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萧楚云徐长卿(焚情)_(焚情)全集在线阅读

小说:焚情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萧楚云

角色:萧楚云徐长卿

《焚情》小说是作者“萧楚云”的倾心力作。以下是《焚情》内容介绍:每次他的出现如同灾难一般,萧楚云只能紧咬着牙齿,目送柳长卿离开,她缓缓从床榻上爬起来,每一次事后都会用清水细细擦拭一遍自己的身体,她的嘴角透出一丝无奈的笑意。”快点出来干活。”嬷嬷催促道,把一堆裙裳推给她。萧楚云明白此时的处境,接过裙裳认真清洗,一双小手因为天冷变得通红,她搓了搓手,抬起头来的瞬间瞧见林岚熟悉的身影,她不禁皱了皱眉。”哟,你这贱婢被拨到了这个冷僻的地方……

评论专区

梦魇侵蚀:看到50多章,主角绝对是个弱智,被反派用家人威胁了一次又一次,从来不想着如何去解决问题,只会发狠话,说完后,该上学上学,该郊游郊游,弱智。

无限不现实:有重口内容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前200章还能看,后面100章简直像作者发了羊癫疯,胡言乱语。

焚情

《焚情》在线阅读

第九章 炫耀

每次他的出现如同灾难一般,萧楚云只能紧咬着牙齿,目送柳长卿离开,她缓缓从床榻上爬起来,每一次事后都会用清水细细擦拭一遍自己的身体,她的嘴角透出一丝无奈的笑意。

“快点出来干活。”嬷嬷催促道,把一堆裙裳推给她。

萧楚云明白此时的处境,接过裙裳认真清洗,一双小手因为天冷变得通红,她搓了搓手,抬起头来的瞬间瞧见林岚熟悉的身影,她不禁皱了皱眉。

“哟,你这贱婢被拨到了这个冷僻的地方。”林岚冷嘲热讽道。

萧楚云默不作声,继续搓洗手中的衣裳。

林岚俯下身,把她的小手轻轻捧在手中,啧啧说道:”以前我记得你的双手如同白壁,看看现在手上都有茧了,我被陛下封为贤妃,而你沦为宫中地位卑微的奴婢,真有意思。”

“贤妃这个尊号与娘娘真配。”萧楚云淡淡一笑。

林岚也不恼,只是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停手你昨晚上被陛下临幸,也不知用什么狐媚手段勾引的陛下,不过你这样的身份,就算有幸怀有身孕,也不过生下一个和你一样低贱的孩子罢了。”

她抽回手,平静地看了林岚一眼道:”不劳娘娘费心。”

然而她没有想到,林岚离开浣衣局以后,又来陆续来了好些妃嫔,她们像看笑话一样看着她。

一个年龄稍长的妃嫔说道:”咱们不能这么放过这个小贱蹄子,陛下自从回宫以后,就没去过我们姐妹的宫中,都是你这贱婢造成的。”

“不过是个贱婢罢了,就算咱们收拾她,也没人敢说个不字。”又有妃嫔高扬声音道。

话音刚落,周围的宫女们纷纷退了下去,妃嫔们靠了过来,她们也顾不上平日里端庄的形象,冲上来把她摁到在地,一个耳朵扇了过去,她们觉得这样还不过瘾,一脚踩在她纤细的十指上,边踩边发出尖锐的笑声。

十指连心的痛苦比起脸上的疼痛更甚,萧楚云咬着唇,承受着这份苦楚,她没有求饶,看着妃子们扭曲的脸庞,刹那间感受到什么叫做人间地狱,女人的嫉妒是这般的可怕,而且她们所嫉妒的地方让她觉得可笑。

她们在她身上发泄心中的愤怒,这时候又有人忽然提到:”咱们可不能把这贱婢弄死,陛下说过要留她一条命。”

“今天就暂时放过你。”那个年长的妃子瞪了她一眼。

萧楚云抬起眼,虚弱无力地看了妃子们一眼,她们今日似乎是折腾够了,整理好发髻和衣裳,又恢复了平日里高贵的模样,笑意盈盈的从她面前离开。

她这才气息奄奄的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朝着自己的小房子走去,浣衣局的宫女们远远瞧着她,没有人愿意上来帮助她一下,更没有人来询问一句,以前在南齐国都没有人相助,更别提这个人生地不熟的皇宫。

好在屋内还有一些药材,萧楚云把药瓶翻出来,右手颤抖的把药粉撒在伤口处,十指又红又肿,伤口破裂处渗出丝丝血丝。以前哪里受过这般苦,那些女人像疯了一样,把气全部撒到她的头上。

她小心翼翼的把双手捂在胸前,苦笑说道:”你们又何必为难我,这种所谓的恩情,我情愿不要。”

浣衣局的嬷嬷前来看了她一眼,打量了一番她的伤口道:”今日你不必浣洗衣服了。”

“谢嬷嬷体谅。”萧楚云感激说道,这个时候歇息对她来说是最大的帮助。

夜晚之际,萧楚云没有再把椅子抵在门口,他要来是怎样都拦不住的,不如顺其自然。

果然不出所料,她又听到了柳长卿的脚步声,这声音让她浑身一个哆嗦,屋子无处可躲,她索性爬起来点燃蜡烛。

点点烛光中,她看见柳长卿露出略为诧异的眼神,为了能够让自己活下去,她舍弃心中最后一点点自尊,伏在地上央求:”陛下,奴婢请求别让妃嫔们来浣衣局,此处阴寒潮湿,不适合贵人前往。”

