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完整版时璟琛安一诺在哪里看?

小说:经商暴富:太傅大人追妻火葬场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梦想吃饱饭

角色:晨诺容守安

简介:晨诺到陈国的第一天就被当成趴贵公子,不要脸的女人
李夫人带着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李毅然:“然儿、你刚下堂怎么就往这边跑,我不要求你跟你哥哥一样,至少要擦亮眼睛,不要随便就被人蛊惑了”
“你看看你,京城多少名门闺秀让你挑,你成天在想什么,书不好好读,来这里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要是沉迷美色、也要换个人选吧

晨诺果断离开李府的晨诺,无奈被贵公子缠上

书评专区

超级校园魔术师:五星粮草,不善不恶,六年了,可惜我还是更喜欢黑化,有野心了,一年多没看你再回去更新。。。。。我找到你了,看不见危险往往最致命

HP之凡人的智慧:不想光头的战士不是一个好法师

魔法始记:看了下目录,也没写什么大场面剧情,所以开头整那么多背景文字有啥用?!

经商暴富:太傅大人追妻火葬场

《经商暴富:太傅大人追妻火葬场》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刁蛮的容安安

————————————-

李毅然看晨诺放下碗筷,问道:“晨姑娘、吃好了吗?”

晨诺点头:“恩..你不吃吗?”

李毅然回道:“我来之前就吃好了”。

只见少年站起身对她微笑道:“晨姑娘、那我们现在就出去吧。”

晨诺朝他说了声:“好”。

李毅然朝福兴说道:“去备车。”

她和李毅然出了风居苑,身后跟着福兴绿萤。她跟着李毅然七拐八拐的走着。直到他们走到一个院子的门口,李毅然才突然停了下来。

她跟着李毅然呆站在门口等待,绿萤一直规规矩矩的跟在她身后。左边有人驾着马车过来,

这马车停在她和李毅然的面前。

“这就是马车啊!..比电视上的好看多了。” 晨诺想着。晨诺动身跟在李毅然后面,准备跟他一起上马车。

只见福兴小步跑到她面前,轻声说着:“晨姑娘、您的马车在后面。”

晨诺微愣,待反应过来时。别问,问就是想当场去世。

福兴见自己说完,晨姑娘停顿在那:“晨姑娘,这边..”说着,还给晨诺带路。

晨诺在他后面尴尬一笑“呵.呵.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

晨诺不知道她笑的有多难看,强颜欢笑估计就是这样的。

绿萤跟着她一起上了马车,就坐在晨诺旁边。

而晨诺是一脸木然的坐到车上

“啊…..好想找块豆腐撞死,啊…电视上不都两人一起坐吗?.啊..大型社死现场有木有..”她在脑海中抓狂。

晨诺第一次坐这种马车,她不知想到什么,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不知道会不会晕车..哈哈 ..”

绿萤疑惑她为什么突然发笑:“晨姑娘可是有事?”

晨诺轻轻摇头,唇角的幅度怎么都压不下去:“没事.没事”

随着时间的过去,咕噜咕噜的马车终于停了下来,“这马车除了摇晃的厉害,根本就不晕嘛”她想着。

晨诺在马车停下的时候就准备起身下去的,那么一会的功夫。马车门口就传来李毅然温和的声音:“晨姑娘,到了,你下来吧”。

听着这声音,晨诺瞬间想起刚刚上车的事,她故作镇定。

但脸上那一抹红却出卖了她。

晨诺答着:“好..我知道了,”

在绿萤的帮助下,晨诺下了马车。李毅然走在她身边:“晨姑娘,我们先去茶馆如何?”

晨诺点头表示同意。

她抬起头就看见对面的那个“茶楼”。茶楼的牌匾上挂着“茶满春”三个大字。

晨诺在李毅然身后,紧跟着他进入了茶楼。

两人刚进大厅,小二立刻机灵的跑过来。

他心想这些人身着绫罗绸缎,非富即贵啊 ,便笑着道:“贵人您几位,”

李毅然没答话,他身边的福兴却问道:“有没有包间?”

