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最新章节季然落日长河《开局鸡肋金手指,我还怎么还债!》

小说:开局鸡肋金手指,我还怎么还债!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落日长河

角色:季然落日长河

简介:不装了,摊牌了,我就是天选之子
看我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什么,区区几百万的负债我都还不上
我要这金手指何用!

书评专区

魔王失格:设定是我喜欢的弱受,但文字把握得不行,看得人心累。

末日之无人永生:突然想到 神农尝百草是不是圣母啊? 有没有人骂他啊??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典型的女频报复文,虽然很爽,但是总感觉这种在臭水沟里花样游泳感觉不太美好。先吃屎再吃糖,并不怎么甜美。

开局鸡肋金手指,我还怎么还债!

《开局鸡肋金手指,我还怎么还债!》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动车上的交易

听到小塔的指示,季然赶紧拦了一辆车。

“师傅,快!”季然一上车就急切说道。

司机以为出了什么事,脸色一正说道:“好,系好安全带,去哪里?”

“东南方向。”

“好,等等,东南方向?”

季然点了点头,就这样,司机在季然的指示下在魔都街道上穿行着。

而这边,秦雷已经洗完了澡,不过他没有急着下手,而是在旁边架起了摄像机。

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通过假扮人类高质量男性,凭借着对自己的包装专门找长相姣好的女性下手。

然后再拍下视频,要挟女孩成为他的玩物,或者索取财物,屡试不爽。

“小美人,我来了!”准备就绪,秦雷慢慢靠近了许倩儿。

手指轻轻滑过许倩儿绯红的脸颊,渐渐往下,最后停在了领口处。

“吧嗒!”许倩儿衣领的第一个纽扣被轻松解开,秦雷并不着急,他享受这种掌控的感觉。

“嘭!”

就在秦雷想要继续向下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阵巨响,秦雷急忙转头看向门口,只见一个沙包大的拳头迎面而来。

被九元塔改造过的季然一拳把秦雷撂倒,看了看刚被解开纽扣的许倩儿,季然松了口气。

本想将许倩儿叫醒,奈何这药效确实太猛,难怪秦雷一点都不着急。

季然正要把许倩儿扶走,看到旁边的相机,心意一动,把相机也带走了。

“嗯~嘤”

不知道过了多久,床上的许倩儿终于醒了过来,她慌乱的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自己身上,不禁舒了一口气。

虽然被迷晕了,但是中途被疼醒的她知道自己当时大概在遭遇什么。

许倩儿打开房门,正好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季然,她看到自己的通话记录,才知道是季然把她救下了。

此时的季然像是睡着了,看起来恬静安然,俊俏的脸上找不出一丝缺陷,比那些明星都不逞多让,甚至更胜一筹。

许倩儿看的有些呆了,她缓缓地靠近了季然。

“可惜,要是早点遇到你就好了,这个吻,算是我的感谢吧。”说着,许倩儿就朝季然贴了上去。

不料,此时的季然刚从九元塔内出来,倏地睁开了双眼,看到近在咫尺的人脸,吓的直接从沙发上跌落下去。

“我去!”

“我有这么吓人吗。”许倩儿幽怨一叹。

“没有没有,你好了?”季然赶紧转移话题。

“好像没感觉到什么不适。”

“那就好,那我进屋了。”

季然也是担心这药会有什么不良反应,所以回来后守在客厅。

就在季然快要打开门进去,许倩儿声音从后面响起。

“季然,谢谢!”

“不用谢!”季然爽朗一笑。

季然感觉的到,许倩儿跟自己的距离感并没有因为自己救了她而消失,不过以前许倩儿确实是他不可触碰的存在,但是如今自己有了九元塔,一切都不一样了。

第二天一大早,季然就出门了,他要去邻市,今天要是再在魔都搞刮刮乐,难保不被有心人发现。

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到不远的杭市,杭市靠近魔都,动车也就个把小时。

“来,前面的朋友让一让。”

季然刚坐下,一个爽朗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只见一个光头大汉把行李放在了他的前方的置物架上,然后在季然的前面位置坐了下来。

汉子刚坐下就和旁边的人攀谈起来,没一会儿就跟挨着的人打成一片。

季然没有去关注,而是在地图上搜索着**站的位置,为自己规划线路。

眼见路程过半,季然这才放下手机,准备休息一下的他突然察觉到前方有些异动,季然心突发奇想,想要试试他的透视。

透视一开,只见前方的大汉的手在兜里不停的鼓捣着,再看穿一层,大汉手里赫然是一小包一小包白色的粉末。

季然吓了一跳,不过他没有声张,而是继续观察。

不一会儿,大汉走了起来,往洗手间走去,季然一直盯着大汉,生怕错过什么细节。

然而大汉一切正常,关门、蹲厕、一泻千里,看的季然差点把早上吃的东西都给吐了出来。

就在季然想要放弃的时候,大汉在擦拭完成后,不经意地从兜里掏出一小袋粉末一起放入了纸篓里。

“来了!!!”

季然激动地差点叫出声,他赶紧找到了乘警,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不过因为不能暴露自己的透视,季然的话显然没有太大的说服力。

“你说这些都是你猜的?”乘警有些无语的反问道。

“这…半猜半确定吧,我平时有学习了解推理相关的东西。”

见乘警还是不相信,季然打开了透视,在乘警身上扫了一眼,然后淡淡地说道:“你食指与中指处有轻微烫伤,身上有淡淡的尼古丁味道,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平时没少吸烟吧。”

“这是你看出来的?”乘警愣了下,不过他身上的味道,老烟枪一闻就知道,不足为奇。

季然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你看起来有些浮躁,但没有面露伤感,刚才更是在车厢来回徘徊了几次,时不时看向显示屏上面的时间,你应该烟瘾犯了,想要列车尽快到站,然后过过烟瘾吧。”

“让我再猜猜,你的烟大概率随身带着,应该就放在你腰包里面,从这股味道来看,你抽的是利群,没错吧。”

此时的乘警已经呆住了,他看向季然的眼神像是看到了妖怪,随便说中一个没什么,但是要全对那简直不可能。

而且他身上带烟的事,他连旁边的同事都没说,因为按照规定,他们在车上不允许随身携带香烟。

“强子,他说的怎么样啊?”旁边的乘警捅了捅他。

“全…全对!”那名叫强子的乘警艰难地说道。

“那你该相信先前我说的了吧!”季然提示道。

“好!我们这就叫人。”那名乘警听到季然说话,再没了丝毫怀疑,立马用传呼机开始叫人。

大汉已经回到了座位,季然用透视看了看洗手间纸篓里的白色粉末,还在!看来还没有人来拿。

季然示意换上便衣的乘警在不远处蹲守,要是有人取了粉末,立刻同时进行抓捕,季然赶紧进九元塔补充了一下元气,刚才连续观察,现在的他看起来疲惫不堪。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老头打扮的男人走进了洗手间。

进去的时候还朝车厢看了一眼,看到这,季然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自他进去后,季然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什么。

男人没有什么异常,依旧是关门、蹲厕、一泻千里……,季然强忍着恶心继续看下去。

“尼玛,难道不上卫生间你们就不交易了!!!”

就在季然以为他也要趁着扔纸巾的时候拿那袋藏起来的白色粉末,怎料他擦拭完后竟然提起裤子直接走了。

“提起裤子就走人了?”季然脸色有些发黑。

见到这人出来,那名叫强子的乘警看向了季然,季然无奈只能摇头。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