柳长卿的视线转移到她受伤的手,许久之后才轻启薄唇:”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总算是能认清自己的身份。”

她低垂着头,外表看起来像只温顺的小绵羊,不过这样的她反倒让他没有折磨的兴趣,一晚上,他都没有碰她,两人相安无事。

翌日,萧楚云目送他从屋内离开,稍稍松了口气。

也许是因为柳长卿的吩咐,那些妃嫔们再也没有来到浣衣局,他也没有半夜莅临此地,只是宫女们都离开远远的,大家都不愿意和她说话,故意把她孤立起来。

萧楚云巴不得耳根边清净些,只要能活下去,她就觉得万分满足。

天气越来越冷,她的衣服还很单薄,只得自己动手缝制,好在以前学过女红,用一些破旧的布料做出一件过冬外衣。

某日,她在浣洗衣裳之时,嬷嬷示意她回屋内,没想到瞧见了萧筱的身影,她激动的唤道:”你怎么来呢?最近过的还好吧。”

“姐。”萧筱一把抱住她,声音哽咽道,”我现在成了淳安王的侧妃,今日与王爷一同入宫参加宫宴,我听闻你被分配到浣衣局,所以特意来瞧瞧。”

萧楚云叹了口气问道:”淳安王对你还好吧?”

“王爷对我还不错,虽然性子直了一些,倒是对我宠爱有加,只是姐姐你……”萧筱见她穿着一件打着补丁的外衣,心中有些难过,然而有些话却不敢说出口。

“我能活下来,就是万幸。”萧楚云脸上一片淡然。

萧筱为她带了一些吃食和药材,看起来能凑合过个冬天,两人又谈了一些其他的事。

忽然萧筱握住她的手,面色紧张的说:”姐,我到浣衣局来的途中,不小心走到了冷宫,遇见一个半疯癫的女人,她抓住我的手腕,说她是南齐国的郡主。”

“南齐国的郡主?”萧楚云皱了皱眉,听描述应该是比她们长一辈的南齐皇族贵女,她再细细一想,南齐国与钰国曾经关系和睦过一段时间,的确有一位郡主远嫁到钰国,她在父皇的书房里,看见过那个郡主的画像。

萧筱见她陷入沉思,惊讶道:”莫非真有这么一位郡主?只是怎么落到这么一个下场,那时南齐还未亡国,郡主却变得疯疯癫癫。”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位和亲的郡主就是陵阳郡主,也许是卷入了皇族的争斗中,因为落败才如此下场,只可惜时运不济,如果当初她的孩子继任钰国皇位,南齐也不会国灭。”她摇了摇头,沉沉的叹息一声。

萧筱见时候不早了,主动与她告别:”姐,我以后来看你。”

“好。”萧楚云微微颔首,面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她目送萧筱离开,心中仿佛被大石头压住一般,沉沉的透不过气来,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位陵阳郡主与柳长卿有着些许联系,也许郡主就是解开当年事情的关键。

恰巧,浣衣局要送浆洗好的衣裳去各个宫殿,冷宫十分偏僻,没几个宫女愿意去送,嬷嬷把萧楚云叫到跟前,指着折叠好的衣裳说道:”平日我也没苛责你,今日去冷宫送浣洗的衣裳,也不为难你吧。”

“好。”萧楚云回答的爽快,抱着衣裳往冷宫的方向走去。

冷宫在皇宫的最深处,是个最不起眼的地方,这里的宫殿年久失修,看起来残旧不已,一丝风从她背后刮过,难怪宫女们都不愿前来,纵然是白天,也是一丝阴森森的感觉。

她把衣裳递给冷宫的嬷嬷,偷偷打量了一眼殿内的情形,这里都是不受宠的妃嫔,其中有一个太妃看起来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的衣裳也破破烂烂,被人孤立在偏僻的角落。她想这位大概就是陵阳郡主。

“你一定饿了吧。”萧楚云拿出一个备好的馍馍,递给这位可怜的太妃。

太妃接过馍馍,狼吞虎咽的吃起来,露出一脸嗤笑。

要不是凭着这双眼睛,萧楚云无法认出疯癫的太妃就是陵阳郡主,她不知道当年发生何事,好端端的一位和亲郡主,居然变成了这般模样。

“陵阳郡主,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萧楚云小声问道。

也许是许久没听到这个称呼,陵阳郡主惊得馍都掉在了地上,浑浊的双眼缓缓朝着萧楚云看来,断断续续的说道:”他,都是他的出现,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他是个修罗,是从地狱来的。”

这些话有些零碎,萧楚云只听到一个大概,至于里面的细节还是不得而知,她见陵阳郡主脸色一片惨白,一定是回忆道什么可怕的事情吓得不轻,她也不忍心在这个时候继续追问下去。

她轻轻抚了抚陵阳郡主的背部,安慰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没有人再伤害你。”

陵阳郡主的脸色渐渐恢复过来,不过却把她往外推,口中念道:”你走,滚出去。”

萧楚云被赶了出来,看样子这次只能作罢,只得以后再找机会来冷宫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