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女帝与太监免费在线阅读丁威乐槿如

小说:女帝与太监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不好意思

角色:丁威乐槿如

简介:【假太监+系统+大家都知晓+扑朔迷离剧情】
“娘……哦不,皇后娘娘,我,我……”
他吓得语无伦次,一骨碌滚下床
她哈哈哈娇笑:“怎么混进宫的?”
“回娘娘,我说摔坏了大脑,自己都不知道,你信吗?”
他机智幽默风趣搞笑
她艳冠天下柔情万分
她从皇后到女帝
他开局太监,最终成帝王
他的目标: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评论专区

戮仙:开头的进度太慢……没有吸引力,所以没看下去

飞越三十年:暂时来看还是非常好的粮草,虽然剧情发展有些慢,但我看的得挺舒服的。至于说毒的,我暂时是没看出什么毒点。主角只是个13岁的孩子,金手指是脑子里塞了很多未来的重生小说。

我是夜天之主:还是在动漫世界推推推推推推推推推!!!

女帝与太监

《女帝与太监》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十章 异样情愫

丁威想了想,回道:“算了,我怕砍头,还是去帮皇后按摩,希望她身体康健。”

李公公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丁威。

“你不是怕按不好被砍头嘛,去驮妃,就没风险。”

去你大爷,你个死太监,我敢不去吗?

我说不去,才真会砍头。

去了才有一线生机,才有一步登天的机会。

你个老荫比,安的什么心,这么坏,还想不想我再孝敬你。

枉当一个敬事房总管,连自己和自己的徒弟都保不住。

换做是我,早把她(他)们治的服服帖帖。

你这个敬事房总管当的也真是窝囊。

你要是不行,你下课,我上岗。

丁威心里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按自己的想法回答。

“总要面对,不找个靠山,说不定以后又会被人找茬要砍要罚。”

“这不就对了。”

……

还未天黑,丁威就洗干净等候着。

虽然没有后世迷倒少妇的香水。

但男性的荷尔蒙,只要脱净衣服,身上散发出来那十足的男人味,一样能迷倒众女。

等裘瑶来到的时候,也不由之主的多看了他两眼。

她心底也在感慨,可惜了一副好皮囊,当什么太监。

要不是太监,如此俊伟的男人,或许自己都会迷恋上。

想着想着,她感觉脸有点发‘骚’发烫。

……

未央宫占地极大。

走五步、十步就是一座楼阁。

走廊回环曲折,宫殿阁楼彼此环抱呼应。

楼阁一座挨着一座,大楼阁小楼阁,犹如套娃,使人辨不清东西方向。

来到寝宫。

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

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天成。

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凤榻悬着鲛绡宝罗帐,滚床单随便滚都不必担心掉落于地。

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

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

窗外刚经过的后园,遍种奇花异草,十分鲜艳好看。

一弯新月悬挂高空,给未央宫内洒下一片朦胧的光,显得静谧而朦胧。

台基上点起的檀香,烟雾缭绕。

隔房帆船一样的超大木浴桶,热气缭绕,皇后身子浸泡其中。

热水浸润让其肤色更加的白里透红,脸色一片潮红,

见裘瑶带丁威进来后。

皇后对其露出一丝羞涩的微笑。

丁威请过安,脱了外衣,只身洁白的内衬,显的英气挺拔。

裘瑶退出在外站岗放哨。

皇后时不时偷看他的举动,等看到他把外衣放巾帕下,身着白色内衬时,羞的缓缓闭上眼睛,心房乱撞……

同时心里也深深的叹了口气,这活守寡的日子又有几人知。

该死的宫规,不阉要是个真正的男人该有多好。

丁威舀上热水,从皇后美肩缓缓落下。

温热的水,似乎‘烫’到其心房,让其娇躯一震,闭眼用心感受着……

丁威知道皇后身体疲惫不舒服。

白天裘瑶出手相助,估计也告诉了皇后。

所以这次他不再害怕颤抖,而是用心的按着,只为求皇后身体康健。

他先轻柔轻柔的按着她的香肩,再逐步增加力度。

对于他的按摩和技巧,皇后是认可和喜欢的。

丁威把力、巧、心全用在掌上和指法上。

他一次次用掌轻抵住皇后美背上各穴位周缘。

十指飞舞如弹琵琶,拿、捏、刮、划、敲、磨、钻、微扫……

皇后的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沉醉而放松。

等皇后香汗淋漓时,丁威也满身是汗。

水汽涌上来的热,劳动的热量,让他一身黏糊糊的。

背后按摩环节已完成。

丁威贴心的拿干巾擦拭皇后背上的香汗。

休息少许,再舀上温水,轻轻浇落而冲洗。

等忙完这一切,丁威的内衬已贴着身。

鼓鼓的胸肌,一身的腱子肉,是那么的养眼。

待丁威转到皇后面前面对面,轻柔抬起皇后的手,准备给其指压按摩时。

皇后看着丁威湿透的内衬,心疼的叮嘱道:“脱了吧!湿衣易着凉。”

丁威点点头,把上身内衬脱了下来放至浴桶边缘。

等他完全光着上身站在皇后面前时,他那结实健康无不透着十足男人骄傲和诱惑的身形,着实让她赞叹。

有内衬裹着的身子,是朦胧美。

而露出庐山真面目的时候,是傲人的雄姿。

他是那么的惊艳,那么的有活力。

恍惚间,她把他当成了真正的男人,柔声的道:“过来!擦下汗。”

他没有一丝的拒绝。

她左手轻轻搭放在他宽厚的胸肌上,右手拿着干巾,专注、细腻、认真、轻柔轻柔帮他擦拭身上的汗水。

仿佛是姐姐,又仿佛是恋人。

她把怨、思、念、想和那么一丝丝复杂异样的情愫,全部寄在手上,游走在他身上。

丁威内心感觉暖暖、热热的。

等她忙完。

他轻轻抓起她的手。

她的手,美的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用庸俗点的语言就是十指尖如笋,腕似白莲藕,玉指纤纤,疑似物不沾。

等他拿起她的手还没开始抽刮,她娇躯又是一震,如触电一般。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怎么会有如此心颤的感觉。

扪心自己,这二十多年。

从没有过能让自己脸红、心跳、窒息、还带着酥软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