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赤焰狂刀全部可以看完

小说名:赤焰狂刀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炎凉逐人心

主角:杨潇炎凉逐人心

简介:大宋末年…
师傅飞升之日,少年下山之时
杨潇离开昆仑,返回故里,十九年前那一场惊天血案又有几人知晓?
几番周折,方知始末,狂刀饮血,武林因此而被掀起不知多少血雨腥风
世人称我为邪魔,焉知这世间哪来善恶?这江湖又何来正邪?
天道无情.视万物为刍狗
我善.众生之幸
我恶.众生之难
狂刀一出风云动,九州大地谁争雄………

赤焰狂刀

《赤焰狂刀》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8章 生死之擂

一一

一一一

“砰”

伴随一声猛烈的炸响声,擂台上交战的两人随即分开。

“承让!”

胜者竟是播州青年,上前领下五十两银子,兴高采烈的跳下擂台,扬长而去。

然而打擂并没有因此结束,又一位青年军官走上擂台,俯视着下方人群。

一名播州青年脱下外衣,一个跳跃就上了擂台,两人一拱手,交战随即开始………

足足两个时辰,擂台上交战之人换了不下十来个,然而令杨潇意外的是,胜者多是播州青年,并非像酒肆老者所说,对方也是出了全力,并没有刻意而为,这一点杨潇可以肯定,这些普通武者是否隐藏实力,又怎能逃得过他的法眼?

“这又是为何呢?难道是我的猜测错误?”

复又驻足片刻,杨潇转身朝客栈而去………

第二日,杨潇依旧前来观战,两个时辰后又返回了客栈。

第三日………

第四日………

………

第七日………

几日的观察,几乎一致,多为播州青年武者胜出,十日下来,已有百余。

又是两日过去,打擂之人逐渐减少,看来这播州毕竟地面狭小,人口匮乏,杰出的年轻一辈 已经全部经过擂台浮出水面,接下来,这位钦差大人又会使出怎样的手段呢?

次日,杨潇如往常一般,早早的去了擂台处,然而两个时辰后,只有三人上擂,就连围观的人群也少了许多。

杨潇失兴而回。

又是几日过去,擂台处清风雅静,早已没有了昔日的热闹喧哗。

看来这打雷是要结束了。

………

熙熙攘攘,酒肆依旧………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一大清早,土司衙门前贴出榜文告示

凡在之前擂台胜出者,遵钦差刘大人谕,不日随其赴京任职,若不赴京者,可与大内高手鸠摩空一决高下,胜者封骁骑都尉,官从四品,擂台比斗,刀剑无眼,生死各安天命。

“果然,这才是朝廷的后手,服从命令者,随即赴京任职,去朝廷卖命,不愿背井离乡者,还要进行一场比斗,且是生死之战,明则封官任职,实则借机除之,告示中的鸠摩空定是那怪物,那些胜出的播州青年武者显然不是其对手。”

在听闻几个老者的闲谈之后,杨潇起身出店,近二十日来,日日如此,酒肆中人也见怪不怪。

依旧是那个擂台,今日围观的人群出奇的多,之前打擂胜出的播州青年单独站到了一个区域。

而擂台的另一边也搭起了一个台子,上面坐着的正是那钦差刘大人和土司杨邦宪。

怪物鸠摩空站在擂台之上,一双铜铃大的眼睛怒视着众人。

暂时还无人上台,显然都在犹豫。

“它奶奶的,让你们赴京任职,放着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不要,非要留在这穷乡僻壤,来呀,只要胜了你爷爷,就可以留在这播州,一个个的都想当缩头乌龟吗?”

………

鸠摩空一番粗鲁的言语刺激,依旧没有人上台。

“一群没卵蛋的货,都是丫头生的吧,哈哈哈哈………”

“我来!”

实在无法忍受这般侮辱,一个青年纵身跳上擂台。

杨潇知道,这青年根本不是鸠摩空一合之地。

“哈”

随着一声大吼,青年首先发起了攻势,势沉力猛,一记开山拳朝着鸠摩空轰去。

鸠摩空却不曾躲避,任凭拳头打在自己的胸膛。

“砰”

一声闷响,鸠摩空如泰山一般矗立在擂台之上。

一双大手将青年双肩抓住,随后用脑袋猛烈的撞向青年………

“噗”

青年倒在擂台之上,四肢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死了?一招就死了?”

人群中爆发出一片呼声,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播州杰出的青年武者,竟然一招都没过,就被那怪物一头撞死。

“说你们是一群丫头生的,还不承认,什么狗屁人才,回去抱着你娘再吃几年奶吧,哈哈哈哈………”

鸠摩空言语粗鲁不堪,说话时眼睛直瞪着下方的青年武者。

果然,他的话彻底激怒了这群武者,习武之人,血性刚猛,哪受得了这般侮辱,纵然明知是死,也不能让其侮辱生母。

又一个青年跳上擂台,使出浑身力气,朝鸠摩空打去。

“砰”

依然不动如山,这鸠摩空一身横练功夫,以台下这些青年武者的实力,根本难以撼动分毫。

只见鸠摩空伸手抱住青年,另一只手按向头颅,一拧。

“咔嚓”

随即那青年的身体便瘫软在擂台之上。

又死了一个。

另一边的擂台之上,那个刘大人若无其事的端着茶杯,将杯盖在茶杯边沿轻轻的擦了擦,嘴角上那一抹若有若无的奸笑,甚是让人记恨。

而杨邦宪此时拳头紧握,双目如火,眼角处不停的跳动,可以想象他此时的心情。

这死的可是播州城民啊,这些都是播州的未来,可是他却无可奈何。

这刘大人顶着钦差之名,就代表着朝廷,难道要公然抗旨起兵造反吗?

除了痛心疾首,别无他法,台上每死一人,他的心就如被重锤猛击一般。

盏茶的功夫,已经有五名青年死于鸠摩空之手。

台下也没有了惊呼之声,个个瞳孔血红,恨不得将鸠摩空食肉饮血。

“哈哈哈哈………播州的男人都是一群没有卵蛋的软货,看你们一个个如丧家之犬,难道是你们的女人和狗生的?

哈哈哈哈………”

为了不停的激怒这群青年武者,连这等违背常伦的粗鄙语言都使了出来,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就在群情激奋之时,一道修长的身影纵身跳上擂台。

只见其长发无风自摆,目如星辰,剑眉高挑,长得唇红齿白,腰间挂一酒壶,身背长刀。

“这人是谁呀?不像是我们本地人。”

“这人我认识,在北门酒肆挥金如土,日日赠送酒肉,听说是一游历侠士。”

“这帮天杀的,视我们百姓人命如草芥,也不知道这位少侠能不能打得过那个怪物。”

“这位少侠看起来英姿不俗,有当年左都尉啸天将军的风采,你们看他背上那把长刀,让人不寒而栗,肯定是位高手。”

“别吵了,他们要动手了………”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