小二的脸跟笑开花一样:“有..包间在二楼,我带您上去”。

说着一行人就往楼上走,小二领着他们到一个门口,他打开门,弯腰让过身,笑问晨诺他们:“贵人,您看这里可以吗”。

福兴朝他点点头:“可以,要一壶碧螺春,和你们这里最有名的点心”。

“好勒,贵人您稍等。”说着小二就退了下去。

这个小包间,干干净净的,四个长凳围绕着桌子,门口正对着窗口,刚进去绿萤就帮她拉开凳子,凳子上还铺着一张红色的坐垫。

晨诺刚一坐下,就听到敲门声。

门口传来小二的声音 :“贵人、您点的碧螺春好了”

福兴走过去拉开门,他接过小二手中的茶壶,又给了小二一些铜钱。

小二笑着接过铜钱,低头对着李毅然行了个礼:“谢谢贵人的赏”

晨诺坐的位置靠近窗户,一眼望去就能看到大街。

李毅然坐在她对面,福兴倒好茶就站在李毅然身后。

晨诺撑着手看着对面的人,他姿态优雅,一身贵气,偏爱穿着红色的衣服。他伸出那双白皙如玉,骨节分明的手,

拿起茶杯,嘴唇附到茶杯边缘,轻轻吹着冒着热气的茶水。

晨诺看着他的手,内心感叹:“这双手不用来弹钢琴,真的是太可惜了 ,这手要是放在钢琴键上,偏偏起舞,那该有多美啊!”

李毅然察觉到晨诺的目光,那目光充满可惜之色,

红着脸忍不住发问:“晨姑娘,为何这般看着我?”

感叹完了的晨诺根本不想搭理他,敷衍道:“我没看你,”

说着就从凳子上起来,她朝着窗口走去,心想着“刚刚在街上的时候都没有好好的看。”

晨诺走到窗口,她往下看去。

这条街很宽,街边都是卖东西的人,一个个的摊子、店铺, 街上人来人往。卖冰糖葫芦的、买点心的、卖脂粉的、有的大声吆喝着,整条街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晨诺想“这就是京城吗!真是热闹,”她内心惊叹不已。

晨诺看着下面的人群,好像时空错乱一样,有种非常不真实的感觉。

晨诺的内心涌出一种非常荒谬的想法“她不属于这里,她该回去自己的世界,一个现代的人来到古代。在规则上就不应该存在。而且带着系统这种作弊器。善良一点的人那就只是求富贵,要是心有邪念的人呢,她不敢想…有多少人和她一样,他们又是有着怎样的任务”。

晨诺在脑海中连问系统:“系统,为什么绑定我?上面说的不能做出损害位面的事怎么判定,损害位面违规了会怎样,有没有人违规过?”

系统:“兹~宿主只要不是利用系统商城害人就不算违规、只要位面不是因为宿主崩溃就不算违规,违规的人会受到系统惩罚,以后都不可以去任何的位面”。

晨诺沉默了,系统的回答简直离谱。这些规则算是规则吗,系统是不知道人多狡诈吗。就以晨诺而言,她觉得她这样的脑子,都可以想出、利用系统,且不违规的办法。

李毅然走到晨诺的身边,他看着目光游离的晨诺,忍不住打断她思绪:“晨姑娘在看什么?”

她和系统的对话被李毅然打断,淡漠反问道:“李公子,除了看人来人往,还能看什么”。

李毅然温和的说:“晨姑娘、要不要下去逛逛?”

晨诺不语,她来这里的时间太短了,现在一点都没有,融入这个世界的想法。

晨诺拒绝道:“谢谢,不过我不想下去。”说着她就准备回到座位上,还没等她转身。人群中就传出吵闹的声音。

抬眼望去,看到的就是两个大人在拉扯两个小孩。旁边人都围着他们,那些看热闹的人都对着两个小孩指指点点,就是没有一个出言制止的。

晨诺不想招惹事非,又有点受不了这种场面。她刚一转身,突然听到下面传来的一道声音。

晨诺猛的回过头,朝下面看去。刚刚她听到的声音,就是从人群中传来的。

抽泣的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晰。那是一个差不多10岁的小女孩,小女孩抱着比她小的孩子,她抹着眼泪哭喊着:“不要卖我弟弟”。

李毅然看晨诺回头,疑惑道:“怎么了?可是心中不忍?”

