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子良黄政文《官运升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官运升通完结版免费阅读

长篇都市小说小说《官运升通》,男女主角罗子良黄政文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金鸡纳霜”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吴宗建当村里的支书有十多年了,对于这个低保户的问题,都让他感到头疼,村子里很多人眼巴巴地望着这一块蛋糕,人人都想咬一口作为一个国家级穷困县,贫困的人员众多,低保的指标虽然没有硬性的规定,却有一个宏观标准,大约在百分之五左右,而且,在实际的工作中,每个村都要分到一点,如果哪一个村一户低保户都没有,那村支书和村主任还不得被骂死?再说,评得上的人当时千恩万谢,但等到来年复核的时候认为他不符合救助标准的……

小说:官运升通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金鸡纳霜

角色:罗子良黄政文

看都市小说文,千万不要错过“金鸡纳霜”的《官运升通》。概述为:”吴昌能走了。罗子良继续埋头查看相关的材料。“罗乡长——”一会儿后,忽然一声拖长低沉的声音传进来。“哦,是韦乡长呀,请坐!”罗子良抬头笑道…

官运升通

第11章 在线试读

罗子良对他推心置腹地说:“你是一名党员干部,家里领低保你觉得光荣吗?全乡村民还指望我们去扶贫摆脱困难呢,你可倒好,惦记上了扶贫款了,怎么都说不过去呀,你或许会说,村里乡里都没有意见,但村民能没有意见么?那是敢怒不敢言!”

吴昌能低下头,诚恳地说:“罗乡长,是我错了,思想觉悟不够高,我这就停了我老婆的低保。”

罗子良欣慰地说:“回去好好工作吧,过几天把下面报上来的困难户的资料好好整理,及时送上去,真心地为村民做一点应做的事情吧。你顶撞我的事情,放心吧,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那多谢罗乡长的宽宏大量,我去工作了。”吴昌能走了。

罗子良继续埋头查看相关的材料。

“罗乡长——”一会儿后,忽然一声拖长低沉的声音传进来。

“哦,是韦乡长呀,请坐!”罗子良抬头笑道。

韦永吉是乡常务副乡长,三十多岁,身材魁梧,不苟言笑。

值得一提的是,吴姓和韦姓是巴台乡两个大姓,两姓人家加起来能占全乡总人口的六七成,乡干部中不姓吴和韦的,老婆也十有八九姓吴姓韦,七大姑八大姨就更不用说了。

韦永吉进来就坐在沙发上,掏出一支烟来自顾自地吸着。

“呵呵,韦乡长,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罗子良笑笑。

“罗乡长,你做事太过分了!”韦永吉闷声闷气地说。

“韦乡长,你这话从何说起呀?不错,我刚到这个乡,很多情况并不熟悉,希望你们这些老同志经常指点呢。”罗子良皱了皱眉,来者语气不善呐。

“指点倒是不敢当,你罗乡长本事大,一到乡里就瞎折腾……你知道吗,民政工作是我分管的,你这么一搅和,不就说明我的工作不力吗?”韦永吉提高声音。

他话里的不满很大,瞎折腾,搅和这些字眼都出来了。

“韦乡长,你的意思是说,你分管的工作我不能插手了?”罗子良的语气变冷。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就是你总得提前和我商量一下呀……”韦永吉丝毫不让步。

“商量?我今早上召开全乡干部会议,不就是想和大家商量的吗?你当时有意见为什么不说?”罗子良责问。

“还商量什么?你又是撤销低保户,又是处理人的,把问题都放到台面上来了,傻子都看出来,你是在树立威信!”韦永吉话里带上了丝丝火气。

本来他希望明年换届的时候能更上一层楼呢,要是能当上主政一乡的乡长,也了却了多年的一桩心愿,但没想到上级却派了个比他年轻许多的代乡长来……

如果罗子良不来,能和他竞争乡长一职的只有党委副书记黄政文,但他相信自己在乡里的威信比黄政文强,更有胜算。原来的乡长一走,两个人就开始明争暗斗,多次交锋。可是如今,罗子良一来,打乱了他的计划,也让他完全乱了阵脚。

乡级领导班子如今也是五年一换,他今年已经三十多岁,正当壮年,如果再等五年,要等到猴年马月?再说,年龄也不饶人呀,到时候年龄过了,就跟不上趟了。俗话说,过了这个村,就真没那个店了。说心里不急,那都是假的!

“你是说吴昌能的事情呀?”罗子良转了转手上的笔,“我昨天就跟他私底下做了工作,让他自己去停保,把事情纠正好也就算了,没想到他今天当众提了出来,语言还那么激烈,韦乡长,如果换成是你,你能不发火吗?”

“不只是他的问题,还有你要在全乡范围内清理低保的问题,你这么一搞,就说明我以前的工作一无是处了是不是?”韦永吉越说越气愤。

“韦乡长,古人云,有过改之,无则加勉。任何人的工作都难免会有漏洞,发现了,及时改正,本来就是小事一桩,你怎么上纲上线了呢?”罗子良还在试图解释。

“你别跟我念这些文绉绉的东西,我知道读的书没有你多,可我清楚,你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但是,你别冲我来呀!”韦永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

“我怎么冲你来了?”罗子良皱起了眉头,按捺住自己的情绪。

“你否定我的工作就是冲我来了,你想通过打击我的方式来确立你的地位,我告诉你,我没那么好欺负……”韦永吉的话越说越直接。

“我碰了你分管的工作就是冲你来?就是打击你?”罗子良问。

“没错!你随意插手,我的这张脸往哪儿搁?”韦永吉说得很肯定。

“你给我出去。”罗子良站起来,用手指着门外,“出去!”

“哼!咱们走着瞧……”韦永吉气势汹汹地走了。

罗子良坐了下来,揉了揉额头,叹了口气,这乡里的工作这么难做,真是头疼,妈的,你的脸面重要,还是村民的吃饭问题重要?

常委副乡长韦永吉出去还不到半个小时,吴书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罗乡长呀,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些事情咱们谈谈……”

罗子良来到吴书记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听到“进来”的声音后,就推门走了进去。

“吴书记,您找我?”

吴守成站起来随手关了门,和罗子良一起坐在沙发上,还分了一支烟给他,然后笑道:“罗乡长啊,你刚来,也比较年轻,做工作的劲头是有,值得肯定,但是要团结同志,注意工作方法,不能急……”

罗子良苦笑道:“吴书记说的是韦乡长的事情呀?他刚才跑来找我,说我干涉到了他的工作,打击到他了。——这算什么事?”

吴守成打着哈哈:“好了,好了,事情过去就行了,以后呢,工作上要多了解,多讨论,慎重再慎重,不能急于求成嘛。”

罗子良开门见山地说:“吴书记,我们县是国家级的贫困县,这里穷山恶水,在县级层面上招商引资都很困难,更别说我们这个偏远的小乡了,所以我们现阶段能做的,就是在我们治下保证公平公正,保一方平安……”

吴守成打断他的话道:“呵呵,困难是有的,慢慢来嘛,你想要清理低保户的问题,据我所知,县里的财政很困难,到时候上报的多了,怕上面会有想法的。”

罗子良认真地说:“只要符合条件,到时候我去找民政局,不行就去找县领导……”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