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我曾经不是病人,后来可能是》主角刘恋个人资料

书名:我曾经不是病人,后来可能是

主角:刘炼刘恋

简介:爸爸说,要保护好家里的女人
是的,无论在哪个世界
他弯腰折下了叔叔的头骨
“我们约好,一定要为所有家人讨回公道,让做了坏事的人去他们该去的地方,您在这看着,看着我一步一步做到

我曾经不是病人,后来可能是

《我曾经不是病人,后来可能是》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童言无忌

房菲这次没和刘炼计较,掐灭手中的烟头,拿了一支新的出来。

“刘炼,刚才你说李大夫没打算让你出院?怎么回事?”房菲嘴里吐着烟,暗淡的夜色下,不见其人,但觉其神。

刘炼的语气里有一丝忧伤,“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到存放时间上限了,但是一直没有人和我提过出院的事,所以我今天想见见李大夫,问个清楚。“

房菲道:“那你问出什么来了?”

“他们在防备我,我能感觉到他们从来都没有真的想把我放出去,李大夫今天戴了一副奇怪的眼镜,我没办法透过那副眼镜感知他的情绪是真是假。”

房菲又问道:“不能判断,就是假?”

刘炼叹了口气,“他害怕我,他怕我像去年那样失控,我自己有的时候也怕,所以我不怪他。但是他不该骗我,出不去就是出不去。”

时间回到下午李玉山和刘炼对谈时的片段,那时柯白正在和闺蜜短信互聊。

室内。

听到刘炼想见妹妹,李玉山不由得捂住了自己因痉挛而疼痛的心脏。

在这片异空间里,精神体如果猝死,外界的身体会跟着一同宣告死亡,资深的李大夫把这个问题当做最首要的信条记在了心里。

我不能激动,我,深呼吸,对,深呼吸,怎么办,对先答应他!

李玉山忙应下刘炼的请求,同意他去见妹妹。

但刚应下来,自己的脑海就不断浮现出去年的惨烈景象。

前一年的秋天,刘炼符合外出探访亲人的条件,于是被同意将精神力附着在李玉山身上暂时的离开这片异空间。

一路的护送和警戒就不赘述了,意外发生在探访结束的离别瞬间。对于刘炼这种情况来说,所谓探访就是将他的精神力送到想见的人身旁,以其他的形式进入被探访者的精神世界,梦境,或幻象等等,由于刘炼的妹妹年纪尚小,不符合幻象会面的条件,所以这次会面将以入梦的方式进行。

李玉山作为刘炼的精神载体,会同步一些自己的意志一同进入妹妹的梦中,于是他看到了以下的场景。

在一片血淋淋的怪异空间里,刘炼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妹妹,而那女孩的身后是大片的残肢和躯体,是属于婴儿的短小残肢和躯体。

女孩的身上连接着数不清的肠状软管,那些软管的另一头深入尸堆,不知通往何方。

女孩一直在哭,刘炼盯着她的身后,什么都没有说,不住地抚摸着女孩的头发。

李玉山从进入这片空间开始,就无比惊愕双膝发软,他研究精神世界十几年以来也没有见过或想过这般景象,而比起血腥的噩梦场景,他更担心的是刘炼会不会因为妹妹精神世界的腐化而情绪失控,到时候不仅自己这个载体会陪葬,梦境以外的活人们也不会有好下场。

但漫长的时间里,刘炼只是抱着妹妹,两个人什么话都没有,李玉山提着的心也渐渐松弛了下来。

直到从梦境离开,都没发生什么预料之外的事。正当一行人准备返回西疗院时,有几个调皮的小孩子起哄在离孤儿院会客室不远的宿舍里,扒着窗子唱起了童谣。

“小女孩,生小孩,

生不出小孩穿破烂儿。

穿破烂儿,编花环,

编完了花环哭花脸儿。

小女孩,生小孩,

小孩的爸爸你在哪儿。

找不到,没人要,

小女孩和小孩都可怜儿!”

孩子甲:“哎哎要不你去给她小孩儿当爸爸吧!”

孩子乙:“我才不要呢!谁愿意跟她一起玩儿啊!赶紧被领养走吧”

孩子丙:“怎么会有人来领养她!肯定是来抓她的!你们看!来抓他的大人又回去了!”

孩子甲:“哎会不会是嫌她恶心呀!”