晨诺没回答他的话,而是眼睛死盯着那个小女孩,她的眼神太过炽热。

小女孩似乎察觉到什么,抬头看去,就看到窗口的一男一女,两人一身贵气,穿着华丽,女孩羞愧的低下头,她想“那两人应该是贵人吧”

晨诺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女孩的脸,不管是声音还是脸,都那么的像。

小女孩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人,刚刚拉扯的大人,想着用蛮力把两人分开。女孩发出哀嚎声,这声音听得晨诺的心都要碎掉了。

晨诺转身就朝楼下跑去,身后传来绿萤焦急的声音:“晨姑娘,等等…”

李毅然见晨诺往楼下跑,猜测她应该是想帮助那个女孩。他温声道“福兴、你下去帮一下晨姑娘”。

晨诺毫无形象,匆匆的往人群跑,看热闹的人纷纷避让。晨诺十分顺利的走到女孩的面前,

拉扯女孩的大人骤然停手,他们看晨诺身着艳丽的衣服 ,一身贵气。都纷纷收回拉扯女孩的手,

低下头弯腰问道:“贵人可是有什么事?”

晨诺却不理说话的两个人,她走到小女孩面前,伸手抬起女孩的脸。女孩的脸,脏兮兮的,她流着泪,身体有点颤抖。

晨诺伸手用衣袖擦拭着她的脸,控制不住的用力。直到女孩的脸清晰的映入她的瞳孔中。她才停住擦拭的手。

看着女孩的脸,晨诺用着颤抖的声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不解、这个贵人为什么做出这种举动,乖巧答道:“我叫大丫,”

福兴和绿萤姗姗来迟,晨诺此刻也冷静下来了。

绿萤走到晨诺旁边看了她几眼,然后关切道:“晨姑娘、你没事吧?”

福兴高昂着头,冲那两个人说着:“大庭广众之下,你们公然强抢别人家的孩子吗?”

那两人连忙跪下:“不敢不敢..大人这是草民家的孩子,家中实在是无米下锅了..”

福兴冷哼一声:“这两个多少钱”,

那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人犹豫道:“大人这….一人五十两,您看..”

福兴愣了一下,然后看着那两人冷笑:“我看你们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西城李府都敢招惹是吗”。

那两人听到福兴的话,惊恐不已:“草民不敢…草民不敢..”。

福兴不耐烦道:“这两人多少钱?”

“大人您看着给….”那两人浑身颤抖着。

福兴从口袋中掏出20两银子,交给那人,又跟那人拿了小孩的卖身契。

两人喜笑颜开的朝福兴道谢,然后转身走了。

晨诺就这么的旁观着,身体涌出一股无力的感觉,

她抬头朝二楼看去,李毅然正站在窗边温和的朝她笑着。

晨诺收回目光,对绿萤说道:“你带她们回风居苑,”

绿萤犹豫一下就应声回复:“是”

晨诺和福兴回到包间的时候,李毅然已经坐到之前的位置,福兴朝他行了个礼。

然后拿出大丫她们的卖身契,递给李毅然。他接过福兴手里的卖身契,冲着福兴大了一下头。

晨诺坐到他对面,目光凝视着李毅然手里的两张纸。

她认真严肃的和问李毅然:“李公子、你还记得昨天湖底的事吗?”李毅然不解她为什么提湖里的事。

“难道是想让我负责任吗?这…”想起两人在湖底拥抱的事,当时没感觉,现在却让他烧红了脸。

李毅然红着脸低下头,他声音断断续续:“晨.晨..姑娘、我当然..记得”。

晨诺看李毅然低头,她趁热打铁:“李公子、那你愿意……”。

晨诺刚说出愿不愿意几个字,就被李毅然打断。

李毅然猛的抬头看了晨诺一眼:“我愿意…”。说完又立刻转头朝窗边看去。

晨诺听到他说愿意,就从口袋中拿出避水珠。晨诺看着手里的珠子有点不舍,内心小人也不消停。“嘤嘤~毕竟是八万块的东西,阿…不能多看了”。

她一脸肉疼的把珠子递给李毅然,:“这个给你”。

李毅然看她送自己一个看起来价值连城的珠子,这种珠子他从来没见过。

李毅然暗想“今天出门都没带宝贝出来..晨姑娘太..主动了,珠子那么贵重…这..现在身上 只带了一个玉佩哎~”

李毅然红着脸接过晨诺手里的珠子,又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个玉佩,他把玉佩放到晨诺手上。

握着玉佩的晨诺懵了。她有些懊恼 “这就是说话不讲清楚的代价吗?”

晨诺心想“我那避水珠八万呀!修真界的东西,他就拿个玉佩来敷衍我?他真当我是傻子吗!”

握着手上的玉佩,她看着李毅然疑惑的问:“李公子这是…?”

