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小说整本免费安非非非非

小说:我家后门通古代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安非子

角色:刘非安非子

简介:【架空背景+无系统+多女主+低武】刘非万万没想到,自己家的一扇门通向古代世界,从此展开一段传奇冒险,买卖物资,学习武术,种田发展……而于此同时,现实世界也渐渐险象环生,波澜壮阔

书评专区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这个作者印象最深 的是 三章能交代完的事 可以水一百章

斩风:如果现在没有书看,可以抽空看看老书,真的很老很老一本书,….或者说,是我已经老了?

代号昆仑:越看越别扭,完全就是作者自嗨文,那股矫情的恶臭,隔着屏幕都能闻到,继续看下去就是心里添堵,先撤了。

我家后门通古代

《我家后门通古代》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设局君入瓮,打草蛇惊网

“只如此便可?”

陈旋听了刘非“良策”,一头雾水。

如果不是白琼瑾夜驰破阵营,且这么个娇滴滴的官宦小姐在辕外苦候一夜,引得校尉重视,他都要怀疑这位刘公子在消遣他。

白琼瑾不动声色地往陈旋的袖里塞了一小锭银钱,陈旋摸了摸下巴,指着身后一位军汉:“杨树,你脑子比较机灵,速速回营报给将军!刘公子,你要俺们张贴布告,不知道告示上面该写些什么?”

“白府亲眷报案,江宁前任知县白敬岳故宅有贵重物品遭窃,贼人速至官府自首,逾时下狱。”

陈旋赞道:“刘公子竟是个读书人!记牢了没?”

后半句是对杨树说的。

杨树连连点头,又默诵了好几遍,上马往军营驻地驰去了。

陈旋和其他三人便呆在松源村里,各自找阴凉地方坐下,偶尔放个目光过来盯住刘非二人。

白琼瑾给他们送上吃食,陈旋接过竟也不动,颇有点警惕的味道。

见微知著,淮州之兵,算是大晋难得的精锐了。

白琼瑾给刘非端来一碗吃食,看刘非吃的津津有味,这才歉然道:“刘公子,昨夜你走之后,我又折返回来,去了地窖。”

刘非内心咯噔一下,旋即苦笑。不过想想,如果把自己换成当时的白琼瑾,恐怕也会好奇得不行。

说起来,这地窖还是白家的祖产。青铜门杵在那里,根本不可能瞒得住人,暴露是早晚的事。

“你看见了?”

“看见什么?”白琼瑾一脸疑惑道,“地窖里面空无一物,可是刘公子,你明明就是从地窖中爬出来的。”

她竟然看不见那扇青铜门!

“今日事若不成,刘公子可再从密道遁走,这些军汉如果怪罪,小女子一人承担就好了。”

白琼瑾以为地窖中藏着密道。

怕刘非担心,她又补充道:“我毕竟出生官宦人家,白家在江宁县颇有势力,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得知别人或许看不见那扇青铜门,刘非心情骤然大好,美人一番好意,只能点头笑纳。

……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事关血仇能否得报,白琼瑾不免有点焦躁。

“刘公子,那东西如果真那样重要,黑水贼人早就掘地三尺找过了。现在突然说有贵重物品失窃,贼首会不会看破这是官府的计策,置之不理?”

“有可能。黑水贼的首领向南天是个极为厉害的人物。”

“啊!”

“但他再厉害,毕竟不是未卜先知的神仙,总需要先听到消息。”刘非解释道,“向南天能想明白这是官府的计策,前去老巢报信的耳目不一定能想明白。”

人均文盲的大晋朝,如果这报信之人真这般聪慧机敏,江南繁华之地,还怕找不到营生?即使投贼,区区两百余人的黑水贼,怎么也能当个五当家、六当家吧?还能沦落到亲自在官兵眼皮底下打探消息的地步?

“公子真是智谋无双。”

白琼瑾心中对刘非的敬意更重三分,见他闭眼假寐,也强行耐住性子等待消息。

天色倏忽转暗,松源村东面传来马蹄声。

“陈队正!”

“林将军那边可有消息,抓住贼人了吗?”

“抓住了!刘公子神机妙算!林将军让我等在江宁县城各处张贴布告,同时派了几队人马伏在江宁县出城必经道路上,专逮行色匆匆的路人。接连逮了五六人,前往黑水贼老巢报信的奸细就在里面。”

白琼瑾闻言,樱唇轻启,颤声道:“公子。”

“刘兄弟,林将军请你一起前往军营,商讨对策。”陈旋这一声“刘兄弟”喊得十分服气。

此去破阵营,应当是没什么危险。得到穿越两界的机会,刘非当然不愿意做个普普通通的人,而想要在这个世界打开局面,难得的机会正摆在眼前。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好,我随你们去见林将军。”

陈旋哈哈大笑,翻身上马:“兄弟们回营。”紧接着便是“唏律律”一阵马嘶,裹起一团烟尘,“哒哒哒哒”地往东去了。

“我不会骑马。”刘非苦笑道。

“刘公子,上来!”白琼瑾伸出了手。

刘非握住柔若无骨的细嫩手掌,白琼瑾手腕一抖,他的身子就如坐过山车一样,跨坐到她身后。

骏马踏步而去,刘非重心不稳,差点掉下马去,白琼瑾用力一拉,将他大手拖到细腰侧面,羞怯道:“公子,你……你扶好。”

忽然想起他刚刚上马时的狼狈模样,跟智珠在握、料敌千里的模样颇有反差,忍不住轻笑出来。

她原来对“刘公子”七分敬意,一分畏惧,不知不觉敬畏之心渐渐淡去,取而代之是满怀春心

耳畔风声嘶吼,心里只希望这一趟走得越慢越好。

……

……

破军营,辕门口。

林校尉,大名林天豹,年近四旬,身长八尺,虎头燕颌,往那里一站,身周杀气阵阵,是战场上见过血的。

大晋和北边大秦、西边大夏连年争战,江淮、荆襄、岭南也不太平。军职泛滥,七品校尉犹如过江之鲫,倘若到边塞转一圈,五品郎将、三品将军也是随处可见。

林天豹从军二十余载,还只是个七品校尉,陈旋他们称他为“将军”,只不过是军中惯例的称呼。

他这一营淮军,从两淮前线撤下,整日只驻扎在江南打熬日子,早都闲出了鸟来,恨不得插上翅膀到淮州建功立业,搏一个封妻荫子。

这时突然有人送上功劳,当然十分珍惜。

只是林天豹的脸色并不好看。

“气煞我也!军棍都打折了一条,那贼子硬是不招!”林天豹声如洪钟。

“将军,俺来!”陈旋翻身下马,拍着胸膛道。

林天豹踹了他一脚:“你更不行。刘兄弟,你有什么高见?”

陈旋捂着屁股,“将军,你是不是气糊涂了?刘兄弟是读书人,哪会这个道道?”

林天豹抬起脚作势再踢,瞪他一眼:“你懂个球?我可都听白家小姐说了!依我看,你们这群王八蛋的腚眼全加一起,都没人家刘兄弟心眼多。滚一边去!”

林天豹语言粗俗,白琼瑾忍不住暗啐了一口。

刘非眼皮微微跳动。

一个普通的山贼,竟然如此硬骨头?黑水贼恐怕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当务之急,只能尽快撬开他的嘴巴,审讯的速度很重要。一旦黑水贼反应过来,逃之夭夭,此番布局就全都功亏一篑。

“我来试试吧。”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