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完整版在线阅读重回1985:东北往事

小说:重回1985:东北往事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老贼

角色:周东北盛夏

简介:这是摸着石头过河的燃情岁月!
有撑死胆大的蓬勃生机,有遍地是大哥的野蛮生长
周东北常说:“我是个实在人,只想让家人过的好一些

重生从粮票换鸡蛋开始,他左右逢源,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

书评专区

打开方式错误的异世界:圣骑士黎明被封前的原版,汁液更浓,肉戏(?)更多

魔物牛头人:要推荐的集钱罐的半头牛 网站是17K 偶然回忆起来的一部作品 优书居然找不到 也不让添加 特此推荐

功法修改器:缺点:不算跪女,但作者想描写淡然漠视却总带有一种来自本性的卑微

重回1985:东北往事

《重回1985:东北往事》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7章 保证完成任务

听到“不过”这两个字,周东北就有些腻歪,因为只要出现这两个字,就说明前面说过的话基本无效。

可此时不能说什么,保持微笑,努力露出八颗牙齿。

“不过呢,量是个问题,三斤五斤的还不够麻烦呢,咱俩也就没啥谈的了……”

呼——

周东北站了起来,“砰砰砰!”用力拍了几下胸脯,动作神情都十分符合他这个年纪,看着就像个冲动的小青年。

“领导放心,只要价格合适,我可以每天送上百斤!”

“上百斤?”陈爱民愣了一下,“每天?真的?”

“没问题,我能保证一直送到过年!”

陈爱民摇起了头,“小伙子,别说大话,咱们兴安市里目前可没有大规模养鸡的,每天上百斤?那是不可能的!”

周东北嘿嘿笑了,“实话实说,我是去各个屯子收,腿儿勤快点,每天上百斤不成问题!”

“你不是有工作嘛,有时间跑屯子?”

“停薪留职了!”

陈爱民惊讶的下巴差点掉办公桌上,“停薪留职?为了卖鸡蛋?!”

“对!”他笑呵呵点了点头。

陈爱民抹了一把不多的头发,这要是自己儿子,现在就按地上狠削一顿,好好的工人不当,去做小商贩?

真是病的不轻!

“主任,不知道价格和结款方式……”

陈爱民不说话了,把烟蒂按灭在了烟灰缸里,手指一下一下敲击着桌面,琢磨起来。

前段时间,鸡蛋的进货价是九毛八分钱一斤,马上来到年了,货却供不上,现在就怕进价再涨!

进价涨,可零售价却不让涨,提一分钱市里都得大会小会的研究,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真是闹心!

既然这小伙子是自己收购,压到九毛应该没问题,每天100斤,过年的**可就出来了。

“哒!哒!哒!”办公室里回荡着他手指的敲击声……

周东北耐心十足,继续保持着微笑。

“哦,对了,小同志贵姓?”他的手指停了,抬头又看了一眼。

“免贵姓周,周东北!”

陈爱民点了点头。

周东北被他“哒哒”的这个闹心,又抽出根烟,帮他再次点燃。

“你抽,你也抽!”他客气了一句。

周东北微微一笑,却没伸手。

“是这样,”他觉得眼前这小伙子看着挺实在,尽量不打官腔,“每天一百斤,一个月一结账,这些呢,是没有问题的……”

周东北不动声色。

“只是价格嘛,”他弹了弹烟灰,“咱们零售价是一块两毛九一斤,收购价是九毛,红皮儿白皮儿一个价,你看看吧,不行就算了!”

说完,他就拿起了自己的大茶缸子,低头“滋喽——”喝了一口,意思很明显,我已经端茶送客了,不同意你就可以走了。

周东北没动地方,咧嘴笑了:“主任,不瞒您,来之前我跑了三家副食店,家家鸡蛋筐都是空的!这离过年还有三个月呢,鸡蛋就如此紧缺,我觉得年前进价和零售价格肯定都得涨,您说是吗?”

