了屋中。“该死!这什么鬼地方!这么冷!”此刻他才注意到旁边的皮衣裤,想起吴越交代的事,还是硬着头皮换上,冲出门跨上马向着北方奔去。

此刻远在独角峰的吴越在林睿梦醒的那一刻,打坐中的他也缓缓睁开眼睛,嘴角上扬了一抹弧度,淡淡的说了一句“原来如此,看来老夫没看错人。”于是再次闭眼静静的等待着林睿的到来。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