李毅然一脸认真 “晨姑娘我会负责的”。

“??负什么责,他在说什么? ”晨诺一脸不解:“李公子,我那个避水珠是个宝贝的,我想拿它换你手里的那两张卖身契,所以你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李毅然的小脸,瞬间轰的一下直接变得通红。

福兴看到自家公子突然脸色变红,以为他着凉了,慌张不已:“公子,您发热了吗,我们赶紧回府看大夫吧…”,他说着,还准备伸手替自家公子量一下温度。

李毅然微红着脸连忙拒绝:“不用,我就是觉得有点热”,内心深处暗搓搓咒骂福兴“福兴这个没眼力见的,我当时是怎么觉得他聪明伶俐的”

李毅然喏喏的对晨诺说:“晨姑娘不用客气,”

说完就伸手拿着桌子上的卖身契递给晨诺,:“这个给你,晨姑娘这个珠子还你吧”,他伸手拿着珠子准备给晨诺。

晨诺拒绝道:“李公子拿着吧,拿着这个,下回你到水里的时候,就像昨天我们在水里一样”。

她这样说是为了不让福兴发现,声音轻柔,带点哄骗的意思:“李公子,这是我们的秘密好吗。”

李毅然听她说的那些话,不敢相信。他抬起手,双眼凝望着珠子“这…怎么可能..”。

他稍微有点犹豫:“晨姑娘、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说着,就准备把手里的珠子还给晨诺。

晨诺收好大丫她们的卖身契,对着李毅然摇摇头:“李公子,给你、你就拿着吧,反正我现在拿着也没用,你要是觉得贵重,那你帮我把户籍解决了。”

李毅然收紧握住珠子的手,语气坚定:“好..我一定帮你。”

晨诺今天的心情十分的不错,要不是现在人多,她估计都能笑出来。

在茶楼谈好之后她便跟着李毅然来了客满天下,听说这里的东西非常好吃。

李毅然都赞口不绝,这都不用想,就知道有多好吃了吧,晨诺那是非常的期待。

现在她和李毅然还是坐在一个包间里,这个包间比茶楼的好多了,柱子都雕刻着图案,有的地方甚至贴有金箔,用富丽堂皇来形容都不为过。

看得晨诺心痒痒,两眼冒星星“好想扣下来,那柱子上雕刻的动物,嘴巴上面竟然还放了一个金锭,那是金子呀…钱呀…嘤嘤.”。

晨诺犹豫一下,不知道是真是假,带着疑惑的跟他发问:“李公子、那个金锭是真的吗?”说着手还朝柱子上指去。

李毅然替她解惑,还反问道:“当然是真的,金子还能有假?你想要吗?”

晨诺怎么可能承认自己想要,她鼓着一张脸:“怎么可能,只是那个金子放在那个地方,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哈哈…”李毅然笑得天花乱坠,:“晨姑娘、他们将金锭放那个地方,有招财进宝之说”。

晨诺一脸的无语,她见过的招财东西那都是假的好吧,看那个金锭,就有让人犯罪的冲动。

“金子在现代都没有贬值,相反越来越贵,这块这么大,要是拿到现代,那不就发财了吗”晨诺眼睛放光似的看着金锭。

李毅然见她看着金锭眼睛都没挪一下,以为她想要,他就朝福兴看了一眼,语气里毫不在意:“福兴拿一个金锭给晨姑娘”

福兴掏着口袋,就拿出一锭金子,拿着金子就走过来递给晨诺:“晨姑娘,这种金子带身上也是负累,要是喜欢金子,可以打些金银首饰之类的”。

晨诺看着眼前的金子,有点不知道怎么办,她就是自己在心里瞎歪歪而已,而且听福兴的话,她脑补了一下自己,一头的金黄色,闪瞎众人的眼,那场景太美丽,晨诺抖了抖,不敢在想下去。

“不用了我就是看看”晨诺轻声答道

福兴见她不接,朝自己公子看去,等待公子的指示“怎么办?我是硬塞还是回来?”

