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张少张少才)全文免费阅读_《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全文阅读

《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张少张少才,讲述了​那道金光在张少头上一闪而没,只见那张少满脸痛苦,手脚挣扎个不停这老狐满脸笑容,仿佛真个天仙下凡,左手在张少身上轻轻的挥了几挥,顿时把张少的脉络拓宽了好几倍,引那百年修为真力进入张少脉道那张少顿时不痛了,身上霞光闪闪,以前感觉不到脉络,现在仿佛身上有了无数河流,宽的窄的,里面都流着金色的气流,身上说不上的轻松,那个爽呀,不由的轻哼阵阵,只觉得耳目顿时大聪起来,居然能听见微风的呤唱,两眼更是有神,……

小说: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松下客

角色:张少张少才

经典热门小说《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松下客”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不能鲁莽,要攻于心计,圣人说的好,天下唯小人和女人难养。自己可要当心,莫要阴沟里翻了自己的大船。这还是第一次撞见修行的人,不能不去讨教一下,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雁过也要拔毛,一定要从她身上弄点好处,那怕是再多看那如雪似玉的肌肤两眼……听救命仙子说自己的功法被世人所不容,所以不能轻易被人发现…

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

第8章 在线试读

这股若有若无的灵气就发自这女孩身上,显然这女孩也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在这等荒野之地,能生存就就是个强大的存在。这可是动物妖怪的王国,一个异类——人能在这里活着出现,可是不简单,再加上打斗留下的场面,显然震撼了恶少那幼小而脆弱的心灵。

“这女孩不简单呀,自己可不能掉以轻心,看情形这女孩比自己的修为强多了。不能鲁莽,要攻于心计,圣人说的好,天下唯小人和女人难养。自己可要当心,莫要阴沟里翻了自己的大船。这还是第一次撞见修行的人,不能不去讨教一下,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雁过也要拔毛,一定要从她身上弄点好处,那怕是再多看那如雪似玉的肌肤两眼……听救命仙子说自己的功法被世人所不容,所以不能轻易被人发现。”这恶少龌龊地想着,然后顿住身形,用手撸了撸枯草般的头发,揉了揉好久没洗的脸,又整了整腰间的那一张兽皮做的腰裙,自我感觉还可以,做了几下深呼吸,还告诫自己坐下时要小心,不能掀起腰裙,自己可没穿内裤,不吓坏了小姑娘,做好这一切,这恶少隐藏气息,装做凡夫俗子,迈着狗熊步向绿衣少女走来。

这少女正在悲伤,忽然感到有莫名生物接近,慌忙站起,手握紧腰中灵剑,向恶少转过身来。看来这绿衣少女警觉性还蛮高的,偷袭是不行了。只见这绿衣少女窈窕身姿如风摆杨柳,却手握利剑,显得妩美中透着英烈之气,更是令恶少心旷神怡。

绿衣少女看见恶少,不由得花容失色,本想又有什么妖魔现身,谁知却出来个野人。但见这野人发如枯草,脸不知多久没洗了,黑乎乎的,以致于看不出年龄。身材倒有占娇弱,不比自己强到那,浑身上下,只有腰间缠着一段兽皮腰裙。手中还提着两个人头骨。如此娇小身材,要不是看他胸间平平,没准就把他当做女野人了,估计就是女野人也比他强壮。这野人造型显得无比可憎,不仅生的可恶,除了手有头骨,还满身血迹,显得十分恐怖,更可恨的是这野人贼眼乱转,在自己身上瞄来瞄去,看的叫自己心里直发毛,仿佛自己没穿衣服般。他还咧着嘴,但见牙齿白的有点阴森,仿佛非洲来的灾民,满脸的泥泞却挡不住不怀好意的表情。这绿衣少女不由得大羞,想起自己衣服在征战中破了,也顾不得握剑了,忙伸手掩住衣服破裂的地方。可恨的是衣服烂的地方多了,两只手显然不够用,捂着这块露出那块,不由得手忙脚乱,两手换了好几个地方,最后抓住重点,一只手捂住胸前,一只手捂着大腿,满脸的羞怒,伤心,恐慌,不由得她往后退了几步,警惕地弓着身子,瞪着恶少。

不由恶少一阵狂喜,心跳动的控制不住了,但他不敢笑出声来,怕惹少女恼羞成怒,只好压抑着,但也不由得浑身乱颤。

这恶少看得直要喷血,呼吸都急促起来,“这不是明显勾引老子吗,考验我的自制能力,可要当心,咱可要即吃豆腐又不能叫豆腐炀了嘴。”这爱伙居然能沉住气,没得朴上去,又深呼吸了几次,低平了平情绪,一边缓步上前,一边以自己认为最温柔的声音对绿衣少女说到:“姑娘莫要惊恐,小生并非歹人,乃山下猎人,见姑娘形单影只,在这荒凉之地哀伤,恐你遭不测,前来看能否帮你一把。”

这绿衣少女绷的老紧的心不由得松了一下,心中嘀咕:“如此丑陋之人,居然说出这样文绉的话,看他也不像有啥恶意,平时男人们也都是这样色迷迷地看自己。但还是小心点好,荒山野岭,孤男寡女,可别吃了亏,污了自己清白。”

