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小说穿七零,冷戾糙汉非要和我生崽崽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穿七零,冷戾糙汉非要和我生崽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雪芙

角色:林舒沈翊

简介:漂亮的村姑林舒偶遇山林打扑克的未婚夫和闺蜜,未婚夫和闺蜜哭着哀求她原谅他们,原主气怒攻心,死了……躲避末世囤积了大量物资的林舒,带着灵泉空间穿书了!正好穿到了七零年代,杨柳村牛背山事发地
  记忆中,原主原谅了他们,二十五岁惨死
  父母接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接连去世
  原主的两个哥哥,更是凄惨,一个上山砍柴时摔下山崖尸骨无存,一个被人骗光家财,妻离子散,跟人南下去淘金,最后死在南下的路上
  林家大姐,也没逃掉他们的魔爪
  淹死在自家不远的水井里,当时林大姐死不瞑目,双手死死护着肚子,因为她已经身怀六甲……
  林舒毫不犹豫去举报了他们!
(穿书十甜宠十空间十女强十腹黑十种田)

书评专区

阿亚罗克年代记:将D&D和wow融合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前面去掉所谓的撩妹感情戏还是可以的,但最近这十来章真不知道写的啥,莫名的混乱,另外追到一本《我的1979》最近也一样,像在说梦话,尽是无意义的生活片段,跳看一点都没问题。

完美大明星:你能想象周杰伦或者周星驰放着好好的事业不做,花大量的时间去码字有多么维和吗?本来是粮草,现在变毒草了。

穿七零,冷戾糙汉非要和我生崽崽

《穿七零,冷戾糙汉非要和我生崽崽》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8章 大白天钻树林子

崔喜儿这边,崔父一听到女儿的说辞,差点没气死!

他一巴掌扇在崔喜儿脸上:“你个不要脸的货,大白天竟然和人钻树林!”

“呜呜呜呜……爹!我……我和江海哥两情相悦,又年轻气盛……一时没控制住……”

“真是丢人啦!”崔父气得面红耳赤。

崔喜儿害怕的缩了缩脖子,可为了让父亲帮忙,她还是硬着脖子说道:“爹!我们都知道错了!可是这事儿全村都知道了,现在该怎么办啊?”

崔父也知道这件事棘手,万一女儿被人扣上搞破鞋的帽子,后果不堪设想。

他倒不是心疼女儿,而是怕女儿的名声坏了,影响到家里面的人。

要知道,家里面还有一个小闺女在上高中!

马上就能毕业了,到时候找个好工作,有可能找个城里女婿的。

可不能因为这事儿影响了她。

“跟我说说,你和顾江海眉来眼去多久了?”这话还是因为崔喜儿是他女儿,崔父往好听里说。

要不然,就不是眉来眼去这种用词了。

崔喜儿不敢隐瞒:“我们在一起有一个多月了。”

一听这话,崔父一下子想到自己也是一个月前当上的代理大队长。

这个顾江海跟自己女儿勾搭,莫不是因为这个?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没脑子的货!被顾江海利用了还不知道!”

“爹!你胡说什么?江海哥那么好,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崔父简直是不想理这个没脑子的女儿,可不理又不行:“你现在要想保全自己,就只能听我的办!”

“什么办法?”崔喜儿欣喜若狂,也不在乎父亲刚刚说顾江海的不是了。

崔父斜眼看了女儿一眼,“喜儿!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你要是不想被人指控搞破鞋,就只能一口咬定,你不是自愿的,是顾江海强迫的你……”

“不!——”崔喜儿瞪大了眼睛,父亲是想让她诬蔑江海哥强迫的她!这怎么行?

情窦初开的年纪,喜欢上一个人是没有任何杂质的。

哪像崔父活了一把年纪,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利益,其次是家庭的各个方面。

早已没有年少岁月那时的真挚感情。

他也不相信别人有!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崔父毫无感情的说出这句话。

毕竟这样做,是对他们家最有利的。

不仅能解决眼前这个问题,还能让林舒一家子名声受损。

毕竟顾江海是林舒的未婚夫,工农兵名额的推荐信还是林有田写的。

以后也不用怕林有田脚伤好了,再跟他抢大队长的职位!

顾江海来到崔家,正好将崔父后面的那些话听个正着,他如遭雷击!

本想让崔喜儿父亲帮他,没有想到,这个老不死的,竟想将他踩下万丈深渊。

他赤红了眼睛,万般悔恨。

眼前浮现出林舒曾经对他的好!

可事已至此,得先稳住了崔喜儿才行,他忍住胯下的疼痛,一把推开门闯了进去。

“崔伯父!喜儿,我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解决此事,那就是我和喜儿两个人马上去扯证,这样的话,我们就不是搞破鞋了!而且,我马上就会去上大学,大学毕业后,喜儿就能跟着我享福了,崔家的几个弟弟和妹妹,我也会尽全力帮忙的,这对我们俩家都好。”

此时的顾江海鼻青脸肿,面目全非,而且说话漏风。

却还是将最重要的事儿表达了出来。

顾江海真是将人性拿捏得死死的,知道说什么话,才能让崔父认可他。

果然,崔父看他的眼神,变得莫名起来,“这样也行!”

顾江海心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不忘朝崔喜儿眉目传情。

“江海哥!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哼!还不是林舒她妈那个老不死打的!迟早有一天,我要让她后悔!”

“什么!那个老太婆竟然敢打你?!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说林舒在山上勾搭野男人,还污蔑我们!爸,你说这个办法是不是很好?”

“嗯,确实不错!”崔老头道。

三人各自打着盘算的同时,外头突然传来“嘭!——”地一声巨声,紧接着院门应声倒地。

林母和崔父两个死对头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林母削瘦的身躯站在前头,此时显得异常显眼。

“哟呵!还是我家舒丫头有先见之明,早就猜到这几个人凑一块儿,准没好事!不仅商量着污蔑人,崔老头还包庇顾江海和崔喜儿!更是知法犯法!对于这种毒瘤一定要严惩!”

崔父的两个死对头,听了林母的话,眼睛放光。

“对!咱们是遵纪守法的人,绝不容许这种歪风邪气的存在!……”

崔父好不容易才当上杨柳村的代理大队长,此时听了他们的话,一时怒火中烧:“你……你们胡说八道!我女儿也是受害者!”

“别狡辩了!你们刚才的对话,我们全部都听到了!”

“你……你们几人都跟我有仇!你们的话谁会相信?而且我告诉你们,跟我作对!可要想想后果!”崔父威胁。

他的话才落下,刘大嘴和马翠花两个八卦婆子威风凛凛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群乡亲。

两个人此时面部表情丰富,林舒丫头说得没错,自己挖掘出八卦,确实乐趣多多!

更重要的是,恐怕连镇子上都找不到比她们俩更厉害的人了吧!

“呵!竟然还威胁人,幸好舒丫头去公社前,叮嘱了我们,让我们来你这里守着,等舒丫头带公社领导过来,你们死定了!……”

顾江海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为自己辩驳:“我和崔喜儿只是在山上砍柴禾,不仅林舒误会我们了,你们也误会我们俩了!”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