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总裁豪门小说《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免费阅读

《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小说简介

男女主人公叫言喻权敬衡的小说《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是网络作者如鱼得水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书。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人没有接上句话,而是伏在他的耳畔低语道:“让我看见谁碰你,我就把那个人的腿,卸下来。”话落,她缓慢的松开了权敬衡,“你身上有别人的香水味,有点难闻,衬衫扔了吧。”是刚刚那个女人身上刺鼻的香水味。站直……

总裁豪门小说《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免费阅读

《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第21章 别碰你不应该碰的人 免费试读

女人没有接上句话,而是伏在他的耳畔低语道:“让我看见谁碰你,我就把那个人的腿,卸下来。”

话落,她缓慢的松开了权敬衡,“你身上有别人的香水味,有点难闻,衬衫扔了吧。”

是刚刚那个女人身上刺鼻的香水味。

站直,转身,离开。

权敬衡看着她走远,然后笑了笑,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声音里透着哑,“送件衬衫过来。”

顾甚一怔,“是。”

三爷那件衬衫脏了坏了?

不然为什么要换?

要知道那件黑衬衫可价值千万啊。

不是衬衫多贵,而是袖口上的那两颗钻石贵!

不出十分钟,顾甚急匆匆带着熨帖的衬衫过来了,用自己的西装遮挡住男人,让三爷把衬衫换好。

罢了,顾甚带着被换下来的衬衫准备离开。

“你闻闻,有香水味么。”

顾甚赶忙把衬衫凑到鼻尖儿嗅了嗅,“没有啊。”

男人垂眸,点燃了一根烟,刚换上的是一件藏蓝色的短袖衬衫,依旧衬的他沉稳内敛。

“嗯。”

顾甚刚走没多久,商卓阳和秦墨就来了,“你过来也不提前告诉我们一声?”

男人把红酒往他们面前一推。

商卓阳给自己和秦墨一人倒了一杯,看着这里面那些形形色色的女人,长相各异,什么样儿的都有。

秦墨忽然很好奇,“我说真的,你喜欢什么样儿的?”

他对女色倒不是很在意,但也不至于像权敬衡这种,就没见过他正式谈过恋爱!

商卓阳嘿嘿一笑,“什么样儿的?唱歌不跑调的,爱笑的,不疯疯癫癫的,别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那种。”

“你怎么知道那么清楚?”秦墨错愕。

商卓阳满眼的戏谑,“因为他这二十多年唯一夸过的女人就是他小姨。”

权敬衡的小姨就是那种阳光外向的女人,独立又洒脱。

对面沙发里的男人抽着烟,没有跟他们谈论这个话题。

而门口那边,言喻已经跟左潇慢慢悠悠的离开了。

“你刚刚怎么去洗手间那么久?你最近肠胃不舒服?”左潇又问了一遍。

“有点。”

女人低着头,正在掰正她食指上的骨头戒。

“你这戒指,能一下就把人的鼻梁骨弄断吧?”左潇见她戴好几年了。

“不仅能戳断鼻梁骨,还能瞬间把手骨戳穿,要试试么?”言喻似笑非笑。

左潇赶忙摇头,“别别别!”

……

里面,三个男人正在碰杯喝酒。

商卓阳忽然咧嘴看着那个被人抬出来的女人。

“我的妈,那个手……是断了吧?”秦墨离门口近,看得清楚。

而权敬衡看清那个女人后,忽然眯了下眼睛。

正是刚刚来跟他说话的那个女人,她腿上有血,左手中指断了,应该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戳断的。

被抬着的女人脑子里满都是刚才在洗手间碰到的那个人的样子。

她根本不愤怒,也没有任何的冷嘲热讽,只有冷淡。

淡的让人害怕。

她似乎只抬了两下手,自己的腿和手都成了这个样子。

临走前,还拿着她握着的纸巾擦了擦那枚锋利的戒指。

那个女人冷漠的嗓音还萦绕在她的耳畔——

“别碰你不应该碰的人。”

左潇送言喻到别墅门口,她下了车,“要进去坐坐么?”

“不了,我知道康叔他们回国了,我进去有种进宫的感觉。”

女人背对着她挥了挥手,然后迈着堪称闺秀的典型步伐进了别墅的大门。

康叔已经候在门口了。

“小姐。”

兰姨梅姨在里面那道门,一进来,兰姨就闻到了什么味道。

言喻笑了笑,“兰姨好鼻子。”

接着,她把虎头戒摘了下来,“洗一洗,脏了。”

“是。”兰姨接过来朝着洗手间去。

梅姨拿着居家的衣裳等在她旁边。

二楼有一面屏风,女人站在后面换了条宽松一点的旗袍。

她很喜欢旗袍,各式各样的都喜欢,远胜于喜欢现代的服饰。

古今最大的不同就是,女人的地位高了不少,可以与男人平起平坐了,这是她前生不知期盼了多少个日夜的梦。

女子也可以光明正大的上桌用饭,可以露出自己漂亮的脖颈与手臂长腿,尽可能的去展现自己的美。

“小姐,您穿黑色的旗袍格外好看。”梅姨夸赞。

小姐像个天生的旗袍架子,身段好,穿旗袍正合适。

“是么?还是梅姨的手艺好。”她笑了笑。

梅姨也会做旗袍,但她自认为跟小姐根本比不得,有一些绣活儿很古老,小姐却知道如何绣。

“小姐,普洱茶。”康叔端着茶水过来。

“刚刚韩助理来过,说是京城有一户大家要约见您。”

康叔汇报,“那家人的老爷子得了癌症,医生说最多一年,可能也就能撑得住半年,但今年的红木棺预定已经满了。”

“谁家?”女人吹了吹热茶,喝了口。

康叔弯了弯腰,“说是姓阙,在这里也算是排的上名号的家族了。”

言喻靠在沙发扶手边,“你亲自约个时间。”

梅姨拿着自制的指甲油过来,坐在小板凳上给小姐染指甲。

“是。”

给小姐染指甲,梅姨一点疏忽都不敢有,小姐脾气温和,从不训斥他们,但她会笑着跟你讲,那个眼神比任何言词都要来的惊心。

梅姨总觉得,他们小姐是真真儿的千金,整个人都是柔柔软软的,精细出挑,长发仔细包养,指甲更是亲自涂染,护肤品也用的格外的少。

说话时慢吞吞的,走路也是慢条斯理的,仿佛从未什么事让她真的急切过。

女人用空着的那只手翻看手机。

权敬衡的朋友圈空无一物,干净的像是白纸似的。

忽然,打开的对话框里,冒出来一条文字消息。

Q:你干的?

言喻眉眼染着几分笑。

“梅姨,怎么样才能让一个男人爱上自己?”

梅姨没有抬头,却道:“小姐应该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才是。”

“是啊,人是见过不少,但不怎么了解男人的心思。”她只懂将死之人的心思。

罢了,梅姨停顿下动作,“大抵是要投其所好?给他别人都没给过的,让他对你记忆犹新,别人都无法替代?”

言喻仔细的听着,细细品味。

单手敲打着键盘,她回了几个字……

小说《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第21章 别碰你不应该碰的人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