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主角叫陆谨言白微微是什么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我竟然是清冷影帝的梦中情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第九月

角色:陆谨言白行简

简介:【甜宠救赎+梦中情人+大小姐VS小影帝】
白行简没想到后来的自己会遇见在年少时只会在自己梦里出现的人
就像陆谨言没想到自己出道第一部剧就是和影帝合作

书评专区

诸天旅人:装逼的方式好尴尬。。永远都是路人:这人要死了!这人已经疯了。主角:**!路人: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

末日放逐:文笔好,但情节和前一本过于雷同是个问题。前期三主角分头求生的部分挺不错,特别是对角色内心刻画比上本丰富生动。目前剧情算是进入中期,tj了。

纹章之怒:推荐它因为是我自己写的……而且终于能发言了。

我竟然是清冷影帝的梦中情人

《我竟然是清冷影帝的梦中情人》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第5章

8801套房内。

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白行简被吵醒之后懒洋洋的睁开眼睛,透过落地窗看了一眼昏暗的天色。

铃声十分顽强不厌其烦的响着,白行简皱着眉看了一眼来电人。

李子晨。

他皱着的眉头松开,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白行简始终很耐心的听着,最后电话快要挂断的时候说了一句:“嗯,到时候请你吃饭。”

围读结束,所有人都放松的舒了一口气,李导总结发言:“今天围读主要是针对一些细节,这些东西拍摄过程中因为麻烦所以比较容易被忽略,大家辛苦了。”

演员纷纷说“导演辛苦”。陆谨言动了动嘴皮,没出声。她作为一个前期温言细语自说自话三句男主答一句,中期歇斯底里怒吼男主为什么不爱自己,后期阴阳怪气男主彻底不说话的女二,那台词简直比男主还要多不少,念台词大半天早就变成了公鸭嗓,水喝多了都觉得费劲儿。

李导道:“我是导演,我也不敢说我自己完全吃透了剧本,所以大家休息时间也尽量多看看剧本,哦,对了,这次我们将会有一个十分优秀的男主角。”

其实大家之前就隐隐约约有些猜测了,只是现在从原本的百分之三十变成了百分之八十。因为目前能和姜茶合作的男演员挺少,但是白行简片酬真的很高。

不过这话还是让刚才死气沉沉的人全部回光返照了过来,没准影帝看上了某某某,觉得她是个好苗子会挖会自己公司培养呢?

陆谨言对圈内了解的事情不多,接触到了这部戏,她才开始看李姐找来的白行简的资料。

让白行简有名气的剧就是李导的作品,大学以戏剧学院第一名成绩考入,这个行业不缺一夜爆红然后销声匿迹的人,但是白行简自从露脸之后没有在从荧幕里消失过。

连续四届的金马奖,可想而知。

但是娱乐圈不仅看能力,也看实力,更看资本。

此刻白行简刚冲完澡,湿漉漉的黑发泛着水光,皮肤像洁白无瑕的白玉,唯独耳朵尖被浸出粉红。

他站在衣柜面前穿经纪人给他选出来的衣服,把配饰一一佩戴好之后已经拖到最后一刻出门。

开机宴在剧组酒店里举行,陆谨言口里含着润喉糖,手指动着回复她哥消息。

李姐自从从李导嘴里面套出来来的人确实确定一定是白行简之后就很激动,那劲头似乎是上了全国最好的学校,她一把把陆谨言手里攥着的润喉糖抢了出来:“别吃了,这个味道太清新了,待会儿熏着白影帝怎么办?”

陆谨言:???

“怎么熏了?”陆谨言一把抢回来,又往嘴里塞了一颗:“我喉咙都哑了还不吃点儿待会操着这公鸭嗓讲话吗?那可不行,我可代表着我们家公司的脸面呢。”

李姐愣了一下,把润喉糖还了回去:“那你多吃点儿润润嗓子,最好待会儿让那些编剧导演啊记住你的声音,最好能和白影帝结交一下,那么……”

陆谨言翻了个白眼儿:“早上剧本围读白行简都能不来,晚上他到底来不来还未可知呢。”

“肯定会来啊。”李姐脸上洋溢着憧憬:“宴会的本质就是让我们结交人脉,他怎么可能不来?再怎么着早上他都没来了,晚上怎么办也得来凑个好印象啊。不过这些人脉对他来说估计没有啥用处,不过白影帝来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别人挤破头估计都不能和他喝上一杯酒呢。不过你就不一样了,你代表投资商直接就可以和他一起吃饭了哈哈哈。”

陆谨言被她说得有些激动,以前没投资她演些小角色杀青了导演也不知道她叫什么,但是今天,最负盛名的白影帝很可能会敬她酒!因为她【哥】是这部剧最大的投资商。

“你一定要把握住这次机会,”李姐叮嘱她:“只要你让白影帝记住了你,赢得了他的欢喜,还抽以后没有角色要去求你哥吗?到时候陆慎行就拿捏不了你了!”

