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悔啊!租了个总裁当男友)顾溪苏谨庭_(顾溪苏谨庭)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她悔啊!租了个总裁当男友》,是作者“烟雨清狂”写的小说,主角是顾溪苏谨庭。本书精彩片段:苏谨庭神色如常地说:“同事的,借来开开,明天就还回去了”“哦,看来你这个工作挺赚钱的呢,被开除了真可惜”顾溪叹了口气,说着,她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你们网站招女朋友吗?”苏谨庭怔忪了一下,目光落在她兴奋的脸上,这是想给别人当女朋友赚钱?他不假思索地吐出两个字,“不招”顾溪有些失落,便也不再继续问快到家的时候,顾溪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对了,一会儿进屋了,你千万别说我欠你钱的事,奶奶她要……

小说:她悔啊!租了个总裁当男友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烟雨清狂

角色:顾溪苏谨庭

热门网文大神“烟雨清狂”的新书《她悔啊!租了个总裁当男友》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溪溪,我给你带了……”站在门口的男人声音戛然而止,他警惕的盯着苏谨庭,沉声开口,“你是谁?”他打量着苏谨庭,同时苏谨庭也在打量他,来人二十多岁的年纪,穿着黑色的长袖体恤,蓝色的牛仔裤,留着寸头,剑眉星目,五官立体。顾溪走过来,看见是好友穆战池,顿时松了口气,她刚忙上前打着圆场,“战池你怎么来了?”…

她悔啊!租了个总裁当男友

第11章 在线试读

顾溪还在担忧黄经理找她麻烦,整个下午都心神不宁,她捧着笔记本,投了几家公司的简历。

这时,外面又有人敲门。

顾溪如惊弓之鸟,吓得立刻合上了笔记本,她紧盯着门口,不敢过去开门。

苏谨庭回头看了她一眼,自然看出了顾溪的惶恐,他沉吟片刻,主动起身去开门。

“溪溪,我给你带了……”

站在门口的男人声音戛然而止,他警惕的盯着苏谨庭,沉声开口,“你是谁?”

他打量着苏谨庭,同时苏谨庭也在打量他,来人二十多岁的年纪,穿着黑色的长袖体恤,蓝色的牛仔裤,留着寸头,剑眉星目,五官立体。

顾溪走过来,看见是好友穆战池,顿时松了口气,她刚忙上前打着圆场,“战池你怎么来了?”

穆战池从苏谨庭脸上收回目光,将手里的水果篮递给顾溪,“你之前不是说想吃荔枝吗?有人给我爷爷送了两箱,他叫我拿点过来给你。”

“这样啊。”顾溪接过水果篮,“你先进来吧。”

顾溪看苏谨庭还挡在门口,就介绍道:“战池,这是我同事,他叫苏谨庭。”

穆战池再次对上苏谨庭的视线,后者微微一笑,穆战池眉头微不可查的蹙了下,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个男人和以往追求顾溪的不一样。

这人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苏谨庭,你快让他进来。”顾溪拉了拉他的袖子,“这是我发小。”

苏谨庭闻言,这才侧开身体,给穆战池让出一条路来。

穆战池一只脚刚迈进大门,不知想到什么,开口说:

“溪溪,我除了是你发小。”他又看向苏谨庭,“还是你未婚夫。”

苏谨庭深邃的眸子微微一眯,两人目光相接中,仿佛弥漫出无形的硝烟。

顾溪的手微微一抖,她放下荔枝,走过来把穆战池拽进来,小声说道:“没事你说这干什么?”

穆战池道:“我说的是事实。”

两人认识这么多年,穆战池从来没说过这种话,而且以前他爷爷和顾溪奶奶就开玩笑提了一句,让两人定娃娃亲,他自己都说了不能当真。

这会儿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还当着外人的面,顾溪直接当场社死。

穆战池面无表情地道:“我是担心你被某些心术不正的人骗了。”

顾溪扶额,就因为当初跟陆海那点事,让穆战池觉得所有接近她的男人都心术不正,担心她被人骗财骗色,以至于到现在顾溪都没有除了他以外的任何男性朋友。

“什么跟什么啊,他是我同事。”

“你同事我都见过,怎么不记得有这样一个人?”

“他是新来的。”顾溪心虚地说道。

“新来的你就把他带回家?你怎么一点自我保护意识都没有?”

“大哥,你想的太多了吧,我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别人能图我什么呀,你别说了,让人听见了笑话。”

两人看似在说悄悄话,但站在身后的苏谨庭将两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他勾了勾唇,悠悠地开口,“需要我回避一下么?”

顾溪愣了愣,回头讪讪地笑了一下,“不用不用,他就这样,你别见怪。”

穆战池紧抿着唇,越过顾溪,朝着奶奶走过去。

“奶奶,您身体怎么样?”

“奶奶好的很,战池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我出差刚回来,过来看看您和溪溪。”

顾溪看着他,不禁惆怅地叹了口气,他每次一生气就给她摆脸色!

苏谨庭笑道:“你未婚夫好像有点不太高兴。”

顾溪收回目光,无语道:“你别打趣我了,八百年前定的娃娃亲,估计我奶奶自己都忘了。”

再者,她和穆战池熟的就算两人手拉手,都跟左手拉右手似的,哪有情侣之间该有的脸红心跳。

穆战池给她的感觉更像是哥哥一样,而穆战池也是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而已。

所以说未婚夫什么的,顾溪想都没往那方面去想。

“是吗?”苏谨庭显然不相信她的话,他看人从来不会看错,这个穆战池,对顾溪绝对不是哥哥对妹妹那么简单。

“当然了,如果他真是我未婚夫的话,我根本就不可能把你带回来。”

苏谨庭浅笑着点点头,倒也不再说什么。

顾溪忽然想起什么,她问苏谨庭,“对了,你的洗漱用品都还没买吧?一会儿我陪你去买。”

另一边穆战池蓦地抬起头,直勾勾盯着顾溪,“什么洗漱用品?”

苏谨庭接过话说:“自然是我的,穆先生难道听不懂?”

“我是问为什么要给你买?”穆战池有些急道。

苏谨庭漫不经心地抬起头,像是生怕穆战池听不清楚,他一字一句地说:“因为,我要住在这里。”

穆战池盯着顾溪,眼神中带着几分诧异,几分愠怒,顾溪被他看得直发毛。

“那个他……”

顾溪刚想辩解,突然外面的门被敲得砰砰作响。

“我去开门!”顾溪趁机结束了这个话题。

她来到门口,抓着门把手将门打开,外面站着五六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男人,他们气势汹汹,一看就不像什么正经人。

顾溪甚至都来不及说话,那群人就冲了进来,为首的红毛把她一推,顾溪踉跄的退了两步,撞到了身后的墙上。

“你们是谁?”顾溪缓过劲来,急忙冲过去拦住他们。

“顾溪?”红毛居高临下地问她。

“你们要干什么?”顾溪见到这群人,心中就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红毛嗤笑一声,再次将顾溪掀开,“那就是你了。”

说完,红毛大声喝到:“给我砸!”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2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