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情焚身(秦舒雅江淮霆)完整版阅读_《欲情焚身》完结版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欲情焚身》,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秦舒雅江淮霆,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tiger抱牛牛”,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秦舒雅有些尴尬地收回自己的视线,“我出门的时候刚好有辆公交车经过,就直接上去了”她跟陆白不熟,昨天碰到也就罢了,怎么好特地麻烦他她在手机上看了眼自己的余额,就把三千块钱给陆白转了过去昨天晚上加今天的钱,正好三千块看到手机上的余额又少了三千,秦舒雅有些肉疼陆白看着这钱,没有点接收,“你忘了我在给谁做事了?这钱我就算是要拿,也是问淮哥拿”陆白突然想起了什么,“今天淮哥休息,你不打我电话也就……

小说:欲情焚身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tiger抱牛牛

角色:秦舒雅江淮霆

现代言情小说《欲情焚身》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tiger抱牛牛”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秦舒雅觉得自己应该拒绝的,但是为了童童,她还是答应了。从童童的角度考虑,这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坐在陆白的车里回别墅,她还有些云里雾里。陆白到最后也没有为难她…

欲情焚身

第5章 在线试读

陆白又带童童去量体温,看到体温计显示的温度比打点滴前低了两度,两个人的心都放了下来。

再次看向秦舒雅的时候,陆白的眉梢微微挑起,“现在这个时间点,还是不好打车的,我送你回去吧。”

秦舒雅觉得这样实在是太麻烦陆白了。

陆白却说,“反正我也睡不着,我正好趁这个机会兜个风。”

秦舒雅觉得自己应该拒绝的,但是为了童童,她还是答应了。

从童童的角度考虑,这真的是最好的选择。

坐在陆白的车里回别墅,她还有些云里雾里。

陆白到最后也没有为难她。

而且陆白的车子开的很稳,童童到了家门口都是熟睡的样子。

江淮霆的朋友为什么要帮她?

他就不怕江淮霆生气吗?

如果今天帮她做这些的是江淮霆,她觉得自己一定会感动到死。

可是江淮霆早就已经不是以前的江淮庭了。

秦舒雅忙了大半个晚上,好不容易躺在床上,她刚刚睡着,她的身子就腾空了。

然后她的身体被重重的摔到了床边的地垫上。

接着一个庞然大物就压了上来。

秦舒雅猛地睁开眼睛,借着房间里的小夜灯,看到的就是江淮霆棱角分明的俊脸。

“江淮霆,你做什么?”

童童还在睡觉,他这个时候把她压在这里是疯了吗?

江淮霆眼眸猩红,他的手紧紧的掐在秦舒雅的腰上。

“贱人,你又勾引了谁弄了车子过来?”

夜里,别墅这边很安静,刚刚他明明听到有车子把他们母女送过来,又开走了。

听着江淮霆难听的话,秦舒雅心里头闷得厉害。

她想对江淮霆说陆白的事的,但现在的江淮霆实在是喜怒无常。

这么多年来,难得有个人真心实意的帮了她,她不想害了人家。

她庆幸自己下车的时候,把陆白的西装外套留在车上了。

要是让江淮霆看到这件西装,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来。

“江总,你不借我车子,难道我就不能叫一辆出租车了吗?难道我就该从山脚走到山顶吗?”

江淮霆身子一愣,他刚才只顾着生气,竟然忘了这世上还有一种车子叫出租车。

只是这个女人刚才叫他什么?

又是江总?

“秦舒雅,少给我阴阳怪气的说话。”

江淮霆的大手在秦舒雅的腰上重重的掐了下去,秦舒雅痛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可她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童童正在睡觉,她不能够吵醒她。

发觉江淮霆正在解开她的睡衣,秦舒雅一个激灵,用力的按住了自己的衣带。

这里是儿童房,江淮霆怎么可以在这里做这种事?

而且他的身上还带着赵媛媛身上的香水味。

秦舒雅想到了她敲开主卧房门的时候,赵媛媛身上那一身性感撩人的睡衣。

他刚刚才从赵媛媛的身上下来,怎么就可以对她做这样的事?

一股腥甜蔓延上喉间,秦舒雅整个人难受得要命,“江淮霆,你不可以。”

江淮霆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我稀罕你吗?你也不照照镜子,现在的你都成什么样了。”

其实不用江淮霆说,秦舒雅也知道自己是什么个样子。

结婚四年,江淮霆从来都没有关心过她。

而她照顾童童累得身心俱疲,家里的佣人还要合起伙来欺负她。

她没时间打扮自己,也没时间做保养。

赵媛媛是她的大学同学,和她是同龄。可是她看上去简直比赵媛媛老上了五六岁。

秦舒雅全身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她冷冷的看着江淮霆,“是啊,我一文不值,所以请江总您高抬贵手。”

江淮霆的后背忽地僵住,秦舒雅此刻的眼神像是一潭死水,让人看不到一点点的光。

江淮霆嗤笑了一声,“你还真是让人倒尽胃口。”

江淮霆整了整睡袍站了起来,然后像个没事人一样的离开了房间。

就在秦舒雅长舒了一口气时,房间的门突然又开了。

江淮霆再次走了进来,将还坐在地上的秦舒雅一把捞起。

“你还要做什么?”秦舒雅紧张的看着江淮霆。

“虽然你什么都不如媛媛,但你还是我江淮霆的妻子。夫妻义务你还是要尽的。”

江淮霆看了床上的童童一眼,倒也没那么丧心病狂。

至少他还知道把秦舒雅带到旁边的客房去。

无力感,席卷秦舒雅的全身。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

他明明一点都不爱她了,为什么还要和她做最亲密的事情?

而他嘴里的话句句伤人,字字扎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淮霆披上睡袍,一丝不苟,连睡袍上的褶皱都看不到。

反观秦舒雅,早以被折腾的狼狈不堪。

那样子,像极了被弄旧的破布娃娃。

江淮霆冷冷地晲着已经毫无生气的秦舒雅,“这么多年了,还是一样的贱。就你这样的怎么和媛媛比。”

秦舒雅的嘴里已经有了血腥味,“赵媛媛什么都好,求求你别在碰我了,你这样你的媛媛也是要伤心的。”

现在连她的身上也有了赵媛媛的味道,这种味道让她恶心。

江淮霆就是存心来恶心她的。

“啪——”

江淮霆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腰带,那腰带毫无怜惜的就往秦舒雅的脸上挥了过去。

秦舒雅痛得捂住了脸,她觉得自己的脸快要裂开了。

但江淮霆后面的话,却让秦舒雅的心比她的脸要疼上好几倍。

“呵,不来碰你,我又怎么知道媛媛到底有多好。”

江淮霆说完就甩门离开。

秦舒雅只觉得自己好冷,冷到发抖,就连自己的骨髓都像被冰冻住了。

秦舒雅咬着牙缓慢的站起身来,她走进浴室,用温暖的水冲洗身上交杂着的味道,想起曾经这个男人说过的话。

“你不知道情人眼里出西施嘛,在我眼里阿舒就是最好看的,谁都不能和我的阿舒比。”

“阿舒最好了,阿舒做得东西也最好吃。”

“阿舒,你把我的心偷走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