“哈哈哈哈…”

那一刻,李玉山觉得,童言无忌这四个字的意思大概就是,小孩子乱说话的日子,容易变成自己的忌日。

大脑在一瞬间变的空白,仿佛有千百根触手从脑皮层褶皱中蠕动出来,麻木而黏腻的感觉浸染了李玉山的精神世界,眼前的一切突然变得多彩而扭曲,万物斑驳,光怪陆离,房屋也失去形状,那是一种不可名状且不断变换着的构造,他还记得所有面孔状的图形在被挤压的同时又不断延展,当最后一丝清明消失在意识中时,也意味着刘炼的异域构建完成。

当被强制性拉入别人的精神异域时,所有低等精神力会被迫服从领域主宰的任何命令,而主宰能力的强弱,会将命令效果不同程度的映射到现实世界中。

刘炼能多大限度的将命令投影到现实世界当中,是研究所的研究员们一直都没能计算出来的问题,这次他们终于有机会直观地收集真实数据,只是代价是整个孤儿院全体师生五十五人,外加六名武装看护人员的生命。

在场的唯二幸存者,一位是刘炼的妹妹,另一位就是李玉山李大夫,作为刘炼精神力的载体,他意外的保住了自己的性命,救援人员赶到时,并没有花费多大的功夫去进行搜救工作,因为当今的科技水平还做不到吧肉泥重新复原成活人,只有一个完整的李玉山瘫坐在一片黑红的废墟当中,人们该庆幸这座新希望幼儿园是建立在郊区,周边并没有住户或商场,不然十几米外破碎的植被,就会是周遭人群的下场,这起恶**件,被云都西区人员管理会称作“六·一二”坍塌事件。

所以时至今日,当李玉山再次听到刘炼想要见妹妹的要求时,那噩梦般的记忆和深陷地狱一样的体验立刻重新涌上了他的脑海,他今年六十六岁了,已然过了退居一线的年纪,但就是因为他的身上还存在着与刘炼密切相关的试验信息,他不被允许离开这个项目,李玉山没有像柯白一样的先天性精神抗力,即使带上会里最新研制的波段隔绝眼镜,他的心里依然在涌动着无尽的恐慌与抵触。

为什么刘炼发现了他的谎言,因为李玉山真的慌了,他下意识的掩盖动作就是取下眼镜擦拭镜片,虽然那眼镜只是离开了李玉山的鼻梁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刘炼还是清楚的看透了他心中酝酿的谎言。

只此一秒,李玉山吓得跌坐在地上,于是便有了柯白推门进屋看到的那一幕,正如刘炼所说,他不怪李玉山,是自己事先做了蛮过分的事,所以他依然选择平静。

“他摘下那副奇怪的眼镜时,我看到了的谎言,浓郁的黄色谎言,和漆黑的恐惧,在他的内心深处扎根,我挺对不住他的,上次是我做的不好。”刘炼好像适应了房菲吞吐的烟雾,没有再咳嗽了。

“既然是你亲眼看到的,我也就不多怀疑你了,那你打算怎么做?”房菲的话语里少了几分戾气。

刘炼依然很忧伤,“我以前听大夫们说,精神体离开身体以后,身体最多只能存活五年,我已经撑到五年了,但是感觉身体还能用,我觉得我挺厉害的。”

“你不要冲动。”房菲劝道。

“我冲动也没用,这座幻境病院是你们找了很多人创建创建出来的,还有那些机器的增幅,我出不去的。”刘炼摇了摇头,“但是我也不能坐着等死,我死了,妹妹就真的没有依靠了。”

房菲本想保持沉默,但职责要求她问清楚刘炼今晚对柯白做了什么。

“你刚才对那个女护士,下了咒对吗?”房菲夹着烟蒂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发了些力。

“不算下咒吧,她的抗力比之前每一任护士都强,我在这个环境里没法对她做什么。”

刘炼嘴上这么说着,但他心里有别的打算,今晚她对柯白进行了两次精神施压,第一次实属意外,那是因为自己看到了电视机里的人情绪波动过大影响了柯白的感知,而此前无论他如何诱导柯白,柯白都不会受到他的影响。

既然突然可以施加影响,他当然要把握机会让这个小护士为自己做点什么,于是第二次的能力施展是他有意而为之,不得已造成的波段震荡吸引来执夜者房菲也是没办法的事了。

“其实我对她印象是很好的,她打心底里不会对我们这些异类有所排斥,今天是我叔叔过时五年的忌日,我想整理好仪容仪表,晚上为他缅怀一下的。对小白,我只是拜托她,能去帮我买一束花为我叔叔祭奠一下。”

无论房菲信或不信,刘炼话已至此,都没必要再追问下去了,以他的性格,再问会招嫌,而且如果上面问起今晚的状况,这套说辞确实也足够说服那些领导。

“天黑了,你得回房了。”房菲率先离开了天台,刘炼乖乖跟着她走,可惜今晚没有月亮,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夜空下的城市了,平日里护工每次推他出去透气,也只不过是在幻境里看些虚假的鸟语花香,或者看病友们循环着周期性的僵硬动作,真正的室外和昼夜,只有这处天台能看得到,对此,他还是蛮感谢房菲的。

“这个阿姨人真不错。”刘炼心里暗自的想了想。

“但是我应该可以看到明天的日出了吧。”

柯白的身影在刘炼脑海中划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