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暖梦孙玉)民间异闻录:寻龙夺金_民间异闻录:寻龙夺金全集在线阅读

《民间异闻录:寻龙夺金》内容精彩,“发光的大古”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傅暖梦孙玉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民间异闻录:寻龙夺金》内容概括:听奎五这么说,我赶忙低头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骷髅下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以至于骷髅身上的衣服都在蠕动!难道骷髅下边生虫子了?我喊了奎五一声,让他把木剑递给我手里拿着木剑,我靠近骷髅之后小心翼翼挑开骷髅蠕动的衣服衣角奎五死死地盯着这边儿,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得夸张,尤其是他的嘴巴,都能塞的进去一颗鸡蛋了就像是小时候等待着医生用针管扎我屁股一样,虽然时间很短暂,但是身临实践的时候会觉得……

小说:民间异闻录:寻龙夺金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发光的大古

角色:傅暖梦孙玉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民间异闻录:寻龙夺金》,它的作者是“发光的大古”。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是一块非常平整的石头,明显是经过人为精心雕琢的,地下绝对不应该出现这么规整的东西!石头面积不大,而且还是圆拱形,大概二三十厘米厚的样子,下边儿不知道有着什么样的建筑。三人合力把这块石头撬开,这才发现——下边儿居然是一口井!我愣了愣,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傅暖梦丢了一块石头下去,侧着耳朵听了…

民间异闻录:寻龙夺金

第5章 在线试读

我们很粗鲁,一通操作下来只用了一个多小时。

幸运的是,我和傅暖梦经常做这种事情都有了经验,奎五在我俩的指挥之下也没出什么差错。

我们三人挖了一个深坑,深度到一米的时候,我们的铲子便触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由于没有心理防备,所以这一铲子下去直震的我虎口生疼。

那是一块非常平整的石头,明显是经过人为精心雕琢的,地下绝对不应该出现这么规整的东西!

石头面积不大,而且还是圆拱形,大概二三十厘米厚的样子,下边儿不知道有着什么样的建筑。

三人合力把这块石头撬开,这才发现——下边儿居然是一口井!

我愣了愣,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傅暖梦丢了一块石头下去,侧着耳朵听了听,半天也没听见石头落水的声音。

“易老板,用这个看看。”

奎五递过来一个手电,我看了他一眼,心说还是你厉害。

手电光束照下去,我发现这口井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深不见底,底部也是干燥的,只是底部一侧的井壁上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

既然这口井不是太深,我就从背包里拿出了麻绳往下放。

一头倒地,另外一头被我拴在了附近的树上,我开始往下爬。

到了底部后,我环顾四周一圈儿,发现这井底还挺宽敞的,足够两个人活动。

告诉上边儿一声我没事儿,然后就开始查看我觉着不对劲儿的那块井壁。

这里被泥土全部覆盖了起来——我一开始以为那只是一层泥土,结果用手抠了抠才发现是自己想岔了。

根据我的观察,这里原本应该有一个缺口的,只不过后来被人填上了。

我皱了皱眉,开始怀疑这可能压根就不是什么水井,有可能是用来开采什么东西留下的坑洞。

不过,深思下去这也不太可能,因为如果这深坑是开采什么东西留下的痕迹,四周不可能是完全封闭的才对。

“丢把铲子下来!”我冲着上边儿的两个人喊道。

当啷!

我话音刚落,一把铲子就堪堪擦着我的肩膀掉在了地上。

我嗷呜一声就叫了出来,扯开嗓子就骂:“你**的,想弄死老子是不是?***的!”

谋杀,这是赤裸裸的谋杀,都不带半点儿遮掩的啊!

我知道,这肯定不是傅暖梦丢下来的,而是奎五的行径。

不过如果要说他想要谋杀我,那也没道理,因为他的老大是孙玉,奎五应该知道我和他老大是好朋友,没理由谋杀我才对。

奎五之所以这么做,主要还是不畏惧我。

孙玉派人来给我们打下手,肯定会提前叮嘱某些规矩。

再说了,再横的人也不会高空丢铲子啊——当然,某些女人除外。

听见我的谩骂,上边儿传来一阵声音,我有些烦躁,挥了挥手没去仔细听。

拿起铲子之后,我开始使劲儿挖井壁上那些看似是泥土,实则是一堵墙的地方。

这里早就开裂了,我很快就捅了一个缺口出来。

用手电往里边儿照了照,我一眼就看见了里边儿的青石砖。

“好家伙,原来在这儿!”

我心中大定,冲着上边儿二人做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之后,我开始努力扩大那个缺口。

我刚把缺口扩大到可以探进去脑袋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里边儿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只不过,我刚把脑袋伸进去,眼角余光就察觉到另外一面入口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那儿。

手电晃了一下照过去,我歪着脑袋一看——那里坐着一个人,正直勾勾的盯着我!

“卧槽!”

那一刻,我的心肝脾肺肾都跟着缩了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手里的东西全部被我丢了出去,我直接转身就要跑。

下一刻,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我直挺挺的就摔了下去。

开局不利啊!

倒下去的时候我多少恢复了一些冷静,尽量的抱住了脑袋,这才没受什么伤。

那个时候的我根本就不敢在原地逗留,起身之后又跑了几步才转头往后看去。

惊魂未定的我这时候才发现,那并不是人——准确的说,那并不是活人。

因为刚刚我们靠的很近,所以我才会被吓一跳。

骂了一句娘之后,我捡起铲子和手电继续扩大那个缺口。

或许是听见了我的惨叫,井口的傅暖梦和奎五先后下来。

“对不住,易哥。”

奎五很不好意思的对我道了歉,表示刚刚真不是故意的。

可能他们平时干这种事情多了已经养成了习惯,但我可没练过,所以刚刚才差点归了西。

傅暖梦来到我的身边,问:“你没事儿吧?刚刚怎么了?”

“脚下滑了摔了一跤。”

我没好意思把刚刚的糗事说出来,便用手电照了照那具尸体,傅暖梦和奎五都是被吓了一跳。

冷静下来之后,仔细观察后发现,那是一具近代男人的尸体,浑身血肉早就干枯了,身上穿的是非常古典的对襟短衣和长裤。

尸体靠在那边就只剩下了一张皮还依附在骨头架子上边儿,双手搭在腿上,脑袋看向上边儿,也不知道究竟是在看什么。

我顺着那尸体的视线向上看去,头顶是一个顶,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难道这家伙也是个忧郁的情种,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其实是在思念某位小情人?

奎五看了看那具尸体,又看了看我,问:“易哥,这家伙该不会是被困在这里活活饿死的吧?”

“不太可能。”傅暖梦帮我做了回答:“这里又没有什么机关,他可以很轻松的就离开。”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说法,刚刚用铲子破开缺口,泥土已经彻底干了,所以会显得比较麻烦,但是在当时,这绝对不会困住一个大活人。

我皱眉沉思了片刻,提出一个假设:“会不会是因为他知道外边已经被石板封死,所以才留在这里的?”

泥土是从外边封住缺口的,这边也没有被弄破的痕迹,这说明尸体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自己留在了这个地方,甚至都没去破坏那道工序。

傅暖梦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浪费心思,用手电照了照深处说:“走吧,不管他是怎么死的,我们都得前进。”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2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27