李毅然示意福兴回来,又温和的邀请晨诺:“晨姑娘可是喜欢一些金首饰?等会我们去珍宝阁看看如何”。

晨诺其实也想去看看,她以前蛮喜欢古风衣服的,但是太麻烦了,以前就绑几下,而且也不用披那么多层衣服,现在她里三层外三层的 ,她在想夏天该怎么办。

晨诺朝李毅然点头:“听李公子的,我对这里都不熟。”

说话间,包间的门被打开了,陆陆续续的开始上菜品,都特别精致。

晨诺从昨天到现在吃了一碗饭,早上一碗粥,早就已经饥肠辘辘,拿起筷子就准备开吃,她刚准备夹菜。

李毅然的声音就传来了:“晨姑娘,可以先喝这个汤”。

晨诺停下筷子,看了他一眼,内心想法不断“这吃个饭还要这样那样吗?饿了不直接吃吗”。

最后还是点点头,拿起那碗汤开始喝,她也不知道干嘛要先喝汤,这汤喝完不就饱了吗。

晨诺还在胡思乱想中,就被李毅然温和的声音打破了:“这个汤是养胃的”,

他解释完又开始帮晨诺夹菜,夹一道菜就给她介绍,水里游的,天上飞的。

要不是晨诺阻止他这种行为,她有种感觉。她会被念死。

李毅然介绍起来就有点停不住,他先是介绍菜名,后有解释这个菜的主食是怎么生活的,他真的是研究的透透的,不去养些动物真是可惜了这个天赋。

晨诺吧唧吧唧的吃饭,不时的抬头看李毅然,

她对面的李毅然;举止优雅,吃东西;连个声音都没有,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连牙齿都没有漏出来。

晨诺羞愧了,她吃饭的动作都慢下来,心想“这就是贵公子吗?我吧唧吧唧的吃,跟个饿死鬼投胎一样,人家那么点的孩子,哎…”。

晨诺没有收回目光,眼睛一直往李毅然那边瞟。

李毅然吃完,福兴就递给他一杯茶,那个茶是用来漱口的。

李毅然漱完口,福兴又递给他一杯茶,他就那么的;坐在那里安静的品茶。

客满天下的菜确实比李府的好吃,至少做的肉没有腥味,味道也还不错。

这一刻,晨诺暗想“我在李府吃的肉是不是没有处理,瞎做的,差距不应该这么大才对。”

她放下筷子,吃的有点饱,福兴给她拿了两杯茶,她也学着李毅然的样子漱口。

晨诺吃完有点撑,她抱着肚子摊在凳子上,发出感叹声:“舒服~”

李毅然看着那毫无形象,抱着肚子的人,非常体贴的询问晨诺:“晨姑娘、我们先休息一下,然后再去珍宝阁怎么样”。

还没等晨诺回答,就听到门口发出砰砰的声音,突然原本关着的门,被人用蛮力打开,她和李毅然同时朝门口望去。

门口站着一个女孩,跟李毅然差不多的年纪,她身后跟着四个丫鬟,五个强壮的大汉。加上破开门的人,她们一共有十一个差不多。

这女孩贵气十足,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朱鬓,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带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官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花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小巧的嘴巴,白皙的皮肤,身量苗条。

女孩昂首挺胸高抬头颅,深邃犀利的朝包间里看来,晨诺看着女孩傲气凌人,睥睨一切的样子。

她内心各种担心感叹“这女孩真是漂亮又高贵啊,她是不是来找麻烦的,这一看就是那种家庭背景特好,招惹不了的呀…”。

不管晨诺心中的小人如何咬手绢,只见那女孩眸光炯炯有神的朝着李毅然看去:“李毅然你怎么在这?”

晨诺寻思“咦~这是认识呀…那就不怕了”。她想着的时候眼神还不断往李毅然的位置偷瞄。

而李毅然看着突然出现的人,语气阴阳怪气:“我在这不是很正常吗?就是容小姐你来这里干什么,不怕你哥哥掀了整个京城,到处找你吗”。

只见门口的人依旧昂着头,对着李毅然冷哼一声:“哼~李毅然;我说呢,今天怎么没在书院看到你,原来你在这里和人私会。”

李毅然不理容小姐,反而温声对晨诺说道:“晨姑娘;我们就现在去珍宝阁吧”。

容小姐看着无视自己的李毅然,十分气愤:“李毅然你这是区别对待,还有;你为什么要带着这个女的去珍宝阁,我不准..珍宝阁在我哥哥名下..我不准这个女的去”说着;手指着晨诺,还跺着脚。

晨诺无语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内心十分不平“我这是受到了无妄之灾呀,这是个什么情况?霸道女总爱上我..?”眼神还不断窥视李毅然。

李毅然听到门口人的话,好像不受影响,语气冷淡:“容小姐你除了仗着你哥以外,还能如何,我劝你不要得寸进尺,他压我们李家,那么别的世家会怎么想”。

门口的容小姐恼羞成怒:“谁说要压你们李家了,我只是不准这个女的去珍宝阁而已,你干嘛总是跟我作对。”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