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寒星染赵玉全文阅读

小说:权宦之妻:爱上九千岁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顾白蓝

角色:寒星染赵玉

简介:【权谋•古言】【连载中】
寒星染九岁那年遇见当朝第一宦官赵玉
他对她说:“你若不想被人欺负,就要让自己变强大

寒星染牢牢记住了这句话
只有变强大,才能保护自己
只有变强大,才能走到自己心爱之人的身边
成为他的刀刃和藤甲

书评专区

地师:关于风水地理,江湖门道,骗术手段,样样俱全。作者文字功底极佳。

黑化影帝:开头看了10章,写的跟屎一样,完全不知道写的什么东西,上本书那么有意思结果新书是什么玩意?搞不懂

闲唐:完结 男主文,不考虑合理性,男主真可爱

权宦之妻:爱上九千岁

《权宦之妻:爱上九千岁》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刘管家

彼时寒玉楼已经官至五品,寒老夫人也不敢硬碰硬。而寒玉楼带回来的那女子,名叫项嫣然,自称家里世代经商,虽不是世家权贵,却也家产丰厚。若寒家同意了这门亲事,家里定会陪嫁丰厚的嫁妆,届时一应铺子田产所得收入,全都供奉给老夫人处置。饶是寒老夫人再想为自己嫡亲侄女谋划,也不由得动了心,这才点头应允了这门亲事。

明明自己的母亲才应该是父亲的正妻,却被别人一朝夺走,而自己的母亲不得已只能委屈嫁入寒府为良妾。好在老天有眼,让那个贱妇嫁进门不过一年,就在生产之时因难产而死。

虽说此后寒依依的母亲柳氏在寒老夫人一力坚持下被扶为正室,可这正室和继室之间,仅仅一字之差,却有尊卑之别。寒依依的出身在寒星染面前,永远低上一头。

而寒玉楼对待柳氏,也不过平常夫妻之谊罢了,远不如传言中对待项氏那般情深意重。柳氏又因当年怀胎之时,鲜少得夫君陪伴关爱,日夜忧思伤了身子,生下一女后便再无所出。幸有寒老夫人一向袒护,否则,一个膝下无子,又不得夫君宠爱,没有娘家可依的主母,哪里还有现在这么好的日子?

而这一切,皆是寒星染的母亲项氏造成的,寒依依心里又怎能不恨?

柳氏愣了一下,随即绽开笑颜,点点头对寒依依道:

“是的,应该就是这几天了。”

说罢,母女二人心头皆是一喜。

每年春末的时候,刘管家就会把上一年的营收送进寒府老夫人手里。

不得不说,那真是一笔可观的财富,每年光是老夫人赏到她们手里的,就够她们在寒府几年的月钱了。

寒玉楼虽然仕途亨通,可却是个两袖清风的清廉之官。若无这些田产铺子每年的收成,他们寒府虽不至于缺吃少穿,却也无非如同那些看似显赫,实际却内里空虚的世家一样,只是金玉其表罢了。

如今寒依依能锦衣玉食,穿最好的绫罗绸缎,戴最贵的金银首饰,全赖寒星染母亲项氏留下的这些收成。

寒依依拔下头顶的簪子,拿在手中思索片刻,皱眉道:“娘,你说,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她留给寒星染的一个簪子都这么贵重,那她留下的那些嫁妆……”

柳氏听了,也心中一动。

这也的确是她的心事。

她如今虽贵为主母,背后也有老夫人做靠山,可终究不比有一个根基深厚的娘家做依托来得实在,柳家已经没落了,别家主母的那些嫁妆,田产,她一样都没有。

将来自己的女儿出嫁时,老夫人自然会贴补一些嫁妆,可比起项氏留下的那些田产铺子,就只是九牛一毛了。

若是能握在自己手里……

“娘,您想什么呢?我问您话呢!”

见柳氏不回话只顾出神,寒依依出声嗔怪道。柳氏闻言,这才回过神:

“这个,你爹也未曾同我提起过,只说,是扬州项氏。”

项氏在的时候,柳吟霜视她如死敌,自然不会与之亲近攀谈。

而项氏入门,乃是从寒府出门,坐着花轿在京城中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寒府,项家的人竟是一个都没来。

项嫣然也只称,扬州路途遥远,家中生意离不得人,故此只派人送了嫁妆,却无亲长前来。

若是换了别人,嫁女如此情形,定是要受人非议白眼的。

可项氏的嫁妆实在太丰厚了,浩浩荡荡抬进京城,竟然生生从清晨往寒家抬到了黄昏,才抬完。

因此,无论府中还是长安城,倒也无人敢小瞧了项氏这个主母。

虽如此,如果真要细问,究竟是哪个项氏,却又无人知晓。

而项氏死后,寒玉楼情深难忘,还是寒老夫人一再施压,他才同意将柳氏扶正,柳氏自是不肯再去寒玉楼面前问起项氏相关。

是以,此刻被寒依依这么一问,努力回想,心里竟是毫无头绪。

“项氏?娘,你有没有听过,外面人人传说的项氏宝藏?莫非……”

冷不丁一个猜想落在心头,寒依依声音因为惊讶和疑惑有些不自然。

“这……不太可能吧?项氏宝藏只是传言,是真是假都尚未可知。何况那个贱妇若真与这个项氏是同宗,前朝项氏是何等显赫的世家?虽说如今已经离世隐居,但又怎么会把女儿如此草草嫁出门?想来……应该就是个不入流的暴发户吧。”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柳氏心头终是蒙上了一层迷雾。她看着已到议亲年纪的女儿,心中暗想,或许,该做些什么了。等到及笄礼后,她就要去同寒老夫人谈一谈……

……

而此时,城中最豪华的酒楼天香阁后院,却有一个黑衣少女翻墙而入。

“什么人?”

夜色中涌出两个暗卫,挡在了黑衣女子面前。

“我是寒星染。”

来人拉下挡在脸上的黑巾,露出面孔。

二人闻言,皆是一惊。

他们不认得这张脸,但却熟知这个名字。

一个暗卫连忙作揖问道:“恕小人冒犯,不知小姐可有信物?”

寒星染从腰中解下一块玉牌,递到面前的暗卫手中。

“我要见刘管家。”寒星染又道。

暗卫接过玉牌,细看之后激动地对同伴点了点头,随即二人齐声开口道:

“参见少主!”

说罢,又侧身做请:“请少主进屋说话。”

寒星染闻言,迈步向堂屋走去。跨进堂屋,也不客气,直接到上首坐下。一个暗卫对寒星染作揖道:

“少主请在此稍候,属下这就去请刘管家。”

另一个暗卫也道:“少主稍坐,属下去备茶。”

寒星染点点头,没有做声。两个暗卫均抱拳转身离去。

约一盏茶的功夫,一位身着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急步跨进堂内,甫一见寒星染,急忙跪下施礼:

“小人刘胜,拜见少主!”

又抬头,眼中仿佛带泪,声音颤抖道:

“不知少主……这些年,在寒府可好?可有受委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