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傅夜七沐寒声先婚厚甜在线资源

小说:先婚厚甜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傅夜七

角色:傅夜七沐寒声

简介:  这一年,世族沐家之沐老夫人亲自提亲,点名要孙媳妇:傅夜七
  结婚2年,因为丈夫不肯归国,夫妻一共见过1次,直到第3个结婚纪念日
  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妻子竟国色天香,但……
  “给自己丈夫下药?”他鹰眸一眯,凉薄中一丝探究:“对自己没信心?”
  那一夜,深中蛊毒,只是他的深情始终不真切
  以为她永远走不进他心里时,他却说:“若我中过她人的毒,你就是唯一的解药

 …

书评专区

你真是个天才:真有意思,水平越下降,越喜欢当狗,不发声可以理解,为什么要当狗,千万别过几天又跑出来说什么别人断章取义,阅文倒了作者活不下去,自己默默地偷偷地支持作者了。

黑莲花攻略手册[穿书]:强推,好看呐。

[综]无面女王:挖坑不填的书,强推,虽然经常掉坑里,但看起来的感觉真的很好,不过她那本攻略之神也超好看

先婚厚甜

《先婚厚甜》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2章 心尖的酥痒是怎么了

  沐寒琛立在车边,铁臂撑在车上,一手开了车门,低眉凝着她苍白的脸。

  “下来。”他沉冷的一声命令。

  傅夜柒不为所动,眉眼都不转,淡淡的:“我有事……”

  她的话还没说完,男人却冰着脸,伟岸敏捷的钻入车内,顿时只觉车内狭仄,气势压人。

  “昨晚在哪住的?”他扭头,矜贵的脸却蹙了眉故意问。

  她一脸冷淡,“苏曜家,你不是知道么?”

  听得沐寒琛又紧了眉,这都什么脾气?明明不是,解释出来会少二两肉?可想了想,这也是被他惹的,她才会这样气他。

  “把车倒回去。”片刻后,他低沉的一句。

  傅夜柒抿唇沉默了会儿,见沐寒琛作势换位,她只能把车倒回去。

  “阿嚏!”车子刚归为,她狠狠打了个喷嚏,苍茫捂了脸酝酿下一个。

  一旁的男人侧首,毫无嫌弃,环顾一周抽了纸巾递过去,在她即将接手时却是手腕一转避开了。

  一手握了她,冰凉的温度令他蹙眉,另一手却不迟疑的亲自给她擦了鼻尖。

  “我自己来。”她往旁边一躲,实则排斥他的亲近,认为他这是面前一套、背后一套。

  沐寒琛虽然城府极深,但对着她要直截很多,声线沉冷,“你的照片,理应由你自己处理,但我现在是你丈夫,何况……”他转过头盯着她依旧泛红的眼底,语气未软,反倒莫名强势,“如果我没看错,搂着你的人,不缺苏曜。”

  傅夜柒手里的动作顿了顿,又是苏曜?他跟苏曜到底多大恩怨?

  “我说过,我和苏曜只是朋友,你宁愿信照片不信我、不信你自己?”她蹙了柳眉,既然不信,又何必追出来?

  “我信照片。”未几,他却是这样一句。他信的是她曾对苏曜的爱恋,照片里的眼神骗不了人。

  沐寒琛看她小脸盛着生气,也没哄,但他清楚,她只有过一个男人,就是他沐寒琛。

  傅夜柒抿唇看了他两秒,终究不想说话,转身就要下车。

  可男人修长的手臂一身将车门关上。

  “我信照片,但没说介意。”他低醇的嗓音就在耳际,甚至连温热的呼吸都扑过她脸颊。

  转过身,她一脸愤懑的盯着他,玩人?

  男人英棱的脸微动,抬手之际,指尖勾了她大衣扣子,嘴角没忍住勾了一下。

  “干什么?”她一脸敌意。阻止他意欲解开扣子的动作。

  沐寒琛诚恳的看着她,下颚扬了扬,“里侧衣领褶了,大衣扣子系岔了。”

  她也有如此顾此失彼的时候?男人微微勾唇,转瞬即逝,不等她同意,再次替她整理衣服。

  傅夜柒抿唇,掩饰尴尬,一时只定着身子让他弄,低眉之际见了他深邃的眉宇棱角,明明只是一双眉毛,一张薄唇,一个英挺的鼻梁,生在他脸上却格外迷人。

  入了神,忽然他薄唇一碰,沉冷的声音传来:“你能不能改改脾气,不是闷声不语,就口是心非?”幸好奶奶提了一句,否则他不会知道昨晚她宿在玫瑰园。他昨晚的确怒了,但一知道真相,再看她这副病怏怏的样子,饶是他再无情也气不起来。

  回神,正好对上他扬起的视线,撞进幽深的眸子里,一时间竟抽不回来。

  脸颊忽而被厚实的掌心抚住,唇畔多了一抹温热。

  酥,麻,心尖都跟着痒,她这是怎么了?就因为他不介意照片,感动成这样?

  “已经让沐钦看了一场戏,是不是该回去了?”唇未离,他模糊的一句。

  她忽而皱眉,退开距离,像忽然拾回知觉,就算他不介意照片,可他照样为了黎曼帮了傅氏!

  自己理了理衣服,她二话不说,回就回,接着演戏而已!

  车上的男人莫名被扔下,英眉一挑,后又蹙了一下,略显无奈,在她走了两步之际下车追了过去。

  “傅氏没有夺得项目,你为什么还这么生气?”他拦在她面前立住,原本想回家再说,看她这样,只能问了。

  傅氏没得项目?这让傅夜柒略惊愕的仰脸看了他。

  那谁夺了?

  “我。”男人眨了眼,非常坦诚。

  “沐煌集团的领域跟这个项目有半分关系?你夺了干什么?”傅夜柒立时皱紧眉。

  她忽然想起了秋落说是沐寒琛,原来是沐寒琛夺标,不是沐寒琛出手帮了傅氏?

  沐寒琛难得无奈又无辜,“给了傅氏,你必定怪我,你说我能怎么办?”

  傅夜柒不说话,但也低了眼,知道自己错怪了,抬首之际淡了眉,“走吧。”

  这回却是沐寒琛抿了唇,一把握了她的手没让她离开。

  她蹙眉之际,男人低沉一句:“我说过,和苏曜保持距离,你似乎没当回事?”还敢公然要留宿?

  她看了那张不乏冷肃的脸,褐眸顿了顿,却转而一句:“彼此彼此,你为谁才出手夺标的?我?”说着,她撒开手,清绝的一勾唇,“该是还在病床上等你的那位吧?”

  沐寒琛的冷慑对她没有作用,欲发不得之际,她娇娆的背影早已甩开他一大截,转眼就要进门了,只得干抿唇,阔步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