陈爱民脸色一沉,大眼皮耷拉着,“涨不涨价是我能说得算的吗?”

周东北笑容没变,继续说:“价格双轨制嘛,将计划外的粮油以及副食产品价格交给市场,相信领导比我更懂!涨不涨价,还要取决于供需关系……”

“只不过我们兴安市天高皇帝远,什么事情都慢半拍,不过要我说,零售价应该很快就会交给市场决定了……”

陈爱民放下了手里的茶缸,抬眼看向了他,“交给市场?那不就乱套了吗?”

“不会!”周东北摇了摇头,“一定会出台指导价,给一个上下浮动的范围,例如20%……”

陈爱民思索起来,不可否认,这小伙子说的有道理!

周东北没有打扰他,只是笑呵呵看着。

“你继续!”陈爱民又看了他一眼,目光明显与之前有了变化。

“主任,我这人实在,不会藏着掖着拐弯抹角,实话实说,三家店给了我三个价格。”

“从九毛五到九毛七,又到九毛八,本以为您这儿是咱们市里最大的副食店,价格怎么着也能给到一块钱……”

“您知道,我也不容易,零下二三十度,下屯收鸡蛋是个辛苦活儿,一斤也就赚个两三分钱的差价,没人愿意干,太难了!”

“哎!”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就这样吧,陈主任,打扰您了!”

说完,转身就走。

“哎——”陈爱民喊了起来,“你的烟!”

周东北回头看了一眼桌子上那盒大鸡烟,笑道:“拿出来就不能再收回去,这是孝敬您的,再见!”

说完,他微微躬身,转身继续往出走……

“回来吧!”

周东北停住了脚,咧嘴笑了,瞬间收回笑容转过了头,脸上带着一丝疑问。

陈爱民伸出了一根手指,“一块,每天100斤,一个月一结款!”

说完以后,他清楚地看见这个年轻人一脸惊喜,挎着小碎花三角兜大步走了过来,离老远就伸出了双手。

“陈主任,谢谢,合作愉快!”

陈爱民也站了起来,笑呵呵和他握在了一起,另一只手还拍了拍他的手背,笑道:“每天100斤,什么时候开始?”

“最多三天!”

“好,一直到过年,你可不能食言!”

周东北装模作样打了个立正,大声道:“领导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随后又压低了声音,一脸神秘,“领导家过年的鸡蛋就包我身上了……”

陈爱民哈哈大笑,一只手插着腰,另一只手点了点他,“你这个小周啊,不错,不错!”

——

出了大副食,周东北又犯起愁来。

粮票变现的事情基本捋顺了,可停薪留职是一大关,阻力不是厂子,而是自己爷爷!

老爷子在加工厂干了一辈子,非常有感情,自己是他的大孙子,所以接班时不顾另外两个叔叔和姑姑的反对,硬是把工作给了自己。

这才上了一年的班,就要辞掉这个工作,这老倔头还不得把自己削秃噜皮?

那时候,为了供自己上学,姐姐初中没毕业就上了班,父亲天天抓不着影,家里口粮不够,一家人吃地瓜都吃浮肿了。

去年高二参加高考,自己考了462分,整整高出了龙江省高考文科录取分数线10分,可最终还是含着泪撕了哈师范的录取通知书,毅然决然接了爷爷的班……

坐上公交车以后,他还在琢磨着怎么和爷爷说。

思来想去,还是得先斩后奏,反正都得挨上一顿打,如果打完说啥也不同意的话,这顿打可就白挨了!

售票员报站:“市总工会到了,有下车的同志往门口走走!”

周东北从后门下车,去木材加工厂方向还要倒2号线。

下车才走几步,身后公共汽车气动车门关上的同时,一个女人惊呼起来。

“啊——”

他连忙回头,就见一个穿着白色羊绒大衣的女人倒在了地上,公共汽车正拖着她往前跑。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