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完整版快穿:苟着苟着成大佬苟常笙楼歌

阿苟是领悟了时间法则的野路神明,临近虚空新陈代谢的阶段,各大宇宙不稳定,于是掌握时间能力的神明都成了被吞掉的香饽饽,阿苟囤了几千年的能量被觊觎的神明捶得差不多了,只能继续勤勤恳恳的躲进小世界苟着,顺便赚点能量补身子~没想到苟着苟着她也变成大佬了~~
无CP!成长型快穿!小世界限制大!

快穿:苟着苟着成大佬

《快穿:苟着苟着成大佬》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传家宝3

王玉兰回到家后,进门就扫了眼阿苟,眼中闪过不耐烦的情绪,但又不明显。然后钻进厨房作势要切水果给老太太吃。陈冬自然是没有看到王玉兰的眼神,跟平常并无两样。

他傻站着沉默了一会,看了老太太一眼,又看了看王玉兰得身影,想到大哥的吩咐,最终还是走到王玉兰身边装作吩咐的样子说了几句,然后急冲冲出门“买药”去。

王玉兰直觉有些不对劲,到厨房拿起水果随便冲了下水装盘出来,瞄了一眼老太太,感觉老太太又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把水果重重放在客厅桌子上,偷偷翻了个白眼就要回卧室呆着。

“站住!”阿苟喊住王玉兰,她知道王玉兰背地里的小动作,但对此并不在意。但沉着脸,带有怒意的问道:“听说你把玉佩给你外甥了?”

王玉兰心中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并未显露表情,故意用温柔细腻的声音说道:“妈,我真的没有看见你的玉佩,您之前不是来找过了?怕是掉在外头了。”她心里也开始怀疑起,陈冬跟老太太的目的,是不是来诈她话来了。她猜,陈冬肯定在门口偷听。

“你不用装,玉佩我知道在王杰那里。你处处护着你娘家我从来都不干涉你,”阿苟叹了口气,“他爹托梦给我了,说玉佩就是你拿走给王杰的。”

王玉兰委屈的看了老太太一眼,“妈,您可以不相信我,但也不能用这样的方法来强行诬赖我吧?爹都去世多少年了,您是糊涂了。”

说着似乎是真受了委屈一般,开始抹眼泪,哽咽道:“您来我们这,又是怪我不做好饭给您吃,又是赖我事事不依您。您要是不喜欢我这个儿媳,就跟陈冬说,我们大不了就离婚,我是真真供不起您这个婆婆了。”嘴上虽然这么说,脸上表情却是直接摆给阿苟,满脸都写着挑衅。

门外陈冬也听到了这细微的哽咽声,心下更是怨怼老娘,觉得老太太又故意欺负自己媳妇,也怨怼自己任由大哥摆弄,让自己媳妇受委屈。

陈冬开门进来,王玉兰立马就收起了挑衅的眼神,然后安静的擦拭起眼泪,像是要藏起这些委屈。阿苟还是很淡定,他也知道老二肯定是忿忿不平的。

“娘,我叫大哥过来,先送你们回去。”最终他还是吞下这口气,阿苟无奈点点头,“你去接他们过来吧,顺便送我去医院检查检查。”

陈冬想着带王玉兰一块出门,觉得王玉兰受委屈不想让他跟老太太呆在一块不过王玉兰却是知心的说道:“你去接大哥过来吧,我红着眼出去不太好。我留下来照顾一会老太太。”中年绿茶,茶味极重…

最终陈冬点了头,一个人出去了,临走前隐晦的给了阿苟俩警告的眼神。

王玉兰看着陈冬下了楼,才关上门。她自然也不敢对老太太做什么,万一动上手,自己也说不清楚,不过这不妨碍她多气气老太婆。

“这么好的演技,你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阿苟冷哼了一声。

王玉兰学着脑海里自己弟弟的模样,微微眯着眼轻笑了一声,“哪里嘛,这还是您捧场。”想要像只狡猾的狐狸,却是东施效颦,又蠢又坏。

“装得跟贤妻良母一般,骨子里黑透了。当面一套背地一套,呸,腌臜东西!”阿苟毫不客气的将委托者想骂的东西全部吐出来,但王玉兰只是嫌弃的皱了皱眉,也不生气。她自认为,老太太就是个大字不识的泥腿子,只懂得骂街撒泼,哪像自己,好歹也是上过学的人。王家独一女,虽然也是重男轻女,但比起别家,自己好歹也算半个小姐。

自己再怎么虚伪,只要能装,装一辈子,那她就是一个贤妻良母,让人艳羡的温柔女人。而老太太的语气,更是像失败后的恼羞成怒,则更是不生气了,她并没有注意到阿苟已经把手放进裤兜里,按下了预设好的录音键。

“老太太,其实你要是不来给我摆婆婆的谱子,我也不会折腾你,对吧?”王玉兰找了把椅子坐在了阿苟对面,翘着二郎腿。

“你倒是聪明起来了,他大哥教的吧,还想诈我的话。哼,等你们走了,我自然会好好折腾他。那个窝囊废…”她轻蔑的哼了一声,在阿苟眼里反而越显得她越蠢。

“要不是当初看上他的脸,现在又觉得他够听话,他怎么配的上我们王家。你们陈家就是一帮泥腿子,一辈子烂泥扶不上墙。”

“他是个蠢的,这是他的命,谁也救不了他。我告诉你王玉兰,你们的事情我可以不掺和,玉佩的事我是不会善罢甘休。”阿苟表现出咬牙切齿,恨不得扒了王玉兰的模样,这下更让王玉兰愉悦了。

“我告诉你,那块玉佩,价值六百多万呢,本来是要给我小弟戴,他才配得上。但是,算了。小弟给了外甥我也不好说什么,想不到吧?六百万呢!你们陈家有这种宝贝,倒是我没想到。”

阿苟深吸了一口气,缓解原主想要暴起的情绪,“你为什么不给你儿子?为什么要给你弟弟,他们又不缺钱。你弟弟比你儿子都亲吗?”

“给我弟弟,就是给我儿子铺路,我弟弟是谁?那是他舅舅,以后自然是要帮衬着他。我没什么本事,陈冬更是个废物,只能靠我弟弟了。”

阿苟也露出了鄙夷的眼神,嘲讽般笑了起来。

王玉兰极为不满老太太的嘲笑声,又是学了一下自家弟弟眯眼的表情。

“你怎么肯定你弟弟会护着你儿子?拿我们家东西做人情,东西却转眼就到你外甥手里,你就不觉得可笑?而且,玉兰,你这是偷窃。东西不是你们的,早晚会回来。”

“哈哈,老太婆,你个泥腿子懂什么叫远见?而且你无凭无据,你们陈家什么家庭情况,别人会信你吗?”

也许是对老太太还一直没有情绪失控而感到不舒坦,脑海里又想了一个损招,反正这老太太身子骨弱,激怒她,让她对着自己动两下手,等他们人都到齐了,自己再扮受害者。

于是,王玉兰开始猖狂的讲述之前针对老太太的事情,以期待老太太愤怒又无能为力的模样。

阿苟看着她絮絮叨叨的“坦白局”硬是憋着拍腿大笑的冲动,陪她一块演戏。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