陆谨言激动:“比如?”

“下一部电视剧他就推荐你做某某某大导演的女主角!不是因为投资!你看看你这张脸!”

陆谨言不敢相信,她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那我不会年纪轻轻拿影后吧?”

“那谁能知道?”李姐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等你拿了影后,我就出一本书,名字叫做出道即巅峰!到时候我就是历史上第一个接手第一位艺人就是影后的经纪人啦!哈哈哈,肯定是王牌。”

………………

七点半,开机宴即将开始,服务生有条不絮的往桌上摆上点心和酒水,演员和工作人员陆续到位。

陆谨言看了看镜子里面化妆的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前往宴会厅上拿着打印纸看演员的个人资料。

李姐并没有给她打印太多,只有两个人,姜茶和白行简。

陆谨言一目十行的扫过姜茶的爱好特长,皱着眉头问:“怎么连她喜欢白色也要写出来啊?”她今天穿的是黑色的礼服。

“列这个是希望你尽量在只有她腕儿最大的场合穿白色。”

陆谨言心想:这你就不懂了吧,这种情况下别人一般只希望只要自己一个人穿白色,这叫什么,这叫一枝独秀。

“为什么之前我都不用看这些?”

“因为以前你是小配角儿没有人愿意搭理你呀。现在不一样了,你是投资方的,可以名正言顺的去认识他们。至于为什么只有这两个人,是因为陆总……”说了这两个人腕儿比较大,结交了对你有好处,别人帮不上你忙,自然不用结交。

她话没有说完就被陆谨言一把拉住,然后她听见陆谨言声音带笑:“白影帝。”

李姐心里一惊,她这话不知道这人听到了多少 虽然说娱乐圈儿这些事心里都是门儿清的,但是拿到明面上来说的……没有几个。

白行简眼睛扫过穿着西装套装的李姐,视线落在陆谨言露出的锁骨上的时候瞳孔猛的缩了一下,他移开视线,佯装淡定的冷淡回答:“嗯。”然后左拐。

陆谨言站在那儿:“天呐,凭什么我这么累下午说了这么一通话还得背人家喜号,这人什么都不用干呢?”

李姐道:“因为你不红啊,你不红,周围的都是你大爷,你红了,耍大牌那也叫有派头。投资商都争着抢着要投资你演的戏。”

先前的期待冷却了大半,陆谨言看了几眼觥筹交错,谈笑风生的宴会厅,她转头对李姐道:“我想去个卫生间。”

李姐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她一眼,但是还是不得不放她走人:“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陆谨言推门进入洗手间,外部的化妆间没有人,大理石墙面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冷调的壁灯照得这狭小的天地亮如白昼。几何切割图形的玻璃镜片安静的放置在镜框中。

陆谨言走向洗手池,弯着腰让水流冲干净手心的汗渍。

没多久,后边传来一阵脚步声。

陆谨言猛的抬头,从镜子中望过去,停住了目光。

先前没有注意,对比昨天让人眼前一亮的红衬衫,这人换成了一件很显白的胡桃色衬衫,衣领松了两颗扣子,露着精致的锁骨,手腕上戴着一条桃木手串。

陆谨言昨天就已经隐隐约约感觉白行简比照片上好看了,尽管是别人简单打扮的情况下,但是她还是被今天的白行简惊艳到了。

然而昨晚主动打招呼碰了一鼻子灰,今天即使白行简很惊艳她也不太想盯着他看,奈何这人顿了一会儿若无其事的走到陆谨言身边的位置。

这人好歹也是四届金马奖获得者自己却只是一个小新人。

陆谨言瞧了他一眼,语气吊耳郎当的说了一句:“白影帝~你说我们俩怎么这么有缘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