这恶少来到女孩身前,捡了一块大石,自顾坐下,还偷偷地近距离瞟了那两个重要部位,坐下时还有意地拉了下腰裙,这绿衣少女又往后退了几小步,然后蹲下来,警惕地看着恶少。

恶少把眼往远地望去,暗中琢磨,对绿衣少说道:“姑娘且放心,我并非歹人。一见到你,就犹如见到我的妹妹,你俩人不仅年龄相仿,居然性情也相近,见到你不由想起她来。唉,她倒没你幸运,十四岁那年,她进山拾柴,被老虎吃了。我父母早亡,就留下我们两人相依为命,我没保护好她,没尽到一个哥哥的义务,我伤心呀,一直被自己的良心谴责,我对不起她呀!”一边说着,一边一只手在嘴里沾了困唾液然后揉着眼,一会儿功夫两眼就被揉得红通通的,且还十分湿润,一副真情流露的模样。直感动得山神都在虚空中叹息。另一只手在脑前捶的咚咚作响,仿佛他真的有个被老虎吃了的妹子,痛不欲生的样子,真是人见人伤心,神见神同情。他一边做模做样,还一边偷偷地顺着指缝瞄了瞄那少女,趁机用目光光顾了那掩不住的两部分春色。

绿衣少女虽在江湖行走,但毕竟时间短,再加上少女天性,见一大男人痛哭流涕,还真当是这男人真情流露,对小妹爱怜情深,不由得对这野男人略略有些好感,轻声道:“大哥,不要伤心,节哀顺便吧!”

恶棍暗笑道:“节哀你个大头鬼,我那有妹子,这也不算咒谁,为了占点便宜,得有付出呀!俗话说的好‘舍不得娃子套不住色狼,舍不得媳妇套不住流氓’哈,今天牺牲点表情吧!”这戏还得接着演,恶棍干嚎道:“看到你,就不由得我想起我那妹子,她倒好,上了天堂,留下我一个在尘世上受苦,我孤苦伶仃,生不如死呀!”说着,这家伙还真装出今生唯死才能脱离苦海的表情,还时不时瞄着少女,见这绿衣少女忘我地同情起自己来,不由得一番得意,心中闪现出一道狡猾的目光,幸亏用手捂着眼,要不可露馅了。

“这尘世上没我留恋的东西了,我最亲爱的妹子已离我而去了,在阴间等着我,要不是我曾发誓要为妹妹报仇,杀尽这人世间凶兽,你看我这满身血迹,都是杀妖兽弄的。我发誓,一定不让天下像我妹妹一样的女孩子被野兽欺负了。”说着还真的一副不畏强暴,除暴安良的样子。

这绿衣少女听得有点入神,不由觉得这娇弱的野男人顿时有点高大了,却不知这野男人可是真人野兽心。绿衣少女听着不由得放松了警惕,不知不觉得松开了手,一片大好春色展现在恶少面前。恶少不由得心头一震,浑身都抖个不停,心里暗叫爽,心头喊到:“小妹妹,过来叫哥摸一下。”绿衣少女看他浑身发抖,还以为他伤心过度,忙劝道:“大哥,别伤心,人死了不能复生,小妹在天之灵也不愿你这样伤心。”说着少女的脸满是敬仰之意。这少女在心中嘀咕:“要是我哥哥也像他这样有情有义,对自己这么好,那该多好,不知有多幸福,可惜他只知修炼求长生。”一边想着,一边对这野男人的好感越来越强,看着这野男人伤痛欲绝的样子,自己居然也莫名的伤心,母性之爱也不由得泛滥起来,居然鬼使神差地说道:“大哥,你要不嫌弃,就把我当成你你妹妹吧!”少女说着,搓着小手,不知怎样安慰这个受伤的野男人,脑中一片大乱,只知道同情,就迷迷糊糊地说出这样的话来,正中了恶棍的鬼计。恶棍正千方百计地编个死去的妹子好搏少女同情,然后再说认她为妹,没成想被这少女占了先。唉,这少女也真是胸大脑子小,怎敌过这无耻之徒。

这歹徒听了心花怒放,如同做梦,浑身抖得更加起劲,那是高兴得忘形的样子,可这歹徒却装做激动的不得了的样子,小拳头更是把胸膛捶得地动山摇道:“我认了你,从今你就是我的亲妹妹,这一生一世,只要有我在,就没人敢欺负你。其实这家伙想说:“哈哈,小妹妹,终于上勾了,这一辈子,没人敢欺负你,除了我外。”

这恶棍故装激动道:“妹妹,比此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哥哥我叫张少,你呢,以后哥哥怎样称叫你?”这少女感动得不得了,俏脸微红,居然又掉下了幸福的眼泪,暗自为得到这样一个好哥哥而高兴。在这荒山野岭中,一个孤苦无靠的少女撞见一个这样的男人,能不感到幸福吗?少女羞答答回答:“小妹姓温,叫碧云,今年16岁。”恶棍听了心中乐开了花,自己不知说几岁好,这可有了参考,暗笑:“竟比我大几岁,不过没事,本少爷就喜欢小牛吃老草,找个老婆当老妈,不用再洗衣服了,哈哈。”心中盘算着,但不露声色,趁胜追击道:“为兄比你痴长两岁,今后有事找哥哥,哥哥赴汤滔火,在所不辞。”

温碧云听了此话,猛的一震,眼泪旺旺流个不停,像想起了什么伤心事来。

这温碧云不知有什么事要讲,敬请大家关心,看下回分解。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